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御鬼者传奇 >正文 第2340章 类石魟(第五更爆发)
    “嗯,既然恩人想知道,好吧,我来告诉您。”青鼋此时就把那些类石的往事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细论起来,类石也是从上古年间就存在,经年累月在江河湖海这些水域栖息的妖鱼了,它们体型不大,成年期也就是尺余长左右,最大的特点就是一身堪比金石的坚硬骨头。

    能够在艰苦凶险的环境下繁衍生息千年之久,类石也有自己的特点,它们本身战斗力不强,唯独牙齿尖锐,甚至连水底暗礁岩石也可以咬碎。

    如果有什么不长眼的水族妖兽接近类石,那可就倒大霉了,对方只要发觉你的存在,立刻蜂拥而至,硬生生咬开你的外皮肚腹,弄出小洞,而后就钻进腹内。

    在妖兽肚子里的类石,以对方的肠、脏、血肉为食,吃得越多、越快,它们本身的重量就会成倍增长。

    这时,妖兽一时未死,却因为满肚子的类石太重,自己无法浮出水面,就这么硬生生死在了水底,憋屈之极。

    所以说,是个水族妖兽都知道,类石万万惹不得,你只要隔着老远看见它们,最好就立刻开溜,不然的话,可是要吃大亏的,这些,都是无数生命换来的经验教训。

    听了青鼋这些话,关横和卿凰俱都沉默了,他们也没料到这江河湖海内,还有“类石”这种东西存在,此鱼居然是天下所有水族的克星。

    “嘿,这种小不点妖鱼还真是特别……”

    关横嘴里嘀咕了一句,可就在此时,文鳐的心脏陡忽发出声音:“糟了,那群类石正在追捕什么猎物,朝着咱们这边冲过来了,我的体型太大,来不及躲藏,这可怎么办?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关横和卿凰对望了一眼,不约而同叫道:“你把嘴张开,我们替你去抵挡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咕嘟……咕嘟……”就在巨鱼的嘴角张开一条缝隙的瞬间,两道疾影迅速游了出来,径直迎上那些急冲而来的类石。

    行进过程中,关横目光如炬,看见了对方正在围杀一条躯体壮硕、长吻如勺的雪白鲟鱼,于是闪电般挪移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唰唰唰唰!”

    分水疾响陡起,三、五条类石照准白鲟张开大嘴就要啃噬,关横在瞬间抽剑在手,“嗤嗤嗤!”剑尖刺破水幕的瞬间没入类石身躯,顿时解了白鲟之围,他随即一挥手说道:“走,跑得越远越好。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那白鲟不敢怠慢,头尾摇摆,水声激荡,“哗啦啦”立时逃出一箭之地。

    “唰唰唰!”卿凰在游过来的瞬间挥动莲花奇刃,立刻将三只围拢上来的鱼削成几片。

    她嘴里嚷道:“不能让这鱼群向文鳐那边游过去,就像它所说,自己体型太大,要是被这些家伙咬开皮肉钻进躯体,文鳐可就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“说得对,这里不能只靠咱们两个动手,帮忙的越多越好。”说到这里,关横倏然扬声吼道:“七鬼,全都出来,给我杀!绝对不要让这些类石伤害文鳐。”

    “唰唰唰嗖嗖嗖哗啦啦”他的话音甫落,数道魂影已经发了疯似的分水破浪而去,霎时间就把前面的妖鱼碾压绞碎无数。

    可是这些类石数量不少,一时之间,七鬼不能将其全歼,顶多只是做到将其围在一定范围内,不让对方逃脱一只。见此情景,关横舒了一口气:“呼,能够维持这样,就已经不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阿横,你瞧。”卿凰倏地一指斜上方的头顶,关横定睛细看,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:“怎么还有第二群类石?!”

    原来对方也是异常狡猾的家伙,生怕自己这一边遇到强敌以后会遭到全歼,故此类石将自己整群分为了两个部分,一前一后,七鬼困住的,只是前面的“先头部队”而已。

    “这第二群的数量,足足比七鬼困住的多出一倍来。”关横此时有些为难了,卿凰在旁边说道:“喂,你倒是快点想办法呀,别让它们靠近文鳐。”

    “喂喂,光叫我想主意,你倒是也动动脑子啊。”关横有点不服气的嘀咕道:“整天就知道吃,你也不怕胖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!”卿凰此刻有点急了:“别以为我没听见……”

    正在俩人即将开始拌嘴的时候,第二群类石已经开始向下俯冲而来,关横立刻尖叫:“现在可不是吵嘴的好时机,我建议无限期休战。”

    “同意,一起动手吧。”卿凰觉得此时应该以大事为重,这种耍花枪似的斗嘴就先免了。

    “锵!”下个瞬间,她已经将灵剑拽了出来,和自己的莲花奇刃倏然互撞在一起:“当!”

    一刹那,大股寒气在本源之力增幅下呈扇形向周围迅猛扩散,“咯剌剌”迎面疾游过来的数十只类石登时被冻成了冰坨,一个个栽向水底陷进淤泥内,再也出不来了。

    “卿凰的招数虽然厉害,却还是无法彻底清除大量鱼群,看来我得另想办法。”关横打定主意,倏然颤晃掌中双剑。

    “唰唰唰!”

    说时迟,那时快,风声甫动,关横的双剑立刻附上了一层水灵之精,紧接着他在原处疾旋起来,“呼呼呼哗哗哗!”眨眼工夫,以关横为中心,方圆数丈之内就出现了一股狂转的“水底龙卷”。

    在这股威力无俦的水压面前,只要是稍微接近的类石都被卷了进去,霎时间,绞动骨肉的刺耳声响此起彼伏接连不断,“嗤嗤嗤嚓嚓嚓”数十只类石就这样被绞成齑粉碎末,随即消失无踪了。

    “呼,这一招的威力超乎我的的想象啊!”在水底龙卷正中间的关横心中暗惊,可是再想刹住这股势头,好像已经由不得他自己了。

    因为,此处也是漩涡众多的区域,关横造成的水龙卷与其不断融合在一起,导致威力越来越强,连他自己也无法脱身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阿横”卿凰见状吓得花容失色,可急切之间,她也想不出相应的对策,急得额头渗出了密密麻麻的冷汗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关横突然急中生智大喊道:“把七鬼都叫过来,让它们一起想办法。”被对方这么一提醒,卿凰立时恍然大悟:“对呀,群鬼联手威力无穷无尽,现在只有靠它们了。”

    “嗖嗖嗖”她刚想到这里,七鬼它们那边就已经疾游至此,原来是大家把第一群类石全部解决,还听到了这边的动静,便急忙返回查看。

    看着大家,卿凰的脑中灵光迭现,突然想到一个办法,于是扬声说道:“你们马上也制造一个水底龙卷,争取和阿横那个互相抵消,那怕是稍微减缓龙卷的旋转速度,我也有办法救他出来。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大伥鬼立刻晃动魂影在水中急速旋转起来,紧跟着进去的是婴白鬼,接下来是巨蜂,在最后是四只……

    七鬼旋转所带起了的威力无俦,卿凰觉得只要靠近数丈内,自己都会被卷进去,于是赶紧撤身后退。

    “呼呼呼”七鬼水龙卷霎时间狠狠撞向关横制造的水龙卷,双方发出砰然巨响,余劲立刻呈涟漪状迅猛扩散,险些把卿凰也震飞震飞倒掠出去。

    “啪!”关键时候,她伸手拽住水底一块巨大礁石的尖端,这才稳住身躯。

    “咯吱吱咯吱吱”两股强劲的水龙卷陡忽发生剧烈摩擦,卿凰在附近瞧着,只觉得惊心动魄,她心中暗忖:“天晓得要是两股力量瞬间爆发会产生什么灾难,真是太可怕了!”

    就在这一刻,七鬼水龙卷开始持续挤压另一个水龙卷的边缘,终于使其缓慢了下来,卿凰见到机不可失,登时拼命的游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哗啦、哗啦……”眨眼工夫,分水声疾响,她就已经欺身到距离关横那个水龙卷只有七、八丈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阿横!”卿凰扯着嗓子喊道:“我现在用寒气把水龙卷一侧冻住,你要趁着这个机会,赶紧破冰出来,因为急速旋转的水流会很快解冻的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我心里有数。”关横的话音甫落,随即吼道:“废话少说,动手!!”

    “唰唰唰呼呼呼”

    说时迟,那时快,莲花奇刃释放的寒气立刻迅猛涌向关横那个水龙卷,就只听“咯剌剌”疾响之声此起彼伏,水龙卷霎时结冻,可是瞬间再次龟裂迸碎,第一次尝试顿时以失败告终。

    “糟了,这水龙卷旋转的速度还是太快!”卿凰见状大惊失色,可是关横却在里面嚷道:“别灰心,一次失败算不了什么,你记住,要等到七鬼水龙卷用最大力量卡住我这边时,再使用寒气冻结一次。”

    关横的判断力相当准确,告诉卿凰的时机应该是最好的。

    闻听此言,卿凰不再说话,只是重重点了点头,两眼紧紧盯着七鬼水龙卷的动向,恰在这时,听见关横喊声的群鬼也决定用尽全力来一次冲击。

    “唰唰唰嘭!”

    下个瞬间,两个水龙卷再次狠狠碰撞在一起,“咯吱吱”双方的摩擦越来越急,里面的关横陡忽感到浑身上下的肌肉生疼,要不是他的躯体比起常人坚韧百倍,只怕早就被绞成齑粉碎末了。

    “水龙卷的速度明显慢下来了。”卿凰敏锐的感觉到了这一变化,攥住莲花奇刃的手越来越紧,说时迟,那时快,下个瞬间的水龙卷就仿佛稍微停顿了一刹那。

    卿凰低呼道:“就是现在!!”

    “唰唰唰嗖嗖嗖”她手里的莲花奇刃不停发出疾响,大股寒气凶猛涌出,登时将水龙卷拦腰冻结,为了防止对方在急速旋转中结冻,卿凰只能持续不断拼命继续释放。

    “咯剌剌”脆响声接连不断,冻结的冰层越来越厚,终于将方圆丈余的水龙卷正面彻底冻住了!

    “呃啊啊啊”里面的关横见到机不可失,立时用双拳汇聚威力无俦的灵气,“砰!”瞬间轰中了面前的冰层。

    “唰”如同离弦之箭的速度,让关横瞬间窜出了水龙卷的范围,他骤伸手臂将面前卿凰揽入怀里,随即飞也似的向前疾游,嘴里喊道:“七鬼,保护我们的后方!”

    “呼呼呼噌噌噌”霎时间,数道鬼影立刻脱离出自己制造的水龙卷,此物和对面冻住的东西狠狠一撞,登时互相抵消,但是强大的冲击力立刻冲向关横和卿凰背后。

    “嗖嗖嗖!”说时迟,那时快,群鬼已经分水破浪而至,结成“魂体护盾”堪堪拦住了那股冲击力。

    所以他俩不但没事,反而借着这股水势,倏地飘回到百余丈外巨鱼文鳐的嘴边,对方大嘴甫张,顿时把他们吸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哎呦,恩人,你们可回来了。”星瞳青鼋此时赶紧爬过来问候,它说道:“刚才借着文鳐的瞳孔瞧了几眼,你们做得实在是太凶险了,吓死老鼋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呵,也没什么,比起我们在大西漠决战万魇邪王时候的危机,这只能算是小事一桩。”

    “呃?万魇邪王,没听说过,但是这名字够凶恶的。”青鼋此刻对关横他们的冒险事迹来了兴趣,忙不迭说道:“能给我讲讲吗?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来来,就坐在这里,我给你讲。”关横此时笑着盘膝而坐,卿凰也坐在他身边,二人你一言我一语,开始描述前往大西漠时候的情景……

    就在说到“万魇邪王身死,关横等人骑乘巨禽大风返回祝融离宫”的时候,巨鱼文鳐的心脏突然发出声音:“诸位,已经到了出海口了,大家坐稳一点,我要入海喽”

    “唰”电光火石间,文鳐陡忽晃身形窜出水面,朝着前方广阔无边的大海疾冲而去,“噗通哗啦!”就这么一头扎进了海水之中。

    “呼,总算是到达西海了。”

    星瞳青鼋此时舒了一口气说道:“恩人,听到你们讲述冒险经历,真有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,我很羡慕你们,现在,就由我带着大家前往老祖宗的住处吧,文鳐,请张开嘴。”

    它的话音甫落,巨鱼文鳐的嘴已经掀开了一条缝隙,青鼋晃动身子,“哧溜!”就这么划了出去。

    西海之畔广袤无边,不远处海天成一线,迷人炫目,但现在不是欣赏美景的时候,文鳐跟在星瞳青鼋身后,径直朝着西海之滨偏隅一角游去。

    “前方不远,有个叫做‘宿龙湾’的小岛,那里就是老祖宗隐居的地方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