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御鬼者传奇 >正文 第2345章 火脉龙鮻(第五更爆发)
    “打得好。”卿凰在镇守俑脑袋里瞧得清清楚楚,不由得脱口称赞,可就在此时,关横突然低呼道:“好像有些不对劲,人俑,注意你周围的动静!”

    他这句话甫一出口,附近的岩浆赫然发出“咕嘟、咕嘟”的响声,紧接着,又有十几道黑影疾窜而出,朝着这边围拢过来。

    “是刚才那个家伙的同伴。”关横沉声说道:“你不用着急,等到对方距离近一些再动手。”

    “是,主人,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镇守俑刚刚答应了一声,就见对面岩浆哗哗作响,倏然扑过来两个气势汹汹的家伙,“咔嚓!”其中一个张嘴咬住了它的臂膀,另一只陡然绕到镇守俑背后,呼的吐出一颗岩浆球。

    “唰!”说时迟,那时快岩浆随身翻滚疾旋,人俑在间不容隙之时回首一拳,“嘭!”对方喷出的球体应声爆碎。

    紧接着,它的拳劲余势不减,重重轰中此兽脑壳,颅首、就连上半截身躯都被打得粉碎飙飞。

    “呼呼呼”电光火石间,死去的凶兽躯体内飘出一股残魂,关横瞧得清清楚楚,立刻扬声道:“大伥鬼,你出去,把那魂体抓进来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嗖”说时迟,那时快,风声甫动,大伥鬼瞬间冲了出去,它在岩浆内急速窜行,立刻来到那魂体近前,“啪!”顺势探爪擒住了对方,随即返回了人俑头部内。

    “嗤啦!”伸手扯下对方的一丝魂体,关横将其扔进了手里的魂录册,开始读取对方的来历。

    火脉龙,栖息在岩浆内的一种似鱼非鱼的奇兽,因为拥有上古妖龙的血脉,得以拥有高寿和强横实力,只是脾气暴躁凶戾,嗜杀疯狂……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么个怪物,哼,也没什么了不起的。”关横随即把残魂彻底炼化,随即低吼道:“镇守俑,这些家伙既然敢惹到咱们头上,那就捡几只最凶狠的击杀,我倒要看看,对方怕不怕!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镇守俑当然是毫不犹豫的忠实执行,“呼呼呼砰砰砰!”这一回豁尽全力的重拳悍然轰中三只火脉龙,对方躯体碰触到拳风的瞬间,就已经粉身碎骨了。

    出手凶悍的人俑顿时吓得剩余几只龙落荒而逃,关横说道:“不要在这里和对方耽误时间了,立刻顺着岩浆边缘溜下去,直接前往最底下。”

    “噌噌噌唰唰唰”

    镇守俑得到命令的瞬间,立刻向着下方潜游而去,不多时,“咣当!”它的双足已然落在了岩浆底部的平地上。

    “这岩浆最底层,果然是炽热无比。”此时此刻,卿凰用手帕擦了擦鬓角淌出的香汗,随即说道:“就连我用寒气包裹在附近的冰层都已经融化了,好热,真是好热啊。”

    “说的是,我都快撑不住了。”关横这时也是热得直吐舌头,他心中苦笑:“要不是怕你翻脸,真想把身上的衣服都脱下来凉快凉快。”

    他嘴里嚷道:“镇守俑,立刻往前走,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离开这里的办法?最重要的是,瞧瞧周围是否有古猊遗留过的踪迹。”

    “主人……我在地上发现了足迹,你们看。”说着,镇守俑便把自己的目光往地面上瞧去,关横他们就此向外观望,果然发现了岩浆底部的脚印。

    “看样子,是有什么东西,直接穿过岩浆这里,往前面走了。”关横低呼道:“镇守俑,继续往前走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他已经热得没力气再讲话了,镇守俑立刻遵从吩咐,迈开大步向前走去,这条岩浆底部的通路,极为宽阔,它走了不多时,就来到了一个巨大的坡道近前。

    “咔嚓!”人俑也是走得急了一点,脚下陡忽踩到一块巨石,顿时将其绊倒,“扑通。”身躯失去平衡以后,它倏地晃颤抖动,半跪在地,随即顺着巨大下坡直接摔滚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呼呼呼哗哗哗”十余丈的身子急速滚动,搅得岩浆翻腾不止,关横和卿凰在人俑脑袋里可受了大罪,他俩也在里面来回翻转腾挪。

    多亏关横在千钧一发之际紧紧抱住卿凰,用身上的百尺妖虫筋把她和自己固定在了一个位置上,要不然非得摔个鼻青脸肿不可。

    “嘭!咣当!”就在下个瞬间,镇守俑似乎撞在了某个硬物上,这才勉强停住。

    “呼、呼、呼……我……我快要受不了了。”卿凰此时面色苍白,嘴里嘀咕道:“这样什么时候才是结束啊。”

    “镇守俑……”关横现在连骂人的力气都快没了,事到如今只能节省力气,他低声问道:“你能确定自己在什么地方吗?”

    “主人、主人,我不能确定,但是,前面有个巨大光柱,似乎能通往别的地方,请您瞧一瞧。”它的话音甫落,关横已经拢目光看去,随即立刻奋力喊道:“快,别再犹豫了,往前冲吧。”

    “咚、咚、咚、咚!”镇守俑听了他的话,迈开大步朝着前方岩浆里的光柱疾奔而去,与此同时,人俑身上泛起一层漆黑狂炽的火焰,正是它以前吸收的“原火黑灵”气息。

    原火黑灵的力量似乎更能抵御岩浆热度的侵袭,关横和卿凰突然就感到周围的温度下降,二人心中又惊又喜,此刻,镇守俑已经迈步冲进了光柱。

    “呼呼呼唰唰唰”关横和卿凰在内、人俑在外,俱都感到四周围风声此起彼伏,也不知道这光柱究竟通往何处,大家都是心中忐忑。

    “七鬼,一会只要咱们停住,你们立刻冲出去,防止任何袭来的攻击。”关横觉得脑内嗡嗡作响,可还是不忘提醒群鬼。

    “嘭!”下一刻,镇守俑的身躯重重摔落在了某个平地上,将原处砸出龟裂深坑,关横和卿凰也受到极大的震荡,万幸他们用妖虫筋固定住了身躯,才没有被摔坏。

    “噌噌噌嗖嗖嗖”电光火石间,群鬼魂影齐刷刷扑到外面,接下来绕着镇守俑周围警戒,可是它们很快就发现,这里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“嗷呜呜”倏地,大伥鬼昂首尖啸,给关横传送讯息。

    “什么?!此处不是岩浆区域……”关横低呼一声,随即解开妖虫筋,把自己和卿凰都放了下来,随即叫道:“人俑,让我们出去。”

    他喊出这句话足足过了五息时间,镇守俑才缓慢让前额开启一道缝隙,两人立刻纵身跃出。

    “啪嗒。”落地的同时,关横有些发愣,以至于卿凰踩了自己的脚,他都没感觉到疼。

    “呃,新鲜空气……草坪……山坡?!这是哪里?!”卿凰环顾四周的景象,和刚才自己身处岩浆中大不一样,这脑子一时都转不过弯来了。

    “我似乎明白了。”关横此时低声道:“岩浆底部那个光柱,大概是个传送阵之类的东西,让镇守俑脱离了火山口岩浆的范围,让咱们出现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言到此处,关横看了看附近的群鬼,随即说道:“看起来这里像个普通山谷,大家分散开找一找,检查有没有其余的活物。”

    听了他的话,卿凰微微颌首:“嗯,如果有的话,我就能向对方打听一下,此地是何处了。”

    “嗖嗖嗖”转瞬间,七鬼立刻向周围疾掠而去,关横又看了一眼镇守俑,又道:“喂,你现在能把自己的身躯缩小吗?”

    “应该可以的,主人。”镇守俑说:“我想尽量一试。”

    它的话音甫落,便奋力晃颤躯体,使自己不断缩小,最后到了和关横一般高矮。

    “唉,看来你也没什么事。”关横瞧了瞧镇守俑躯体表面坑坑洼洼、凹凸不平的伤痕,不禁苦笑一声:“不好意思,这回是我们连累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,主人……”镇守俑歪着脑袋稍一思索,而后说:“这次、这次进入火山口岩浆内,我发现自己……控制原火之力的程度又提高了,看来浸泡在岩浆内,对我……是有好处的。”

    “人俑居然在安慰我,我到底是该高兴?还是该哭呢?”听到关横自言自语,卿凰忍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:“好啦,别再纠结了,咱们还是赶紧确定这里是何处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,就这么办。”关横刚说到这里,突然“咦”了一声,随即一摸自己身上,他突然低呼道:“我的虹云剑呢?掉到哪里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是还在镇守俑的脑袋里吧?”听到卿凰的低呼,镇守俑连连摆手:“没、没有,如果有东西遗留在我、我的身体里,是会有所察觉的。”

    “它说的对。”关横嘀咕道:“刚才跳落在地的时候还在……”

    “咦?!你看那边”卿凰倏地伸手一指,只见数丈之外的岩石旁,有一柄剑戳在土内,关横说道:“怪事,这剑是在什么时候掉出剑匣的?我居然一点都没察觉。”

    “也许是你心不在焉吧。”卿凰快步往前跑去:“我去替你把剑捡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噌噌噌!”三步并作两步,她刚刚奔到虹云剑近前,眼看着手指尖就要碰到剑柄的时候,关横突然在后面大叫道:“小心,快闪开!!”

    “呃?!”没等卿凰做出下一步反应,那块“岩石”居然在瞬间呼的直立起来,原来这是一头怪兽的躯体!

    “吼”一声声嘶力竭的咆哮陡忽响起,此兽晃动着满是肉疙瘩的头颅,张开血盆大口就要噬咬卿凰,就在下一刻,关横已经亮出似雪弓,“唰!”灵气之箭瞬间凝聚,马上就要离弦而去。

    “呱嘎呱嘎”说时迟,那时快,半空中赫然响起刺耳尖锐的嘶鸣,紧接着,一道迅疾之影骤忽俯冲而下,巨大凶禽亮出利爪,狠狠挠向凶兽面门。

    “嗷呜!”此时的怪兽根本顾不得卿凰,呼啸扭头,“嘭!”用自己的脑袋和对方爪子应声对碰。

    “噌噌噌!”趁此机会,卿凰伸手拽起虹云剑,自己倒掠数丈之遥,“啪。”正好靠在了关横怀里。

    “你可吓死我了。”关横在她耳边嘀咕:“怎么就不小心一点?”

    “我哪里知道前面还有埋伏啊。”卿凰没好气的说道:“还不是为了帮你把剑捡回来,哼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这都是我的错,我的错还不行吗?”关横笑着接过剑,此时此刻,已经和卿凰开始观看凶兽、猛禽的恶斗了。

    那巨大猛禽头上长了一串肥嘟嘟的红肉瘤,显得煞是古怪,不过实力不容小觑,虽然只生了单足,可利爪挟风,“呼呼呼唰唰唰!”不断朝着凶兽猛攻,一副打算将其撕成的架势。

    而满头肉疙瘩的凶兽更是不甘示弱,嘶吼咆哮惊天动地,不但用獠牙巨爪与猛禽互斗,还时不时奋起蛮力抄起地上岩石向对方飞掷,扔得呼呼刮风。

    “唰!”说时迟,那时快,一大块岩石挟风疾飙,被猛禽灵巧躲过,竟然径直朝着关横面门而来。

    “嗯?!岂有此理!!”勃然大怒的关横挥拳直捣,“咣!”摧枯拉朽的劲力将石头打得四分五裂,他随即吼道:“你这杂毛,刚才吓唬我媳妇,现在还偷袭本少爷,真是找死!”

    “噌噌噌!”下个瞬间,关横瞪着眼朝一禽一兽急冲而去,那头上有肉瘤的猛禽与强敌酣战正欢,看到关横掠来,以为对方是冲着自己,立刻挥动左翼狠狠朝他扇去:“呼”

    面对袭来的劲风,关横根本不躲不避,甚至连速度都没降下来,只是朝着对方倏地一晃单掌。

    这掌缘瞬息附着炽烈火灵气,不亚于一等一的锋刃,“嗤啦!”对方翅膀上立时添了见骨血痕,疼得猛禽哀声惨叫:“呱嘎”

    “鬼叫什么?滚”“啪!”他的话音甫落,已经一巴掌扇在了此禽脸上,打得它直接倒掠飞出。

    对面的凶兽情知猛禽和自己实力不相上下,竟然瞬息就被关横打飞,那它就更不用说了,此刻只能色厉内荏的嚎叫一声:“嗷呜!!”

    “畜生,你还有脸叫唤?”关横这时已经欺身到对方近前,倏地卡住凶兽脖颈,“啪。”单臂猛然发力,硬生生将其摔过头顶,“咣当!”狠狠掼击在地,砸得原处土石飞迸四溅,扬尘激荡。

    “让你朝我扔石头,让你吓唬卿凰……”

    “砰砰砰、乒乒乓乓!”关横一边怒喝,一边抡起双拳狠揍对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