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御鬼者传奇 >正文 第2344章 岩浆深渊
    “嗷嗷嗷”

    惊慌失措的巨犀吓得扭身疾奔,这家伙五大三粗头脑简单不假,可是面对生死存亡之际,逃命的本能可没忘记,只是因为瞎了一只眼,又慌不择路,它居然一脚踩空,登时滚落下山坡,惨叫声此起彼伏接连不断,极为人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本姑娘赢啦”卿凰此时顺手收起莲花奇刃,扭头笑问道:“怎么样,阿横,我是不是比你胜的还漂亮?”

    “什么呀。”关横面无表情的说:“那只巨犀明明就是自己失足摔下山坡的,和你有什么关系?这个不算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不算,对方明明是我打跑的好不好?”卿凰此时急了,正要再争辩两句,关横突然一指上方低呼道:“你瞧,好像是有东西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咕咕咕呱嘎”说时迟,那时快,半空传来连串难听刺耳的嘶鸣声,紧接着,有一大群黑影径直向山腰的溶洞内飞去,眨眼间就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“啾啾、啾啾。”似乎和对方有什么嫌隙,墨蜂鸟瞧着那些家伙的背影,恨恨的叫了几声。

    卿凰低声道:“它说那些是‘食火妖鸦’,凶暴凶戾,经常抢占墨蜂鸟在火山口附近的地盘。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关横瞥了一眼溶洞方向,嘀咕道:“是吗?看对方的模样,确实很凶。”

    “小鸟说,自己虽然不怕妖鸦,对方一动手就是成群结队,它自己再厉害也打不过一群。”卿凰继续说:“所以每次都只能落荒而逃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这一回你和它们的处境就要逆转过来了。”关横此时一笑:“待会咱们进了溶洞,如果对方胆敢欺负你,本少爷就负责出手,把这些坏东西全部处理掉。”

    “啾啾?!”闻听此言,墨蜂鸟自然是欣喜若狂,还晃身飞到了关横肩头,亲昵的蹭了蹭他的脸颊表示感谢。

    “呵呵呵,好痒,别闹了,咱们走吧。”话音甫落之时,他们俩已经随着墨蜂鸟向半山腰爬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少时片刻以后,山腰溶洞内。

    “想不到这山腹里面还挺宽敞。”卿凰一边走,一边说:“七鬼已经散出去一会,不知道有没有找到古猊的踪迹。”

    “嘿,只要它还留在此处,早晚都会被咱们发现的。”关横满不在乎的说道:“你我只需要耐心寻找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刚一出口,“呼呼呼”左前方劲风陡起,倏地袭来三道黑影。

    “哼,又是妖鸦,这群家伙真是死不悔改。”

    关横说完,陡忽拽出虹云剑,“唰唰唰!”三只食火妖鸦登时被剑光绞成齑粉碎末,卿凰在旁边说:“它们太烦人了,总是找机会过来袭扰,依我看,可能是冲着墨小豆来的吧?”

    “啾啾?!”闻听此言,在她肩头的墨蜂鸟吓了一跳,关横说:“嗯,有点道理,小豆,要不然你到前面去飞一圈,把对方的‘大部队’都引出来,我和卿凰将其一举全歼,大家省得麻烦。”

    听了他的话,墨蜂鸟有些发憷面对整群妖鸦,不过它对关横和卿凰的实力有些信心,顿时狠狠一点头,倏忽飞向了前方。

    “唧唧唧啾啾啾”下一刻,墨蜂鸟鼓足勇气,在山腹内嘶声尖鸣,意在挑衅躲在暗处的妖鸦,迫使对方出来袭击自己。

    “咕咕咕!呱咕!”果不其然,有数十只气势汹汹的妖禽从暗处疾扑而出,它们实在是无法忍受被墨小豆挑衅,一个个上前想要把它撕碎。

    “嘿嘿嘿,既然都已经出来,那就不要回去了!”说时迟,那时快,关横倏地摘下似雪弓,“唰唰唰!”弓弦急颤陡响的瞬间,一道巨大的灵气之箭登时破空而去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嗤嗤嗤!”巨箭并没有直接攻击群鸦,而是在瞬间爆成无数四散疾窜的狭长灵气芒刺,顿时贯穿了数十只食火妖鸦的躯体,让它们发出惨叫,纷纷向前方无底深渊栽去。

    “好,厉害。”卿凰说道:“说起对整群妖禽的攻击,还是你这招管用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嘿,那当然,这可是刚刚想出来的新招。”关横心想:“以前只是用双剑释放灵气时才有这种效果,不过现在,灵气之箭也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“啾啾、啾啾。”旁边的墨蜂鸟看到大量妖鸦死去,高兴地欢快鸣叫,只是它万万没想到,这叫声居然给自己招来了杀身大祸。

    “呱!!”电光火石间,斜刺里的岩石后窜出一道迅疾黑影,原来是一只翼展过丈的巨大妖鸦,这家伙就是食火妖鸦的老大。

    看到自己的族群覆灭,妖鸦老大当然气得目眦欲裂,但它晓得自己绝非关横和卿凰的对手,于是暗中蛰伏等待时机出手,墨蜂鸟一叫,这家伙立刻杀了出来!

    “唧唧?!”小鸟看到对方袭来,一时紧张忘了躲闪,卿凰立刻叫道:“休想伤它,看招!”

    “呼呼呼唰唰唰”转瞬间,莲花奇刃释放的寒气硬生生裹住了妖鸦老大双爪,这家伙感到彻骨奇寒袭身,痛苦的拼命挣扎,却无法摆脱。

    就在妖鸦稍一错神的瞬间,关横的灵气飞矢登时贯穿了它的心坎,“唰噗!”这厮艰难低头,瞧见了身上出现巨大血洞窟窿,立刻哀嚎一声,坠落进了无底深渊。

    “小家伙,快回来吧。”卿凰对着墨蜂鸟招了招手,对方立刻朝着她俯冲飞掠,可就在这一刻,火山腹内陡忽响起轰隆巨响,她面前的无底深渊赫然窜出一股炽烈红浆向着自己席卷而来。

    “不好,是岩浆喷发了!”关横倏地一挥手:“七鬼,快将那些东西拦住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伸手抱住卿凰朝侧面疾纵而去。

    “噌噌噌!”几个起落间,二人落在了高耸岩石上,身后也响起了“砰砰砰”巨响,原来是七鬼合力吐出鬼王珠,形成壁障堪堪拦住岩浆猛袭,硬生生将其格挡在数丈之外。

    “呼,好热……”虽说那些岩浆不曾接近自己,但是卿凰还是感到阵阵热气扑向俏脸,忍不住扭过头,关横笑着低声道:“别怕,有我在你身边,什么事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不对,有事!”卿凰没好气的说道:“你要是再把我搂这么紧,我就得活活热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不好意思。”眼珠一转,关横开口诡辩道:“这岩石太高了,我怕你掉下去,所以才抱紧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嘁,你要是抱得太紧,咱俩才会失足摔下去呢。”说着,卿凰带着几分羞恼将其推开,而后扭头道:“这岩浆什么时候会退去?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可就不太清楚了。”关横刚说到这里,突然竖起耳朵聆听,继而嘀咕道:“这深渊下方,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吼叫,你听见了吗?”

    “呃?!没有。”卿凰有些愕然:“我的耳力听不了那么远……”

    此言甫一出口,他们前方的七鬼突然齐声发出尖啸:“呜呜呜”

    原来是这一股来得湍急的岩浆激流已经退去,旁边的墨蜂鸟还低鸣了两声,原来它也听到深渊底部有异响传上来。

    “依我看,咱们最好还是下去确认一下。”关横说道:“万一那个千岁古猊要是困在下面的话,也好弄上来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是不是太危险了?”卿凰嘀咕道:“这深渊就是火山口最底层,无数岩浆都可能涌出来,我们要是下去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话没完全说出口,可是意思已经很明显了,下面危机四伏,就算自己和关横再有本事,也难免受伤的。

    关横稍一思忖,随即从怀里取出某物,他低声道:“所以临走时,我才决定把‘它’也带上了,你瞧,现在就用得着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呃?镇守俑!”卿凰看见关横掌中的人俑,突然问道难道你是想……

    “嘿嘿嘿,此举虽然大胆疯狂,不过你我本身也有水灵之精护体,应该没什么大问题才对。”看到关横眼中晃过一丝亢奋之色,卿凰心中暗叹:“唉,你还真敢想,也罢,就陪阿横疯一回。”

    打定了主意以后,她微微颌首:“全听你的,准备行动吧。”

    “首先是你,墨小豆。”关横指了指鸟儿说道:“我们要到深渊下面去,实在太危险,你就不要跟随了,在山腰溶洞外面等候就行。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墨蜂鸟虽说有些依依不舍,可对岩浆的恐惧,还是迫使它振翅飞离了此处。

    “然后就是你了。”关横说着,给掌中的镇守俑灌注火灵气,人俑顿时变大到丈余高矮,随即开口问道:“主人,您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“人俑啊……”

    关横笑嘻嘻的说道:“现在有一件好差事拜托你,把自己的身躯变大,带着我和卿凰潜到下方岩浆里去,应该没问题吧?”

    “没有……问题……”镇守俑满口应承下来,它继续道:“祝融离宫……下方……的岩浆海……咱们也去过,我、我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关横和卿凰相视一笑,他接着说:“怎么样,我就知道它行的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少时片刻以后,镇守俑变成了十余丈的身形,把两个人收在自己头部的空隙内,为了防止周围过热,卿凰还用寒气把镇守俑头部内侧密封了起来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他俩虽说身处在与岩浆近在咫尺的位置,一样还是凉爽舒适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还真会想办法。”关横往旁边一坐,随即道:“现在咱们什么也不用做,只要等待镇守俑爬到深渊底部就醒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劝你最好还是不要太大意。”

    卿凰自言自语着,而后凑到镇守俑的眼眶内侧,借此向外观察:“此地都是火红一片,到处布满岩浆,你说千岁古猊一个西海水族老祖,怎么可能在这里久留,也太不可思议了吧?”

    眼珠一转,关横嬉笑道:“也许……它是不怕烫吧?”

    “哼,哪会这么简单?”卿凰扭头瞥了他一眼,对关横此时吊儿郎当的状态很不满意,她说:“你就没有想过,咱们会不会是找错了地方?古猊,它是否不在这个位置?”

    “嘿,那就当咱们在这里闲逛一圈好了。”关横满不在乎的摊手说:“不过是耽误些许时间,其实没什么损失。”

    “唉,就你宽心……”卿凰刚说到这里,外面骤忽传来一阵巨响和晃动:“轰隆隆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关横一把拽住险些跌倒的卿凰,随即扬声吼问:“镇守俑,你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主人,有、有东西在进攻我,抱歉,我差点就摔下去了。”闻听此言,关横和卿凰面面相觑,立刻三步并做两步走到对方眼眶附近,向外观瞧。

    外面,依然是岩浆围绕,到处火红一片,可是在这大股岩浆周围,却有个东西在迅疾游动,绕着镇守俑在不停转圈。

    “岂有此理,刚才攻击咱们的,肯定就是这个家伙!”关横低吼道:“镇守俑,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,一定要把这家伙给灭了,不能让它阻挡咱们继续前进。”

    “是,主人。”镇守俑一字一顿的回答道:“其实,我有办法对付它。”

    紧接着,它又继续说道:“因为,我感到此物有一丝上古妖龙气息,之前吸收的噬龙凶兽之魂,对此兽绝对有克制作用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我相信你。”关横低吼一声:“上吧,让这只懂得偷袭的家伙尝尝你的厉害!”

    “吼”闻听此言,镇守俑顿时精神百倍,倏地挥拳直捣而去,“呼哗啦”威力无俦的拳劲顿时将面前岩浆劈开一条通路,那个徘徊游曳的家伙猝不及防,顿时被硬生生轰中。

    “嘭!”“噗嗤”此兽躯体应声飞起足有数丈,不断飙喷大蓬血雾,可在转瞬间,它噗通一声掉回岩浆内,急急如丧家之犬,竟然还有余力逃窜。

    “唰!”眼见对方想跑,镇守俑的心口位置倏地张开一条缝隙,大量岩浆随即涌进它的躯体,眨眼工夫,吸收无数岩浆热力的拳头表面浮现出一物,正是当天被人俑吞掉的噬龙凶兽之魂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轰”拳劲加上凶兽之威,悍然轰向前面逃窜那家伙的背脊,对方来不及躲闪,甚至是发出惨叫也没机会,便已经结结实实吃了一拳,“嘭!”暴响声陡起,顿时被这凶猛一击轰杀至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