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御鬼者传奇 >正文 第2338章 星瞳青鼋(第三更)
    言到此处,文鳐稍微一顿,这才继续道:“但是我也很久没见过古猊老祖了,就是不知道它是否还住在原处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没关系,你只要负责带我们前往西海就行了。”关横满不在乎的说:“其余的事情,我们来处理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、可以。”文鳐忙不迭回答:“那咱们现在就出发,我估计以自己的速度,半个时辰之内,绝对可以到达西海之畔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比起我们预计的还要快一倍?”卿凰笑道:“那就拜托了。”

    “走着”这两个字甫一出口,文鳐晃身形掠出了淤泥洞,径直顺着河底向前游去。

    果然就像是文鳐说的那样,它游动的速度极快,可是仗着躯体庞大,让卿凰和关横在腹内没有感觉到丝毫震荡和晃动,异常平稳。

    “呵呵呵,能够认识文鳐真是太方便了。”关横此刻笑着说:“有了你,这天下间的江河湖海,我们哪里都可以去,而且是转瞬即至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太夸奖了,其实我除了游得稍微快点之外,也没什么本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,你说这话太谦虚。”卿凰在旁边说:“这才是真正的厉害本事呢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文鳐,我突然想起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关横突然道“为了防止以后澎水流域再出现变异妖兽,我决定留一部分五行灵气,灌注进你的心脏,这样一来的话,以后遇到任何邪化之物,你都可以稳稳克制对方,不用再带着水族们东躲西藏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敢情好,那我就多谢……”刚刚说到这里,文鳐的游动速度倏地减缓了下来,它继续说:“谈起这个五行灵气,不知道对于治疗虚弱水族有没有疗效?”

    他稍微思忖,便回答道:“多多少少有一点,你为何会这么问?”

    “关横,是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文鳐解释道:“在前往西海之畔的沿途,会经过一条名为‘汩牙河’的支流,我前些时候路过那里,看望老朋友‘星瞳青鼋’,发现它在和邪气妖兽撕斗以后吃了大亏,伤势始终没有好利索。”

    卿凰心中了然:“这么说,你是想让我们用灵气为星瞳青鼋疗伤喽?”

    “没错,我之所以突然想起老鼋,是因为这家伙以前就是从西海搬到内陆来住的灵兽之一。”文鳐接着言道:“它以前还随侍过古猊老祖一阵,你们也许可以向青鼋打听老祖的下落。”

    “嗯,这倒是个好主意,一来帮助文鳐的朋友消除伤痛,二来嘛,顺便打听一下千岁古猊的近况,两全其美。”关横微微颌首点头:“就这么办吧,文鳐,先带我们去汩牙河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,多谢二位了。”巨鱼文鳐客气了一句,立刻在水中加速前进,不多时,便游到了汩牙河附近的水域。

    “奇怪,这里的水质……怎么充满了血腥的味道?”听到文鳐的话,关横和卿凰相视愕然,他立刻说道:“该不会是发生什么变故了吧?比如说,这里也出现了变异妖兽?”

    “哎呀,那可就糟了。”文鳐此时异常紧张,巨大躯体忍不住微微颤晃一下,它有些焦急的说道:“青鼋受了伤,一直在汩牙河的河底静养,万一出现了强敌,老鼋肯定凶多吉少。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关横立刻扬声道:“那就别犹豫了,赶紧去找对方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文鳐答应一声,刚向前游动了约莫半里,突然再次停住,它低呼道:“不好前方的水路好像已经被堵死了,这、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把嘴张开,我去看看。”趁着文鳐把自己的嘴掀开了狭长缝隙,关横哧溜一下游了出去。

    汩牙河的水底,此刻已经是猩红一片,充满了血腥气息,在水中的关横心中凛然暗惊。

    旁边的文鳐说道:“前方的水路堵死,以我这样庞大的身躯肯定挤不过去,只能拜托你查看了,老鼋就在左侧百十丈外的河底静养,你快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,你就放心和卿凰等在这里吧。”

    关横的话音甫落,已经疾游而去,等到了前方细瞧,他这才知道河道淤堵的真正原因,原来是两岸最近发生连番天灾,地震频频,导致各有半截山峰断折滚落,直接掉进了河里,这下倒好,彻底把河道给堵住了。

    “不过这些坍塌的土石周围,应该有不少缝隙可以通过。”关横自言自语着,随即挥手叫道:“七鬼,迅速到前方寻找可以通过的路线。”

    “噌噌噌嗤嗤嗤”电光火石间,大伥鬼它们就已经疾游而去,不到数息,就为关横挖掘出了仅供一人通行的土石孔洞。

    “哧溜”关横顺势钻了过去,而后命令七鬼留在原处,用全力全速尽量清理周围淤堵的土石,这样的话,过不了多久,巨鱼文鳐也可以通过这里了。

    “咦,都是死去妖鱼的尸骸?!”看着顺水漂流过来的东西,关横微微皱眉,而后绕过了这些还在散发着血腥恶臭的的尸骸。

    他心中暗忖:“前方应该就是星瞳青鼋栖息的地方了,我怎么觉得死气沉沉的,不像有活物在此的样子。”刚想到这里,不远处骤然又来一物,这回却是个活的。

    “唰!”说时迟,那时快,这东西摇头摆尾,张开血盆大口就朝着关横咬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找死!”面对这样的家伙,关横都懒得拔剑,顺手一挥,周围的河水骤忽旋拧成一圈,硬生生将那水族妖兽禁锢在了漩涡中,不住转动。

    此兽仅仅挣扎了两下,口鼻眼登时喷出大股血水,就此绝气殒命。

    “奇怪,我这控水的力道没有使得太用力,它怎么就死了?”关横心中不免有些纳闷,正好,顺势而来的水流把水兽残骸送到他面前,关横急匆匆瞧了两眼,立刻明了:“在攻击我之前,它已经受了重伤!”

    瞧见此兽浑身都是被尖牙利齿咬出的伤口孔洞,关横一边继续向前游,一边思忖:“到底是什么样的凶兽,才会给此物造成如此巨大的伤口?”

    不多时,他已经游到了前方某个巨大的水底岩窟近前。

    “按照文鳐的说法,星瞳青鼋就是住在这里,进去瞧瞧。”打定了主意,关横正要往里游,斜刺里倏地窜来了几条迅疾之影,俱都是浑身鳞甲、面目狰狞的水兽。

    看到对方不怀好意,关横倒是不急着进入岩窟了,下个瞬间,他朝着对方勾了勾手指说道:“喂,如果想动手,那就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哗啦啦”看到关横心存挑衅,其中一个家伙按捺不住凶心大盛,骤然摇头摆尾疾扑上前,这家伙好似个漆黑怪蛟的外貌,甩动巨尾划出水浪抽向关横腰际。

    “哼。”他只是微微冷笑,倏地出手一攥,“啪!”登时将此兽之尾抄在掌中。“去你的吧!”

    “嘭!”顺手疾抖,对方身躯转瞬撞在了附近暗礁上,碰了个皮破肉烂、惨不堪睹。

    其余两只水兽见了,不由得勃然大怒,晃动身躯疾游疾游而来,关横此时打得兴起,陡出左掌重重拍在面前水兽前额上,就只听“咯剌剌”刺耳声响频起不断,对方被掌劲所催,瞬息飙喷血雾而死。

    到了这时,最后一只才扑过来送死,他瞅准对方的左眼,骈指如枪,猛地一戳,“噗!”指劲直掼入脑。

    三只水兽在数息间就被关横击杀,堪称轻而易举,不过关横的心情并没有因此放松多少,他双耳倏忽一动,就注意到附近哗啦水声不绝,便知道有不少水兽同类朝着这边疾游而来。

    “我是来找青鼋的,现在没必要和这些家伙做无谓争斗,等到出来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关横毫不犹豫的晃身游进了前方岩窟入口,顺势还用控制水灵之精的方法在这里形成几个疾转的大小漩涡,让那些不怀好意的家伙不敢靠近。

    “嗖嗖嗖哗啦啦”分水疾游的声响在耳边不断此起彼伏,关横心中暗想:“青鼋……究竟在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“咕嘟……咕嘟……”陡忽间,他看见前方不远有个拐角处,不断泛起水泡,心中一动,登时游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吼!!”说时迟,那时快,侧面小岩洞猛地钻出一颗咆哮兽颅,张嘴就咬向关横身躯。

    关横哪里会吃这种亏,顺手一拳就敲在了此兽前额上,“嘭!”那家伙中拳以后浑身剧颤,正想往回躲避,关横哼了一声:“你还想回去?做梦吧!”

    “砰砰砰、咣咣咣!”他的拳头霎时间左右开弓,不停落在了对方身上。

    “嗷呜?!”最开始,此兽吃疼还惨叫了两声,可到了后来,它居然感觉到浑身舒坦,有一股令自己极为受用的气息涌进了腹内,就连暴躁的情绪也被压制了下来。

    见到它微眯双眼,摇头晃脑的悠然模样,关横哈哈笑道:“怎么样,青鼋,这回爽了吧?”

    就在方才瞧见对方的第一眼,关横就已经认出它来了,此兽就是“星瞳青鼋”。

    因为青鼋双眼周围有些散发淡金光芒的星状条纹,因此而得名,这些事情,之前文鳐都已经告诉关横了,所以他是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关横扫视青鼋的状况,不由得暗暗皱眉:“为何伤得如此严重?有多处见骨深痕都已经开始溃烂化脓了……”

    刚才出拳击打对方的时候,关横将些许水灵之精汇入对方体内,这才让星瞳青鼋感到痛苦降低不少,不由得对他敌意锐减,关横此刻拍了拍对方的脑门:“也不知你能不能听懂我说话?”

    “呜呜呜”闻听此言,青鼋对着他张开了嘴,一颗妖珠缓缓喷吐了出来,虽然不知道青鼋到底是什么目的,关横瞧见这妖珠乍明乍暗,似乎有些虚弱,于是屈指一弹,将水灵之精灌注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呼呼呼唰唰唰”这妖珠接受了水灵之精之后,异芒大盛,霎时间恢复了几分神采,紧接着在关横面前环绕一圈,而后贴在了他的额头上。

    顷刻间,一个突兀的声音赫然在关横脑中响起:“恩人、恩人,您能听见我说话吗?”

    “呃?!”关横听了这突如其来的声音,微微一愕,紧接着就明白了,这是青鼋在自己脑子里说话,于是镇定自若的答道:“是,我可以听见你的声音,你继续问吧。”

    “能听见就好,多亏了恩人赐予我的水灵气,我才能借助妖珠与您沟通。”说到这里时,青鼋稍微一顿,这才继续问道:“请问恩人,因何故来到小兽居住的地方?”

    “噢,就是为了你呀。”关横随口把自己到来的目的说了一遍,星瞳青鼋这才恍然大悟:“原来如此,多亏了文鳐这个老朋友还能记挂我的伤势,我真该感激它……对了,还有恩人您的帮助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呵,别这么客气,其实我也是有事要求你呢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明白,恩人想去西海寻找古猊老祖,绝对没问题,此事全都包在我身上了。”听到对方这么说,关横自然是非常高兴。

    不过,青鼋在这时又有些为难的说道:“恩人,不瞒您说,我虽然可以帮忙,但是现在的情况,似乎很难从这里脱身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为什么?”闻听此言,关横微微一愕,随即突然就醒悟了过来:“鼋兄,你该不会是想说,自己门口已经被那群水兽堵严实了吧?”

    “呃,实际上确实如此。”星瞳青鼋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:“其实最开始,也不关我的事,起因是这样的……”紧接着,青鼋就把事情的经过讲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原来在数天前,因为地震引发了汩牙河两岸山峰断折,掉进了河里,堵住了通路,有两群势力庞大的水族妖兽因为重新争夺地盘打了起来,双方动手的地方,正好是青鼋栖息的岩窟近前。

    这场恶战打得两边损失掺重,都有不少同族伤亡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两拨家伙的吵闹厮杀惹怒了在岩窟里静养的星瞳青鼋,到最后它实在是忍无可忍,拖着满身旧伤一口气冲了出来,恰巧双方的首领互攻两败俱伤,齐刷刷落到了青鼋面前。

    当时青鼋也没有仔细看,以为不过是两个小喽,顺嘴咬死一个,将另一个撕成了几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