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御鬼者传奇 >正文 第2334章 变异凶魂
    “唧唧唧”看见古桑女驱使自己的灵根拦路,九眼芝妖气得尖声厉啸,倏然闪身避过抽打自己的攻击,以闪电般的速度扑向对方,张嘴疾喷粉红雾气:“呼”

    “你用这招欺负婴白鬼还可以,对我……没用!!”话音甫落,她掌中的木神杖顶端倏地张开几颗青藤怪眼,释放大量灵气,“唰唰唰”破空风声陡起,转瞬间就将粉红雾气硬生生包裹其中。

    “嘭!”下个瞬间,那些东西就被木灵气彻底抵消了,古桑女随即一挥木杖,“咣!”九眼芝妖的头顶应声中招,顿时扑通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上,绑了它。”此言甫一出口,她身边的灵根犹如灵蛇疾窜,立刻将对方紧紧匝住,另外几只惊声尖叫的芝妖也遭到擒获。

    “咣当、扑通、啪嗒……”下一刻,婴白鬼、老猴和猎獬把自己抓住的七、八只芝妖扔在地上,与古桑女的俘虏凑在了一处。

    她随即叉腰说道:“嗯,现在倒是全都抓住了,咱们要如何处理这群家伙呢?”

    “叽叽、叽叽。”这个时候,老猴嘴角淌着馋涎,抱住一只尖叫的芝妖就要啃,顿时被猎獬拦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等等,不要乱来。”猎獬没好气的言道:“我之前不是说了吗?这些家伙究竟能不能直接食用,还没肯定,你要是吃坏了肚子,獬爷我可不负责任!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老猴只好带着几分悻悻之色,又把芝妖扔了回去,那家伙仿佛在生死边缘溜达了一圈,此刻吓得瑟瑟发抖,几乎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“唧唧唧、唧唧唧!”

    恰在此时,那九眼芝妖朝着古桑女和猎獬大吼大叫,那意思是在说,我们被凶恶的怪物胁迫,已经够倒霉了,如今还要被你们欺负,大不了就是一死,杀了我吧,把这些无辜的孩子放走。

    “凶恶的怪物?胁迫?”古桑女和猎獬对望了一眼,她低声问道:“你觉得这家伙说的是否属实?”

    “根据咱们刚才瞧见的情况,八成是真的。”猎獬分析说:“但这也不管咱们的事情,还是赶紧把这些芝妖抓回去,看看能不能萃取它们的精华,让同伴妖兽都分一杯羹,这才比较实际。”

    “叽叽叽。”旁边的老猴闻听大喜,恨不得搂着猎獬狠狠上嘬上几口,古桑女也微微颌首:“嗯,你说的也有道理,那咱们就……”她的话还没说完,九眼芝妖的神色突然大变。

    紧接着,这芝妖就对猎獬唧唧叫嚷了两声。

    猎獬扭头对古桑女笑道:“它说自己最珍贵的九眼芝妖了,体内有‘芝液’这种宝物,妖兽服用之后百病不生、实力进步的飞快,只求咱们能把其余的芝妖释放,它甘愿舍弃一身芝液,用小命来换取自己同族的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说来,这家伙的心肠还真是不错……”

    古桑女自然不是什么凶巴巴的人物,听到对方不住哀求讨饶,顿时就有些心软了,她忍不住脱口问道:“喂,那个凶暴的怪物到底是什么东西,为何要控制你们,且说来听听吧。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九眼芝妖有些犹豫,但是猎獬在旁边搭言道:“你该不会是想多管闲事吧?这么做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?算了吧,依我看,就按照九眼芝妖说的,放生其余的家伙,把它拎走也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猎獬的话,老猴虽说有些不情愿,但是为了能够分到那个什么芝液,也只好松开了那些绑住芝妖的软藤,开始驱赶对方。

    古桑女此刻一脸不置可否的样子,九眼芝妖则是垂头丧气不再作声,可是十几只想要落荒而逃的芝妖,走出几步又犹豫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还不滚?”见此情景,猎獬低吼道:“是不是想让我把你们全部抓走撕了吃?”

    但是它的恫吓声似乎似乎没起多大作用,反而让那些转身过来的家伙纷纷围拢上前,“扑通、扑通、扑通……”一个个全都跪在了古桑女面前,磕头犹如鸡啄碎米,看样子,都在给九眼芝妖求情。

    “哼,不识好歹,獬爷都已经答应把尔等放生了,你们居然还不知足?”

    猎獬刚要往前一步,拿出凶形恶相吓走对方,可是古桑女却伸手拦住了它:“等等,看在它们同族情深、互相乞命的份儿上,先不要如此了。”“嘁,你什么时候变成滥好人了?”

    没好气的嘀咕着,猎獬只得先退到了一边,她此刻挥挥手,捆住九眼芝妖的灵根顿时松开。

    “喂,其实我们也不是非要夺取你的芝液不可,但那个怪物如果为祸此处,就必须要铲除掉。”古桑女缓缓开口:“说吧,那家伙究竟是什么来历?”

    此时此刻,九眼芝妖感觉到了她语气中的善意,忙不迭点了点头,把事情的经过简略讲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这群芝妖,在很久之前就迁徙到了此处山林,一直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。

    它们的首领,自然就是这只九眼芝妖了,大家常年在树林中嬉戏玩耍,对于各种妖兽以及草木生灵都是极为友善,所以对方也愿意和芝妖亲近,不过最近一段时间,却出现了巨大变故!

    起因就是在数月之前,蔓延到树林中的邪气,使得大量妖兽、其余生灵遭到邪化,进入了嗜血疯狂的状态,开始反复互相残杀,导致林中血流成河。

    在这场浩劫中,芝妖们也未能幸免遇难,受到邪气侵袭之后,它们同样开始袭击别的生灵,后来被一群凶暴妖兽包围在了某个小山坳,眼看就要遭到亡族灭种的厄运。

    恰在此时,一股莫名其妙的魂体出现,黑雾笼罩之下,那些妖兽和芝妖体内的邪气全部被对方吸走,可妖兽在清醒的瞬间,就被对方连皮带骨彻底吞噬。

    非但如此,诡异凶魂还把自己的气息分别灌注进芝妖的体内,让对方被迫受到自己的控制,命令芝妖去猎捕妖兽,用血肉供自己食用,凶魂在那以后总是缩进地窟内,不肯轻易现身。

    听完九眼芝妖叙述,猎獬笑道:“呵呵,能够吸收邪气、吞噬妖兽血肉的魂体,这在附近可不多见。”

    古桑女眨了眨眼睛,随即问:“猎獬,听你的口气,似乎知道对方的来历?”

    “嗯,在过去有一种上古凶兽,实力和噬龙凶兽差不多,但是对方的危险程度,却不及噬龙凶兽,故此没什么人留意过它们,我也只知道对方可以吞噬各种灵气,供自己提升实力。”

    言到此处,猎獬稍微一顿,才继续说:“但是它们早在千百年前就已经绝种消失了才对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韧性十足的凶兽才不容易绝种呢。”古桑女此刻打断它的话:“这是关横说的,再说了,咱们既然都见过噬龙凶兽之魂了,现在这种家伙也出现,就没什么稀奇了。”

    “呃,你说的也有几分道理。”听到猎獬认同,古桑女又问:“这种凶兽有名字吗?”

    “有,应该叫做……‘血戎’。”说出这个名字,猎獬对九眼芝妖说:“威胁你们的那个家伙,是不是外表像是浑身闪耀赤芒的凶禽魂体?”

    “唧唧?唧唧唧!”闻听此言,芝妖先是微微一愕,紧接着急忙点头,表示肯定。

    猎獬说:“这就对了,那家伙肯定是某只血戎的残魂,吸收邪气以后,不但被占据心智躯体,反而有了更强的能力。”

    古桑女随口问:“你说的这个什么血戎厉害吗?”

    “身为上古凶兽,自然是有两下子,不过比起咱们联手,它是不可能有取胜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猎獬稍一思忖,然后献策道:“这样吧,为了防止血戎魂体逃走,继续为祸四方,咱们必须得想办法除恶务尽才行,芝妖,你要是不害怕的话,就把那家伙引出来,而后让我们动手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九眼芝妖知道自己要是答应,这一去肯定是凶多吉少,但是它侧目扫视身旁那些满脸怯意的同族,终于点头应允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好样的。”古桑女轻轻拍了拍它的头顶:“看不出你的胆子也不小,放心吧,那个血戎之魂逃不出我们的手掌心。”

    “唧唧、唧唧。”此时此刻,九眼芝妖还对她和猎獬叫了两声,那意思是在说,如果诸位帮助我们逃脱大难,必有重谢。闻听此言,大家微微一笑,全都没当做一回事。

    数息后,芝妖以极快的速度奔回到了地窟近前,而后朝着里面嘶吼尖啸,不断叱骂对方。

    原以为自己这一番大闹会引起血戎的愤怒,对方会冲出来为难自己,可是芝妖却发现地窟内什么动静响声都没有。

    眼见对方没有出来的意思,九眼芝妖不禁有些纳闷,心中暗忖:“难道血戎之魂睡着了不成?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它忍不住再次往前挪了两步,可就在这瞬息间风声陡起,一只包裹着邪气黑雾巨爪狠狠抓向芝妖。

    “唧唧?!”见此情景,芝妖吓得魂飞魄散,慌忙向侧面翻滚躲避,“嘭!”这巨爪立时打得原地土石飞迸疾弹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、啪啪啪!”碎石乱飞,附着邪气狂劲纷纷落在芝妖身上,打得它哀声惨叫、遍体鳞伤。

    “扑通!”下一刻,可怜的九眼芝妖已经重重摔落在地,几乎不省人事,“呼呼呼!”疾涌风声霎时狂卷而出,两只从黑雾里疾伸而出的利爪狠狠抓向芝妖,势要将其撕成碎片。

    “叽叽叽!”

    就在千钧一发之际,斜刺里陡忽窜出咆哮的白眉老猴,蕴含炽烈火劲的重拳呼的一声直捣对方魂体,血戎猝不及防之下立时照单全收,魂体上顷刻间红芒暴现,烫得它尖叫不住:“咕咕咕”

    “上!”说时迟,那时快,猎獬、古桑女和婴白鬼从东、北、南三个方向包抄而来,将对方团团围住,根本就不给血戎喘息的机会,即刻发动猛攻!

    “砰砰砰!轰轰轰!”转瞬间暴响声频起不断,如鞭灵根疯狂抽打,婴白鬼、老猴的重拳疾如雨落不停倾泻在对方魂体上,这种攻击不是谁都能扛住的,血戎自然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就只在数息间,这家伙魂体砰然爆碎,倏地化为几十道残魂虚影,向着周围那些芝妖冲去。

    血戎把如意算盘打得挺好,那些被胁迫控制的芝妖体内,原本就有自己的一丝气息,只要让残魂融入对方体内,血戎就可以继续附身在芝妖身上,这个时候,谁敢伤害自己,芝妖也要跟着陪葬!

    更何况,此次的残魂有数十道之多,只要能逃脱出去一个,血戎花点时间吞噬妖兽血肉,就可以恢复如初了。

    只可惜,设想就算再完美,也及不上变化之快,就在刚才,古桑女已经让老猴和婴白鬼把原火之力灌注给了所有芝妖,不但尽除对方体内的血戎邪气,而且现在……更加成了对方的克星!

    “哧溜”电光火石间,一道残魂钻进了三瞳芝妖的躯体,可就是眨眼的工夫,那残魂哀叫一声,已经被它体内的原火之力所烧,化为乌有,其余的残魂也在顷刻间遭到了同样惨状。

    “唰唰唰!”风声涌动,周围的残魂一个接一个消失,很快,就剩下三条残魂,它们意识到大事不好,登时再次旋拧融合在一起,变成了拳头大的血戎魂体,此时虚弱之极。

    瞪着嗜血凶芒,血戎恨恨瞧着这些把自己迫到绝路上的敌人,心中充满了不甘心,古桑女晃着木神杖冷声道:“杀千刀的,你还敢瞪我,本姑娘马上就让你魂消湮灭!”

    “嘿嘿,这个还是我来代劳吧。”猎獬的话音甫落,径直朝着那残魂疾飞而去。

    “吼”先是一声咆哮,震慑血戎残魂在空中栗抖不止,紧接着,猎獬大嘴甫张,呼的将其摄入嘴内,硬生生咬成了碎片。

    “呼呼呼”看到星星点点的残魂碎片在自己面前落下,老猴毫不客气的喷出大股原火之息,将其炼化为虚无。

    “好,已经彻底将这血戎之魂消灭了。”古桑女此时呵呵笑道:“猎獬,我已经玩够了,咱们回去找关横和卿凰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,铲除妖邪之后,我的心情也不错,咱们走。”猎獬刚刚说到这里,旁边的九眼芝妖忙不迭奔了过来,唧唧叫着不肯放大家就此离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