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御鬼者传奇 >正文 第2336章 水族祖兽(第一更)
    “呃?!”陡忽被这声音吓了一跳,绿蛟、白龙登时清醒了不少,关横没好气的说道:“你们两个听着,想睡觉?可以,先把‘祖兽’是个什么东西给老子说清楚,要不然,休想得到片刻安宁!”

    他的话音甫落,白龙只得叹着气开口道:“好吧好吧,你听我来说。”

    原来所谓的祖兽,就是初代妖兽、灵兽的“血脉源头”,是所谓的老祖宗,根据白龙的介绍,镇水兽的祖先出生西海,故此它的祖兽应该是西海水兽中的霸主“千岁古猊”才对。

    “这个千岁古猊,我也见过两面。”绿蛟在旁边搭言道:“是个喜欢倚老卖老的贪睡家伙,哼,我不喜欢它。”

    “小绿,别废话啦。”白龙打着哈欠继续道:“关横,古猊那老东西住在西海之畔,你如果想找它,就得去西海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闻听此言,关横眉头深锁,他嘴里嘀咕道:“西海距离此处少说也有上千里路程,你们让我怎么去?”

    “不是有大风吗?”白龙说到这里,语气里带着几分困倦:“你去求求大风,让它载你一程就行了,好啦,事情都说明白了,我得睡觉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说嘛,人间界的灵气稀薄,我们只要出来太久就会感到困了,真希望早点回到灵界那种充满浓郁灵气的地方,不行,我得睡喽。”

    绿蛟说完,哧溜一下钻回了宝室内,白龙嘴里嘀咕着,也就此回去了。

    “阿横,要不然我去和大风说一声,让它载着咱们去西海之畔吧。”

    听到卿凰的话,他叹了一口气说道:“好,也只有如此了,说实在的,我是真不愿意去求它,大风那家伙总是开出缠人的条件才答应帮忙。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卿凰抿嘴一笑:“呵呵,不要紧,我和它去说说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呃?!”突然间,关横脑中灵光迭闪,他自言自语道:“我记得听黄藤说过,有一条可以直通西海的河流,对了!”

    伸手拉住卿凰的柔荑,关横火急火燎的说道:“走,跟我去找黄藤,我有事情要问他。”卿凰也不知道对方究竟想做什么,只得跟着关横又跑回了大殿的房间。

    “黄兄,我有一件重要的事要问你。”关横迈步进门,三言两语把白龙、绿蛟所说“祖兽”之事叙述一遍,他继续道:“我问你,是不是一条河流直接通往西海?”

    黄藤素来是博闻强记,也曾经为了通晓天下地理四处旅行,故此知道无数河流走向以及它们的来历。

    听到关横询问自己,他微微颌首:“别说是一条,光是我知道的,就有十条、八条河流连接西海,不过嘛,要说距离云蔼峰火山口这里最近的,应该是向东南十余里,大、小星河互相汇聚之处,那里是‘澎水’!”

    “果然没错,我以前听你说过,澎水连接西海,看来我的记忆没有偏差。”关横此时对卿凰笑道:“咱们不用去麻烦大风了,因为有个昼行千里的老朋友,可以代劳这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认识这等厉害的家伙?!”

    他此言甫一出口,古桑女、若桃和小黑都有些瞠目结舌,不敢相信地方的话。可卿凰看到关横笑嘻嘻的掏出一个五彩鳞片,她顿时恍然大悟:“澎水?!我想起来了,你说的老朋友是‘巨鱼文鳐’!”

    听她这么一说,众人这才回想了起来,大家过去前往妖族境内,路过澎水岸边,还和文鳐打了一架,闹了误会,不过后来却成了朋友。

    “以文鳐游水的速度,昼行千里绝对不是问题,咱们完全可以去找文鳐帮忙。”

    关横说:“你我要做的,只是骑着犟驼、尸马到大小星河岸边,给鳞片注入灵力,召唤它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说得对。”

    卿凰此时扭头对云小飘说道:“姐姐,古桑女和小黑就留在这里帮你照看幼崽,我和阿横抓紧时间往返的话,两个时辰内应该就可以回来,只要向那个水族祖兽‘千岁古猊’问明情况,这孩子应该就有救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卿凰,就拜托你们了。”云小飘抓住卿凰的双手叮嘱道:“这一路上,你们可要注意安全,不如多带几个帮手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,那就把七鬼都带上。”关横微微一笑,随即拿出怀里某样东西在大家面前晃了晃:“另外,我把‘它’也带上,这回诸位都放心了吧?”

    看见他拿出此物,众人都微微颌首,暗赞关横高瞻远瞩,想得周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少时片刻之后,关横和卿凰骑着犟驼、尸马一鼓作气冲出离宫大门,径直朝着大小星河那边疾奔而去。

    所谓的大、小星河,其实是两条彼此并行、遥遥相望的河流,它们之间绵延数百里不曾汇聚,只是到了尽头的时候,才会同时流入一条奔涌湍急的大河澎水。

    这澎水就是直通西海的一条大河,也是关横、卿凰的老朋友“巨鱼文鳐”的栖息之地,十多里的路程,不到一会也就跑完了,在河边小树林,两个人翻身下了坐骑。

    “犟驼,你和尸马也别跑远了,我们约莫两个时辰左右,就会返回,到时候,还要骑你们回去呢。”说罢,关横挥挥手说:“去吧,在附近玩累了就歇着,等着我们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嗷呜、嗷呜。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犟驼很痛快的答应了两声,和尸马转身而去。卿凰此时把手里的五彩鳞片翻来覆去地瞧了瞧,她自言自语道:“自从上回分别,一直没见到过文鳐的踪迹,不知道它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想知道的话,咱们马上呼唤它出来就是了。”这句话甫一出口,关横就想要过鳞片输送灵气,可就在这么个工夫,他身边的大伥鬼陡忽浮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知道要是没有重要的事情,对方绝不会擅自出现,所以关横才有此一问,此时此刻,大伥鬼并没有搭话,而是绕着他们头顶上方绕了一圈,紧接着,在半空指向西北水域,发出呜呜叫声。

    “肯定是有什么古怪之处。”关横低声道:“走,咱们过去瞧瞧。”

    再往前走,就是河畔一片浅滩礁石区域,两个人倏地掠身来到此处,卿凰先看见了岸边有几个东西起起伏伏,被河水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妖鱼的尸体?!”一见之下,她微微愕然,关横在旁边捡起一根枯枝,顺势出手拨拉过来最近的那条,观察以后他说道:“这是锦斑妖,澎水流域很常见的一种妖鱼……咦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关横不由得发出惊异之声,卿凰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这些妖鱼肚腹鼓胀、双目外凸,而且周身青紫散发恶臭。”关横关横沉声说:“依我看,它们都是被毒死的。”

    “中毒?!”听了他的话,卿凰也是凛然暗惊:“这澎水区域的鱼会中毒而死?”

    关横倏地一挥手:“大伥鬼,你带着们到四周瞧瞧,探查一下有没有别的妖兽出没,我怀疑这些鱼是被携带剧毒的兽类弄死的,巨蜂,你过来。”

    五伥鬼听到他的命令,俱都朝着附近沿岸疾飞而去,巨蜂则是落在了关横身边。

    他此刻说道:“你是用毒的大行家,来,替我瞅瞅,锦斑妖到底是中了什么毒死的。”

    “嗡嗡嗡”巨蜂低鸣一声,倏地用尾蛰针点了某条被毒毙的妖躯体。

    数息后,看到巨蜂在空中微微颤动魂体,却不做声,卿凰忍不住问:“喂,你到底分辨出来是什么毒素没有?”

    听到女主人催促,对方这才缓过神来,随即对关横嗡嗡叫了两声,他登时低呼道:“你是说蛇毒……”

    “嗷呜呜”就在此刻,不远处传来了的尖啸声,关横和卿凰毫不犹豫的带着巨蜂觅声疾行而去。

    “噌噌噌!”不多时,衣袂破空声陡起,二人倏地落在了百余丈外的河岸边,当时就看见一只正在与水里的恶兽搏斗。

    “呼唰唰唰!”说时迟,那时快,的利爪撕风破空,接二连三挠向对方前额,但那恶兽晃动巨颅及时闪避,继而迅速张嘴:“噗”

    一股粗大水柱登时打向魂体。陡忽间,斜刺里飞来另外三道迅疾魂影,闪电般挥爪晃拳,“嘭!”水柱立刻就被应声击碎。

    关横此刻瞧清楚了,那是一条在浅滩上翻滚咆哮的妖蛇,不过躯体两边生有硕大鱼翅,很明显是水中的妖兽。

    “嘶嘶嘶”嘶声尖叫的瞬间,水妖蛇骤忽一晃巨尾,凌空抽向最近的,对方凛然不惧,猛地鬼王珠疾喷而出。

    “噌啪!”暴现灵气之威的珠子转瞬打中水妖蛇巨尾,使其皮开肉绽、四分五裂,让妖蛇疼得昂首惨叫,此时此刻,关横却一挥手说道:“都退回来吧。”

    们打得正起劲,可听到主人的命令,也只好悻悻掠回到他和卿凰身边。就在下个瞬间,关横微微一笑:“嘿,想要收拾水蛇的家伙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呃,是它!”卿凰拢目光细瞧之下,发现不远处河面上猛然间掀起一溜白浪水线,那是某条巨鱼的背鳍划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嘶嘶嘶?!”妖蛇正感到断尾剧痛无比,听到身后哗啦水声,立时吓得浑身微颤,紧接着就要潜水开溜,只可惜,稍慢半步!

    “哗啦啦”电光火石间,一条巨大的锦斑妖赫然窜出水面,张开獠牙锯齿朝着妖蛇脖颈就咬了下去,“咔嚓!”数尺长的牙齿应声嵌进对方皮肉,继而疯狂撕扯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边咬,那巨大妖嘴里还发出吼声,充满了愤怒。听了对方的叫声,卿凰低声给关横翻译道:“妖是在说,这条巨蛇毒死了自己的孩子,它一定要报仇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呵,原来是私人恩怨,这我倒是能理解了。”他刚说到这里,浅滩上的蛇、鱼之战陡忽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    “嘶嘶嘶”剧痛尖叫的妖蛇情知要是再不挣脱对方噬咬,自己铁定完蛋,这家伙原本是水陆两栖的兽类,情急之下,猛然甩动身躯窜到了没有水的滩头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因为咬住蛇身没松嘴,巨大妖也顺势摔在了沙滩上,这条水妖蛇也够狠的,“唰唰唰!”转瞬间就用躯体把妖硬生生缠住,而且越收越紧,“咯剌剌”骨裂声已经频繁响起。

    妖一时报仇心切,被对方带到岸上,已经失去了水里的优势,此刻浑身剧痛,能够挣扎的气力却是越来越少,见到机会难得,水妖蛇陡张血盆巨口,“嚓嚓嚓嚓!”上下颌立刻窜出了四颗尖锐獠牙。

    只见这几颗獠牙上闪耀不详的漆黑光芒,表面泛出腥臭涎液,滴滴答答不断坠落在地,一经接触沙滩地面,原处立时冒出作响的烟柱,足见剧毒无比。

    这些牙齿,就是妖蛇最后的杀手锏,也是毒死妖那些孩子的“凶器”。

    “呼”风声陡起的瞬间,水妖蛇张开嘴咬向被自己身躯缠住的巨,势要将其彻底毒毙,根除后患。

    “嗖!啪!”电光火石间,一块石头陡忽飞来,正中那条妖蛇面门,它疼得直晃脑袋。

    下一刻,关横在不远处嘻嘻笑道:“哎呦,不好意思,我本来只是想打水漂的,却误伤到你,嘿嘿,你不会在意的,对吧?”

    “嘶嘶嘶”闻听此言,水妖蛇气得七窍生烟,嘶声尖鸣,对方这话明显就是在说谎,能不让它愤怒吗?

    可关横见到这家伙态度不好,自己顿时也把脸一沉:“怎么?我都说了不是故意的,你还对我瞪眼,岂有此理,讨打是不是?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关横陡忽一声厉喝:“七鬼何在?”

    “嗷呜呜呜”说时迟,那时快,空中狂风大作,魂影浮现咆哮,大伥鬼它们骤忽释放出凶猛无俦的威压,水妖蛇见了顿时吓得一缩脖子,心说这些都是凶神恶煞,我可惹不起!

    但就在此刻,关横故意找茬说道:“刚才对你这家伙客气两句,你倒不知道进退,也好,我正想找机会教训你,大家一起上,给我往死里打!”

    他说的豪横无比,根本就是有意欺负水妖蛇,对方被气得浑身栗抖,七鬼趁着这个时候就已经迅速围拢过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