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御鬼者传奇 >正文 第2335章 生病幼崽(第五更爆发)
    与此同时,其余的芝妖也都围拢上前,古桑女愕然问道:“你们还有事吗?”那九眼芝妖连比带划表示自己的意思,说是要送份大礼给她。

    古桑女摇着头说:“算了算了,我们也是凑巧溜达过来玩,遇到邪恶之物,理所应当铲除,至于方才说要抓你们去给妖兽同伴开荤之类的话,都是开玩笑,大家就别当真了。”

    “叽叽?!”闻听此言,旁边的老猴倒有些不乐意了,因为它还以为自己能分到一点芝液呢。

    见到这份情景九眼芝妖更觉得不好意思了,它还在坚持要送些礼物,古桑女便有些急了:“喂喂,我们的同伴还在用灵气修补蜥蜴蛋的裂痕,现在也不知怎么样了,赶紧放行,让我们回去瞧瞧。”

    她这句话甫一出口,众多芝妖就是一愣,随后便唧唧大笑了起来,这倒让古桑女有些莫名奇妙,紧接着,九眼芝妖就对她做出了一番解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少时片刻之后,古桑女和猎獬它们朝着树林外走去,她还看了看手里拎着那个一个数尺长的竹筒,喃喃自语:“原来芝液还有这种效用,真是意想不到啊。”

    “说的是。”旁边的猎獬微微颌首:“就连我都没听说过。”

    就在方才,九眼芝妖告诉大家,自己的芝液对于虚弱的妖兽幼崽或者兽蛋都有莫大好处,只要把芝液均匀涂抹在破损蛋壳的表面,就是有多大的裂痕,也能够使其变得恢复如初,没有半点瑕疵。

    而且最重要的是,蛋壳内没有孵化的幼兽吸收了芝液营养,出壳后会变得更加强壮,百病不生。

    等到古桑女她们回到关横、卿凰和那颗蜥蜴蛋所在的草窝时,对方刚刚完成输送灵气的工作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芝液倒是倒是些好东西喽?”关横呵呵笑道:“这样好了,我马上就给蜥蜴蛋涂上一层,虽说吸收灵气以后,此蛋的裂痕已经消失不见,可是多一重保障,也是好事。”

    卿凰也在旁边点头道:“嗯,我觉得这样也不错。”

    说做就做,二人和古桑女赶紧把九眼芝妖的芝液涂抹在了蜥蜴蛋表面,果然,在这以后,此蛋上面的光泽都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少时片刻之后,大家急匆匆回到了祝融离宫无鳞角蜥的房间附近,猛然听见房门吱呀一声被打开,小黑哭丧着脸跑了出来,嘴里还嘀咕道:“糟了、糟了,这回可是瞒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喂,你在念叨什么呢?”古桑女三步并作两步跑上前,挽住对方的胳膊,小黑一见大家返回,终于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她随即忙不迭说道:“你们可回来了,角蜥已经醒过来半晌,它反复清点自己的蛋发现少了一个,正在那里生闷气,我好不容易哄得它相信没事,但……”

    关横赶紧说:“没关系没关系,这蛋,已经让我们找回来了,你瞧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把此蛋抱在自己怀里,而后又开口道:“现在只能统一大家的说法,就说咱们无意中找到芝液这种好东西,据说对蜥蜴蛋是大补之物,在角蜥睡觉时,拿走一颗涂抹芝液,现在‘完好无损’的拿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关横把“完好无损”这四个字说的咬牙切齿,那意思是叮嘱众人可千万别说走了嘴,大家为了避免节外生枝,也只好帮着他圆谎了。

    进门之后,被大家脚步声惊动的无鳞角蜥第一眼就看见自己那颗蛋,高兴地叫了一声,关横赶紧就把蛋拿过去,放在它身边,而后嘀嘀咕咕说了一大堆,这些话无非是把此蛋拿走一小会,是为了见识见识芝液的效用。

    角蜥傻乎乎地听了半晌,倒是没有怀疑他说的这些话。

    再加上,角蜥感受到这颗蛋表面的光晕以及散发浮现的充盈灵气,立刻就亲昵的蹭了蹭,还带着几分感激之色,对关横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“呼相信就好、相信就好。”

    看到角蜥那天真无邪的眼神,关横倒觉得自己这张老脸有些发烫了,于是赶紧扭头对众女说道:“来来,大家一起帮忙,把芝液涂在角蜥所有的蛋上,这些可都是大补之物,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咳咳。”他又清了清嗓子,继续开口:“此外,我还要给这些蛋再输送一些灵气,权当是给角蜥压惊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,这还差不多。”古桑女此时在关横的耳边低声道:“看在你做出补偿的份儿上,我就不戳穿你了。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关横也只好报以微笑:“是是,多谢了,古桑妹。”

    给蜥蜴蛋涂抹芝液的工作很轻松,大家有说有笑的忙碌完以后走出房门,已经是上午巳时前后。

    “喂,这么巧,你们都在这里。”汪桐和黄藤正好从旁边经过,后者说道:“云大姐在大殿那里找你们有事,赶紧过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云大姐找我们有事?!”小黑此刻挠着头,嘴里嘀咕道:“奇怪,这句话,我好像在早些时候就听过似的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,关横只觉得心里发毛,他暗想:“是听过没错,早上的时候,我就是让吞鬼喵用这个借口把你们引出房间,顺便拿走了食盒、蜥蜴蛋,小丫头,你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起来了……唔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还没等小黑继续往下说,卿凰就已经伸手捂住了她的嘴。看到汪桐瞧着自己有些纳闷,卿凰立刻解释道:“没事没事,这丫头在胡言乱语,只怕是早上起得猛了点,现在还没睡醒呢。”

    “噢,既然是这样,你们就赶紧去大殿吧。”黄藤说道:“我俩还要去办事,先走一步了。”说罢,二人就已经扬长而去了,而关横、卿凰、古桑女和小黑则是急匆匆赶到了大殿。

    “云姐姐,我们来啦”一进门,小黑就扬声叫道:“你在哪里?”云小飘突然从侧面走廊一个房间探出头来,用食指竖在唇边低语道:“黑妹,嘘……你小点声。”

    “呃,出了什么事?”围拢过来的大家都有些好奇,于是云小飘招手让他们都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这一进门,众人才看见床榻上趴着一只仅仅尺余长的小兽,这家伙脑袋奇大无比,短颈没脖子,满头遍布凹凸不平的肉疙瘩,十分古怪。

    “咦,好有趣的小家伙,呵呵,肉乎乎的。”古桑女和小黑见到对方微阖二目、似乎是在打盹,难怪云小飘让大家小声点,是怕把小家伙给吵醒了。

    小黑缓步走上前,上下打量对方,越看越喜欢,虽说它这副模样长得有些古怪,甚至吓人,不过却散发着一股祥和气息,让小黑忍不住就想亲近。

    “奇怪,这小东西的外貌,好像有些眼熟。”听到关横在自己身边嘀咕,卿凰美眸流转,微微颌首道:“我也有同感,就好似……”

    陡忽间,二人脑中赫然泛起名字,不约而同低声道:“三瞳镇水兽!”

    “嘻嘻,没想到过了这么久,你们倒是还记得它呀。”云小飘在旁边抿嘴一笑,随即说:“不错,这就是镇水兽的幼崽。”关横问道:“你是怎么想到把它弄来的?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,在汪桐这里住的太久,到处都是那些浑身冒火的灵兽,让我看着就感到炎热,于是便想弄个小东西过来陪陪自己。”

    云小飘对大家说:“偏巧汪桐在整理离宫仓库的时候,又发现了几个‘穿界原火阵’的残骸,便把它们一一修复了,关横,你还记得吧?咱们当初就是用这东西来到云蔼峰祝融离宫的。”

    关横点头说:“是是,我当然记得。”

    “离开玄冥离宫时,我发现自己豢养的那群镇水兽里有个怀了孕的,掐指算算,它的产仔期正好是最近几天,于是早上我向汪桐借了两个原火阵,作为往返玄冥离宫的工具,回去了一趟,唉,结果却……”

    言到此处,云小飘下意识叹了一口气,又继续道:“镇水兽每次可以产下三到五只幼崽,我想着抱回来一只陪着自己无伤大雅,谁料想,这回做了妈妈的母兽只生了两个孩子,而且,还有个病恹恹的,喏,就是它。”

    说着,云小飘指了指床榻上的镇水兽幼崽,她说:“我在那边想尽了方法,也没找到治愈它的对策,情急之下,只好先带回这边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这倒也对,一人计短,众人计长,带着小兽回来,让我们一起想想办法也行啊。”关横抱着肩膀沉声道:“你觉得这小兽是得了什么古怪疾病?还是……”

    没等他说完,云小飘立刻道:“疾病的话,可以排除,我饲养镇水兽这么多年,它们会罹患什么病症,自己一清二楚,现在想来,有可能是先天不足的缘故,就是不知道如何为这孩子补补身子才好。”

    “补身子?!”闻听此言,关横卿凰和古桑女不约而同喊了起来,他们二人说的是“五行灵气”,古桑女则是说:“九眼芝妖的芝液!”

    紧接着,大家就开始琢磨,这两种东西混合使用,帮助幼崽恢复意识。“依我看,不如这样吧。”

    云小飘一咬牙开口道:“这小家伙已经是奄奄一息,不妨同时给它服用芝液、灌注五行灵气,也许能一下子把它治好,你们说呢?”

    “这个嘛……”对方的话甫一出口,关横和卿凰便有些犹豫,古桑女却大大咧咧说:“依我看,没问题,应该马上试一试。”

    “也罢,那咱们就开始动手。”说到这里,关横挽了挽袖子,就要走过去给小兽灌注灵气。

    突然间,门口响起一个声音:“喂,你们要做什么?快停下。”

    说话之人正是黄藤,只见他急匆匆迈步进门,嘴里嚷道:“我刚听到汪桐念叨镇水兽幼崽的事情,就知道你们几个想要鲁莽行事,还不赶紧住手!”

    “住什么手啊?我都还没动手呢。”关横苦笑一声:“唉,咱们也都是灯下黑了,放着汪兄这么有学问的人不去打听,自己瞎起什么劲?”

    “嘿,关横这话我爱听。”

    黄藤先是笑了一声,随即换上严肃表情说:“你们知道吗?镇水兽不同于一般的灵兽,它们的体质特殊,尤其是幼崽生病,是很容易夭折的,而且随便灌输灵气,对这小家伙有害无益。”

    “那、那为它喝几口芝液,总没有关系吧?”听到古桑女询问,黄藤对她招了招手:“把芝液拿来,让我瞧一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古桑女将竹筒递了过去,黄藤仔细检查以后,微微颌首:“这个不错,几乎对所有妖兽都是大补之物,你们从哪里弄来的?”

    大家言简意赅的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,他又继续道:“芝液是好东西不假,你们给小兽稍微服用一点,我要瞧瞧它的反应。”

    听到他的吩咐,小黑倒是抢着接过竹筒,在自己的掌心内,云小飘伸手抱起小兽,突然低呼一声:“糟了,这孩子的牙关紧要,根本就无法张开嘴,这可怎么办才好?”

    “我瞧瞧。”关横走过去,伸手一摸镇水兽幼崽的脸颊,随即摇了摇头说道:“没办法强行把嘴掰开,它的上下颌咬得太紧,如果用力的话,脸颊和颅骨都会产生裂痕。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小黑和古桑女差点哭了,她们齐声问:“那该怎么办才好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关横稍一沉吟,立刻说道:“关于这种妖兽幼崽出现意外的情况,咱们应该找些有经验的前辈问一下,你们说是吧?”

    “对了。”黄藤倏地一拍巴掌:“卿凰不是有那些神兽朋友吗?镇水兽属于水族灵兽,大家可以去问问白龙或者绿蛟这二位,它们也许知道些端倪。”

    这一言如同惊醒梦中人,关横和卿凰对望一眼,马上齐声道:“诸位在此稍候,我们打听一下,少时便回来。”说罢,他俩快步跑了出去,很快就来到了卿凰的房间,找到了神兽们寄宿的腰带宝石。

    “呃?!你们是问镇水兽的事情?我怎么知道?”绿蛟因为睡得正香甜的时候被叫醒,显得有些不耐烦的说:“表兄,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开玩笑,我又不是镇水兽的‘祖兽’,对于它们的事情一点都不了解。”白龙之魂晃着睡得懵懵懂懂的脑袋,自顾自说道:“你俩去找祖兽问问吧,对方肯定清楚。”

    说罢,它俩就要缩回宝石内睡觉,见到对方吊儿郎当的样子,关横气得七窍生烟,伸手一拍桌案:“啪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