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御鬼者传奇 >正文 第2333章 九眼芝妖(第三更)
    “嗖嗖嗖咯剌剌”转瞬间,灵根就在关横、卿凰周围形成一圈栅栏,将他们妥善保护起来。

    “嗯,这样就行了。”猎獬在旁边说道:“古桑女,咱们和老猴在附近巡视一圈吧,要是有野兽想要过来,就把它们驱赶走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,只要能让他俩安心给蛋宝宝输送灵气,我愿意辛苦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喵呜、喵呜。”此时此刻,吞鬼喵和小白低鸣一声,倒是不想挪地方了,因为关横他们所在的草窝温暖舒适,这两只猫儿懒洋洋卧在那里,开始假寐打盹。

    “唉,懒猫就是懒猫,那你们在此处保护关横他们吧,我们走。”话音甫落,她们就朝着附近林子内踱去,不到数息时间,大家就听见,某棵古树后面传来一声尖叫:“吱吱吱”

    “咦?是婴白鬼的声音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赶紧过去瞧瞧。”猎獬说完刚想飞过去,迎面已经有团黑影疾飙而来,“嘭!”一声巨响,正好和它撞了个满怀。

    “咣当、啪嗒!”二者同时坠地,猎獬晃悠着浮起来,气得破口大骂:“婴白鬼,你眼睛瞎了?!为什么要撞獬爷?”

    “吱吱、吱吱吱!”此时此刻,婴白鬼捂住自己的脸不住哀嚎,猎獬听着有些不耐烦:“不就是撞了一下吗?你至于吗?獬爷都没喊疼呢。”

    “不对,你瞧。”古桑女指着婴白鬼的脸说:“它的样子好像很痛苦,赶紧检查一下。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猎獬也觉得有些不对劲,马上飞到婴白鬼身边,可是那家伙开始来回翻滚,猎獬没办法,只好用几条金线先把它捆了起来。

    下一刻,老猴、古桑女都凑过来观瞧,才发现婴白鬼的眼睛蒙上了一层诡异粉红颜色,似乎就是这东西让它异常难受。

    “对了,婴白鬼,你清醒一点,别忘了自己的水灵之精最纯净,赶紧用它来洗洗眼睛。”

    听到猎獬的叫嚷,对方才勉强恢复了意识清醒,立刻让双手汇聚水灵气,而后泼在了自己脸上,“哗啦、哗啦!”就这么反复冲刷了几次,婴白鬼这才重新看清了东西。

    古桑女赶忙问道:“你这到底是遇到什么事了?为何会变成这样?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婴白鬼不由得吱吱尖叫大呼倒霉,而后对着大家连比带划,形容自己刚才遭遇的情况。时间倒溯回刚才一会,婴白鬼赌气闹别扭,飞进了树林内。

    原本,它只是有些气儿不顺,打算在周围溜上一圈散散心就行了,可就在下一刻,突然听见附近传来阵阵凄厉哀鸣,似乎是什么兽类在遭遇危险。

    婴白鬼不是老猴那种喜欢多管闲事的脾气,但此刻左右闲着没事,它便疾掠过去,打算瞧瞧热闹。

    谁知道刚到那里,就看见一片漫天血雾飙洒过来,多亏自己躲得利索,要不然非得溅了自己一身不可。

    婴白鬼定睛细瞧,发现有一头壮硕妖熊浑身浴血倒在地上,有个稀奇古怪的家伙抱着对方脑壳啃得顺嘴流淌红浆,模样别提多狰狞了。

    恰在此时,那家伙听见了婴白鬼掠空疾行的声响,立刻抬头,二者登时来了个脸对脸,原来是长着云朵似脑袋的怪物,居然有九个唰唰眨动的怪眼。

    看到对方瞅着自己目光不善,婴白鬼正好憋了一肚子气,陡忽疾掠下去,朝着那家伙就是狠狠一拳,谁知道它这回真是大意了!

    怪物见到婴白鬼来势汹汹,也不含糊,转瞬间张嘴喷出一股粉红雾气,倏地罩在了婴白鬼头上,迷住它的双眼,自己转身疾逃而去。

    婴白鬼中招以后,疼得死去活来,胡飞乱撞,正好和猎獬、古桑女以及老猴碰上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你是被那个该死的怪物暗算了?”古桑女听着都有些来气:“那咱们就去找对方报仇,怎么着也要提婴白鬼把场子找回来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在旁边闷不做声半晌的猎獬突然说道:“婴白鬼,你说那个怪物长了个云朵似的脑袋,而且还有九颗怪眼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吱吱、吱吱。”尖叫的婴白鬼忙不迭点头,表示正是如此。猎獬突然笑了:“哈哈,果然是这种东西,诸位,咱们这回要捡到宝贝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听到古桑女询问,猎獬稍微一顿,这才开口解释道:“那东西的正确名字,应该是‘芝妖’才对,是一种极其罕见的植物妖灵,但和木灵不尽相同,所以你应该没听说过。”

    “芝妖?!”古桑女茫然摇了摇头说道:“还真的没听过,这玩意儿是什么宝贝?”

    “具体的效用嘛,也是种类繁多一时数不清楚,总而言之,这芝妖对妖兽来说,是千载难逢的大补之物。”

    猎獬回想了半晌,又继续说:“对于咱们身边的同伴,犟驼、老猴,以及火蜥蜴、花它们都有用。”

    “叽叽?!”闻听此言,最兴奋的就属老猴了。

    看到老猴馋涎欲滴的表情,猎獬笑了笑:“先别急呀,这东西能不能吃还是两回事,应该抓住对方以后再确定,我只知道芝妖共分为九种,按照眼睛的数量来判断它们的珍贵程度,单眼芝妖最普通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!”古桑女在旁边自作聪明的搭言道:“照你这种说法,一百只眼睛的芝妖是最珍贵,对吧?”

    “笨蛋,芝妖最多只有九只眼睛,就是老猴遇到的那种,所以我才说捡到宝了。”

    猎獬又对婴白鬼开口道:“咱们现在就去找那芝妖,一来给你报仇,二来嘛,顺便抓住芝妖,回去研究一下让大家开开荤也好。”

    “吱吱吱。”闻听此言,婴白鬼自然乐不可支,表示它已经记住了对方的气息,可以带领大家前去捕捉这厮,旁边的老猴也是摩拳擦掌,想要抓住芝妖。

    “但是,关横和卿凰还在给蛋宝宝输送灵气,咱们要是走远了的话,会不会有些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古桑女有些犹豫,猎獬立刻说:“没事的,有吞鬼喵和小白在那里守候,生人勿进,再说了,你的怪眼灵根、我的金线分身都在周围潜藏望,关横他们不会有危险,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反正我也想看看九眼芝妖究竟长成了什么模样。”古桑女微微颌首,随即对婴白鬼和猎獬说道:“你俩先去前方探查,我和老猴在后面跟着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话音甫落之时,猎獬已经在鬼影的引领下,径直向林子里飞去。

    古桑女自言自语嘀咕了一句:“嘿嘿,芝妖,这种灵物还真的没有听说过,不过此物险些弄瞎婴白鬼,倒是很凶啊。”

    另一边,猎獬进入林中以后,抢先释放出数十条金线分身,让它们到周围搜索。

    而后它又对婴白鬼说:“小鬼,你知道那芝妖用什么东西喷中自己的眼睛吗?那东西是它体内分泌出来的粉尘,对于人、兽之类的活物效果不彰,可唯独能够严重伤害鬼物魂体。”

    “吱吱?!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婴白鬼心有余悸,魂体还晃动微颤起来,不过它也是跟随关横很长时间,屡经大战的强者,又岂会被猎獬这些话吓住,于是发出几声鸣叫,表示自己会多加小心,然后把这个仇报回来。

    “嘿嘿嘿,这还差不多,放心,獬爷会挺你的!”此言甫一出口,猎獬突然低呼道:“前往左侧的分身似乎有所发现,咱们该行动了。”

    数息之后,古桑女、猎獬它们急匆匆冲到了金线分身发现状况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又一具小兽的尸骸。”古桑女低头查看,随即说道:“看样子也是被芝妖扑杀,还吃掉了对方的脑壳,猎獬,你说的这种东西,居然如此凶残?!”

    “不对呀……”闻听此言,猎獬连连摇头,继续回答:“据我所知,芝妖是天地少有的灵物,它们素来恬淡平和,不轻易与其他生灵接触、或者发生争斗。”

    稍微顿了顿,猎獬这才又说:“其实我刚才就有些怀疑,袭击婴白鬼的芝妖好像产生了变异,使得自己陷入了嗜血疯狂的凶戾状态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怎么说,必须得先找到那家伙和它的同类从才行。”言到此处,古桑女瞥了一眼地上的尸骸,喃喃自语道:“放任不管的话,它们有可能会成为这密林内的大祸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边,密林左侧,某个地窟近前。

    “噌噌噌唰唰唰”脚步声挟裹劲风陡起,有道急速窜行的黑影倏地来到这里,刚要掠进洞窟,里面登时传出一阵嘶吼声:“嗷嗷嗷”

    闻听此声,黑影赫然刹住脚步,吓得浑身抖如筛糠,几乎瘫软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原来这家伙就是方才袭击婴白鬼的九眼芝妖,听见地窟内的咆哮之后,它完全没有抵抗的能力,只是在原地瑟瑟发抖,看样子对声音的主人畏惧之极,显然是吃过对方不少苦头。

    下一刻,那吼声再次响起,不过稍微低沉了一些,芝妖哪敢怠慢,急忙将自己抱住的东西狠狠扔进了地窟。

    原来那是一条血淋淋的粗大兽腿,紧接着,就听见里面传出来“咔嚓、咔嚓”不断咀嚼的声响,实在是人。

    没过数息时间,声音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芝妖觉得自己能做的已经做了,便立刻战战兢兢后退而去,恰在这时,周围的草窠内、岩石侧面接连不断传来的响声,很快又有十几只芝妖窜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些芝妖有的三瞳、有的长着五只眼睛,一个个怀抱着新鲜血肉,很显然是刚刚捕猎回来,它们纷纷把自己手里的兽肉扔进了地窟,那里面再次传出咀嚼声响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古桑女她们已经顺着一条羊肠小道来至在附近的蒿草丛内,将方才一幕全都瞧在了眼里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,这些芝妖被什么东西控制,还用血食供养对方。”猎獬低声道:“哼,我倒是很好奇对方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“叽叽……”此时此刻,老猴按捺不住心中的凶戾战意,就想冲过去教训那群芝妖,婴白鬼更想复仇,可古桑女却用细不可闻的声音说道:“先等等,你们听,地面是不是在震动?”

    她的话甫一出口,猎獬、婴白鬼和老猴登时愣了,而后,它们也感觉有一股凶狠暴戾的气息从地窟内蔓延开来。

    “是里面的家伙要出来了?!”大家陡忽意识到了这一点,赶紧凝神静气伏低身子,开始观察前方动态。

    “呼呼呼”电光火石间,一股恶风倏地冲出了窟内,这居然是个魂体形态的家伙,此刻如同大片乌云似的。

    对方似乎对自己刚才的食物不很满意,陡忽冲到一只距离最近的五瞳芝妖,漆黑巨爪从魂体气雾内呼的疾伸而出,“嘭!”硬生生抓住芝妖随即收回。

    就听见半空传来了芝妖撕心裂肺似的惨叫:“唧唧唧”显然是被诡异魂体吞噬了。

    “唧唧、唧唧……”其余的吓得瘫软在地,连动都不敢动,魂体在下一刻发出吼叫声,那意思是说,等会再去找更多的血食给自己,要是它还不能满意,在场的芝妖全部都要被吃掉!

    听到这个声音,十余只芝妖吓得栗抖不止,魂体气雾发出吼叫以后,倏地飞回了地窟内,就此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芝妖们毫无办法,只好向着四周疾奔而去,打算再捕杀一些小兽回来供养这个凶恶煞星。

    突然间,古桑女对猎獬使了个眼色:“眼前就是个好机会,还不赶紧把这些失魂落魄的芝妖抓住,更待何时?”

    “有道理!”猎獬霎时间福至心灵,立刻晃动魂影释放出无数条金线……

    “唰唰唰”两只芝妖挟风跃进草丛,却没想到斜刺里倏地飞来古怪之物,硬生生将自己缠裹,越收越紧,随后就被拽走了。

    另一边,有只六眼芝妖在前方仓皇逃窜,后面的金线破空疾追,吓得它几乎慌不择路,“噌噌!”有两道黑影瞬息间从左右岩石侧面纵跃而出,正是婴白鬼和老猴将其堪堪拦住。

    “咣!嘭!”它俩的一双拳头狠狠轰在芝妖身上,打得对方倒飞而起,顿时被金线牢牢匝住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密林某处,灵根凌空甩动,“呼呼呼嗖嗖嗖”抽得地面扬尘四起、土石飞迸,古桑女这边拦住了九眼芝妖和它的同伴,她微微笑道:“想跑?嘿嘿,得先问过我才行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