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御鬼者传奇 >正文 第2331章 消失的蛋(第一更)
    “这是谁扔的?!”卿凰气急败坏抬头观瞧,正看见关横和小白坐在房檐上大快朵颐,她指着对方跺脚喝道:“你给我下来!”

    “就不,现在下去,你肯定得骂人。”关横此刻好整以暇的笑道:“除非你答应既往不咎……”

    “呸呸,你这是在做梦!”古桑女这时骂道:“万万不能轻易饶了这偷吃的小贼,更何况他还把蜥蜴蛋拿走,更是罪不容赦,卿凰,别心软。”

    “小丫头多嘴。”关横听完对方说的话,抖手又扔下一颗果核,这回古桑女有了防备,立刻敏捷的躲在了卿凰身后,看到他明目张胆再次“行凶”,可把两个姑娘气得不轻。

    但关横却说:“你们再生气也没用,要是我不下去,二位花上一百年也休想抓住咱们,对吧,小白?”

    “喵呜。”闻听此言,小白也跟着起哄似的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卿凰眼珠一转,突然换上带着一丝轻笑的表情,柔声说道:“阿横,就当是我求你了,下来好吗?”

    “呃?!”关横看到对方这副温言软语、笑靥如花的模样,浑身骨头差点都酥了。

    “啪。”他急忙用手扒住房檐,心中暗忖:“哎呦呵,这美人计可真了不得。”

    “那,我下去以后,你要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废话,当然是狠狠修理你!”古桑女在旁边挥着拳头叫道:“卿凰只是想哄你下来受死……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卿凰登时气得顿足:“笨蛋妹子,你别把实话说出来呀!我怎么就摊上你这么一个猪队友?!”

    “我、我……”古桑女此刻脸红嘴拙,呐呐的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关横在上面瞧着大笑:“哈哈哈,内讧喽,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噌啪嗒!”话音甫落,他倒抢先一步从房檐落到了平地,古桑女见到他下来,立刻抡着木神杖扑过去:“看我怎么教训你!”

    面对这一幕,关横好整以暇、慢悠悠的说道:“你要是敢碰我一根汗毛,蜥蜴蛋就回不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呃?!”闻听此言,古桑女的木杖登时在半空中刹住,而后,她扭头对卿凰哭丧着脸说:“你看他,又在欺负人了!”

    “阿横,打打闹闹开玩笑都没关系,但你不应该把蜥蜴蛋拿走。”卿凰说:“那是火蜥蜴夫妻俩的命根子,你要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啦好啦,别说了,我有分寸。”没等对方说完,关横便打断她的话头,又继续道:“不过嘛,你得答应我的条件,才能看见蜥蜴蛋。”

    “条件?什么条件……”卿凰觉得心里发毛,骤感不安,果不其然,关横坏笑着凑到她耳畔低语道:“我想要你……”此时说话声音细不可闻,但是听得她满脸通红、一颗心怦怦乱跳。

    “卿凰,蜥蜴蛋可不能有事,不管他有什么要求,先答应好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古桑女的话,卿凰气得暗中咬牙切齿,她心里说:“傻妹妹,这坏蛋的要求,我怎么能轻易答应?任由他使坏,我可是要吃大亏的。”

    但瞧着关横满脸坏笑的样子,卿凰只能先“委曲求全”了,于是她勉强点点头:“好吧,下不为例,我答应你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呦吼,赢喽。”关横此时洋洋得意,古桑女却不管三七二十一,立刻抓住他的袖子问道:“蛋呢?我的蛋呢?”

    “去去,什么‘你的蛋’,你生的出来吗?”关横讪笑了一句,随即把空荡荡的食盒扔给对方:“喏,替我拿着,哥哥现在就带你们去找蛋。”

    左拐右绕,关横领着二女和小白来到了右侧偏殿,刚刚接近门口,卿凰就没好气的说道:“居然藏在这么隐秘的地方,看来你是早有预谋了?!”

    “预谋?嗯嗯,你说的倒也没错。”关横瞥了一眼卿凰,低声笑道:“前些时候,我无意中发现这里偏僻凉爽,便把这里的位置记下,想和你抽空过来‘逛逛’,嘿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。”卿凰心中羞恼,当着古桑女的面又不好意思说什么,只得暗气暗憋,狠狠瞪了对方一眼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古桑女抢前几步走进殿门,随即又回头问:“喂,你到底把蜥蜴蛋藏在哪里了?”

    “哦,就在偏殿左侧的墙壁角落,下面有一块地砖松动中空,蛋在里面放着。”关横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说:“小白,你带着古桑女去找吧,别妨碍我和卿凰在这里聊天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伸手一揽对方的纤腰,便拐到了柱子后面,紧接着,卿凰就带着几分嗔怪低声道:“你猴急什么?”

    “嘿嘿,好久都没……来……先啵一个……”关横刚说到这里,跑到墙壁角落的古桑女就发出尖叫:“呀啊啊蛋、蛋不见了!!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听到这声音,卿凰立刻伸手挡住关横的嘴,随即柳眉倒竖、杏眼圆翻吼道:“把你骗我!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,那颗蛋……”还没等他解释,卿凰气得将关横狠命一推,气呼呼的走向古桑女那边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这下可糟了。”古桑女眼圈红红的,险些哭出声来:“找不到蛋,角蜥不知道会多伤心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哭别哭,咱们再想办法就是了。”此时此刻,卿凰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对方,只好先去检查那个墙角下的破洞,小白在旁边嗅来嗅去,也没什么发现。

    “卿凰、卿凰。”关横赶紧跑了过来,他看了看空空如也的墙洞,脸色微微一变,随即嘀咕道:“不可能啊,我明明把东西放在了这里,怎么就不见了?”

    “呼、呼、呼……”卿凰现在气得不断喘息起来,而后狠狠瞪了关横一眼:“都是因为你,非要把蛋拿走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能什么事都赖在我身上吧?”关横狡辩道:“要不是你们把早餐全部拿走,害我饿得两眼发花,我也不至于想这种损招来折腾大家,你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被他胡搅蛮缠这么一说,卿凰和古桑女登时语塞,关横随即一指二女身后道:“现在我也不知道蜥蜴蛋的下落,咱们不如问问它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谁?”她俩扭头一瞧,原来是吞鬼喵溜溜达达从外面跑了过来,关横在下一刻扑过去,伸手就把猫儿拎在了手里。

    “小东西,是不是你背着我们把蜥蜴蛋藏起来了,说!”

    “喵呜、喵呜!”听了关横的话,吞鬼喵急得晃动爪子尖声怪叫,分明是在说对方冤枉自己。

    卿凰此刻哼了一声说道:“阿横,你别把责任都推卸掉,吞吞明明是跟在我们后面溜过来,哪有机会藏起蜥蜴蛋,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不会冤枉它。”

    她的话甫一出口,吞鬼喵感动的涕泪横流,差点扑过去抱住对方的俏脸狠狠亲几下,因为卿凰分析的实在太对了。

    关横这时挠着头嘀咕道:“呃,也不是它,也不是我,更不会是你们,那谁会把蜥蜴蛋偷走呢?”

    “哼,这个我们怎么会知道?”

    古桑女沉着脸说:“反正是你把蛋藏在这里的,它现在不见了,我们就找你要,你还我蛋、还我蛋,不然我和你没完没了!”说到这里的时候,她的眼睛都瞪出血丝来了,气得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“冷静、冷静,千万别冲动。”看到对方这副焦急模样,关横心里也有几分愧疚,知道这次是玩大了,倘若不把蜥蜴蛋弄回来,几个妹子非唾沫星子把自己淹死不可。“唉,还得赶紧想办法补救。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关横暗暗叹气,随即又对吞鬼喵使了个眼色:“跟我过来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俯身蹲在地砖破洞边缘细看,而后自言自语道:“这附近倒是没有蛋壳破碎的痕迹,由此可见,是被什么家伙整个抱走了,至少不用担心蜥蜴蛋已经‘遇害’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遇害,说的太难听了。”卿凰微蹙娥眉:“你就换个说法,要不然我都觉得心惊胆战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至于、不至于。”关横心说,你们女孩子的心也太脆弱了,他继续开口道:“猫儿,你和小白来闻闻附近的气息,除了蜥蜴蛋之外,还有没有其余家伙出现的痕迹。”

    “喵呜。”吞鬼喵和小白微微颌首答应一声,紧接着就卖力的搜寻了起来。

    卿凰在旁边嘀咕道:“也不知道它们是否能找到蛛丝马迹,要不然,咱们到附近再找找?”

    “对对,我要让自己的怪眼灵根去找。”古桑女说着,用木神杖狠狠一顿地,偏殿立刻就冒出数十条灵根。

    关横突然提醒一句:“喂,记住让你这些灵根的动作轻一些,如果吵醒角蜥、惊动火蜥蜴,让它们知道自己的蛋丢了,你我都会有麻烦的。”

    “呃,似乎有点道理。”古桑女立刻依言照做,随后又瞥了关横一眼,恨恨的说:“早知如此,何必当初?”

    “这八个字,好像是我教给你的……如今正是现世报、来得快……”关横苦笑着摇了摇头,卿凰此刻轻笑一声:“活该。”

    “喵呜、喵呜。”就在他们闲聊的时候,小白居然有所发现,立刻对三人叫了几声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关横低头细瞧,发现对方叼过来两根绒毛,他伸手接过看了看,顿时一皱眉:“这是、这是老猴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它!”卿凰和古桑女脑海内立刻浮现出白眉老猴那张嬉皮笑脸,随即齐声道:“肯定是这猢狲把偷走了!”

    “呃,别着急呀,也许有什么误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嘁,才不是误会呢。”古桑女说完,拎着手里的木神杖就快步扑出殿门,一边走,一边叫道:“我要去找那只死猴子算账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卿凰紧追不舍,还说着:“我和你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“喂,二位妹子,你们慢点。”关横在后面摇着头,他把两只猫抱起来,对其说道:“看见没有?千万不要让女孩子生气,真是太难应付了。”

    少时片刻之后,离宫大殿门口。

    “杀千刀的老猴,快给本姑娘滚……”古桑女一脚跨进殿门,刚要破口大骂,却突然发现老猴和火蜥蜴站在一处,顿时吓得把剩下半句话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那些蜥蜴蛋可是火蜥蜴的心肝宝贝,要是让它知道因为自己疏忽的缘故把蛋丢了,火蜥蜴脾气再好,也会大发雷霆的,古桑女此刻不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旁边的卿凰见机倒快,急忙对猴子一招手:“你出来,让火蜥蜴留在这里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二兽全然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,只好依言照做,火蜥蜴好像什么也不知道,自己扭转身子在大殿里晃悠闲逛,老猴则是随着二女来到了大殿外面。

    “噌噌噌!”说时迟,那时快,关横和二喵像一股旋风似的就从偏僻拐角扑了出来,硬生生把老猴摁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看不出来呀,老猴你这家伙真是个贼!”关横此时凑到对方耳边低声吼问:“说!你把蜥蜴蛋弄到哪里去了?是吃了?还是摔碎了?或者也是藏在什么偏僻地方……”

    他这一番连珠炮似的发问,轰得老猴晕头转向,这家伙叽叽怪叫,一副完全莫名其妙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阿横,你先让开,我来问它。”卿凰的话音甫落,走到老猴近前,把手里那几根绒毛一亮,随即说:“这是我们在蜥蜴蛋丢失之处找到的,你该不会说,自己没去过偏殿吧?”

    听了她的话,老猴吓得魂飞魄散,要说它有时候会做些顺手牵羊的勾当,那只是为了好玩开开玩笑,但是偷蛋这么严重的指控,可不敢轻易承认,急得这家伙仓惶怪叫:“叽叽?叽叽叽”

    “你说自己没去过偏殿?那这绒毛是怎么回事?”卿凰的话甫一出口,这老猴倒是稍微冷静了下来,随即转了转眼珠,做出了一番解释。

    原来就在几个时辰前,天还没亮的时候,老猴在大殿里睡着了,正赶上那十几只火烈魇在殿内打闹嬉戏,它们倒是不用睡觉歇息,越玩越起劲,可吵闹声让老猴无法安眠,气得它把对方全部赶了出去。

    其中一只火烈魇在逃出门时,无意间蹭到了老猴背脊,双方谁也没留神,哧啦一下子,那家伙烧焦了老猴的绒毛,本来这也不过是寻常之事,又没伤到皮肉,故此老猴继续呼呼大睡,丝毫没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现在老猴回想起来,自己最近没脱过毛,只有这么一次经历让它记忆犹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