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御鬼者传奇 >正文 第2330章 顺手牵羊(第五更爆发)
    “呵呵呵,古桑妹,其实你的功劳最大,要不是你带着它们奔走东西,抵御外敌,这离宫啊,只怕已经被妖兽活尸拆掉一大半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云小飘的夸奖,古桑女有些不好意思的说:“不不,真是大家联手的功劳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说到最后一刻的战斗,真是凶险万分。”汪桐心有余悸的说道:“当时,那只尸兽还想自毁伤人,多亏来了帮手挡住这一击。”接着,他就把情况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离宫内的战斗到了关键时候,剩下的融合尸兽被大家迫得走投无路,终于再次使出令众人头疼的“自毁大招”,这家伙肚子里的尸毒绝对称得上巨量,要是任由在离宫内爆发,把这里弄得污脏一片,那以后都不用住人了,非得恶心死不可。

    好在这个时候,之前不知道跑到哪里玩儿去的双妖小娃归来,还骑着几只凶猛的赤顶蓝隼,这些“生力军”在瞬间施展金、土灵气,联手将那尸兽碾压成齑粉,镇守俑奋尽全力轰出一道原火劲,终于将残骸彻底炼化了。

    “呼,听着都感到惊心动魄。”卿凰此时长舒了一口气说:“好在大家都是平安无事,这就是我最想看到的结果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角蜥还剩了几颗蛋,咱们再去看看吧。”小黑此时抓住卿凰、若桃和古桑女,急匆匆的跑向房间那边,这些姑娘们,一提到好玩的蛋,马上就把之前的疲惫一扫而光了。

    “真是活力十足,不过哥可就撑不住了,我要睡觉,困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关横嘀咕着,对吞鬼喵勾了勾手指:“喂,今晚我媳妇是不可能陪咱了,要不然,你给我暖暖被窝如何?”

    “喵”还没等吞鬼喵表态,小白先叫了一声,哧溜钻到了关横怀里,他笑着说道:“好,咱们仨休息去,汪兄、黄兄、云大姐,有什么事情,明早上再聊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,早点歇着。”

    “晚安。”大家互相说了告别的话,各自转身回房间休息。关横脚步趔趄,哈欠连天的打开自己房门,都来不及关上,一头就扑在了床榻上。

    “当啷啷”突然有一样东西从他怀里滚出,旁边的小白和吞鬼喵都觉得有些好奇,于是溜达过来观瞧。

    原来是个闪耀奇异光晕的玉片,这玩意就是关横和卿凰在古洞内找到的,谁也不知道有什么用处,小白先凑过去嗅了嗅,发觉上面的灵气极为充盈,便忍不住吸收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轰!”吸收灵气的瞬间,小白赫然感到脑中响起阵阵轰鸣,吞鬼喵在旁边见到它浑身颤抖哆嗦,忍不住想过来关切一下。

    谁知对方猛地晃动脑袋,“咣!”正好撞中吞鬼喵前额,这猫儿猝不及防,登时眼冒金星仰面摔倒,还就此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小白也觉得自己脑子里被灌输了太多莫名奇妙的东西,缓缓瘫软在地,进入了梦乡中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呼……”床榻上的关横打着呼噜,二喵的鼾声也随即此起彼伏,在房间里响成了一片,就这样,眨眼间到了第二天清晨。

    “喂,小白,醒醒。”关横此时拍了拍对方的肚脐说:“有床不睡,躺在地上,你也不怕着凉。”

    “喵呜?!”

    小白低声呻吟睁开双眼,它懵懵懂懂睡了一夜,只觉得脑子里多了好些东西,一时无法消化,只得,晃着脑袋爬了起来,关横顺手把它和吞鬼喵搂在怀里说:“走,哥带你们吃早餐去。”

    少时片刻以后,厨房。

    “什么?吃的东西都没有了?”关横看着面前的若桃和云小飘,哭丧着脸说道:“是不是你们都吃光了,呜呜,我从昨晚到现在可是什么都没吃……”

    “傻小子,你是不是饿糊涂了?若桃是尸鬼之躯,我是魂体状态,全都不用吃东西的。”云小飘叉着腰,没好气的说:“那些准备好的食物,一大早都被人拿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谁?岂有此理,夺食之恨焉能不报?我要……”看到关横说得咬牙切齿,若桃只是捂嘴偷笑,却不搭话,云小飘带着几分揶揄之色说:“去问问你媳妇儿,就知道食物的下落了。”

    “呃?!”闻听此言,关横心中一动:“原来都被卿凰拿走了,唉,没奈何,去她那里讨点东西吃吧。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关横和二喵辗转来到汪桐的房间外面,因为那几个女孩整夜都陪着无鳞角蜥和它的蛋,困了就睡在人家身边,当真比起那位正牌母亲还要上心。

    关横走到窗前的时候,听到里面有说话声誉,眼珠一转,便凑到近前偷听起来。“嗯嗯,这个面饼也很好吃,想不到普通人吃得这么好,食物如此美味。”

    古桑女一边咬着食物,一边说:“以前看到关横吃东西,我想要一点尝尝,他都会说,区区木灵吃什么人间烟火,来点水灵之精滋补一下就行了,应该是在骗我吧?”

    “傻妹妹,阿横的话,你也不能都当真啊。”卿凰在旁边手拿果子啃了一口,随即说:“他肯定是舍不得给你,所以才自己吃独食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没错,说到食物分配上,姐夫一向是最小气的,所以这回,咱们一点都不留给他,嘿嘿。”说着,小黑从食盒里拈出一片肉脯放进嘴里,嚼得香甜。

    听了她们在房间里说的话,关横气得脸上的肌肉嘟嘟乱跳,他心中暗骂:“几个臭丫头,哼,自私自利,有好东西吃也要瞒着我,还说我的坏话?可恶!”

    此时此刻,关横心里倏地泛起戏谑之心,打算想个办法折腾她们一下,出出心中的恶气。

    下一刻,他蹲在墙根,对吞鬼喵说道:“喂,你进去,就说云大姐在大殿找她们三个,事情挺急,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“喵呜?!”一听说要让自己欺骗卿凰和小黑,吞鬼喵登时犹豫起来,它可不敢轻易这么做,卿凰心软也许不会罚它,可小黑那脾气就难说了。

    “死喵的胆子真不是一般的小,好,那就来个‘以利诱之’。”关横想到这里,凑到它耳边嘀咕道:“房间内有个大食盒,里面的好吃的不少,只要你引开她们,让我把东西拿到手,大大有赏。”

    果然是馋嘴猫经不起美食诱惑,吞鬼喵一听说有美食可以分享,立刻忙不迭点头答应下了,关横看它那副嘴角淌出哈喇子的模样,差点扇它一巴掌,心说你可真没出息。

    下一刻,吞鬼喵故作镇静,溜溜达达跑到了房间里。

    “喵呜……”先是甜腻腻的对着卿凰叫了一声,对方立刻笑着把它抱起来问:“吞吞,好乖,是不是饿了?来,给你一块肉脯。”

    眼看着卿凰就要给自己拿吃的,吞鬼喵暗忖只要完成关横交托的任务,自己能落到更多好处,于是强行压住想要张嘴大嚼的渴望,喵喵叫了两声,那意思是说,云小飘在找她们三个过去,而且还挺急。

    闻听此言,卿凰霍地站起身:“是吗?云大姐在叫我们,姐妹们,走吧。”

    扭身刚要走,卿凰突然看到吞鬼喵盯着桌上食盒、馋涎满嘴的样子,于是一把将其拎了起来:“小东西,如果被我发现你为了偷吃撒谎骗我们,小心姐姐修理你,为了保险,你和我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“喵呜?!”吞鬼喵万万没想到,自己送上门给人家抓住,出门时,看着自己距离满桌子美食越来越远,这猫儿当真是欲哭无泪了。

    卿凰、小黑、古桑女走了以后,关横笑嘻嘻抱着小白从角落里闪身出来。

    他自言自语道:“嘿嘿,吞鬼喵,能否逃离卿凰的‘魔掌’可就要看你自己的运气了,如果你开溜成功,我就留一份给你,要不然,我可就都笑纳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甫落,他已经蹑手蹑脚走进了房间,此时此刻,无鳞角蜥正在呼呼大睡,估计它接连产蛋的疲劳到了现在也没恢复。

    关横的主要目标是食盒,自然不会吵醒它,于是轻轻走到桌前,提起东西转身便走,可是小白对那些蜥蜴蛋突然来了兴趣,噌的一下落在地上,溜溜达达走过去,抚摸那些圆乎乎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喂,小祖宗,美食到手,你还在这里耽搁什么?”

    关横见到对方对着蛋宝宝发愣,眼珠突然一转,心中暗忖:“嘿,卿凰她们背着我吃独食,而且还说我的坏话,这个梁子的仇要是不报复一下,那本少爷岂不是吃了大亏?就让她们着着急也好。”

    打定了主意,他走过去,趁着角蜥呼呼大睡,抱起一颗蛋就揣进了怀里,左手拿着食盒,右手拎起小白,三步并作两步跑出了房门,嘴里还嘀咕道:“几位姐们,抱歉喽。”

    不一会之后,卿凰捏着吞鬼喵的耳朵,一边骂,一边带着古桑女和小黑往回赶,她气呼呼的说道:“你个小混账,竟然学会对我说谎,云大姐根本就没找过我们!”

    “吞吞学坏了。”小黑也在旁边说道:“肯定是咱们平时管教不严造成的,这可得狠狠的教训一顿,让它老记住什么叫犯错误的惩罚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不错,就用我的木神杖打它好了,嗯……”古桑女还故意想了想,随即道:“五十、不,还是打一百杖吧。”

    “喵呜?!”闻听此言,吞鬼喵差点吓尿了,被木神杖打一百下,自己不变成烂泥才怪呢,想想自己真是倒霉,辛辛苦苦为关横引开三女,结果好吃的一点没落进嘴里,还要挨打……

    这猫儿也不是个善茬子,临危之际立刻想到四个字,那就是“卖主保己”,于是吞鬼喵忙不迭把关横命令自己引开大家的事情全招了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被阿横唆使的。”卿凰的脸顿时沉了下来,她捏了捏猫儿的脸颊,继续道:“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,出卖阿横,做小叛徒。”

    “喵喵……”吞鬼喵此时觉得对方虽然骂得起劲,手上却已经放松,所以拼命讨饶起来。

    “算了卿凰,这件事也不能完全怪吞吞,姐夫说的话,它不可能拒绝的。”小黑一向疼爱猫儿,此时把吞鬼喵接过去搂在怀里说:“都怪姐夫不好,让吞吞学坏,依我看,必须找姐夫算账才对!”

    “不好了、不好了!”古桑女最先跑进房间内,而后探出脑袋低呼道:“你们快进来瞧瞧吧,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二人立刻抢步冲进房门,古桑女把手指竖在唇边言道:“轻点,角蜥还没醒,看看,蜥蜴蛋是不是少了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闻听此言,卿凰气得额头上的青筋都迸出来了,要真是有蛋被偷,那不用说,肯定是该做的,她心中暗骂:“这个死鬼,尽做无聊的事来气我。”

    紧接着,她们三个反反复复数了几遍,这蛋果然是少了一个,为了不吵醒角蜥,大家急忙扭身跑到房间外,顺手关门。

    “肯定是关横做的不会有错。”古桑女把牙齿咬得咯咯作响:“偷盗别人的子女,这么做也太缺德了,真想揍他一顿。”

    “为今之计,必须趁着角蜥沉睡未醒,把蛋找回来。”卿凰低声道:“要不然,它非得闹翻天不可,唉,阿横这回没轻没重,可是闯大祸了。”

    眼珠一转,卿凰立刻说:“小黑,角蜥最喜欢你,这样,你留在房间里,它要是突然醒过来,全靠你尽量拖延了,快去吧。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小黑也只好无奈的点了点头:“好吧,你们可得快点回来。”

    说罢,她就转身回了屋里,卿凰拉着古桑女的手,二人立刻向着关横的房间那边跑去。

    “奇怪,没在房间里……”古桑女快步走出房门说道:“也不知他去了哪里?”

    “可恶的阿横,我就不信你能躲一辈子。”卿凰气得连连顿足,她扬声叫着:“你要是晚出来一会,我就多恨你一会!”

    “也许他根本就不在这附近。”古桑女恨恨的说:“做贼心虚的家伙,怎么可能等在这里让咱们抓住呢?”

    “啪!”此言甫一出口,斜刺里陡忽飞来一颗果核,不偏不倚正打在古桑女额角上。

    “哎呦。”尖叫一声,虽说不是很疼,也感到十分愤怒,她立刻叫道:“是谁,是谁打我?”

    “哗啦!”话音甫落,一堆果皮果核从天而降,全都掉在了她的面前,古桑女吃惊之下,左脚踩在果皮上,险些仰面摔倒,多亏卿凰手疾,把她稳稳扶住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