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御鬼者传奇 >正文 第2329章 地下喷泉
    “杀千刀的巨鳝,姑奶奶就不信你还能上天入地,今天不为了王的请求,我也要把你劈成十八段,哈哈哈”

    若桃故意说得豪横无比,有意把那家伙给激出来,但不知是巨鳝躲得太远没听见,或者不敢出来,若桃始终未见对方踪影。

    “岂有此理,这家伙装死犯怂,真不是个东西,还妖鳝老大呢,屁!”

    忍不住爆出一句粗口,若桃脑中突然灵光迭闪,她暗忖:“眼下浓雾还没散尽,妖鳝固然是躲藏起来,不过它的耳目也就不那么灵便了。”

    “王。”看到在水边发愣的妖鱼王,若桃对它招了招手,将其唤过来低声叮嘱道:“你去……如此……这般……然后再……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王微微颌首,随着“咕嘟”一声迅速潜进了水里,紧接着,四周围水声“哗啦啦”作响,大群白头寸向着河湾个个角落疾涌而去。

    原来是若桃刚才吩咐王指挥全族同伴包围了这里,既然巨鳝躲在河湾内,这些机灵鬼一定可以将其翻出来!果然不出若桃所料,不到数息时间,西侧几十丈外的水面爆发出“哗啦”一声巨响。

    霎时间,狼狈不堪的褐斑巨鳝就冲了出来,这家伙原本躲在水底某个泥坑内蛰伏不出,想借此等待若桃她们离去,谁知道突然来了一群小不点白头寸,对着自己散发血腥气的伤口又撕又咬。

    虽说一只造成的伤害对巨鳝不足为患,可它架不住对方这种“蚂蚁啃大象”似的疯狂突袭,终于忍不住剧痛窜出了水面。

    “哼,这回你可跑不了了。”话音甫落,若桃倏地发出一声长啸,浓雾中的大伥鬼顿时报以嘶吼回应:“嗷呜呜”

    说时迟,那时快,鬼影横空疾掠,转瞬间来到妖鳝近前,“唰!”鬼牙之刃再次迎风亮出。

    紧接着,大伥鬼就用这鬼兵向着褐斑巨鳝迅猛劈砍,“嚓嚓嚓、噗噗噗!”眨眼工夫,对方躯体上血肉横飞,疼得这家伙接连嚎叫,不知不觉已经疾退到距离岸边近在咫尺的地方。

    若桃此时看得亢奋无比,高兴得手舞足蹈,扬声大叫:“做得好,杀杀杀!”

    “呜……”那褐斑巨鳝看到她的样子,直气得浑身栗抖不止,招架格挡攻击更是不成章法,兵败如山倒。

    “嗤啦”电光火石间,大伥鬼的兵刃再次旋落妖鳝脖颈上大片皮肉。

    “嘶嘶嘶”剧痛袭身,不由得倒吸冷气,妖鳝心中又怒又恨,陡忽鼓足勇气张开血盆大口朝着大伥鬼狂噬而去,可对方又怎么会把它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呼哧”说时迟,那时快,破空声陡起,大伥鬼抖手一记挟裹火劲的铁拳,“嘭!”正好轰在巨鳝面门上。

    这拳劲好不沉重,直把对方轰得身躯倒仰,咣当一声重重摔在了河岸边,周围的无数白头寸俱都吓得四散疾游逃窜,连妖鱼王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“不会就这么死了吧?真是没用的废物。”

    若桃说着,迈步向前走来,大伥鬼在空中赫然尖叫提醒,示意对方不要走得太近,受伤濒死的凶兽很容易发起绝地反击。若桃却满不在乎的说道:“怕什么,就它这副惨样儿,就算是反击,我也……”

    “嗷呜!!”恰在此时,那倒在岸边的巨鳝骤忽发出狂吼,大嘴甫张时,硬生生吞了近在咫尺的若桃,咕噜一声咽下了肚子。

    这一幕发生的实在太快,大伥鬼居然没有反应过来,但在下个瞬间,它就已经厉啸着疾扑而下。

    “嗷嗷!”

    “砰砰砰、咣咣咣!”一边挥拳把巨鳝打得死去活来,大伥鬼一边威胁对方把嘴张开,自己要进去救若桃。

    可是这条褐斑巨鳝知道自己必死无疑,就算是被打成肉酱,它也绝不肯把嘴张开张开一条缝隙,直气得大伥鬼七窍生烟,倏地亮出鬼牙之刃,要在对方身上乱劈乱砍。

    突然间,若桃的声音在巨鳝腹内响起:“喂,外面的,别再鬼哭狼嚎了,闪开一点,姑奶奶要出来啦”

    “噗嗤啦!”她的话甫一出口,就只听劲风破肉之声陡起,巨鳝的肚子登时被豁开一道巨大口子,满天红雾飙洒的瞬间,若桃猛地钻了出来,一手拎着吞雷刃,另一手紧紧攥着颗红彤彤的圆珠子。

    “臭死了!!”若桃尖叫一声,顾不得自己不会游泳,朝着河里纵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噗通!”落水的瞬间,她就大声说:“我只是稍微洗一下,别忘了捞我上来,我不会游……咕嘟、咕嘟……”

    顷刻间,若桃就已经水没头顶,直接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大伥鬼只觉得又好气又好笑,立时飞过去在水里摸索,顺势提起几乎灌了一肚子水的若桃。

    “呕……呕……”在水边吐了半晌,总算是把肚子里的东西全倒出来了,若桃随即怒气冲冲扭项回头问:“那巨鳝在哪里?老娘要劈了它!”

    大伥鬼指了指她身后的残躯,那意思是说,姑奶奶,人家被你豁开肚子的时候,已经断气了……

    “死了?哼,便宜了这个杂碎渣滓。”若桃只觉得余怒未消,突然瞥了一眼从方才到现在一直攥在手里的珠子。

    她嘴里念叨:“这东西我到底是从哪里弄来的?哦,想起来了,我是看巨鳝心脏上有这么一颗红彤彤的圆珠子,心想摘下来的话,肯定能疼死它,嘿嘿,我最喜欢圆溜溜的玩意,先收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哗啦啦哗啦啦”恰在此时,妖鱼王破浪游来,当它看到若桃手里的东西之时,立刻吓得浑身一颤,这副诡异模样,顿时被若桃瞧见。

    “喂,你是不是认识这珠子?”若桃把此物在掌中掂了掂:“说说看,它是个什么玩意?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那王稍微有些犹豫,不过唯恐若桃不高兴,只好对若桃那个翻译妖魂如实相告。

    原来这颗珠子,几乎附近所有的水族妖兽都认识,此物名叫“鳝胆红玉”,实际上,红玉就是花斑巨鳝的血之精华汇聚,经年累月形成的宝物,但是具体有什么用处,谁也说不上来,只知道此物可以治愈什么伤口疤痕之类的。

    “哦,听起来也就是个寻常宝物,我见得多了,没什么稀奇。”若桃撇了撇嘴说道:“不过看在它挺好玩的份儿上,我就勉强收藏了。”说着,她就把珠子随便揣进了怀里。

    突然间,忍不住摸了摸戴着半边金箔面具的脸,若桃嘴里嘀咕道:“怪事,为什么这半边脸有种麻痒?开什么玩笑,我可是尸鬼之躯,哪里会有正常人的感觉,一定是错觉,呵呵,没错。”

    少时片刻之后,大家又回到了来时经过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嗯,这里就是赤晶之髓池子上方……”若桃站在河岸边,抬头向上瞧去,而后问大伥鬼:“有什么办法让我上去吗?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大伥鬼也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,要知道,若桃和它可是从距离水面数丈的位置凭空掉落,要想返回,自己绝对没问题,可是若桃……除非能长翅膀飞上去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那王突然在水中摇了摇尾巴,示意大家和自己一起走,若桃心中想:“嗯,也许这家伙有什么办法,那就跟去瞧瞧。”

    就这样,王领着她俩来到前方不远一处河流转弯处,这里有大片岩壁,而后,王表示从这里往上有一个巨大洞口,可以出去。

    明白它的意思之后,若桃说:“大伥鬼可以飞上去,我能够爬上去,但是你呢?离开地下河太久,你这家伙可就要脱水而死了,在解除赤晶之髓池子毒素之前,我可不希望发生这种情况。”

    她说得虽然硬邦邦的,其实也是在担心对方的安全。

    这个妖鱼王心里也明白,于是王让大家先退后几步,自己猛地朝地面某块岩石吐出一个水球,“呼砰!”水球狠狠打中岩石的瞬间,这石头应声粉碎,紧接着,一股水柱霎时向空中急速喷去。

    “呃?!这是……地下喷泉!”若桃眼珠一转,顿时明白了王的意思,她大笑道:“哈哈哈,你真是聪明,居然想到要用这急速喷泉把自己弹到上方洞口去。”

    被她这么一夸奖,王竟然有些不好意思,还摇了摇尾巴,让她们赶紧开始,就这样,若桃自己先借着突起岩石,爬到了上方的洞口。

    紧接着,大伥鬼找了一块堵住泉眼的巨石,挥拳猛力将其击碎,“砰哗”这股激流水柱向上飙喷的瞬间,妖鱼王倏地窜到正上方,被这水柱直接顶到了几乎和洞口平行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哗啦啦”说时迟,那时快,若桃倏地甩动手腕上的锁链,此物骤然卷住王身躯,斜刺里飞来大伥鬼轻轻一推,对方不偏不倚落在了若桃怀里。

    “好了,赶紧回到池子那边,把你扔进去就安全了。”若桃扭身刚要跑,突然注意到眼前的场景十分陌生,顿时苦笑道:“糟了个糕,这里没来过,我不认识回去的路,这可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嗷呜呜”陡忽间,大伥鬼低啸一声,随即探爪掠过若桃腰际,她不解问道:“你做什么?”

    对方把手掌一摊,原来它取下了若桃腰际别着的一根翎羽,正是临走时,九宫鸟所赠。

    “哦,我想起来了,九宫鸟说咱们要是迷了路,就把这羽毛烧着,蔓延的香气可以把大头嵬它们吸引过来带路。”若桃说:“大伥鬼,拜托了。”

    大伥鬼微微颌首,随即用些许原火之力点着了羽毛,此物果然散发出浓郁香气,不到数息时间,附近就响起了喊叫声,却不是四臂山嵬或者妖鬼,居然是关横的声音:“喂,若桃,是你在烧东西吗?”

    “公子?!”听到他的话语声,若桃当真是欣喜若狂,急忙快步奔去。

    “嚯,好大一条鱼呀,咱们打算怎么吃?”

    关横见到若桃怀里的王,他先是开了句玩笑,直把对方吓得身躯颤晃哆哆嗦嗦。若桃见状急忙说:“公子你真是的,我找它来是帮忙的,不是给你煲鱼汤,咱们赶紧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,我也知道是怎么回事,要不然怎么回来找你,若桃和大家都在赤晶之髓池子那边等着,咱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说罢,关横顺手还把一团水灵之精扔到王身上,随口道:“喏,这个给你,免得你渴死。”

    不一会之后,她们俩和大伥鬼赶回了池子旁边。

    这时,卿凰、禽魂和自己那个后辈九宫鸟聊天,见到关横、若桃归来,大家自然很高兴,妖鱼王也被放进了池子里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王对懂得兽语的卿凰说道:“这池子里的妖鱼毒涎,是多年前,我的祖辈留下的,当时它们因为躲避强敌追杀,偶然进入这里,惊吓之余,吐出了大量毒素,其实不是有意为之。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卿凰微微颌首:“哦,原来是这样,”稍微顿了顿,王又继续言道:“这些毒涎,实际上是我们的血液精华,一旦释放过多,本身也有生命危险,就像是我……”

    卿凰有些纳闷: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呵呵,刚才遇到若桃姑奶奶的时候,我正在和大量敌人作战,为了保护同族撤退,一时情急吐出了全部毒涎,已经让自己陷入了濒死的状态。”

    王解释道:“其实我该感谢诸位才对,如果能把池子里的毒素全部回收到自己体内,我的寿命也不会接近枯涸,也能继续生存下去了,你们等于是救了我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这样的话,岂不是两全其美?太好了。”卿凰把王所述和大家说了一遍,果然是皆大欢喜。

    就这样,王暂时留在了赤晶之髓池子这边,反正它随时都能回去,先回收池内的毒素要紧,禽魂也决定留下来,陪自己的后辈和雏鸟一段时间,关横依诺送给它们不少本源灵气,而后告别了灵禽,和大家一起离开了古洞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等到赶回祝融离宫的时候,都已经是半夜了。

    “嚯,如此一说,你们这里的战斗也是异常热闹了?”关横笑道:“我倒是没料到。”

    “总算是有惊无险。”古桑女此时说:“多亏你们留下了猎獬、尸马、犟驼、沙鲎和镇守俑这些好帮手,所以离宫才能平安度过今晚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