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御鬼者传奇 >正文 第2326章 无暇美玉(第一更)
    “吱吱?!”一眼瞧到箱内的东西,婴白鬼大感意外,不由得发出尖叫,关横和卿凰忍不住抢前几步,都上来观瞧,老猴、玄蛛、犬和九宫禽魂自然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卿凰见婴白鬼小心翼翼的从箱内捧了出来,随即拿到了大家面前,她忍不住发出疑问:“这、这是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一块长方形的牌子。”听到关横在旁边嘀咕,卿凰苦笑道:“我知道这是牌子,可、可此物有什么用处,来自哪里?这些都不知道啊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来瞧瞧。”说罢,关横伸手接过这东西,发现它浑然一体,晶莹剔透,从表面质地来观察,应该是一块无暇美玉,可是入手沉重,尤胜金属。

    他心中暗忖:“多头邪魇素来狡猾狠毒,它绝对不可能无缘无故把此物收藏在这隐秘之处,我得好好分析一下其中原因……”

    “唉,我看这东西相当结实的样子,不如先试试它的硬度如何?”九宫禽魂在二人头顶徘徊,随即接着说:“用你们的兵刃狠狠敲打此物一下,如果它能释放出灵气,那我们就不客气吸收了。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关横撇了撇嘴说道:“嘁,就顾着你自己,太自私了吧?”

    “咕咕、咕咕,话可不能这么说,本禽之所以跟随你们过来帮忙,多半原因也是受了灵气的诱惑,嘿嘿,‘美食’当前,难道你们不动心吗?”

    禽魂的最后一句话,是对着犬和玄蛛说的,那两个没出息的家伙不约而同叫了一声,全都围拢上前。别说它们了,就连老猴和婴白鬼,也被这块美玉表面缓缓散发的精纯灵气吸引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唉,矜持一点不行吗?”见此情景,关横扶额苦叹:“咱们还没搞清楚此物的用处,大家就急着‘坐地分赃’了是吧?”

    “呵呵呵,阿横,别怪它们了,跟随你我这么久,这几个家伙都是异常辛苦,这样好了。”卿凰稍一思忖,继续言道:“我先送给你们些许灵王的本源之力,让大家融合……呃?!”

    她刚刚说到这里,突然一愕,紧接着和瞪大眼睛的关横同时叫道:“对呀,本源之力!!”

    此时此刻,关横擎着手里这块美玉说道:“此物蕴藏的气息,与岳父大人的本源之力何其相似,肯定和他大有关联,应该把它待回灵界去,让岳父好好检查一番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我也是这么想的。”听了他的话,卿凰连连点头,随即又说:“还有,九大神兽俱都了解灵界内部的事情,你我也可以向它们先询问一下,对吧?”

    “有道理,走吧,先返回赤晶之髓洞窟那边,若桃、花和大伥鬼还等着咱们呢。”

    关横的话甫一出口,旁边的犬、墨紫玄蛛齐声低鸣,卿凰便说:“它们不打算和咱们同行了,因为这洞窟内遗留的精纯灵气也不少,所以玄蛛和犬决定留下来吸收。”

    “也罢,你们给它们留一些本源之力可好?”九宫禽魂在旁边说:“这俩家伙怎么说也辛苦了一场。”

    两人莞尔一笑:“呵呵呵,不用你提醒,我们也决定这么做了。”

    紧接着,关横和卿凰汇聚出三团本源灵气,分别灌注给禽魂、犬和玄蛛,那两个家伙自然是欢天喜地。

    但是九宫禽魂却有些贪得无厌的嘀咕道:“喂,怎么给我的这一份少了点?不知道我的‘饭量’大吗?”

    “呦呵,强拿硬要还这么挑剔?”关横奚落它说:“瞧你那没羞没臊的样子,真是丢尽九宫鸟的脸了。”

    “咕咕、咕咕,你乱讲,我和你没完没了,除非再给咱一点灵气。”

    此时此刻,关横迈步往前走,嘴里还说:“已经给了不少了,再说,你一个魂体吸收融合灵力是有限度的,吃得太多,小心撑死你。”

    “哼,我自有分寸,不用你管。”禽魂知道卿凰比较心软,于是飞到她身边低语道:“嘿嘿,卿凰姑娘,你就再给本禽些许灵气如何?其实我也不是为了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为了自己?”听了对方的话,关横和卿凰都有些纳闷不解。

    禽魂叹了一口气解释道:“方才听你们讲过,我那个唯一活下来的同族孵出了幼雏,这可是我们一族仅剩的后嗣血脉,而这孩子此时有血症未愈,所以本禽想帮帮它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正在关横他们取得无名美玉,往回折返的时候,若桃她们那边也出了一些变故。

    “唉,这里还真是无聊极了。”若桃靠着岩壁倚卧,用双手枕着头低声道:“早知如此,我还不如和卿凰、公子一起去玩呢,总好过在这里闲的浑身发痒。”

    “咕咕、咕咕。”此时此刻,九宫鸟已经把自己的幼雏放进赤晶之髓池子多时,也显得有些无聊,于是走过来说:“反正现在没事,想不想听我讲个故事?”

    “好啊,我最喜欢听会歌故事了,你快讲吧。”

    若桃一骨碌身坐起,而后凑到了对方面前,就连旁边的花和大伥鬼都围拢上前,九宫鸟见到大家都是兴致勃勃的样子,便讲道:“那是距今几十年前的事了……”

    当初,九宫鸟成年以后,过了很久都没产蛋,所以显得十分焦急。

    因为它们这一族都是雌雄同体,但族裔凋零,仅剩下自己一个,倘若是出了什么意外,九宫鸟在火山口密林这一支可就要亡族灭种了。

    万般无奈之下,九宫鸟只好历经长途跋涉前往本族另一个分支,也就是在北海之滨的九宫鸟栖息地,打算询问产蛋育儿的诀窍。

    虽说此地距离北海之滨有数千里远,但要是以正常速度计算,九宫鸟应该在月余时间内就能到达,问题是……这家伙是个“超级路痴”!

    就这样,耽误了足足数年时间,九宫鸟才找到了北海之滨的同族栖息地。

    “喂,讲了半天,该不会是只想告诉我们,你确实是一个无可救药的路痴吧?”听了若桃的话,九宫鸟差点栽倒在地,它忙不迭解释道:“你别着急,我现在还没说到重点,仔细往下听!”

    觉得被对方小瞧,九宫鸟只是微微摇头。

    叹了一口气,它继续说:“没想到,我到了北海之滨以后,才发现那里的同族也在遭受磨难,真是祸不单行,便留在那里,和它们一起抵御外敌入侵,直到对方退走,就这样匆匆几十年就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若桃有些好奇:“竟然需要你们抵抗几十年,哪些都是什么敌人?”

    “呃,这个嘛……说实话,和对方打了几十年,我都没有留意过它们的来历。”

    九宫鸟有些尴尬回答:“根据北海之滨同族的前辈所说,对方是某种大海里的妖兽之魂所汇聚,嗜食活物血肉,异常凶悍。”

    言到此处,稍微顿了顿,灵禽又接着说:“它们唯一的弱点,就是听不得任何噪音,故此我等只要齐声发出尖锐鸣叫,就可以将其骇退。”

    若桃问:“既然有对付强敌的方法,你们为何耗费了数十年光景抵抗?”

    “嗨,你是有所不知,那些海内妖魂的数量实在太多了,每次出动都是铺天盖地似的。”九宫鸟解释道:“而我们的同族仅有寥寥几十只,其中还有不少老幼孱弱,真的动起手来,其实不占优势。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若桃也是颇感无奈,微微颌首若有所思,紧接着,九宫鸟又开始讲述自己随后的经历。

    其实这场旷时持久的恶战,到了数十年的时候,双方都已经精疲力竭,九宫鸟的族群固然是只剩下十几只数量,海内妖魂也在它们的拼死抵抗下消亡了三分之二。

    直到某一天,北海之滨的同族找到九宫鸟,和它商量对策,并且提出一个建议,事到如今只能想办法把其中部分妖魂引得远远地,大家再合力对付剩下的家伙,不过必须找出一个同族作为诱饵才行。

    闻听此言,九宫鸟就知道这个任务落在自己身上了,因为本身它就是到此寄居的外来户,再加上离开火山口密林已久,也有些思乡心切,也可以趁此机会返乡,于是九宫鸟将这件事满口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事情一开始进行的异常顺利,九宫鸟顺利在海上兜转盘旋,成功将近百个海内妖魂注意力吸引,紧接着向自己家乡那边疾飞而去,对方果然是紧追不舍。

    就这样,九宫鸟在沿途停停走走,借助周围地形掩护,时不时袭杀追来的妖魂,使其数量不断减少,直至消灭殆尽,它也辗转返回了家乡密林的古洞内。

    “嗨,说了半天,也就是你年轻时候的威风史,没什么了不起的事。”若桃把两手一摊开口道:“不过嘛,也勉强能够打发时间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唉,小丫头,你不要总是打断我的话行吗?”九宫鸟没好气的说:“这可不是故事的结尾,因为我还没讲完呢。”

    “啥?还有后续剧情,快说说。”

    若桃此时来了兴致,灵禽晃了晃脑袋,又接着开言道:“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,那些跟踪自己的海内妖魂其实没有死光,还有一只悄悄在后面,始终没出现和我厮杀,直至来到这古洞内。”

    “呃,那后来呢?”“妖魂隐匿自己的行动,暗中壮大实力,直到数年后,我才注意到它一直潜伏在自己身边,已经成为大患了。”

    言到此处,九宫鸟叹了一口气说道:“但是你也知道,古洞这边岔路横生,四通八达,我不敢冒着迷失方向的危险去追杀它,双方僵持了好久,一直到我想出一个抓捕对方的主意……”

    当时,九宫鸟根据妖魂惧怕噪音的弱点,设下了某个巧妙的机关陷阱,诱使对方自己陷入彀中,原本想要就此将其格杀,好巧不巧,又出了变故。

    就在灵禽试图击杀对方的时候,那家伙居然奋力震塌了面前一个石洞入口,就此自我封闭了起来。

    九宫鸟懒得再次把碎石刨开去杀它,想到这家伙困在其中,过个几十数百年,估计也就魂消湮灭、不复存在了,于是弄了不少石头将入口加固堵严实,自己便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“事情的经过大体就是这样了。”九宫鸟呵呵笑道:“怎么样,算不算峰回路转、跌宕起伏的好故事?”“呃,马马虎虎一般般吧。”

    若桃在听故事的时候,打发了不少时间,心情大好,她随口问道:“那你这些年有没有去确定过对方的生死?留这么一个祸害在身边,岂不是很危险?”

    “这个嘛……”九宫鸟摇头说道:“没有,我素来粗心大意惯了,今天要不是偶然想起来,早就把那家伙的事九霄云外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我就知道是这样。”若桃此时笑得打跌,可就在这么个工夫,大伥鬼在附近空中陡忽低嚎一声:“呜呜呜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九宫鸟和若桃、花同时问,大伥鬼随即朝着若桃打了几个手势,她立刻说道:“此处向左拐几个岔路,有什么不寻常的地方吗?大伥鬼听见那边传来了怪响。”

    “呃?哪里不就是……糟了!”九宫鸟低吼一声:“就是我当初封住海内妖魂的石洞,难道说要出事不成?”

    若桃说:“这样吧,我去和大伥鬼去瞧一眼,你要看护幼雏,千万别走开,让花陪着你。”

    “唉,事到如今只能拜托你了。”

    九宫鸟说道:“据我估计,肯定是因为最近地壳震动频繁,导致古洞内多处地方塌陷损毁,囚禁对方的石洞也不例外,你们要多加小心,那妖魂擅长隐匿行踪,不易对付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紧,在我和大伥鬼面前,还没有谁可以逃走呢。”若桃向前奔了几步,突然扭项回头问:“对了,你不是说,对方最害怕噪音吗?”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九宫鸟微微颌首,对方脸上登时掠过一丝冷笑:“那就好,我最擅长的就是这种招数,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噌噌噌唰唰唰”话音甫落,若桃拔身似电撒腿如飞,向着九宫鸟所说方向疾奔而去,大伥鬼在旁边紧紧跟随,不多时,她们就已经来到了灵禽所说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奇怪,这些土石都没有被破坏的痕迹,石洞入口也没有出现……”若桃扭头问道:“大伥鬼,是不是你听错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