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御鬼者传奇 >正文 第2325章 怪异箱子(第五更爆发)
    卿凰倒是冰雪聪明,她低声道:“仔细想想,倒也并非全无可能,这里既然有浓郁的灵气出现,遗留几件灵界的物品,似乎不奇怪。”

    “嗯,这话倒是有几分道理。”关横刚说到此处,耳边就听到洞窟外传来一阵阵尖锐的禽鸣,他和卿凰立刻笑道:“九宫禽魂有收获了。”

    “噌噌噌唰唰唰”不多时,禽魂所在的那条岔路出现了急促脚步声,正是关横二人到来,见到他们,九宫禽魂用鸟喙指了指前方地面:“瞧瞧,那些足迹是不是和洞窟内遗留的很像?”

    “嗯,确实如此。”关横俯身查看了两眼,随即抬头说道:“婴白鬼和玄蛛刚才都回来了,它们那边没有收获,你的运气可真不错,居然能找到这个。”

    “咕咕,本禽可是大大的幸运,不用多说了,咱们赶紧追,肯定会截住对方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大家纷纷答应着,立刻沿前方通路急速追赶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在另一边,多头邪魇最后的分身多头魇二正在拼命逃窜,它在刚才就已经预感到不对劲了,心知那些极度危险的敌人已经到了附近,自己绝对不能多做停留,现在是逃命要紧。

    可是有一件事,在逃跑之前要完成,它,必须为自己找到某个“保命符”,那就是当初多头邪魇遗留在这地宫内,让它们这些分身守护了数百年之久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只要把‘那个’拿到手,就算我被来犯的敌人堵住,也可以利用此物脱身!”

    打定了主意,多头魇二陡忽晃动身形,渐渐开始缩小,这家伙原本是个身高丈余、有多颗颅首的怪物,此时将多余的脑壳收缩消失,自己变成人形。

    原本,多头邪魇本体就是万魇邪王饲养的一只凶兽宠物,它的分身,也都是同样的外貌特征,可不像本体,没有本事化为人形。

    但是魇二这家伙刚刚吞噬了魇大的躯体,邪气力量有所飙升,居然勉强做到了这一点。

    “桀桀桀……实力提升以后,就是能得到这种好处,早知如此,我在前些年就把魇大和老三、老四全都给吃了,可惜可惜,却让后两个死在了外敌手里。”

    自言自语说到这,变出一身黑袍将自己裹好,魇二迈步来到前方某个拐角处,它要找的,就是这里的密室大门,向四周扫视,这家伙心中暗想:“当年跟随本体来过一次,应该就在这里才对。”

    “咯剌……”脚下突然踢动一块石头,此物向前急速翻滚,“啪嗒!”下个瞬间已经撞在了岩壁上。

    “嗡嗡嗡嗡嗡嗡”整堵岩壁开始不住颤晃,紧接着,就轻轻裂开了一道缝隙。

    “啊,找到了。”魇二眼中贼光四迸,急忙伸手过去,用力撑开了两片岩壁的裂缝,“咔、咔、咔……”随着刺耳响声此起彼伏,它的面前顿时出现了一道雕刻着狰狞恶兽颅首的巨门。

    “唰!”用枯瘦的黑爪拽住门环用力一拉,此门眨眼间就已经开启,多头魇二满心欢喜,刚刚迈前一步,身后几次就传来了急促的叫声:“呱咕”

    “糟啦,敌人追来了!!”这家伙听见猛禽尖鸣,心中的喜悦顿时消失于无形,立刻抢前几步进入密室,咣当一声就把此门紧闭起来。

    “呱!!”掠空疾行的九宫禽魂发出嘶鸣,猛地冲向这道大门,“咚!”狠狠的和它撞了一记。

    “哎呦!”撞得可不轻,禽魂只觉得魂体剧震,呼的一声就倒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啪!”后面疾奔而来的白眉老猴顺势将它接住,关横在旁边说道:“喂,这回知道横冲直闯的后果了吧?”

    “咕咕、咕咕,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,快、快去追那个家伙。”禽魂一指前方的大门叫道:“我刚才飞得最快,亲眼看到敌人钻进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!”闻听此言,关横也顾不得和对方开玩笑了,立刻跑上前观察这巨门的构造。

    “不知名的金属结构,应该相当坚固。”说着,他还用手指弹了弹此门表面,卿凰随口问道:“有把握直接破坏它么?”

    “有!”关横笑着说:“不是说笑,咱们当中能够一下子斩开此门的,是你。”

    “呃?!”听到他这么说,卿凰微微一愕:“这是为什么?!”

    “因为你怪力无双……”看到卿凰气得作势要打自己,关横急忙改口说:“说错了,是因为你有灵剑!”

    “锵!”此言甫一出口,卿凰顺手就把剑拽了出来,她说道:“此剑是神兵不假,可是以我的力量未必能发挥出来全部,要不然你来?”

    “这你就说错了。”关横摇了摇头说:“灵剑现在让我来使,已经不顺手了,因为你体内的灵王本源之力早就和它完全契合,也只有你,能发挥此剑威力了。”

    言到此处,他在卿凰耳边嘀咕了几句,接着道:“就照我说的做,肯定能一剑斩开此门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那我就信你一回。”卿凰一边蓄势待发输出灵气汇聚在灵剑表面,一边说道:“你要是骗我,我可不依。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在密室内,多头魇二已经听到九宫禽魂撞门的巨响了,这家伙心中暗惊,更不敢在门口多做停留,急匆匆快步走向前方。

    “我从来没进入过这里,也不知道本体那家伙把东西藏在哪里,要是短时间内找不到的话,那可就糟了。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魇二不禁有些紧张,开始四下扫视,突然间,它注意到前方有个巨大景致的长方形箱子在闪耀光芒,便忙不迭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肯定是此物……一定就是它!!”多头魇二的表情欣喜若狂,眼中贼光四迸:“哈哈哈,虽然不知道它究竟有什么用处,但本体如此紧张此物,它一定是无价之宝,现在归我了!”

    一边自言自语,这家伙一边伸手去摸箱子盖,“啪。”可就在转瞬间,箱子的异芒四迸,猛地撞在了魇二身上,爆发巨大响声:“轰!!”

    “呃啊啊啊”一刹那,惨叫声赫然传遍整座密室,这家伙心中骤忽泛起一个念头:“不好,这是最精纯的灵气,和我体内邪气是水火不相容冤家对头!!”

    就因为疏忽大意,导致了现今的结果,多头魇二千算万算,却没有提前料到这一点,它此刻被箱子内爆发的灵气击伤,身躯倒掠飞去,径直摔向大门那边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卿凰恰巧将所有灵气汇聚在灵剑上,一声低叱,向着大门发出迅猛斩击。

    果然就像关横说的那样,这一剑之威用来斩开无名金属铸造的大门,简直就是牛刀小试,“唰嗤啦!”大家就只听耳边发出轻响,此门就已经无声无息的绽裂分开。

    这一斩余劲丝毫不减威势,朝着门内径直而去,“噗!”疾响声陡起,却又不知劈中了何物!

    “扑通!”大家都听到了重物坠地的声音,急忙往里面冲去,最着急的那个,居然是瞽目尸,因为它虽看不见,却已经嗅到了最让自己痛恨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嗷嗷嗷”一冲进门,尸对着地上那两片分离的身躯不停嘶吼狂叫,旁边的卿凰也有些愣神,她喃喃自语道:“这家伙怎么已经断成两截了?”

    “呵呵呵,还不是你刚才那一剑做的‘好事’。”关横笑道:“灵剑和你的灵气威力融合,果然是非同小可,厉害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先别说那些了,你瞧,尸好像要把对方撕碎了似的,难道它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多头邪魇的分身?!”听了卿凰的话,关横倏忽低呼:“应该没错,就是这家伙!”

    “你滚开!”

    “砰。”关横还有话要问对方,暂时让它死了,于是飞脚踹开尸,随即拎起魇二半截身躯。

    这家伙实在是太惨了,先是遭到箱子迸现灵气击中,导致重伤,再被灵剑将身躯一分为二,全都是因为觊觎密室内的宝物,被自己的贪婪所累。

    “喂,你们在地宫里看守的东西,到底是什么?快说!”

    垂死的魇二听见关横喝问自己,脸上出现一丝诡笑,还用眼角余光瞧了瞧不远处那口箱子,它断断续续低语道:“你、你休想知道最后的答案……因为……因为……”

    对方嘴里艰难吐出最后几个字,关横觉得没听清楚,立刻吼问:“你说什么?!”

    “呃啊啊啊”并没有回答关横,多头魇二发出惨号,它的残躯骤忽化成一股急转黑雾,朝着那口箱子飞扑而去:“我要毁了此物,让你永远也无法知道答案!!”

    “可恶!”关横和卿凰只顾着看着这家伙,却没注意不远处的箱子,现在想要抢救拦阻,已经慢了半步。

    “嗷嗷嗷”说时迟,那时快,唯一发觉对方诡计的,眼瞎心明,又对多头魇二恨之入骨的瞽目尸,这家伙发出爆吼声的同时,向着空中邪气黑雾疾扑而出,张嘴喷出恶臭尸毒烟幕。

    明知道只要自己使用这一招,体内暗藏的原火劲就会扩散焚烧身躯,可此时,尸根本就不在乎自己的生死,它要的结果,只是与敌人同归于尽而已。

    “嘭!”尸毒烟幕猛地撞击邪气黑影,将其势头遏止,但好巧不巧,尸因为调动自己的尸气攻敌,终于导致原火之力在体内爆发,它在霎时间就变成了一团火球。

    饶是如此,抱着对邪气黑雾的必杀之心,尸让火势沿着尸毒烟幕向空中的邪气席卷而去,“轰”对方终于也被升腾烈焰烧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呀啊啊”惨叫的邪雾暗影痛不欲生,此时此刻,它距离箱子只有不到一丈,勃然大怒之下发出厉吼:“你给我碎!!”

    此言甫一出口,邪气之雾瞬息爆发四散,就要摧毁箱子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在做梦!”说时迟,那时快,趁着邪气之雾被尸拖延,关横和卿凰终于在瞬息间全力出手了!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“嚓嚓!”

    灵剑、虹云剑和句芒剑三柄神兵瞬息爆发威力,剑芒在邪气黑雾欺近到箱子逾尺距离的时候,将其硬生生绞碎,关横和卿凰释放的力量实在是太强,转瞬间,那些雾气竟然化为乌有,就连存在过的痕迹都没有一丝遗留。

    “尸……”灭掉多头邪魇最后的分身,关横扭头看到身上火焰逐渐熄灭、奄奄一息的对方,那尸喉咙内发出咕噜噜的沉闷声响。

    卿凰在旁边低声道:“它……尸说,最痛恨的就是这些当初强迫自己守在宫殿内的邪魇一族,如果不是因为对方,自己原本只是一个为果腹奔忙的蠢笨小兽,可却拥有自由。”

    稍微一顿,卿凰又继续言道:“它多活了几百年,也困惑了几百年,不断坑害别的妖兽、让它们变成活尸,才让自己落得如此下场,实属自作自受。”

    突然间,瞽目尸昂首发出惨嚎:“嗷……嗷嗷嗷!!”

    紧接着就咽下了最后一口气。心中微动,关横轻声问:“它最后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换成人类的话,就是我、好、后、悔!”听了卿凰的解释,关横叹息一声:“嗯,可惜,现在知道已经晚了。”

    此时此刻,看着逐渐化为焦炭、继而随风变成飞灰的尸,周围的九宫禽魂、墨紫玄蛛和犬都有些发傻愣神,唯独老猴没往这边瞧一眼,而是悄悄朝那口箱子走去。

    “啪。”关横头也不回的搭住对方肩头,随即说道:“你竟然想抢在我前面去看箱子里的东西?这有些不够意思了吧?”

    “叽叽、叽叽。”闻听此言,老猴面带尴尬叫了两声,卿凰在旁边笑着说:“好啦好啦,没什么大不了的,其实我也想看看,咱们现在就把箱子打开吧。”

    “行,你吩咐,我照办。”关横对她点了点头,随即说:“婴白鬼,你来动手,注意点,小心里面有机关。”

    “吱吱。”婴白鬼答应一声,立刻飞了过去,伸手就去掀箱子盖,突然间,这家伙稍一犹豫,产生了些许谨慎,而后左瞧右看,居然抄起旁边一根小棍子,在箱子盖上戳来戳去。

    关横见状差点笑出声来,他拍着巴掌扬声道:“喂,差不多就行了,我只是叫你小心而已,没说此物一定有危险。”

    无闻听此言,婴白鬼这才将棍子一扔,飘身落在了长方形箱子近前,伸出手掀开了箱子盖:“唰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