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御鬼者传奇 >正文 第2324章 椭圆玉片
    “嘿嘿,要是多头邪魇分身手下都是这种渣滓妖兽,那谁也救不了它们。”关横发出一声长笑,随即命令旁边的瞽目尸:“别再发愣了,赶紧走。”

    那家伙知道自己现在能活着,是因为可以做大家的向导,要连这点作用都起不了,那就离死不远了,不由得打了个寒颤,尸立刻迈开四条小短腿向前奔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在另一边,地宫尽头的某个洞窟内,仅剩的两个多头邪魇分身聚在一起,不知道该如何是好,多年以前,它们被本体扔在这偏僻地方,看守某个重要物品,一晃就是很久。

    开始大家都还习惯,可时候久了,与本体的联系逐渐掐断,这些分身就明白,自己已经被抛弃。

    可任务就是任务,永远都不能放弃,故此这些分身还是坚守在地宫内,只是要出去放放风,在宫殿门口的黑雾内溜达一圈。

    谁知道,今天它们却遇到了夺命的煞星,一只当场被卿凰用寒气冻结,另一只不得已将其弄死灭口,仓惶逃窜时中了关横的火灵气之箭,刚刚跑到地宫门口,就已经焚身而死,实在是倒霉之极。剩余的两只分身和同伴互有感应,很快就知道对方已经完蛋了。

    几只分身原本没有名字,可是互相以魇大、魇二、魇三和魇四称呼。魇大此时在洞内来回徘徊,有些焦急的说道:“如今魇三、魇四突然被杀,会不会是那蠢钝的尸搞的鬼?”

    “哼,那头肥兽怎么可能有这种本事?”魇二气哼哼的说道:“如果它能轻易弄死老三、老四,这么多年下来,你我咱们可能相安无事?依我看,肯定是来了外界的强敌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说来,咱们更危险。”魇大紧张说道:“最少咱们对尸知根知底,明白那家伙能耐有限,可是外来的强敌,你我可应付不了,再加上老三、老四都已经折在对方手里,要我说,还是赶紧撤吧。”

    “要走,还是你走吧。”

    多头魇二此刻冷森森的说道:“本体的命令说得很清楚,让我们留在地宫这里守候‘重要之物’,既然如此,我是不会轻易离去的,除非是战死在这里,让对方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!”

    这家伙讲得正气凛然,倒是让面前的魇大有些自惭形秽,那家伙呐呐得说不出话来,到最后晃了晃自己的几颗颅首嘀咕道:“忠心耿耿又如何?只怕咱们早就被本体抛弃了,对方现在是死是活还说不定呢。”

    “大家相识多年,我本想带着你一起离开,但是你不知好歹,非要守候在这里等死,那我可就不奉陪了。”魇大说到这里,转身就要离开洞窟,择路逃走。

    可就在此刻,它身后的多头魇二突然说:“且慢,如果想让我答应和你一起走,不妨先帮我一个小忙吧。”闻听此言,魇大愕然扭头问:“什么小忙?!”

    “我想要一样东西,那就是你的命!!”这森然厉吼甫落,魇大的一颗脑壳就被对方狠狠咬住,它疼得眼冒金星,不由得惨叫道:“你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咔嚓、噗!”没等魇大说完,自己这颗颅首已经让它硬生生拽断,三两口囫囵吞下,紧接着,魇二就开始撕扯对方的皮肉和其余脑壳,吃得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“别怪我,其实咱的心思和你一样,都想早点逃走,又怎么可能留在这里等死呢?只不过,我把想法藏在心里,你却挂在嘴边,实在是太傻了。”

    一边吃,这丧心病狂的家伙一边嘀咕道:“但我想把你们三个彻底吞噬、增强实力以后再离开,没想到,倒霉的老三、老四被人弄死,算了,只吃你一个,算是这么多年在这里苦熬得到的好处吧。”

    将同为分身的魇大彻底吞噬殆尽,多头魇二还顺势打了几个饱嗝,它自言自语道:“如今强敌骤至,我可不会犯傻和对方硬拼,但是为了逃跑时牵制对方,最好把地宫里所有的陷阱机关都启动。”打定了主意,这家伙晃晃悠悠出了洞窟,径直向着右前方走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关横他们已经走到了地宫一端的尽头。

    “怎么又是一条死路?”卿凰微微皱眉,而后对犬和尸道:“就这么半晌的工夫,你们已经带着我们走了三条死路了,难道说就不能有点新鲜花样吗?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尸哆哆嗦嗦不敢吱声,犬也有些不好意思,关横脑中灵光一闪,突然道:“等等,它们领着你我来到死路,似乎不是瞎打误撞,你们瞧。”

    此言甫一出口,他迈步走到岩壁近前,伸手一摸,随即开口:“从刚才起,我就有些怀疑,这后面很可能另有玄机,嗯,好像有极为细微灵气涌动的声音,如果不认真观察,很难发现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听了他的话,卿凰才觉得自己刚才似乎有些急躁,于是快步走上前,也学着关横的样子伸手摸向岩壁。

    就在她的手指碰触岩壁的刹那间,居然有一股微弱灵气疾涌过来,“呼呼呼唰唰唰”顺着卿凰的手向她体内汇去。

    “呃?!”心中大感吃惊,卿凰急忙把手缩了回来,关横见到她神色有异,便开口问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呼、呼……”卿凰微微喘息着回答:“没什么,是我太过紧张了,只是有一股细微灵气融入体内,但……”

    她眨了眨眼笑道:“这些灵气异常精纯,对我有益无害,而且还让我有一种极为熟悉的感觉,很像义父的灵力。”

    “呼”关横这才舒了一口气:“这下我就放心了,咱们应该想个办法,把这岩壁震碎,然后过去对面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说的是,老猴、婴白鬼,又用到你们了。”卿凰此刻笑着道:“来来,赶紧把这岩壁轰塌,对你们来说,这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吧?”

    “叽叽。”

    “吱吱。”

    一鬼一猴齐声尖鸣,表示正是如此,紧接着,它俩瞬间蓄劲,让拳头上汇聚炽烈灵气,就要动手击毁岩壁。

    “唧唧唧”陡忽间,旁边的墨紫玄蛛发出尖鸣,而后九宫禽魂也说道:“奇怪,附近好像有什么剧烈响动,由远至近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关横和卿凰刚才光顾着感受岩壁彼端的灵气涌动,聚精会神之下,此刻注意到轰隆声响不断传来。

    “糟了,八成是什么坍塌了。”关横挥手说道:“婴白鬼,你们大家加紧时间合力轰碎岩壁,咱们必须另找出路,我先去发出声音的地方瞧瞧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我,一起去吧。”卿凰话音甫落的瞬间,已经和关横疾奔而去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、咣咣咣。”两个人跑出去老远的时候,还听得见身后重击声响此起彼伏接连不断,就知道要不了数息时间,岩壁就会崩塌,他们必须得抓紧时间回去。

    “噌噌噌!”疾走十余丈,关横就已经来到前方拐角的位置,定睛细瞧,就看见对面不远有巨石急速滚动而来。卿凰在他身后问道:“是滚石吗?”

    “不一定,我看见后面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狂奔推动石头行走,你留在这里,我去看看。”说罢,关横一晃身,提着似雪弓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就在他纵身跳到附近丈余高突起岩石上,眺望观瞧的瞬间,就已经发现了滚石后面的东西,原来是几只发了疯似的巨型天牛,用自己的独角拼命拱着石头向前跑。

    “糟糕,要是让它们把巨石拱过来,我和卿凰所在的位置,已经后面老猴那边的岩壁都有危险,必须尽快阻止。”

    “咯吱吱”想到这里,关横将掌中似雪弓拉得圆如满月,一道粗长的灵气之箭顿时汇聚形成,“唰嗤!”此箭在瞬息间破空疾飙,登时钉中数丈之外疾滚的巨石。

    “嘭!咯剌剌……”摧枯拉朽般的威力霎时在巨石表面蔓延,使其不断龟裂,“哗啦啦”说时迟,那时快,随着一阵阵巨响陡起,石头应声粉碎,那些尸化天牛顺势扑空,俱都跌扑在,惨叫翻滚。

    “嗤嗤嗤噗噗噗!”下个瞬间,关横的灵气飞矢急落如雨,立刻就把大部分巨型天牛躯体贯穿,剩下的两只还想趁机开溜,附近的倏地响起一声低叱:“休想逃走!”

    “唰唰唰嗖嗖嗖”大股寒气疾涌而至,硬生生将其肢体冻结在原地,正是卿凰赶来出手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关横赞了一声,飞扑过去手起剑落,立刻斩碎两只天牛的脑壳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……轰隆!!”恰在此时,他们身后传来连串坍塌声响,二人俱都欣喜笑道:“看来老猴它们那边也已经得手了。”

    瞬息间,二人疾奔折返,立刻回到了岩壁附近,果不其然,老猴、婴白鬼它们奋力轰击,已经把丈余厚的坚实岩壁轰塌。

    卿凰稍一感觉,立刻意识到对面有微弱灵气飘过来,便马上说道:“就是这边,看来咱们要寻找之物,已经离此不远了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还有多头邪魇的分身,也必须找到铲除掉。”

    关横瞥了一眼始终躲在旁边的瞽目尸,他扬声道:“喂,你熟悉多头邪魇分身的气息,如果感觉到的话就告诉大家一声,放心,我肯定让那些家伙是死在你前面。”

    这些话说得杀气腾腾,尸听了不由得心惊胆战,但是也有一丝快意,它知道关横不会放过自己,但要是能拉着最痛恨的多头邪魇分身陪葬,倒也是一件乐事,大不了来个同归于尽!

    就这样,瞽目尸忙不迭点头答应,马上主动向前面奔去,关横心中暗想:“哼,就是要利用你们这些心狠意毒互相仇视的心理,我不信找不到那些分身的下落!”

    少时片刻之后,大家已经在尸的带领下来到一处隐秘洞窟,它在入口处不断嗷嗷嚎叫,关横走过去时,也感到了一丝邪气残留痕迹。

    “看来对方刚刚离去没多久,巨型天牛滚石的陷阱,估计也是这些家伙布置的。”说罢,关横已经和卿凰率先走进了洞窟,后者指着地面说:“你瞧,好像是邪魇一族留下的血迹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这里怎么会有新鲜血迹呢?”关横嘴里嘀咕了一句,脑中灵光迭闪,他突然低呼道:“难道是起了内讧?!”

    “也许真有这个可能。”

    旁边的九宫禽魂说:“要不然这样,我刚才注意到洞窟后面有三条岔路,我和婴白鬼、墨紫玄蛛行动迅速,应该分头去探查一下,如果能找到对方踪迹或是发现相关线索,立刻发出啸声通知诸位如何?”

    “也好,多头邪魇分身的实力应该不弱,我不担心婴白鬼,可是你和玄蛛,就得多加小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本禽心里有数,一会见。”说时迟,那时快,急于表现的九宫禽魂登时向外飞去,身后还跟着雾化玄蛛和婴白鬼,眨眼间就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“咱们趁这个机会,在此处找找别的线索。”关横的话音甫落,卿凰肩头的惑心犬噌的一下跳落在地,紧接着就向前方的洞窟尽头跑去。

    “喂,你发现什么了?等等我们。”

    卿凰一边喊着,一边和关横、老猴追了过去,此时此刻,犬已经驻足在某个角落,用前爪不断刨土掘坑,卿凰本想上前询问,却被关横拉住,而后对她摇了摇头,示意对方静观其变。

    不到数息时间,这小狗就从土里刨出个东西来,约莫巴掌大小,是个椭圆形的玉片,看起来倒不像是个寻常之物,只是尘封已久、年代久远,表面布满了污泥。

    “呜呜、汪汪。”用嘴叼起此物的时候,犬似乎还有些恋恋不舍,可是稍一犹豫,就马上把它送到了卿凰面前一递。

    “好乖好乖,一会就赏给你灵气。”卿凰笑着拍拍小狗的脑袋,然后在掌心汇聚出一团水灵气,把玉片表面的污泥洗净,此物登时绽现一抹浓郁的灵气光晕。

    “咦,这东西是……”看到关横眼中闪过诧异之色,卿凰立刻问道:“怎么,你认识此物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灵界的灵族人使用的‘战绩聚灵牌’吗?”

    关横拈起这个牌子的时候,笑着说道:“此物对于聚灵城的人来说最寻常不过了,绝大部分都拥有一个,怪事,怎么会出现在多头邪魇分身栖息的地方呢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