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御鬼者传奇 >正文 第2323章 蹼爪青蟾(第三更)
    “要想知道,很简单。”关横的脸上也泛起一层杀气:“找到那些家伙,把事情弄清楚,然后格杀勿论。”

    感到他的气势高涨,老猴、婴白鬼也在旁边嘶声吼叫,都表示见到多头邪魇分身,就打算大打出手。

    下一刻,那就剩半口气的尸发出低声哀嚎,看样子还想让关横饶过自己的残命,但他哼了一声:“哪有这么容易的事情,立刻把我们带到地宫那边去,到时候再说饶命的事。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瞽目尸的大耳朵动了动,只好挣扎着爬了起来,向前蹒跚而去。“阿横,你就不怕这家伙再耍花样?”

    听到卿凰这么说,关横低声回答:“放心好了,那家伙体内有原火之苗,他要是敢耍花样,我就引发此物烫死这肥兽不费吹灰之力。”

    稍微一顿,他又继续说:“还有,惑心犬接触过那些灵气的味道,它肯定可以寻觅灵气踪迹,你让犬跟在尸身后,这是双重保险。”

    “聪明,就这么做。”卿凰微微颌首点头,立刻让小犬跳落在地,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不多时,关横便和同伴跟随对方走到了宫殿一处角落,从表面瞧这里空荡荡的,什么也没有。

    向四周打量一圈,卿凰沉着脸说:“尸,你是不是在耍我们?岂有此理……”

    “叽叽。”看到她有些不悦,老猴顿时晃着拳头扑向肥兽,狠狠捶了它一下:“嘭。”

    “嗷呜!”尸这家伙吃疼,前蹄发软晃悠着扑倒在地,关横急忙拦住老猴:“等等,让它自己解释。”

    “叽叽、叽叽。”闻听此言,老猴不满的低吼两声,那意思是说,当家的,你咋心软了?像这种坏货,就应该有事没事都狠狠的修理才行。

    “嗦,我自有分寸。”和老猴搭档已久,对它的意思,关横少说也能猜出个九成,他踢了踢面前的尸:“别装死了,不就是想趁机休息一会吗?赶紧起来,告诉我们地宫入口在哪里。”

    尸被他点破自己试图躲懒的诡计,这才哼哼唧唧爬了起来,挪步走到墙壁近前,而后示意大家出力将其破坏。

    “这个容易,老猴,你有力气没出使吧?来来,把墙壁打烂。”

    “叽叽叽”白眉老猴此刻憋着一肚子气,照准围墙正中挥拳直捣,“轰嘭!哗啦啦”无数砖墙顿时迸碎四弹,扬尘飘起的瞬间,大家就看到后面一个漆黑巨门。

    “呼”霎时间,一股汇聚于门口的诡异气息登时钻入缝隙消失不见,卿凰和惑心犬同时颤晃身躯,她失声叫道:“哎呀,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汪汪汪”说时迟,那时快,嗅到这股气息的惑心犬更是急不可耐,噌的一下向前方奔去,居然收势不住,咣当撞在了门上。

    “呜呜。”小犬坐在原地,疼得不停晃动脑袋,饶是如此,它还在贪婪的吸收着方才遗留在此处那些气息。

    “喂,你这家伙也太馋了吧?真是让人看不下去。”关横嘀咕了一句,却发现身边的卿凰也有些愣神,于是问道:“喂,凰妞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阿横,这、这地宫里,肯定有个对咱们非常重要的物品。”卿凰突然斩钉截铁的说道:“无论如何,我一定要找到‘它’!”

    “嘿,看样子,你应该是发现什么不寻常的东西了吧?”关横笑了笑:“其实我也有这种直觉,现在目标明确,那就好办了。”

    “呃?!”突然间,二人都看见瞽目尸在漆黑巨门近前开始掘洞,关横问道:“喂,你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嗷呜、嗷嗷。”听那家伙叫了两声,卿凰不由得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“呵呵呵,这尸,说它上次来的时候,就是如此掘洞进去的,现在还想挖个洞让咱们一起钻呢。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关横哈哈一笑:“根本没这个必要,不就是门吗?本少爷今天就是要做侵门踏户的恶客,那群多头邪魇的渣滓分身又能拿我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老猴、婴白鬼,我们上!”

    “还有我们呢。”卿凰此时一招手说道:“禽魂、玄蛛,你们先撞一下此门试试硬度,然后让我来。”

    “呼呼呼”说时迟,那时快,劲风陡起,九宫禽魂和雾化玄蛛迅猛疾扑,“咚!”这一下可撞得不轻,使得黑门不断嗡嗡嗡作响颤晃。

    “咕咕,很硬!”禽魂倏地腾空飞起叫道:“不过以大家联手之力,直接破坏绝不成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诸位,先看我的。”卿凰的话音甫落,震动掌中灵剑和莲花奇刃,同时发出斩击。

    “唰!”这迅猛一击挟裹灵王之力和无匹寒气登时打中黑门正面,“轰隆!咯剌剌”门上登时出现大片龟裂痕迹,紧接着,关横、老猴和婴白鬼的猛轰也不约而同落在了上面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、咣咣咣!”顷刻间,漆黑大门爆发巨响,化为无数飙飞碎片。

    “噗噗噗嗤啦、嗤啦!”那黑门背后其实早有不少家伙在埋伏,都是多头邪魇分身捉来充当手下邪化妖兽,此时对方还没来得及动手,就已经被黑门碎片绞得血肉模糊,就此暴毙身殒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竟然还有这么多埋伏?走,一起杀个痛快!”关横的话音甫落,自己已经挥舞双剑,如同虎如狼群一般出手斩杀邪兽,卿凰、老猴它们更不会手下留情了,一个个出手迅猛之极。

    唯独那瞽目尸躲在旁边角落瑟瑟发抖,不敢动弹,这家伙原本就实力低微,没有了施展惑心邪术、控制活尸的力量,只能躲起来,不然的话,随时可能被凶兽弄死。

    “噌噌噌!”真是担心什么就来什么,电光火石间,三只嚎叫的邪兽径直扑了过来,它们没去找别人的麻烦,倒是齐刷刷围拢到了角落,对着倒霉的尸又撕又咬,疼得这家伙嗷嗷直叫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!”距离最近的老猴瞬间出拳震飞自己的对手,却不过去解救,只是抱着肩膀瞧热闹。

    见此情景,关横唰唰唰几剑将面前凶兽刺翻,并随口说:“喂,猴子,去把那几个畜生赶走吧,尸虽然不是好东西,可是咱们得靠它带路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叽叽。”老猴不情不愿的答应了一声,噌的扑了过去,“咣咣!”两拳揍飞面前的邪兽,而后抓住尸的耳朵把它揪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嗷嗷、嗷嗷。”肥兽疼得直晃脑袋,此时此刻,关横他们也把门口那些邪化妖兽一一击杀。

    “唰。”卿凰随手将灵剑收回鞘内,她瞧了瞧周围环境,发现地宫的岔路非常多,心知要是贸然选一条路走,必然危险重重,便对关横使了个眼色,对方立刻了然于心。

    “老猴,把尸赶到前面去,让它带路。”关横沉声说道:“别让它耍什么花样。”

    “嘭!”呲牙咧嘴的白眉老猴照着尸的脑门就是一巴掌,勒令对方赶紧前进。

    不多时,蹒跚向前的尸就把大家带到了双向岔路前面,这家伙突然驻足不前,显得有些犹豫,关横喝道:“怎么回事?还不赶紧走?”

    “嗷……嗷呜……”闻听此言,尸满脸难色的叫了几声,卿凰开口:“它说自己以前掘洞进来,每次走到这里也分不出方向,所以不敢随便挑一个走,生怕带错路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个废物。”关横嘀咕了一句,惑心犬却在此时噌噌噌几步跑到前方。

    这小狗把鼻子贴在地上嗅了几下,而后对着卿凰嗷呜直叫,她笑着说道:“好好,我明白了,马上就和你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卿凰对身边关横说道:“让犬跟着尸一起往前走吧,它们俩一个来过此处,另一个能辨认灵气的味道,同时合作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“嗯,有道理。”闻听此言,他微微颌首:“你们两个赶紧往前……咦?!”

    刚刚说到这里,关横双眉微皱,随即对老猴使了个眼色,口型的意思是:“左侧,两丈距离。”

    “噌!”老猴得到命令立刻闷不做声疾扑过去,“砰!”沉重一拳登时狠狠轰在左边地面上。

    “嗖嗖嗖!”立刻就有三道黑影应声破土飙飞,径直弹到了半空中。

    “蹼爪青蟾?!”

    一看见这种东西,卿凰下意识叫出对方的名字,因为这种妖兽在荒郊野外也算是经常见到,不算稀奇,但是这蹼爪青蟾平常的体型少说也有数尺长、异常肥硕健壮,大家眼前的,却只有巴掌一般尺寸。

    “怪了,为什么会如此瘦小?!”卿凰疑窦丛生,可就在此刻,婴白鬼骤忽发出尖叫声,随即挥拳封挡,“咣!”一道黑影顿时被它的拳劲震飞倒掠。

    “嘭!”那倒掠黑影正是一只急扑过来的青蟾,被震飞后应声嵌进附近岩壁,激得碎石迸飞,可是它竟然还可以活动,噌的一下再次窜落在地,蹦蹦跳跳迅疾袭来。

    “婴白鬼一拳都没有把小青蟾震碎,这家伙的躯体到底有多结实?”

    关横心中微微一动,立刻叫道:“注意,别小瞧这些青蟾,它们虽然比不上寻常那种的个头,可是身体坚固远胜普通种类,不要留手,用尽全力击杀!”

    关横这个命令甫一出口,大家顿时明了,老猴霎时间疾扑过去,嘴里喷吐出大股原火烈焰气息,烧得迎面而来的妖蟾一个个变成火球,这些家伙疼得咕呱乱叫,就在下一刻化为了灰烬。

    “咕咕咕”说时迟,那时快,九宫禽魂尖鸣着疾掠而下,尖喙利爪登时撕碎不少青蟾的躯体,但它也意识到对方相当坚固,让自己的爪子都酸麻了。

    “吱吱吱!”

    婴白鬼陡发厉啸,倏地在半空晃出十余道急速残影,朝着四面八方疾扑而去,刚才出手一时大意,居然没有灭了那只青蟾,让它觉得有些面上无光,此刻更要卖力表现自己,免得让众多同伴看轻。

    “咕!”一只青蟾刚刚尖叫半声,就已经被它紧紧攥住,对方拼命吸气使躯体膨胀,企图增加抵抗力挣脱束缚,但婴白鬼脸上陡现狰狞之色,随即用力一捏,“噗!”这青蟾立时爆成大团血雾。

    “呼呼呼”与此同时风声疾响,其余残影也都使出了同样的动作,由于婴白鬼的速度实在太快,让对方看起来,就像是出现了无数分身一样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现在已经堪称神速了,就连我也只是勉强能捕捉到它的动作。”

    关横盯着前方大肆屠戮青蟾的婴白鬼,心中暗想:“谁能想到,昔时出身小小碧水潭的婴白鬼,居然会有如此长远的进步,呵呵,真可谓世事难料啊。”

    “嗤!”就在这时,最后一只青蟾被老猴踩在脚下,狠狠的碾压几遍,终于把它踩碎。

    说实在的,这青蟾称得上是铜皮铁骨,要是换了一般的对手,还真是无法奈何它们,只可惜,对方遇到的是关横等人,这才叫“命中克星”呢。

    “唧唧唧”恰在此时,连窜带蹦的墨紫玄蛛从不远处拐角跑了回来,它的身后还传来“哞哞”吼声,震耳欲聋。

    关横和卿凰对望一眼,俱都想:“难道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噌噌噌!”就在下一刻,对面果然窜来两道黑影,“咣当、咣当!”霎时落在了大家面前,他们定睛细瞧,这回出现的家伙,才和平常那种蹼爪青蟾差不多大小,只是更显肥硕而已。

    “哼,弄死小的,大的救出来报仇了,这些家伙倒是按部就班出现。”卿凰冷笑一声:“阿横,该咱们出手了,一人一个吧。”

    “行,有斜道蓝纹的这只我来收拾。”关横的话音甫落,登时朝着左边妖蟾扑去。卿凰微微一笑,拽出莲花奇刃朝着另一个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呱嘎!”那只浑身深褐斑点的妖蟾爆发凶悍狂吼,挥起前爪狠狠拍向卿凰面门,她厉声喝道:“找死,竟敢试图碰我的脸?去你的吧!”

    “唰!嗤啦!”莲花奇刃挟风急落,立时斩断对方前爪,那褐斑妖蟾陡放哀声,却又戛然而止,因为锋刃已经在瞬间蹭过它的下颌,使其扑通栽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砰!”另一边,关横飞脚疾踹,蓝纹妖蟾在空中暴喷血雾,正好落下时,正好摔在同伴身上。

    “老猴,火来。”关横漫不经心的吐出四个字,白眉老猴立刻释放原火之力,将对方残躯烧成了灰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