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御鬼者传奇 >正文 第2322章 地宫往事
    不过在剧痛影响之下,它们也瞬息恢复了清醒,在场的每一个,都被尸用惑乱情绪的怪眼邪术影响,就连犬也不例外,直把它们气得七窍生烟。

    关横大吼道:“还愣着做什么?想报仇的话,跟我们一起冲”

    话音甫落,他已经领着卿凰和大家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前方数十丈的位置,气势汹汹的老猴已经追到了尸身后。

    刚才被对方的邪术戏耍,自己迷迷糊糊吃了大亏,让它如何不怒?说时迟,那时快,疾奔的老猴顺手抄起地上一块大石头,朝着尸猛力飞掷而去:“呼”

    “啪!”这一下打得真准,正中尸后脑,疼得这家伙一个趔趄险些跌扑在地。就是趁着这么个工夫,白眉老猴晃身形,“噌噌噌!”几个起落间纵到了尸前面。

    见此情景,尸登时摇晃脑袋,让眉心怪眼对准了老猴。

    “叽叽?!”就是那只眼睛让自己吃亏,老猴吓得一缩脖颈,瞬间闭上双眼,合身向侧面翻滚躲避,尸见到它闪开,就想拔腿再逃。

    谁知道,老猴刚才的动作是半真半假,避让是真的,但是也趁机完成了下一步要做的事。

    “呼砰砰砰!”

    电光火石间,老猴以拳捶地,让狂涌炽烈的原火之力呈涟漪状疯狂扩散,瞬时把自己和尸彻底包围在了原火圈内,“唰唰唰!”烈焰高炽,把周围土地烤得漆黑发烫,尸顿感不适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老猴一个飞纵空翻,已经落到了圈外,对着尸呲牙咧嘴,叽叽怪叫,以示嘲弄,那意思是说,笨蛋,这回你可跑不了了。

    “老猴,做得好!!”就在数息后,关横他们已经飞奔赶到,玄蛛、禽魂和犬看到原火圈困住了瞽目尸,一个个都是亢奋大叫,因为刚才大家险些吃亏,现在终于到报仇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“尸,这回这真算是正式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关横此时迈大步走上前,站在火圈外围冷声说道:“你指使尸兽袭击离宫,在附近密林内搅风搅雨,无非就是想到这里来达到自己的目的,我倒想弄清楚,你究竟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喂,阿横问你话呢!”卿凰在旁边叫道:“实话实说,我们还可以赐你痛快一死,要不然,等着被零切碎剐,受尽痛苦吧。”

    “呼、呼、呼……”闻听此言,瞽目尸气得呼哧带喘,随即哼哼了几声。

    “冥顽不灵!”听了它的声音,卿凰随口咒骂了一句,而后对关横言道:“这家伙的嘴很硬,声称就算杀了它,自己也不会说出任何事情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啊,反正你招与不招,我都要让你吃些苦头,不然这口气也咽不下去。”脸上泛起一丝冷笑,关横倏地低吼道:“老猴、婴白鬼,还不快给我狠狠教训这家伙!”

    “吱吱!”

    “叽叽叽”一猴一鬼早就按捺不住怒火,听到命令以后,登时扑进了火圈。

    下个瞬间,它们的重拳接二连三落在对方躯体上,“砰砰砰、咣咣咣!”打得尸嘶声吼叫。

    关横眉头微皱:“这家伙的喊声像杀猪似的,难听死了,把它的嘴堵上,往死里打,最后剩一口气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啪。”听到他的话,老猴从地上抄起大把湿泥,狠狠塞进尸嘴里,对方立刻叫不出声了。

    “唰!”就在此时,婴白鬼双掌释放蔚蓝色的气芒,这是可以令对方异常痛苦的水灵气,“噗!”如针似芒的灵气登时挟风掼入尸的双耳,径直入脑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”剧痛从头部瞬间走遍全身,直至尾巴末端,尸就连出声惨叫都没办法,顿时扑倒翻滚起来。

    “哼哼,很痛苦是吧?完全是自作自受,想想那些被你控制,从活物变成行尸走肉的妖兽,它们的痛苦也大抵如此。”关横此刻冷笑着说:“我想让你痛痛快快把这些尝过十八遍再说!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瞽目尸气得浑身栗抖不止,倏然间,它挣扎着扑到原火圈旁边,用眉间的怪眼狠狠瞪着关横,二者目光霎时碰撞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阿横?!”见到这一幕,卿凰吓得脸色大变,尸那怪眼会让周围的活物产生迷惑,要是关横也中招,那就糟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一刻,关横浑身颤抖,倏忽要产生不寻常的异变,卿凰焦急万分,急忙伸手扳住他的肩头,大声问道:“喂,你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倏然间,关横捂着自己的头低呼道:“不好,我大概是被这家伙的邪术控制了,要、要做些对你不利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啥?!”还没等卿凰反应过来,自己就被关横搂住,而后他立刻在卿凰脸颊上啵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你!!”卿凰一时吓傻了,关横在她耳边不住地嘀咕:“刚才那一下,是我中邪的结果,你可千万不能怪我、不能怪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胡说八道!”

    下一刻,卿凰捂着脸颊大骂:“什么中邪,这不是和平常一样吗?你是装的!”

    “不,我是真的中邪了……”听到他继续胡说,卿凰气急反笑:“如此说来,你是中邪了才会亲我?那就更该打了!”

    言到此处,她一把拽住关横的衣襟道:“这件事等会再找你算账,你先说说,自己看见尸的怪眼,为何没有中招?”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关横此刻先对火圈里的婴白鬼和老猴一挥手:“先把那颗怪眼掏出来,再继续往死里打,记住,只需要留口气就行。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老猴的利爪已经硬生生摘除了对方眼球,它们俩接着狠揍尸,关横这才对卿凰说:“刚才激怒这家伙,我就是留出破绽让它对我施展怪眼邪术……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卿凰焦急问道:“这么做实在太危险了,万一你要是真的中招,我们可就危险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,像这种惑心术,一般控制不了意志坚定、精神集中的人,我刚才问过犬。”关横此时摸摸她肩头上趴着的小狗:“没错吧?”

    “嗷呜、汪汪汪。”犬回答的非常清晰,显然是很肯定。关横接着说:“所以嘛,只要我在和尸怪眼对视的时候,集中精神去思考某种事物,它的惑心邪术就无法对我有效了。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卿凰下意识问道:“那你刚才在想些什么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你,凰妹。”关横微笑着,伸手轻轻一捏对方柔荑,而后低语道:“只有想到你,才会让我的意志无比坚定,精神集中。”

    “哼,我不信。”卿凰心中虽然暗喜,嘴上却说:“我看你八成是在想怎么占我的便宜吧?”

    “呃,居然猜得这么准。”关横只觉得背脊阵阵发凉,不由得暗暗吃惊:“女人的直觉太可怕了。”

    “喂,婴白鬼真的要把尸打死了。”卿凰倏地一指火圈内低呼道:“快叫它住手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停手吧。”关横猛地一挥手,原火圈瞬间缩地熄灭,他接着说道:“把原火之力送入它的体内,尸这家伙要是敢轻举妄动,立刻烧了它。”

    “嘭。”走上前两步,关横踩住勉强吐出嘴里烂泥的尸说道:“现在问你什么,最好都老实说出来,要不然,嘿嘿,我不介意让它们继续折磨你。”

    此言甫一出口,关横就觉得脚下尸的躯体不停抖动颤晃,显然是已经吓得魂飞魄散,肝胆俱裂了。

    卿凰也走上前问道:“说吧,你和建造这诡异宫殿的邪魇一族,到底是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之所以会这么问,是因为他们来到此处时,已经确定了这宫殿的建筑风格,已经大门口的石碑、雕像都和万魇邪王的得力手下多头邪魇有很大关联,所以说,这件事一定要先审问清楚才行。

    听到卿凰的询问,那奄奄一息的尸浑身栗抖,只好说出了以往的事情经过。

    原来在很多年以前,这家伙还是一只笨拙蠢钝的妖,无意间打洞钻入山腹内,目睹了一幕奇景,当时出现了不少古怪模样的家伙,在此处数天内就建出了诡异宫殿,其中一个为首的,本体是个长了不少颅首的怪物,在此兽企图掘洞逃跑时,将其抓获了。

    原本,妖以为自己难逃一死,可是对方在动手时,却发现这家伙身负上古异兽血脉,着实罕见,便动了另一番心思。

    多头怪物在妖体内埋下禁制,使其对自己屈服,并且教给了它一种可以利用自身血脉之力、将普通妖兽变为活尸的邪法,这么做,是为了让妖变成宫殿的看守,一步也不能离开。

    为了活命,妖只好答应了下来,对方似乎对它也不是很放心,还在宫殿内留下了几个分身作为监视妖之用,而后才离去。

    最开始,尸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留在宫殿里需要看守什么东西,但它的力量有限,只能控制一两只活尸,也不敢反抗那些多头怪物的分身。

    不过随着岁月流逝,很快就过去了数百年,尸终于发觉这宫殿里有一处隐秘地宫,就是隐藏秘密的关键所在,很快,它借助自己能够掘洞的手段,潜到地底前去探秘。

    就在地洞挖到距离那个地方不远的时候,尸赫然感觉到有一股极为精纯的灵力迎面用来,便不由自主将其吸收殆尽,这一下倒好,借助这股灵气,尸控制活尸的异能之力飙升,从最初只能驱使一只,变成几十、上百,甚至更多。

    意识到这灵气给自己带来的好处,简直是惊天动地、无以伦比,尸登时对灵气源头起了觊觎之心,打算再次潜入地宫,将其据为己有,谁知道这回自己就没那么好的运气了,当场就被看守地宫的怪物分身堵住。

    当初,那多头怪物离去的时候分工很明确,尸需要看守的,只是宫殿前半段以及外围部分,倘若敢随便进入后殿区域,自己的分身便会立刻将其扑杀,绝不犹豫,多年来这个规矩一直没变过。

    可此时此刻,瞽目尸不但坏了规矩,更对那些精纯灵气的来源起了贪念歹心,这是多头怪物分身决不能容忍的事情,双方立时撕破脸发生恶战。

    原本,几只分身以为自己要灭杀尸轻而易举,谁知对方控制的活尸数量猛然飙升近百倍,铺天盖地的妖兽、妖禽和妖虫活尸一拥而上,两边立时打了个难解难分。

    这场恶战旷时持久,数月间都是如此,怪物分身固然是焦头烂额,不堪再战,尸的那些受控活尸也几乎消耗一空,只能说是惨淡平手的结局,从此以后,双方各自占据了宫殿一边,彼此成了仇敌。

    尸虽然对地宫里的灵气垂涎三尺,可是在没有把握全灭怪物分身的时候,谨小慎微的它绝对不可能轻易出手了。

    不过数月前,密林内火山口上方突然飞来一座奇怪建筑,正是汪桐弄过来的祝融离宫,在这宫殿落在山巅的时候,附近树林产生极大震动,犹如地龙翻身,就连古洞内都被余震影响,产生了不少崩塌陷落,岩壁也出现了裂痕。

    瞽目尸看不见东西,但也感到这是自己的大好机会,它必须到洞外走一趟了。

    之所以要出去,一来是寻找厉害的妖兽,将其变为自己的活尸助手,为攻打地宫做准备,二来是要看看究竟什么东西造成的地壳变动。

    就这样,尸来到了密林内,甚至还悄悄出现在离宫附近,反复观察里面的动静,那个时候,祝融离宫正门经常遭到邪气妖兽侵扰,但是都被汪桐他们打败,铩羽而归。

    久而久之,尸就认为里面住了一群棘手的强敌,要派自己的手下密切监视对方的一举一动,到了关键时刻,或许自己可以利用对方,在它打定主意之后,离宫外墙周围的妖兽活尸,才逐渐开始增多了。

    就在今晚,瞽目尸打算重整旗鼓,再次进攻地宫,率领凶猛的“活尸大军”,一举夺取那些精纯灵气,却没想到,关横他们顺着这条路线就杀了过来,根本是大大出乎意料。

    “地宫里的精纯灵气、怪物分身……”听到这些事情,关横扭头看了卿凰一眼,随即说:“对方的身份,咱们应该都猜到了吧?”

    “哼,肯定是多头邪魇那个杀千刀的。”卿凰此时攥紧双拳、俏脸含嗔,她低声说:“也不知道它在这里的地宫搞什么鬼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