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御鬼者传奇 >正文 第2321章 邪眼迷心(第一更)
    “滚!”电光火石间,卿凰飞起一脚猛踹虫颅正面,“嘭!”对方中招应声向后摔去,居然狠狠撞在了尸身上,把这家伙碰得一个趔趄,险些坐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呼、呼、呼……”见此情景,大喘粗气的尸怒极,用后腿一蹬对方喝令它动手,巨虫只好再次迎上卿凰。

    “唰唰唰!”

    说时迟,那时快,劲风此起彼伏,卿凰掌中莲花奇刃接连出招,“噗噗噗!”寒光迭闪,戳刺得此虫浑身都是坑洞窟窿,但这巨虫像是铁了一条心,晃动身躯,就像是一堵墙似的,拦住卿凰不让她追击尸。

    “可恶,你这是作死!”卿凰气得柳眉倒竖,就在此时,禽魂和婴白鬼那边都解决了自己的敌人,倏地掠空疾飙而至,她立刻扬声喝道:“上,撕了这家伙,我先去追尸。”

    “噌!”九宫禽魂急落探爪,闪电般抓住巨虫脑壳,对方还有些不服气,张开大嘴就要反击。

    “吱吱吱”婴白鬼一声尖啸,朝着甫张虫嘴接连投掷火劲血刃,“嚓嚓嚓!”顿时将巨虫的口腔内绞得血肉模糊。

    紧接着,二者攥住虫身向左右猛力撕扯,“嗤啦!”硬生生将其变成了两爿碎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关横独斗塔楼变成的“巨大石鬼”,这家伙身高数丈,仗着体型庞大,一拳就有万钧之力,照着敌人所在的位置,“呼呼呼”挥拳猛轰。

    “咣、咣、咣!”每一拳落地都砸得原处下陷龟裂土石四迸,虽说威力十足,只可惜速度慢得不敢恭维。

    “哼,你就这点本事?那我可就要还手了。”

    轻松躲过石鬼重拳的关横心中暗道:“这玩意能够活动自如的原理,大概和镇守俑很像,由此可见,在其身躯内部的某处,肯定有核心之类的东西控制,只要将此物找到加以破坏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“呼!”他刚想到这里,巨大石鬼陡忽抬起一只脚,朝着自己就猛力踩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轰!”这一脚力量使得实在太大,顺势狠狠破进土内,足足陷进去丈余,石鬼竟然一时拔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蠢东西!”关横嘴里轻轻吐出这三个字,倏地晃身形朝着石鬼疾窜而来。

    “嗷呜!!”眼见对方向自己疾奔,这巨大怪物骤然挥舞双臂横扫而来,“呼呼!”就像是两条择人而噬的怪蟒,瞬息疾袭关横。

    见此情景,他凛然不惧,“噌噌噌!”几个起落间,脚尖点地向前一跃,啪嗒落在了对方左臂上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大家伙,借你的胳膊跑一跑,谢啦”

    关横纵身长啸,径直向着巨大石鬼的面门奔去,这家伙见状大急,倏地挥起另一只手掌迅猛拍落,“砰!”谁知道这一下没有击中敏捷异常的关横,却把自己的胳膊打得龟裂迸折。

    “笨蛋,你的准头也太差劲了。”关横觉得好笑,此刻已经纵身跃到石鬼的肩头,他心中做了估计,原先和卿凰她们进入塔楼时,这里共有三层,自己落脚的位置就是第三层顶楼,也就是石鬼头部。

    “倘若是核心的话,藏在头部的几率比较大,先从这里开始……”

    “呼!”他刚刚打定主意,就感到脑后恶风不善,原来是石鬼挥动拳头向自己直捣而来。

    “唰!”晃身形掠空疾纵,关横骤然落在另一边,“咣!”对方这一拳赫然应声落在自己脸颊上,打出一个巨洞窟窿,他不由得暗喜:“这倒是省得再让我找进去的路了。”

    正想要迈步跳过,突然间,那窟窿产生了一股绝强吸力,硬生生将关横的身躯拉拽进去。

    “什么?!”他还没来得及判断出了什么事,自己已经顺势而下了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边,卿凰再次冲到了尸身后数丈的距离。

    “看不出你长得像猪似的,跑的还挺快,今天要让你逃了,我就不叫卿凰!”

    她的话音甫落之时,立刻震动掌中莲花奇刃,“嗖嗖嗖!”三团挟风寒气转瞬袭向尸后腿,这要是把它冻住了,尸再想跑势比登天还难。

    “呼?!”意识到危机临头,这家伙吓得浑身栗抖,下个瞬间猛然用前蹄顿地:“嘭!”

    说时迟,那时快,土内再次窜出几道散发恶臭的疾影,原来是三条尸化妖蚯晃着躯体拦阻她的去路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些家伙,真是找死!”卿凰倏地把脸一沉,此时此刻,她怀里的惑心犬突然探出脑袋,对着那些家伙就是一阵急促嚎叫:“嗷嗷、汪汪!”

    此犬的惑心术也有一套,刹那间,就让尸化妖蚯有些迷糊。

    卿凰急忙向前奔去,随口叫道:“婴白鬼、老猴,清理这几个家伙,玄蛛,咱们上!”

    “唧唧唧!”闻听此言,尖鸣的墨紫玄蛛陡忽化为一片黑雾,恶狠狠罩向前方尸,对方驱使活尸,害死了自己大部分同族,这个仇它是肯定要报的。

    “呼、呼、呼!”大口喘息的尸见到对方袭来,立刻张嘴喷出尸臭黄烟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刚才,玄蛛雾化的时候也吃过这个亏,现在岂能重蹈覆辙?说时迟,那时快,这家伙的黑雾在瞬间凌空旋舞疾转,居然产生一股强风,硬生生吹得尸臭黄烟四散消失。

    “嗷?!”那尸登时吓了一跳,它的本事有限,除了控制活尸以外,就剩下喷吐尸毒黄烟和恶臭响屁这种下三滥的招数可用,但如今被强敌包围环伺,它已经山穷水尽,再无退路了。

    “尸,你制造活尸和疫病,还派了妖兽去围攻祝融离宫,罪无可恕!”卿凰扬声叫道:“我们现在就是宰了你,也是丝毫不会犹豫,还是乖乖束手就擒吧。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瞽目尸气得浑身栗抖,它好歹也是能控制无数活尸的家伙,也有几分上位妖兽的骄傲,现在被卿凰奚落,登时觉得脸面无光。

    “哼,看你的样子,还不服气是吧?”卿凰用莲花奇刃斜指对方叫道:“老猴,上,狠狠揍它!”

    “叽叽叽!”听到女主人下令,早就凶心大盛的白眉老猴立刻嚎叫着疾扑过去。

    突然间,这尸昂首嚎叫:“嗷呜呜呜”紧接着,它的前额倏忽鼓起一个肉瘤,“唰!”上下一翻,转瞬出现硕大眼球。

    “看不见东西的尸,竟然会多出一颗眼珠?!”正想往前冲的卿凰突然感到肩头有异动,原来是惑心犬在微微颤抖,与此同时,这小狗发出低嚎,提醒她注意。

    因为犬敏锐的感觉到,这颗眼珠,有迷惑心神的作用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呼!”关横的身躯向着巨大石鬼脸颊窟窿孔洞内坠去,瞬息间,他的双足在旁边一点,“嘭!”顿时让自己下坠的速度缓慢下来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”电光火石间,他下方传来了阵阵凄厉的嚎叫声。

    “妖鬼魂体?!”关横心中一动:“我现在知道是什么东西来让石鬼活动自如了,原来就是你们!”

    也许是尸控制自己那些手下抓了大量妖鬼魂体,禁锢在了石鬼内部,以便驱使这大家伙行动,平常,妖鬼们潜伏不动,这石鬼也就变成了“塔楼”的形态。

    “如果把那些妖鬼灭掉或者释放,这石头怪就动不了了。”关横心转如电,猛然一踹身边的固体,呼的向下方飞去。

    “骨碌碌”凌空翻滚时,他觉得耳边的鬼啸声越来越近,骤然用双剑互击,“当!”大股五行灵气瞬息间向下席卷而去,“砰砰砰!”连串暴响霎时此起彼伏接连不断。

    “咯剌剌”

    顷刻间,刺耳的摩擦声响起,这石鬼身躯内侧登时出现狭长裂痕,借着一丝透过来的光亮,关横赫然发现此处最底部有两个产生无数龟裂痕迹的硕大石球,很显然,上面的痕迹,都是自己的剑芒造成的。

    “鬼啸声,就是从石球里面传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关横当即以俯冲姿势落下,径直坠向其中一颗石球,“嘭!”双剑硬生生斩在上面,石球应声迸碎,“嗖嗖嗖”从内里窜出十余道咆哮鬼影,向着关横面门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呔!!”关横陡忽发出一声厉吼,里面蕴藏无尽威压,登时震得那些魂体凌空迸碎湮灭。

    “啪嗒!”关横双足落到平地,扭身、蓄力、反肘凿击另一颗石球,动作一气呵成。

    “砰、咣!”石球应声爆碎,里面窜出二三十道妖鬼魂体,关横放声大笑:“随我一起出去吧!嗨”

    说时迟,那时快,他的双剑挟风猛斩,“咔嚓!”立刻将面前的石鬼腹部内侧破开,“砰!”随即一脚踹出个大窟窿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”群鬼一见破洞光亮,齐声咆哮向着外面飙飞而去,紧接着,关横纵身疾跃,立时跳向空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叽叽叽!”老猴可不管对方有没有多出什么眼珠,此刻已经尖啸着欺身到尸近前,“呼!”一记破空重拳狠狠轰中尸的脸颊。

    “咣!”这一拳下去,暴响声陡起,尸不但没事,老猴反而捧着自己的爪子惨叫起来:“叽叽”

    “什么?这怎么可能?”卿凰心知老猴拳劲无俦,就凭尸这点微末实力不可能正面抵挡,可是亲眼目睹的事实却让她不得不重新估量尸的的底蕴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老猴晃了晃腕子,眼中随即迸现凶芒,感到刚才一拳打在坚硬如金石的东西上,让它心里着实震撼了一把,可老猴天生好斗暴躁,岂能在此时放弃认输?

    电光火石间,它重新汇聚原火劲包裹双拳,向着向着对方迅猛攻去,“呼呼呼!”铺天盖地似的拳影破空疾袭,接二连三落在了尸身上,可就在下一刻,老猴再次尖声惨叫,继而抖着双臂扑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老猴?!”卿凰见状吓得花容变色,立刻跳过去扶起哀叫的老猴,恰在此时,那瞽目尸扭身就想跑。

    “奇怪,它明明已经占了上风,为何会撤退?!”目睹这一情景,卿凰不由得疑窦丛生。

    “拦阻那个家伙,千万别让它跑了。”猛地意识到有哪里不对劲,卿凰立刻发出命令,婴白鬼、禽魂、玄蛛,甚至她肩头上的犬都扑奔了过去,将尸团团围住。

    可就在此刻,尸眉心那颗怪眼迸现邪芒,倏地飙出数道黑线,纷纷涌入大家体内,下一刻,它们全都乱套了。

    “吱吱吱!”尖叫一声,婴白鬼径直扑向空中高的九宫禽魂,对着它就是狠狠一拳,对方不甘示弱,立刻就和婴白鬼厮打起来。

    “唧唧唧”另一边,墨紫玄蛛变成黑雾,瞬息笼罩在犬身上,对方不住凄声嚎叫,在雾气内乱撕乱扯。

    见此情景,卿凰扶着老猴急得直跺脚:“喂,你们在做什么?快停下!”

    “卿凰”下个瞬间,关横迈大步疾奔而来,看到对面情景,他急忙问道:“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那尸的眼珠有古怪,先是老猴中邪,现在连大家都开始自相残杀了。”卿凰火急火燎地说着,又看到尸转身疾奔,便叫道:“快瞧,它又要跑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对劲,你们上当了。”关横一看老猴的双爪,立刻说道:“这上面根本就没有任何伤痕,估计老猴都没有实际碰到尸!”

    “砰砰砰砰!”关横的话音甫落,照着老猴的脸就是正反四个耳光,打得对方眼冒金星叽叽直叫,不过也在瞬间清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被那该死的尸骗了,刚才它只是让你以为自己打在坚固之物上面,实际上中了它的怪瞳邪术,拳头没击中对方就自己缩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关横说罢,猛地将老猴举过头顶,随即向尸逃跑的方向飞掷而去,嘴里还喊道:“快追,用原火圈困住那家伙,记住,别再正面对视它的怪眼了。”

    “呼”老猴的身子在半空划出弧形抛物线,径直扑向尸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关横暴吼一声:“在场的都给我听着,安静一点!!”

    被他的咆哮声威势所慑,实力最强的婴白鬼、擅长惑心术的犬登时清醒过来,可玄蛛和禽魂却在此时翻滚一处,打得异常激烈,已经分不开了。

    别看墨紫玄蛛平时有些害怕九宫禽魂,现在中邪红了眼,也是又咬又撕毫不示弱,关横和禽魂在旁边气急反笑:“这个死虫子,平常对敌人却没这种胆量。”

    婴白鬼见状,顿时吐出一股火星,“呼呼呼唰唰唰!”灼热的原火之力席卷而去,立时把玄蛛、禽魂烫得嘶声尖叫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