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御鬼者传奇 >正文 第2320章 塔楼石鬼(第五更爆发)
    “唧唧、唧唧。”玄蛛落地化为实体,顿时对着禽魂尖叫了两声,对方没好气的说道:“行啦行啦,我也看见了,不就是地上有些残留的尸臭味吗?对方肯定是尸兽……”

    但它刚说到这里时,墨紫玄蛛却大摇其头,对禽魂表示并非表面那么简单,紧接着,玄蛛又往前挪动了两步,对地面上的足迹和气味观察起来。猛然间,这家伙愕然抬起头,对着九宫禽魂连叫了两声。

    “什么?你说是‘它’!”看到对方再次肯定的点了点头,禽魂立刻尖声大叫:“快,一定要找到对方的踪迹,千万不能让这家伙跑了,追”

    “噌噌噌唰唰唰”

    它俩就像是见到了价值连城的宝藏,顿时挟风疾飙窜进前面的洞窟内紧追不舍。前面那个肥硕笨拙的怪物其实已经跑了一会,只是这家伙实在是太胖,行动过于缓慢,眨眼间就被九宫禽魂和玄蛛追上了。

    “站住!!”后面一声怒喝赫然响起,惊得前边奔行的肥硕怪物浑身剧颤,但是这家伙可不敢停下,登时迈动四条短腿,发了疯似的向前疾走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,还想跑?”禽魂此刻破口大骂:“我们找遍整座宫殿,就是为了你,尸,你跑不了了!!”

    原来墨紫玄蛛在洞窟入口那里发现的气息和足迹,经过判断就是瞽目尸留下的,虽然浑身充满了尸臭味,可这家伙却是不折不扣的活物,与那些尸化妖兽根本不一样。

    九宫禽魂知道关横他们追得这尸上天入地,几乎无处可逃,却始终没发现此兽的踪迹,如今倒好,被自己和玄蛛无意中逮到,可万万不能放跑了。

    “呼呼呼”

    说时迟,那时快,雾化的墨紫玄蛛骤忽扑向尸,这家伙猛觉身后恶风不善,登时将“后门”高高撅起,“噗”一个响亮声音赫然响起,紧接着大股刺鼻恶臭的气息充斥了整个洞窟,顿时熏得玄蛛从雾化变成实体,咣当一声摔在地上,险些昏厥过去。

    尸这个响屁,实在是太臭了!!

    “呼、呼、呼”听见了对方坠地,意识到玄蛛没办法再追自己,尸立刻迈开短腿向前疾奔逃遁。

    “真是没用的虫子,看本禽的手段!”九宫禽魂自忖不怵对方的臭屁,立刻扔下玄蛛不管,朝着瞽目尸追去,它觉得己身飞行飞行速度快,绝对可以在数息之间追上那个肥兽。

    谁知道对方虽说跑得慢,可是对洞窟内部极为熟悉,不出十丈,居然跑没影了。

    “咕咕实在是可恶!!”禽魂气得破口大骂,此时此刻,墨紫玄蛛晃着脑袋跑了过来,刚才那个臭屁把它熏得够呛,现在走路还摇摇晃晃,好几次撞在了沿途的岩壁上。

    “笨蛋虫子,你不是会辨认尸的气味吗?赶紧找找。”禽魂没好气的催促着:“快点,要是对方跑掉了,我就告诉关横是你放走,到时候有你的苦头吃。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玄蛛吓了一跳,忙不迭在附近搜索了起来,数息之后,它化为雾气飞向左边的岔路,还发出尖锐叫声,示意对方跟随自己。

    越是往后走,越是感到前面的道路宽阔起来,不一会,禽魂和雾化玄蛛竟然穿过出口,飞到了一个敞亮宽敞的地方。

    突然间,九宫禽魂看见了前方黑影,立刻叫道:“是尸,快追!”

    “嗖嗖嗖唰唰唰”风声甫动,它俩已经飙出一箭之地,倏地欺近对方身后,那尸眼见禽魂疾探利爪扣向自己背脊,急忙向侧面闪身躲避,顺势撅起后面,打算再用响屁攻击。

    “哼,这招对我没用。”见此情景,禽魂爪势不减,可尸仅仅是虚晃一招,而后合身向前方石窗的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噌!”尸虽然肥硕,可是蓄力已久,终于勉强窜出窗子,就在此时,九宫禽魂注意到了周围场景有些熟悉,立刻低呼道:“原来是塔楼第一层,这家伙是想逃跑,不行,必须截住它。”

    可就在这个时候,它和玄蛛猛然听到周围响起一连串轰隆巨响,无数砖墙和地面开始向一起急速凑拢,产生诡异的变化。

    “关横他们……唉管不了那么多了,追到尸要紧。”想到这里,禽魂毫不犹豫的带着雾化玄蛛,紧随对方冲出了石窗。

    时间倒溯回刚才一会,塔楼塔楼第三层。婴白鬼陡忽奋尽全力,硬生生撕开了碧鳞妖蚺的大嘴,“嗤啦!”刺耳声响传遍每一个角落,这妖蚺顿时发出濒死惨叫:“吼”

    见此情景,观战的卿凰顿时抚掌叫道:“婴白鬼赢了!”

    “不,还差一点。”关横的话音甫落,碧鳞妖蚺躯体疾晃,全身上下所有的鳞片齐刷刷竖了起来,转瞬挟裹劲风向周围呈扇形疾飙弹迸:“嗤嗤嗤唰唰唰!”

    “吱吱吱!”说时迟,那时快,婴白鬼发出尖啸的同时,急速释放大股原火之力,硬生生将扑到近前的鳞片烧成灰烬。

    但这些,只是其中一部分,而鳞片疾飞的范围已经到了整座三层每个角落。

    “哼,微末伎俩!”关横的双剑锵然出鞘,转瞬破空疾斩,无数灵气剑芒立时疾迸四弹,将那些妖蚺鳞片绞成齑粉。

    “着!”卿凰此时疾弹掌中莲花奇刃,寒气瞬息席卷,在面前形成一片冰墙,“夺夺夺当当当!”剩余的数十道鳞片顿时被冰墙所阻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说时迟,那时快,咆哮的婴白鬼双掌瞬息浮现出水蓝、火红双重颜色,是水灵气、火灵气融合在一起的锐利掌刀,“唰嗤啦!”这道迅猛攻击从妖蚺前额向下疾掠,豁开颌骨、肚腹,立刻将妖蚺的躯体剖为两片。

    “好,赢得漂亮!”关横这句话甫一出口,四周围的墙壁和地砖突然轰隆隆作响,紧接着就向一起迅疾聚拢。

    “糟了,这塔楼要产生怪异变化,不可久留。”电光火石间,关横瞧见前方数丈有个石窗,顿时扬声道:“从那里脱身,走!”言到此处,他奋力抄起地面的半截蚺尸,朝着那边疾奔而去。

    卿凰心中纳闷,正要询问这是要做什么,就只见关横将残躯呼的甩出了窗口。

    “卿凰,立刻用寒气把蚺尸冻硬,咱们可以从窗口顺着这个‘大滑梯’溜下去。”闻听此言,卿凰差点笑出声来:“聪明,也就你能想出这种稀奇古怪的主意。”

    “呼呼呼唰唰唰”挟风寒气瞬间席卷数丈长的蚺尸,将其冻成和窗口连接的“滑梯”,随手将犬揣入怀里,关横抓着老猴说道:“我和它先下去,在平地接着你。”

    “哧溜”此言甫一出口,他们仨就已经顺着蚺尸滑梯飞出,眨眼工夫就落在塔楼外侧的平地。

    “哇”卿凰轻呼一声,立刻从上方滑落,关横手疾,伸手就将其搂在了怀里。她还扬声笑道:“好好玩,真刺激!”

    “呵呵,那再来一次如何?”听到关横的话,卿凰连连摇头:“不要,蚺尸好脏,我不会再滑第二次了。”

    可就在这时,附近突然响起了禽魂和玄蛛的叫声,卿凰低呼:“哎呦,差点把它们忘了,禽魂是如何跑出来的?”

    关横向左侧一瞧,登时沉声道:“它们在追前面某个东西,好像是……尸?!”

    “什么,是它?!”卿凰心中大喜:“终于要逮住这个家伙了。”

    “轰隆”恰在此时,关横他们面前的塔楼完全坍塌,弄得扬尘四起、土石飞迸,可是在灰蒙蒙的飞扬尘土中,有个巨大黑影赫然站起,猛地向大家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、咚咚咚!”沉重脚步声转瞬欺近,关横眼珠一转,立刻说:“你赶紧带着婴白鬼、老猴和犬去追尸,这里的家伙由我来解决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要犹豫了。”关横再次大声道:“禽魂和玄蛛实力有限,要是没你帮忙,尸很可能就要溜掉了,这种情况,绝不能出现,快去,我会用诛邪巨刃一鼓作气斩了它!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卿凰也觉得有道理,立刻对老猴、犬它们一招手,急匆匆顺着禽魂发出尖啸的方向奔去。

    “唰、唰!”关横此时迅速拽出双剑,他心中暗道:“哪有这么容易再次使用诛邪巨刃,这玩意虽说威力惊人,可是消耗灵气的速度也快,我可不能一下就被掏空了,还得留一手。”

    看了一眼疾奔过来的家伙,微皱双眉的关横喃喃自语道:“原来是个‘石鬼’,我可从来没见过这么巨大的类型,比起当初的石鬼王还要大上十几倍,难道说,尸刚才逃走之前,让这家伙‘活’了起来……”

    他突然想到一种可能,这石鬼如此巨大,很可能就是刚才“塔楼”本体。

    “原来大家刚才都在你的肚子里转悠,这种情况我倒是很少遇到。”

    “当!”说时迟,那时快,双剑互击传出铮鸣声,关横厉喝道:“来吧,大家伙,我可是没多少时间和你耗费,要上喽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边,卿凰和老猴没费吹灰之力就追上了禽魂它们,并随口问道:“在哪里发现的尸?”

    九宫禽魂急忙把刚才的事情一说,还继续道:“一定要把这家伙抓住,不能再给它逃跑的机会,对了,这尸实力平平,不难对付。”

    “别大意了,它还有控制尸兽的异能呢。”卿凰的话音甫落,前方十余丈外奔逃的瞽目尸倏地刹住脚步,那家伙意识到继续如此跑下去不是办法,终于决定反击了!

    “呼、呼、呼!”大口喘息着,肥硕的尸嘴里骤忽放出大股诡异气息,说时迟,那时快,它面前的土内隆起不少鼓包,紧接着,各种各样的妖虫,虻、蚂、蛆、螂俱都哀嚎嘶鸣着破土而出。

    令人奇怪的是,这些虫子最开始都不是尸化状态,一旦接触到尸的气息,它们就立刻产生了变异。

    “吱吱吱”惨叫声陡起,数只白斑妖虻率先进入了尸化转状态,在尸的吼声控制下,向着卿凰她们疾扑而去。

    “嗡嗡嗡”妖虻进入尸化以后速度极快,长出更加强而有力的翅膀,在大家周围急速挪移。

    “吱吱吱!”见此情景,白眉老猴勃然大怒,它都懒得使用拳头攻击,倏地甩动等身长的尾巴,挟裹原火劲呼呼呼疾舞成圈,“啪嗤、啪嚓!”妖虻一只只在半空迸碎焚烧,化作数团火球。

    “唧唧、唧唧。”旁边的墨紫玄蛛见状大声鸣叫,显得极为高兴,顿时吸引了几只尸化蚂蟥的主意朝着它疾掠而来。

    玄蛛的本事有限,除了雾化之外几乎一无是处,但它也懂得借势而为,电光火石间,雾化身躯迎向蚂蟥,对方眼前一阵模糊,登时气得尖鸣乱叫。

    可就在下一刻,有两道迅疾黑影霎时欺近,“笃笃笃!”用鸟喙啄杀蚂蟥的,当然是九宫禽魂,而另一个飞掷血刃绞碎对方身躯的,自然是婴白鬼。

    “尸,你让这些虫子来送死,难道说,自己连动手的勇气都没有吗?”卿凰此刻用莲花奇刃斜指对方叱骂道:“胆小鬼!”

    “呼呼哧呼!”闻听此言,不断喘息的瞽目尸勃然大怒,似乎是被触及什么不堪回首的痛处。

    “哼,你只不过是个控制妖兽活尸的渣滓,没了它们,你什么也不是。”卿凰嘴里不饶,说的畅快无比:“来呀,本姑娘站在这里,单手让你如何?我就认定你没有这个胆子接受挑战。”

    “嗷呜!汪汪汪!”不但是卿凰在持续奚落对方,就连她肩头趴着的惑心犬也随之叫着起哄,直把尸气得浑身栗抖。

    “好机会,你越是愤怒,我就越有生擒你的机会。”卿凰一边想,一边不动声色的向前缓步挪移,逐渐接近那家伙。

    别看瞽目尸眼睛看不见东西,可是听力绝对远超寻常妖兽几十倍,此时此刻,这家伙意识到卿凰慢慢靠近自己,顿时为之一惊,立刻向后缩身而退。

    “想跑?!绝不放过你!”卿凰一声低叱,立时拔身疾掠冲向对方。

    可就在下个瞬间,尸面前数尺方圆的土内窜出一个硕大虫颅,张开血盆大口,挟风向着她咬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可恶,这是暗中的埋伏?!”眼见这巨虫的尖牙利齿就要碰触到自己,卿凰在此时只得被迫还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