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御鬼者传奇 >正文 第2319章 沸水攻击
    在角落里,有一滩黏液,散发着腐尸恶臭,正是那些尸兽留下的东西,老猴因为自己嗅觉敏锐,不愿意嗅到这种味道,故此没敢太接近。

    可就在下个瞬间,它头顶出现细微响动,还有些许尘土飘落,若是换了别的家伙,兴许不会在意这些细节,但是老猴可是耳聪目明之辈,自然开始留心注意了。

    “叽叽、叽叽。”此时此刻,它装作左瞧右看,却什么都没发现的样子,扭身就走,那房顶上的家伙以为自己没被发现,心中不禁得意,就这么瞄上老猴的后背了。

    “噌!”电光火石间,对方疾落而下,照准老猴的后脖颈就咬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呼”早有防备的老猴瞬息转身挥拳,“嘭!”正中对方的脑壳。

    “咯剌剌”骨裂声陡忽响起,对方登时倒跌在地,“扑通!”结结实实摔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唰!”看见对方是一只浑身漆黑鳞片的双尾巨蝎,老猴立刻晃身形疾扑过去。

    “咣、咣、咣!”三记重拳轰下去,这双尾巨蝎不但没事,反而把白眉老猴的拳头震得生疼,它心中不觉暗暗称奇,刚才第一拳的感觉也像打在了坚固岩石上似的。

    “难道说,这家伙的身躯真的如此坚硬?!”老猴心中泛起疑问,不过这家伙素来遇强则强,根本不会在乎对手有多厉害,巨蝎要是真的这么出奇,它倒是会更高兴。

    “呼呼呼唰唰唰!”电光火石间,老猴周身上下倏地暴现凶猛高炽的赤红之芒,那是原火劲发挥到极致的现象,见此情景,对面那只巨蝎不由得出现了三分怯意。

    原来蝎子也就是浑身的外壳结实坚固,要论起战斗力,实在不算什么,如今老猴动了真火,可把这家伙给吓坏了,它心里可没有对战的念头,只想着要如何开溜。

    “叽叽叽!”陡忽间,咆哮的老猴向前纵跃,挥拳狠狠直捣巨蝎头顶,这家伙骇然缩身,堪堪避过这一击。

    “嘭!”重拳落地,余劲震得原处龟裂下陷、土石飞迸,看到这等威势,双尾巨蝎毫不犹豫,直接扭身就跑。

    见此情景,老猴又好气又好笑,还以为是个好对手,没想到虚有其表,那就更不能放过它了。

    “噌噌噌!”说时迟,那时快,拔身似电的老猴转瞬落在了巨蝎身后,伸出爪子就想去摁住对方。

    “唰!”可就在下一刻,风声陡起。

    原来是巨蝎情急拼命,晃动两条粗尾上面的弯钩,倏然疾袭老猴头脸。但是这蝎子速度不济,在老猴眼中就像是慢动作一般,它猛地出爪,“啪、啪!”不偏不倚攥住了对方双尾,陡忽甩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呼啪、呼啪……”老猴奋起神力,左右反复摔打,这蝎子哀叫不止:“吱吱吱”

    但是敌人惨叫,可没让老猴产生半点怜悯之意,它心知肚明,这些凶恶尸兽一旦滞留人间,带来巨大灾难,所以能杀就杀,绝不手软。

    不过话又说回来了,关横只是命令自己来侦查一番,要是能抓获一个活口,回去让卿凰审问,自己肯定夸奖。

    “对,就把这东西拉回去。”打定了主意,老猴双爪顺势一用力,“嘶啦、噗嗤!”巨蝎的两条粗尾顿时被硬生生扯了下来,让它扔到老远的地方,紧接着,它便拽着半死不活的蝎子,一路拖行而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婴白鬼飞进了那个巨大房间,发现这里有个窝巢,到处都是散发尸气恶臭的蛋壳。

    “难道说,刚刚这里有什么东西孵化出来了?”泛起这个念头,婴白鬼立刻向四面八方扫视,想要找到答案。

    “嘶嘶嘶”陡忽间,角落里窜出一条狭长疾影,尖叫着扑向婴白鬼,“啪!”它头也不回,随手将对方的脑壳抓了个正着,“咯嗤!嘭!”随即硬生生捏得粉碎。

    扔掉对方残躯的瞬间,婴白鬼才注意到那家伙是一条浑身碧绿的幼蚺,很有可能是刚刚孵化出来的,可身躯却足足九尺以上,这要是成年妖蚺,那得有多大?

    “唰唰唰噌噌噌”

    仅仅是眨眼的工夫,整个房间的角落里都涌出碧绿幼蚺,朝着婴白鬼气势汹汹的冲了过来,按照常理来说,尸化的妖兽不可能在产出下一代,因为它们已经不属于“活物”了。

    但如果是即将生产的妖兽骤遭尸化,那倒是有可能下蛋产子,房间内这些幼蚺的母亲,也许就是此种情况。

    这些事情,婴白鬼是不可能知道的,它现在只了解一样,面前这些幼蚺全是尸化妖兽的后代,不能留下祸害人间!

    “呼呼呼”

    风声陡起,婴白鬼周围霎时出现了赤红异芒,紧接着化为火劲血刃,向四外急速飙飞,“嗤嗤嗤、噗噗噗!”数不清的幼蚺被绞得粉碎稀烂,其余的就算是再凶悍,也都哀叫着向后退去。

    “嗖嗖嗖!”就在这时,婴白鬼把双手举过头顶,随着阵阵急促响声,那里已经汇聚出一个硕大的火球,直径足有丈余。

    “呼”火球在下个瞬间被它奋力向窝巢那边放掷去,“轰!”眨眼工夫,烈焰升腾,把整个房间烧得“噼里啪啦”作响,碧绿幼蚺根本无处可逃,统统都化为了灰烬。

    “唰!”婴白鬼在这时也晃动魂影倒掠出房间,回去给关横报讯去了。与此同时,老猴拖着奄奄一息的巨蝎来到大家近前,将这家伙往地上一甩,“咣当!”晕乎乎的巨蝎登时清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好样的,你居然抓了个活口,了不起。”关横倒是不吝惜说几句老猴最爱听的话,这猢狲果然欢喜的叫了起来,而后,婴白鬼也出现了,飞到关横的耳畔嘀咕了两声。

    “哦,知道了。”关横微微颌首点头:“这些事一会再说。”卿凰此时走到巨蝎面前,对着它说道:“喂,瞽目尸到底在什么地方,快说!”

    这家伙现在断了两条命根,成为“无尾蝎”,又兼疼得死去活来,只得对卿凰低低叫了几声。

    关横问道:“怎么样,它招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哼,这家伙说自己是归‘碧鳞妖蚺’管辖,根本没见过尸老大,不过此前不久倒是瞧见尸进入过这里,至于有没有出去,就不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妖蚺?!”

    听了卿凰的话,关横顿时对那个家伙来了兴趣,他说道:“刚才婴白鬼在前面房间里捣毁了一个妖蚺窝巢,不会是这个什么‘碧鳞妖蚺’的窝吧?那可就算它倒霉了,里面全都被烧光啦。”

    “吼!!”就在这一刻,塔楼尽头骤忽传来一声咆哮,震得周围嗡嗡作响。

    此时,那只巨蝎吓得瑟瑟发抖,对着卿凰不断发出怪叫,她对关横说道:“还真被你猜中了,巨蟹说,那房间果然是碧鳞妖蚺的窝巢,自己是负责看守此处的,如今幼蚺尽数被杀,对方肯定不会放过它。”

    “笨蛋,幼蚺是婴白鬼烧光的,和你有什么关系?”关横冷笑一声,随即把些许原火之力送入对方体内,他说道:“带我们去找妖蚺,我还能让你死得痛快一点,要不然……”

    “啪!”关横倏地屈指疾弹,这巨蝎登时痛彻心扉,不由自主发出惨叫:“唧唧唧唧”

    “嗯,停手吧,它已经答应了。”

    卿凰的话音甫落,关横顿时遏止了对方体内火劲乱窜,无尾巨蝎此刻只能颤抖着身子,带领大家向前走去,塔楼的阶梯呈螺旋转蜿蜒曲折,众人走了半晌,这才来到第三层,刚一迈步走进前面入口,大股突然袭来的劲风骤然而至。

    “滚!”霎时间,关横、老猴同时出拳,齐刷刷捣中前面这家伙的面门,只打得对方脑壳迸裂,残躯顿时跌扑在地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关横抬脚踩在这只六爪金蟾身上,硬生生将其跺进石头地面。他扬声吼道:“碧鳞妖蚺,你这混账东西还想躲到什么时候?告诉你吧,窝巢里那些蛋和幼蚺,已经全都死光了,你难道不想报仇吗?”

    这吼声震耳欲聋,在第三层塔楼房间内不断回荡,嗡嗡作响,与此同时,老猴的尖叫、婴白鬼的咆哮、禽魂与玄蛛的嘶鸣,再加上惑心犬的低嚎声,顷刻间响成了一片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那躲在屋顶暗处,原本想要极力避战的碧鳞妖蚺再也按捺不住心中怒火,发出吼叫从上方疾掠而来。

    “哼,终于出现了,婴白鬼,你上!”关横发出命令的同时还冷声道:“既能毁了它的窝巢,自然也能要了它的命!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妖蚺就知道婴白鬼是毁了自己窝巢、烧死幼蚺的大仇人,登时红着双眸张嘴狂噬,婴白鬼可不管那一套,你既然来送死,鬼爷爷奉陪便是!

    “砰砰砰!”数拳陡出,接二连三轰中妖蚺獠牙和左右脸颊,疼得这家伙连连摇晃脑袋,但是现在进退两难,它只能拉出拼命的架势,发狂似的向对方持续猛攻。

    目睹对方这种攻击态势,关横却微微冷笑,随即吩咐道:“老猴,你和禽魂、玄蛛把周围能逃走的出口全部堵死,快。”

    卿凰听他这么一说,不由得产生疑问:“你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嘿嘿,现在不是我想要做什么,想要耍花招的……是它。”

    说罢,关横指了指那碧鳞妖蚺,故意扬声说道:“别看这杂碎妖蚺是一副拼命的架势,实际上这家伙两只贼眼根本就没去注意婴白鬼的攻势,而是在观察什么地方可以作为逃走通路,你说,我能让它跑了吗?”

    关横这句话说的声音极大,顿时让碧鳞妖蚺听见,直把对方气得嘶嘶咆哮,其实关横说的一点都不假,这家伙自私自利,贪生怕死,根本就不是为了几颗蛋和幼蚺拼命的好父母。

    不过被关横点破自己想要开溜的诡计,碧鳞妖蚺登时恼羞成怒,这家伙暗忖此时再无轻易脱逃的机会,立刻起了拼命之心。

    “呼!”下一刻,妖蚺张嘴喷出大股淡黄尸臭毒雾,铺天盖地似的向婴白鬼笼罩而去。

    “吱吱吱”婴白鬼又岂会畏惧这点小小伎俩,左右掌心立刻同时汇聚出水火两种灵气,倏地形成了“沸水”状态。

    “嘭!”高温的沸水爆裂瞬间化为漫天滚烫水滴,“噼里啪啦”急落而下,不但将尸臭毒雾化为无形,还顺势烫得碧鳞妖蚺浑身都是血洞窟窿,五行灵气不愧为妖邪秽物的克星,对付妖蚺效果极强。

    “嘶嘶嘶”剧痛袭身,纵是半尸化的坚固身躯也扛不住了,妖蚺此刻后悔莫及,早知道会是这种结果,就算将它零切碎剐,也不会留在此处等死,但这个时候,它已经无法脱身了。

    此时,塔楼第三层的某个角落,一个猥琐肥硕的身影躲在暗处,竖起耳朵聆听前方打斗的声音,这家伙眼睛看不见半点东西,只能靠听觉来“观察”敌情了。

    此兽越听越心惊胆颤,不由得暗忖:“看来……碧鳞妖蚺败亡是迟早的事情,必须另想办法,将这些敌人置于死地才行。”

    心中打定了主意,这古怪肥硕的奇兽缓缓缩进暗处,向着身后某个隐秘洞窟里面钻去。

    “咕咕?!”与此同时,正和卿凰、关横观战的九宫禽魂突然向着左侧眺望,嘴里还叫了两声。

    关横便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暗中窥伺咱们。”禽魂忙不迭说道:“那家伙敛息的本事有两下子,现在已经要走远了。”

    眼珠一转,关横也感到有些不对劲,于是说道:“要不然,你和玄蛛去瞧瞧吧,记住,如果有危险,立刻返回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,虫子,立刻雾化,咱们走。”话音甫落之时,九宫禽魂带着墨紫玄蛛迅速离去。而正在动手恶斗的婴白鬼和碧鳞妖蚺,已经开始卯足劲硬抗起来。

    “嘭、嘭!”说时迟,那时快,婴白鬼的双手应声抓住巨蚺上下颌,对方要瞬间闭阖大嘴吞噬它,而婴白鬼则是要将蚺嘴撕成两半,二者一时僵持不下,顿时进退两难。

    另一边,急速飞行的禽魂和雾化玄蛛眨眼工夫就来到前方不远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咦?!”禽魂眼尖,登时瞧见左侧隐蔽角落有一个不起眼的深邃孔洞,紧接着,它就和玄蛛降落到了那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