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御鬼者传奇 >正文 第2318章 妖蚺毒虫(第三更)
    被灵气飞矢贯穿身躯,不断仓惶后退的巨象,头顶还悬着一柄随时能斩杀自己的“利剑”,那就是伺机而动的婴白鬼!

    “唰!噗!”斜刺里一道灵气飞矢瞬息钉中巨象脸颊,这个家伙剧痛之下一晃脑袋,婴白鬼正好也趁隙扑了过来,“嘭!”挟裹火劲的重拳狠狠捣在了它的伤口上。

    “咣!嗤啦!”双重伤害顷刻破开巨大尸象坚硬的表皮,婴白鬼大喜过望,顿时张嘴疾喷自己的鬼王珠。

    “啪!”珠子瞬息嵌入对方伤口的同时暴现五行灵气,随即不断急速旋转,只听“嘶啦、嘶啦”声响此起彼伏,巨象的脸颊眨眼血肉横飞,出现硕大窟窿孔洞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做得好,我需要的就是这个。”

    关横长笑一声,掌中似雪弓登时拉出满月之形,将一道九尺长的灵气巨箭迅疾释放,“嗤!”此箭在空中以撕裂空气的速度窜行,转瞬钉进了巨象脸颊,“噗!”正好从脑壳的斜上方钻出,直接将对方颅首贯穿了。

    “叽叽叽!”在后方观战的白眉老猴见状大喜,虽说自己不能亲自上阵,可是看到关横和婴白鬼配合无间击杀此兽,也让它亢奋不已。

    可就在下一刻,老猴陡忽感到身后泛起阵阵莫名杀气,倏地,它头也不回向后翻转疾纵,“啪嗒!”瞬间落在了丈余外。

    “嗡嗡嗡”说时迟,那时快,破空风声响起的刹那,九宫禽魂、卿凰、犬和玄蛛就已经被大片黑幕彻底包围。

    “呀,这是什么东西?”卿凰尖声一叫,显出些许紧张,禽魂在旁边喊道:“不好,是‘九节宿尸虫’,这些东西通常都是寄宿在活尸体内,靠着吸收尸毒浆液为生,还会吞噬活物血肉,非常危险。”

    “岂有此理,一时没注意,居然被它们给包围了。”卿凰顺手抽出莲花奇刃和灵剑,她说道:“立刻杀出去!”

    “看我的驭虫之威!!”电光火石间,九宫禽魂率先振动魂体发起攻势,大股凶横气势登时向九节宿尸虫席卷而去。

    “啪啪啪!”暴响声此起彼伏,无数虫子躯体被震碎惨死,可是这群家伙数量实在是太多了,就算霎时消灭一批,另一股顿时就会填补过来,包围圈丝毫没有溃散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可恶!”卿凰见状登时沉下了脸,惑心犬此刻发出嚎叫之声:“嗷呜嗷嗷呜”

    奋力吼叫出来的惑心术之音,让那些漆黑宿尸虫在空中抖颤不止,动作瞬息减缓下来。

    “好机会,动手!”卿凰立刻挥舞莲花奇刃疾挥而去,碰到虫群黑幕的瞬间寒气暴现,“咯剌剌噼里啪啦”使其立刻应声变成蔚蓝色的冰层。

    “叽叽叽!”恰在此时,外面的老猴发出吼叫,刚才它见机快,及时避过虫群围困逃到外边,卿凰听到它的声音,马上大叫道:“老猴,用原火之力攻击虫群,快”

    说到底,对付虫子这种东西,还是用火攻最合适,电光火石间,白眉老猴张嘴疾喷高温烈焰,一眨眼的工夫,就彻底覆盖了面前整片虫群黑幕,使其冒出滚滚烟柱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!”卿凰几步上前,抬脚狠命蹬在被冻住的冰层上,“哗啦啦!”此物顿时坍塌出个大洞,她和犬、禽魂哧溜一下就钻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唧唧?!”可就在此时,走在最后的墨紫玄蛛尖叫一声,原来那些背面飞舞九节宿尸虫终于震破了冰层禁锢,将它包围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糟糕,玄蛛!!”卿凰本想扭头伸手去拉对方一把,却被九宫禽魂拦住:“不行,太危险了,赶紧躲开!”

    可是卿凰稍微犹豫的工夫,玄蛛的身躯就已经被漆黑虫群彻底淹没,它的尖叫声只喊道一半,就已经戛然而止,卿凰的俏脸唰的一声变得苍白起来。

    “呼呼呼”不过在下个瞬间,虫群周围泛起一股狂涌旋飞的雾气,紧接着火急火燎的落在了卿凰和老猴面前,雾气消散的瞬间,伤痕累累的玄蛛低鸣着瘫倒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,你没死。”见到玄蛛虽然有伤在身,不过侥幸保住了小命,卿凰高兴的不得了,恰在此刻,九宫禽魂却叫道:“别大意,那些宿尸虫还没有被完全消灭呢。”

    “嗡嗡嗡嗡嗡嗡”半空中,那些被火烧、冰冻之后残余下来的九节宿尸虫振翅尖鸣,倏然间分成几股“黑流”向着大家席卷而来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不远处响起关横的冷笑声:“垃圾渣滓,还敢在这里逞凶?!着!”

    “嗤嗤嗤!”说时迟,那时快,关横的弓弦急颤陡响,连续释放五道火劲飞矢,“嘶啦!”数个火球在空中迅猛燃烧,将群虫化为了灰烬。

    “喂,没事吧?”他此时带着婴白鬼大步走上前询问,卿凰摇了摇头说道:“我不要紧,但是玄蛛受了些轻伤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依我看,刚才那种危急情况,能保住小命就已经不错了。”

    关横说着,屈指疾弹,送出一股灵气汇入墨紫玄蛛体内,而后继续道:“有了这灵气,你的伤势要不了片刻就能痊愈,自己下次多加小心吧。”

    “唧唧。”玄蛛此刻感恩戴德的叫了两声,默默开始吸收融合灵气,此时,卿凰看到前方尸化巨象的残骸,随口道:“哦,原来你们也把它解决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这该死的家伙最后还想反扑一下,被我用双剑把半边身子都绞碎了。”关横瞥了一眼被烧成灰烬的宿尸虫,又说:“没想到,你们这边会遭到偷袭,多亏大家机警。”

    “咕咕、咕咕,刚才我就说过,这种宿尸虫是寄宿在尸兽体内的,专门供那种家伙调遣。”九宫禽魂此时搭言道:“据我估计,那个控制虫群的家伙,应该就在附近才对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……也许是在前面的塔楼里。”关横手遮前额及远眺望,看着十余丈外高耸的塔楼,喃喃自语道:“不知是什么样的敌人,指使虫群袭击大家,要是落在我手里,就让它不得好死!”

    这句话甫一出口,周围的同伴都感到了他那股缓缓蔓延的杀意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在塔楼内部某个角落,一团盘坐在昏暗、不起眼角落的黑影骤忽哀叫起来:“嘶嘶嘶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家伙赫然感到自己方才派出去的宿尸虫已经全军覆没,那些虫子是被它所控制不假,可对方一旦遭到毁灭,作为宿主的它也会产生极大的痛苦。

    “看来那些敌人终于来到这里了……”此兽从昏暗角落缓缓蠕行出来,原来是一条躯体粗长的碧鳞妖蚺,浑身都释放着恶臭的尸气。

    “嘶嘶嘶”说时迟,那时快,尸化碧蚺倏地昂首尖叫,四周围的岩缝、地面孔洞冒出了无数窜动的暗影,俱都是毒虫、妖蛇之属。

    碧鳞妖蚺俨然是这群家伙的领袖,而它们,也是镇守塔楼最后一段防线的尸兽。

    下一刻,在妖蚺的嘶鸣命令下,毒虫和妖蛇全部分批离去,它目睹自己的手下消失而去的背影,心里也是很明白,这些家伙,九成九都是有去无回。

    由于本身天赋异禀,碧鳞妖蚺成为瞽目尸的手下以后,只是处于“半尸化”的状态,没有完全失去自己的灵智,所以它不像那些已经完全被尸控制的家伙,最重要的是,妖蚺知道“害怕”这两个字。

    不久之前,尸确实是躲在这个塔楼顶端的某处,它还严令所有的妖兽活尸必须尽全力、不惜一切代价阻击来犯之敌,哪怕是与其同归于尽也在所不惜。

    但是妖蚺可没那么傻,这家伙投靠尸,不过是为了增自身实力,以达到食物链更高的顶端境界,如今要是为了对方搭上自己的小命,那是万万不值得的。

    “只要这些妖蛇、毒虫都被敌人灭杀,见到形势不对,我就立刻开溜。”

    打定了这个主意,碧鳞妖蚺倏地扭身蠕动,随着一阵“噌噌噌”声响,迅速爬上了屋顶的某个岩洞,那里是自认为最安全的地方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关横他们已经飞奔到了巨大塔楼的门口,刚要登上面前十几节的台阶,在半空的九宫禽魂便立刻叫道:“小心,有敌袭!!”

    “噌噌噌唰唰唰嗖嗖嗖”它的话音甫落,上百条色彩斑斓的剧毒妖蛇就从阶梯彼端的大门涌了出来,如同翻滚巨浪一般迅疾袭向大家。

    “找死!”卿凰倏地亮出莲花奇刃,转瞬间释放出大股寒气,“呼呼呼咯剌剌”凛冽寒风夹杂物体冻结的声音此起彼伏,登时让大群妖蛇变成了冰雕。

    “嘶嘶嘶”即使是卿凰的寒气来势凶猛,依然有近半妖蛇迅速划过冻住同伴的冰层,发出尖声嘶鸣向着大家掠来。

    “唧唧唧唧!”电光火石间,墨紫玄蛛化为黑雾扑向前去,“嗤嗤嗤!”雾气卷住数十只妖蛇躯体,使这群家伙动弹不得,紧接着,九宫禽魂发出厉啸,朝对方低掠疾飞。

    “嚓嚓嚓、噗噗噗!”利爪尖喙转瞬也收割了不少妖蛇的小命。

    “嗷呜、汪汪汪!”趴在卿凰肩头的惑心犬想要窜过去帮忙,卿凰却拍拍它的额头说:“不用,最后一下就让阿横他们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婴白鬼、老猴!”关横大笑道:“一起出手吧!”

    “呼、呼、呼!”

    说时迟,那时快,他们三个齐刷刷以拳捶地,“嘭轰隆!”三重火劲霎时呈涟漪状迅猛扩散,将方圆数丈内的每个角落全部席卷,“噼里啪啦”声响此起彼伏,周围顿时蔓延开大片焦臭气息。

    “呵呵呵,烤蛇肉大餐……”关横看着满地被烧成灰烬的残骸冷笑一声:“用这种小喽可挡不住我们多长时间,看起来,已经没有什么像样的妖兽活尸会出现了。”

    “咕咕,关于这个,我想咱们还是不要太大意的好。”此时此刻,九宫禽魂说:“你们注意到没有?这座塔楼实在是很古怪,本禽觉得,它就活的一样……”

    “其实我好像也有这种感觉。”卿凰看着面前的塔楼大门嘀咕道:“恍惚间觉得这玩意像是个凶兽,喏,这大门,好似血盆大口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呵,你们多心了吧?”关横大大咧咧笑着往前走,三步并作两步就和老猴、玄蛛跨进了大门,还扭项回头道:“看,什么问题都没有,赶紧进来吧,寻找尸要紧。”

    “嗷嗷……嗷嗷……”在这个时候,卿凰身边的犬倏然向大门北边跑了几步,她立刻叫道:“喂,不是那边,你要去做什么?”

    这小狗奔了几步,提鼻子在空气中嗅了嗅,而后扭身就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淘气鬼,过来。”卿凰抱起小狗,低声说道:“你也太不乖了,小心我罚你。”

    “呜呜、呜呜。”可下一刻,犬在她耳边低低叫了几声,卿凰微蹙娥眉,随即道:“嗯,这件事,等咱们出了塔楼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话音甫落,关横又在大门那边嚷道:“喂,你怎么磨磨蹭蹭的?快点、快点走。”

    “真嗦,我这不是来了吗?”卿凰抱着犬也跟着就进了塔楼大门。大家只不过向前走了十来步,就发觉此处空荡荡的,好像什么东西都不存在似的,寂静无声又透着几分诡异妖。

    “且住。”关横突然停下了脚步,随即对老猴使了个眼色:“去前面左边的拐角处瞧瞧,那里似乎有动静。”

    “叽叽叽!”老猴答应一声,拔腿就往那边跑去,与此同时,卿凰扭头看了看面前的墙壁,有些出神,关横便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只是觉得这里墙壁上面有些图案很眼熟,似乎是在什么地方见过的样子。”卿凰说着,不由得陷入回忆思索中。

    突然,婴白鬼出现在关横身边,对他低语,说是觉得前方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关横侧耳聆听,发现右面有个硕大房间的入口,里面隐约传来的响动,于是对它说道:“去瞧瞧吧,要是发现有什么事物不妥,别急着动手,马上回来告诉我们。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婴白鬼立刻晃动魂影掠空而去。再说跑到左边的老猴,它三窜两跃之间疾纵到那里,虽然去晚了一步没看见什么敌人出现,却注意到地上有些显眼的痕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