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御鬼者传奇 >正文 第2317章 巨象拦路
    就在一刹那,皴皮旱豚就感到炽烈杀意向自己袭来,可是还没等这家伙及时躲闪,老猴在空中合握双爪成锤,朝着它的颅首就砸落下来,“呼砰!”这一击威力无俦,登时让旱豚脑壳产生无数龟裂痕迹。

    “噗嗤!”下个瞬间,漫天浆液飘洒,巨大旱豚顷刻扑通栽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啪嗒!”白眉老猴落地的之时,铺天盖地似的迅猛重拳再次落在了对方身上,老猴现在是越打越红眼,硬生生将对方轰成了一堆碎肉。

    “够了,快住手!”关横看到老猴有些失控,立刻飞扑过去将其抱住,嘴里大声吼道:“你清醒一点!”

    “叽叽、叽叽!”可就在此刻,对方依然在爆发吼叫,不断挣扎,还要扑过去撕扯旱豚残骸。

    “阿横,它似乎有些不对劲。”卿凰见状马上说:“老猴的眼球有怪异的血线,和那些妖兽活尸很像。”

    “糟了,一定是在旱豚肚子里待得太久,让老猴体内也被尸毒侵染了。”关横想到这里,额头见汗,脑中急转如电,不停在思谋对策。

    “对了,咱们可以继续用水灵之精替它驱毒。”说着,卿凰汇聚出大团水气,嘴里叫道:“快把它的嘴撬开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听了她的话,关横腾出一只手,在老猴下颌一捏,“咯。”登时让对方颌骨脱骱,把嘴大张。

    “呼!”这团水灵气被卿凰抖手飞掷,不偏不倚钻进了老猴口中,被它咕噜一声咽进肚子里。

    “叽叽、叽叽叽!”谁知道,老猴在下一刻再次爆发凄厉尖叫,看模样,着实是痛苦万分。

    “呃?”卿凰吓了一跳,失声道: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糟了个糕……老猴自己的原火之力比较充足,一定是刚才已经自行启动对抗入侵体内的尸毒。”关横苦笑一声:“结果你这一团水灵气进去,估计是把火头浇灭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岂不是好心办坏事?!”卿凰立刻问道:“有什么办法补救吗?”就在这一刻,她身边的犬突然跑到关横近前,朝着不断挣扎的老猴嘶吼了几声:“嗷呜、汪汪汪。”

    “这小狗,在对老猴使用惑心术?!”二人心里俱都想:“这样也好,先让老猴安静下来,我们也好想办法救它。”

    白眉老猴的实力强横,按理说,犬这点惑心术的戏法未必制得住它,但是现在情况有所不同,老猴被尸毒刺激,导致自己精神大弱,立刻就中招了。

    顷刻间,这家伙脑袋一歪陷入了半迷糊的状态,不过脸上泛起的尸毒黑气,却没有减弱半分。

    “它的情况是不是很糟糕?”卿凰有些忧心的问着,又瞧了瞧禽魂:“你有办法帮老猴驱除尸毒吗?”

    虽说问这话的口气像是有病乱投医,不过九宫禽魂也没在意,只是落到二人身边,仔细瞧了两眼,这才开口道:“我看你们也是关心则乱,其实这么一丁点尸毒,对老猴来说不算什么事,对吧,玄蛛?”

    “唧唧、唧唧。”此时此刻,闻声爬过来的墨紫玄蛛低鸣两声,突然扭转身,爬到了老猴头顶,随即比划了两下。

    “什么?!”能听懂虫兽之语的卿凰吓了一跳,关横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玄蛛说、说要给老猴‘放血’……”闻听此言,关横把脸一沉:“虫子,老猴刚才是揍了你几拳,可现在不是挟私报复的好时候,你少打这种主意。”

    “唧唧、唧唧。”听到二人误会自己的举动,玄蛛急忙低鸣摇头,而后对卿凰解释了几句。

    原来玄蛛之前几次和自己的同伴遭遇过尸兽袭击,当时看见过古洞内别的妖兽与活尸打斗,对方中了尸毒以后,为了自救,使用过放血的方法。

    关横得知这个情况以后,和卿凰对望一眼,便继续道:“好吧,就先给老猴放点血试试,它现在体内的灵气抵抗力不强,只要能把火灵气激活,自己就可以驱除尸毒了。”

    言到此处,他稍微顿了顿,又接着说:“我倒是怀疑老猴是被尸毒烧坏了脑子,变傻了已经。”

    “去,别胡说。”卿凰听了有些不高兴:“它可是你的得力帮手,怎么能如此调侃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不过是想缓解气氛而已。”

    关横说罢,骈指如刀,倏地在老猴脖颈侧面轻轻蹭过,“嗤嗤嗤”随着阵阵轻微细响,一道狭长血箭顿时从伤口疾迸而出,不过这些血的颜色接近漆黑,落地时“”作响,还泛起腥臭气息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尸毒作祟。”卿凰看了一眼,微微颌首:“差不多就行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叽叽?!叽叽”就在此刻,被放血的老猴陡忽睁眼,突然用爪子捂住伤口尖叫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叫个屁!”

    “啪!”关横没好气的一巴掌拍在对方额头上:“本少爷正在救你,知道吗?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老猴虽说有些稀里糊涂,不过在对方的积威之下,也不敢再吱声了。

    “刚才放出的那股毒血,应该让你感觉好受一点了吧?”卿凰此时说道:“你赶紧用体内的原火之力继续驱毒,要不然落下病根或是残留余毒就危险了。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白眉老猴吓得机灵灵打了个冷战,方才那种痛苦感觉,它可不想再经受第二次,于是迅速让原火之力游走自己全身血脉,眨眼间,就把体内的些许痛楚驱散了。

    “吱吱吱”直到此刻,不远处才传来婴白鬼的叫声,它已经把自己遭遇到的敌人也解决了。

    “这下好了,都已经没事,那就过来集合吧。”关横倏忽间打了个唿哨,禽魂、玄蛛、婴白鬼和老猴都围拢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接着说道:“前面就是宫殿后半段的塔楼,那些尸兽肯定也在附近埋伏,大家这回警醒一点,不要再出纰漏了,虽说咱们的实力远胜对方,但要是大意轻敌,难保不会吃亏,喏,老猴就是个很好的例子。”

    “吱吱吱。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婴白鬼在旁边笑得打跌,禽魂和玄蛛也不怀好意的叫了两声,都有奚落嘲讽的意思。白眉老猴一听关横拿自己当了“反面教材”,气得不服气的叽叽怪叫,可是关横却装作没瞧见的模样。

    另一边,宫殿的塔楼内,几十只妖兽活尸都在这里聚拢,在等待着出手的时机,突然间,一只靠近高台石窗的黑兽发出低吼,原来它已经遥遥望见在百丈之外向这里走来的关横等人。

    “噌噌噌唰唰唰”下个瞬间,这些尸兽俱都晃动身形,朝着大门方向疾奔而去,只有一团“盘坐”在角落内的暗影纹丝未动,此獠似乎是另有打算。

    “嘶嘶嘶”说时迟,那时快,角落中的暗影昂首尖鸣,张嘴吐出一股“黑幕”,其实那是大群古怪的黑虫汇聚而成,这家伙很擅长控制此物,驱使着它们朝石窗外疾飞而去。

    “嚯,好多妖兽都冲出来了。”卿凰手遮前额及远眺望,随即笑道:“少说也有数十只吧?”

    “叽叽、叽叽。”老猴此时恢复了精神,又想上去厮杀,关横却伸手把它拦在身后:“这一阵,你还是好好待着吧,刚才折腾够了,还是养精蓄锐的好。”

    关横这么说,就是担心老猴在此时耗费太多气力,毕竟又是中毒又是放血,就算是铁打的也会扛不住,老猴是仅处于关横、卿凰和婴白鬼的战斗力,关键时刻还得管大用呢。

    “老猴,听阿横的,这些小喽,就让婴白鬼和他处理就行了。”卿凰的话音甫落,关横他们就已经抢先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唰唰唰嗤嗤嗤”

    灵气飞矢和火劲血刃漫天飙飞,掠空疾袭扑过来的群兽,一头矮脚紫鬃狮首当其中,正被箭矢贯穿脑壳,扑通栽倒在地,后面两只狂奔的尸兽猝不及防,登时也被绊倒,好不狼狈。

    “嗷嗷……嗷呜……”见此情景,其余的妖兽立刻一哄而散,仓惶躲避铺天盖地的攻击,只可惜能完全避开的少之又少,又被击倒十余只。

    “吼”陡忽间,附近响起惊天动地的咆哮,“咚咚咚、咚咚咚!”连串沉重脚步声由远至近传来,关横和婴白鬼,以及他们身后的卿凰都瞧得清楚,那是一头肤色深褐、浑身披满尸毒癞斑的巨象。

    这家伙身高足有数丈,沉重脚步每次落下,都把地面踩出深坑,声势极为骇人。

    “叽叽、叽叽。”白眉老猴身为极度好战的灵兽,见到这种家伙,满脸都是亢奋之色,它嘴里不断发出低吼,就想上前搦战,好好和对方厮杀一番。

    卿凰看到老猴几乎按捺不住,立刻扭住它的耳朵说:“不许去。”

    “叽叽……”发觉耳朵生疼,老猴却不敢和卿凰翻脸,那可是女主人,倘若惹恼对方,关横铁定又赏自己一顿胖揍,再说老猴心里也明白,大家心疼自己刚才受伤中毒,所以不许出战。

    说真的,老猴此时看到巨大尸象嚣张疾奔的模样,当真是恨不得肋生双翼扑过去打一架,那才过瘾,可现在关横和婴白鬼拦在自己面前,估计想要趁隙出手是不可能了,这家伙只好闷闷不乐往往原地一坐。

    卿凰笑道:“别着急,只要你歇够了,待会还愁没架打吗?就怕你到时候忙不过来。”

    虽说这话有些安慰之意,但老猴正在生闷气,完全没往心里去,这个时候,九宫禽魂、玄蛛和卿凰以及它都在观瞧前方战况,谁也没注意,自己身后数丈外的泥土突然缓缓耸动了一下……

    “吼!!”咆哮声犹如翻天巨浪,巨象狂甩自己的长鼻子,“呼”这东西化作疾影狠狠抽向空中婴白鬼。

    “吱吱”对方发出一声尖啸,倏地腾空疾掠,长鼻霎时落空。

    “唰唰唰、嗤嗤嗤!”紧接着,婴白鬼在半空晃出十余道迅疾残影,齐刷刷向对方飞掷血刃。

    “噗噗噗!”这些挟风飞舞血刃接二连三击打在巨象身躯上,却被纷纷弹开,效果不彰,皆因为巨象的躯体实在太过坚固,纵然火劲血刃能对其造成伤害,也是微乎其微。

    “哼,这家伙皮糙肉厚,不知道被诛邪巨刃劈上,会不会当场完蛋?”

    思忖到这里,关横就打算把身上的九转聚灵甲变成巨刃,可转念一想,诛邪的威力非比寻常,若是频繁使用,让尸注意到的话,会提早防备或者逃跑,那可就麻烦了,更何况,杀鸡岂可用牛刀?这巨象再怎么说,也不过是个小卒子而已,犯不着。

    “哼,不用诛邪,一样要你的命。”关横突然扬声叫道:“婴白鬼,用自己的急速把这家伙的眼睛晃花,其余的事情,让我来做。”

    听到了关横的命令,对方顿时再次施展更快速度,在巨象前后左右不断疾转挪移,惹得对方恼怒异常,连连咆哮,挥舞长鼻却无法打中敌人。

    “第一箭……”关横此时缓缓张开弓弦,倏的,一道绽现红芒的飞矢迅速凝聚,遥遥对准数丈之外的尸兽,“嗤!”电光火石间劲风陡响,箭影已经破空钉向巨象的眉心。

    “噗!”箭镞碰触到巨象前额的瞬间,这家伙倏然低吼:“嗷呜!”浑身登时覆盖上了一抹青灰邪芒,居然将关横的灵气飞矢震得当场溃散。

    “吼!!”眼见关横出手无功,这巨象忍不住昂首咆哮,显得非常得意,仿佛是在说,速度比我快又怎么样?无法攻破我的防御,你们永远也赢不了!

    “好嚣张的畜生,你大概不知道,我刚才只用了不到半成力量,目的就是为了测试你的防御程度。”关横眼眸中陡忽闪过一丝寒芒:“既然自己找死,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唰唰唰嗖嗖嗖”说时迟,那时快,箭矢破空的疾风此起彼伏接连不断,数十道迅疾如雨的灵气之箭已经笼罩了巨象半边身子。

    关横冷笑道:“没想到吧?速度快,就代表数量多,我倒要看看,你能扛多久!”

    “噗、噗、噗!”尸化巨象此刻接连中箭,它以为凭着自己的厚皮绝对可以挡住箭矢,谁知道刚才关横根本就是没尽全力。

    对方这时卯足劲连放几十箭,威力、数量都是远胜方才,巨象猝不及防,头脸身躯登时多次受伤,然而,这些还不是最倒霉的事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