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御鬼者传奇 >正文 第2315章 血筋泥蟫(第五更爆发)
    “唰唰唰”蔚蓝色的极寒气息眨眼间就把对方彻底笼罩在内,只听“咯剌剌”刺耳声响此起彼伏,巨大泥探出土内的上半身立时就被冻结了。

    “叽叽!”见此情景,白眉老猴在旁边乐得直蹦,但就在下一刻,那被冻住的泥倏地浑身颤晃起来,“嗡嗡嗡咔嚓、咔嚓!”随着晃动的身躯,那些覆盖它的冰层产生了无数龟裂痕迹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,竟然能利用身上那些厚实的赘肉震颤,借此不断增加体表的热量把冰层破坏了!”关横和卿凰都是第一次见到急寒气息没法冻住的家伙,不觉有些新鲜之感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就听见一声砰然暴响,泥体表的冰层瞬间粉碎消失,可老猴也不管三七二十一,噌噌几下窜了过去,照准这家伙的正面就是一拳:“当!”

    没想到巨大泥的肥肉实在太多,它这一拳打过去,只是烧焦了顶小一块皮肉,对于泥来说,如同隔靴搔痒,不起作用。

    “吱吱吱!”说时迟,那时快,恼怒的血筋泥倏地发出咆哮,张开血盆大口就咬了下去,“咯!”老猴的身躯恰好被它叼在了嘴里。“不好!”

    见此情景,关横都忍不住紧张起来,想要拽出双剑过去帮忙,可此时此刻,在虫嘴里的老猴陡忽发出尖叫,表示自己尚无大碍,虽说对方的獠牙利齿有一部分已经扎进老猴肩头,可这样,只会激起它的斗志和愤怒。

    “叽叽叽”电光火石间,白眉老猴在吼叫的同时用身躯硬生生撑开了泥的大嘴,而后噌的一下窜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啪嗒骨碌碌”坠落的老猴顺势来了个就地十八滚,异常敏捷的翻身跃起。但是因为一时大意,被这血筋泥暗算,让它觉得颜面有损,大为光火。

    “呼呼呼……唰唰唰……”下一刻,愤怒的猴子沉着脸,迈步走向那只巨虫,路过的地面上,出现两串焦黑脚印,那是它把原火之力彻底释放外现的缘故。

    “咕咕、呱咕。”在这个时候,九宫禽魂低鸣两声,随即对关横说道:“喂喂,要不要提醒猴子一声,这只巨大泥是要生擒,万一它发怒把虫子搞死,大家就都没得玩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紧,老猴虽然暴躁易怒比较鲁莽,可是心里也有分寸。”关横说道:“就想让它过去揍那泥一顿出出气,反正真要是下死手的时候,我也会阻止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好吧,听你的。”见他说的如此淡定,九宫禽魂也不吱声了。

    “叽叽!”老猴倏地低吼一声,欺身到巨虫近前,其实那家伙虽然挣脱了冰层禁锢,还是耗费了不少力气,此刻行动缓慢,根本防不住老猴的速度。

    “唰!”转瞬间,老猴的利爪就已经攥住了泥一块皮肉,而后用力旋拧撕扯,硬生生豁开了一道狭长缝隙。

    但是虫子皮糙肉厚,根本不在乎这点小伤痛,故此猛然晃动身躯,像一座肉山似的狠狠压向对手,势要把老猴砸成肉饼。

    “噗!”千钧一发之际,白眉老猴的两只利爪赫然掼进刚才撕开的皮**隙,将凶猛炽烈的原火劲顺势灌注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呼呼呼!”说时迟,那时快,劲风陡起,巨大泥浑身青灰的颜色泛起一层耀眼红芒,烫得这家伙不断发出嚎叫,“咣当!”下个瞬间,已经狠狠摔在了平地。

    “叽叽叽!”

    这回老猴算是占到便宜了,自己尖叫着一个翻身骑在了对方头顶,抡起挟裹火劲的双拳,就是一阵“乒乒乓乓”的乱捶,打得泥头破血流,关横旁边的墨紫玄蛛见此情景,吓得都不敢看了。

    “够了,快住手。”关横一声呼喝在老猴的耳边响起,可这家伙打得兴起,早就忘了收手,还是婴白鬼立刻疾飞过去。

    “砰!”不轻不重的一拳捶在老猴脑门上,登时让它清醒了过来,低头一看那泥,早就被自己修理得惨兮兮了,老猴翻身纵落在地,跑回关横身边的时候,还有些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“罢了,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。”关横挥了挥手:“禽魂、犬,下面就看你们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嗷嗷。”一禽一犬答应着,立刻来到了血筋泥近前,看这家伙的模样,已经受了沉重打击,变得老实了很多。

    紧接着,九宫禽魂用自己的“驭虫之威”、犬施展惑心术,顺利控制了濒死的血筋泥,这家伙很快就听从犬的指挥,老老实实在前面爬行蠕动起来。

    果然不出禽魂所料,在这大片诡异软土内,有无数时不时冒出了的泥存在,但是巨虫对着这些家伙发出驱赶嘶鸣,对方立刻就会毫不犹豫的缩回土里,当真是个有用的帮手。

    “快看,不远处就是宫殿后半段了。”卿凰指着彼端说道:“咱们总算走到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这一路还多亏了泥帮咱们开路,好了,现在就可以把它放生……”关横的话还没说完,突然拧眉瞪眼低吼道:“不好,是敌袭,快退!”

    “噌噌噌!”他的话音方落,自己已经和诸位伙伴四散避开,唯独血筋泥身躯庞大来不及躲闪,就此被铺天盖地似的迅疾黑影贯穿躯体,硬生生钉在了地面上!

    “噗噗噗!”泥这回遭了无妄之灾,全身飙飞血箭,哼都没哼一声,就此瘫软在原地。

    “可恶,当着我的面杀了泥,是谁做的?!”霎时间,关横只觉得怒火直冲顶梁,随即暴吼道:“出来”

    “唰唰唰!”他的话音甫落,不远处已经窜来了十余道黑影,有高有矮,有胖有瘦,其中四只,是躯体如磨盘大小的尸化妖猬,背脊上全是尖锐狭长的芒刺,和贯穿泥的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“就是你们了?!”见到对方气势汹汹杀来,关横怒极反笑:“好好,都是该死之辈,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呼嗡嗡嗡”电光火石间,他掌中的诛邪巨刃不断震颤铮鸣,随即倏然劈出一道斩击,“嚓!”因为这一招实在是太快,那四只尸化妖猬听见破空声的时候,自己已经断成几截了。

    不但如此,这些妖猬残躯在空中就被释放的火劲烧成飞灰。“嗷嗷嗷!”眼见自己的同伴惨死,这些疯狂尸兽不进反退,还是气势汹汹的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哼,胆敢冒犯我的家伙,一个不留,老猴、婴白鬼!”关横突然沉声低吼道:“杀”

    他此时一声令下,等于是判了群兽死刑,一鬼一猴凶猛迎上,就只听拳拳到肉的暴响声此起彼伏接连不断,数息间,就已经没有继续站立的尸兽了。

    “吱吱……”“嘭!”最后一只妖狐刚刚叫了半声,就已经被老猴轰碎了脑壳,尸兽顺势烧成齑粉随风飘散。

    “阿横,最近很少看你这么生气……”卿凰低声道:“现在好点没有?”

    关横晃了晃脑袋,叹气道:“唉,也是我一时疏忽,才让泥死了,虽说这家伙在诡异宫殿里栖息,未必是什么好东西,可毕竟帮过咱们。”

    陡忽间,九宫禽魂落在他俩身边说:“关横,周围好像还有一个潜藏的家伙,你注意到没有?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闻听此言,关横凝神感觉了一下,果然发现附近有一丝若隐若现的气息,刚才在盛怒之下,自己居然没有发觉。

    对方的敛息藏匿之术相当厉害,几乎可以做到寂静无声,要不然别说是关横,就连卿凰也可以察觉它的存在。此时此刻,关横对身边的墨紫玄蛛使了个眼色:“是时候用到你了,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唧唧、唧唧。”玄蛛当然知道自己该做什么,答应一声之后,立刻雾化消失了。下个瞬间,关横突然低呼:“老猴、婴白鬼,出手!”

    “呼呼呼砰砰砰!”说时迟,那时快,他们三个同时挥拳猛轰地面,无数软泥碎石四处迸飞疾弹,多亏卿凰提前躲开,要不然有可能遭到池鱼之殃呢。

    “嗤嗤嗤”在迸弹的土石向四外破空而去的瞬间,半空却传来古怪声响,“嘭嘭嘭!”好像是什么东西被击中了一样。

    “吱吱吱!”陡忽间,长声惨叫赫然响起,原本空无一物的半空,突然现出一抹黑影,这家伙被疾飞乱石打中,狼狈不堪,此时就想振翅逃窜,只可惜,晚了半步。

    “呼”电光火石间风声陡起,原来是化为雾气的玄蛛突然出现拦截了对方去路。

    “唰!”玄蛛雾气霎时裹住这家伙躯体,任凭对方疯狂挣扎,双方还是顺势坠地,发出咣当响声。

    “看你还往哪跑!!”眨眼间,九宫禽魂扑上,用自己的利爪硬生生分开翻滚玄蛛和那家伙,随即把它摁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卿凰和关横定睛细瞧,原来是一只酷似马蝇的虫子,周身灰蒙蒙一片,在空气中几乎是透明的颜色,难怪这家伙刚才存心隐身,大家都无法轻易发现它。

    “砰!”关横抬脚将这虫子踩在下面,而后说道:“它躲在暗处窥伺咱们,似乎有一段时间了,难怪我觉得在和三头怪物、巨型蟋蟀动手的时候,就有个家伙在附近,原来是它!”

    “叽叽叽。”此时此刻,老猴摇头晃爪,打算把对方撕碎。卿凰却说道:“等等,这虫子似乎不是普通尸化种类,它保存了自己的灵智,还懂得求饶,我先问它几句。”

    言到此处,卿凰倏地用莲花奇刃斜指对方,一股寒气登时将其裹住,使这只妖虫激灵灵打了个寒战,她说道:“你已经被尸化,说明和那只瞽目尸有关系,说吧,它藏在这宫殿的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关横在旁边冷冷道:“快说!”

    他的语气透着森然杀意,也让妖虫吓得不轻,可这家伙嗡嗡低鸣,只顾着讨饶,却不肯对卿凰说实话。

    “可恶,我看你这家伙吃的苦头还是太少。”“嚓!”卿凰的话音甫落,登时用兵刃削掉对方头皮和半边眼睛,疼得妖虫吱吱惨叫,最后它表示愿意招供,让卿凰走近一点听。

    “好,你说吧。”卿凰不疑有诈,把脑袋凑了过去,可就在转瞬间,这受伤的妖虫独眼迸现凶芒,倏地翘起尾端,那里窜出尺余长尖刺,狠狠戳向她的颈嗓咽喉:“嗤”

    “好大胆子!”

    关横此时气得目眦欲裂,倏地伸出二指钳住这根尖刺,随即硬生生夹断,“咔嚓!”半截断刺捏在他的指缝中间,照准妖虫身躯不断搠刺,“嗤嗤嗤”声响此起彼伏,扎得对方浑身都是血洞窟窿。

    “啪!”紧接着,就是随手一巴掌,把此兽打飞到空中。

    “婴白鬼,撕了它!”对于胆敢伤害卿凰的家伙,关横从不打算饶过,在他发出命令的同时,身边魂影瞬息腾空而起,“嘶啦、嘶啦!”硬生生把虫子扯得粉碎。

    “阿横……唉,你太冲动了。”虽然说对方是为了救自己,这才将虫子击杀,可卿凰还是摇了摇头说道:“哪怕再迫问它一下,也许就知道尸的下落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不,要是让你以身犯险去探知这种事情,我宁可自己像大海捞针一样去寻找线索。”关横斩钉截铁的说道:“我绝不能让你再次陷入危险之中,绝不!”

    听到关横说的没有半分商量的余地,卿凰真是又感动又无奈,她低声道:“你可真是固执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一刻,半空的婴白鬼突然发出尖锐叫声:“吱吱吱”

    “嘭!”它倏地攥住面前一道疾窜之影,转瞬飞回到了关横身边,将此物呈上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刚才那只虫子的魂体?没想到,尸化妖虫也能衍生虫魂,这倒是稀奇的事。”关横此时笑了笑:“好啦,现在你可以继续盘问它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呵,大概是老天爷看到你细心保护我,所以特别给了咱们额外的好处。”

    笑靥如花的卿凰说了一句,又对着婴白鬼捏住虫魂开口道:“喂,你现在已经耍不了别的花样了,识相的话,赶紧说出尸的下落,要不然,我们可有的是整治你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嗡嗡嗡嗡嗡嗡”这个时候,此虫魂体微颤,不得已之下,只好把知道的秘密全部说了出来,首先就是它的名字针尾马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