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御鬼者传奇 >正文 第2314章 石楼兽影
    “叽叽、叽叽叽!”听到她的话,老猴在旁边蹦跳着晃动双爪,那意思是说,不用你们出手,我一个就全部打发了!

    见它已经有些得意忘形,关横抱着肩膀讪笑道:“嘁,猴子倒是挺猖狂,既然你这么说,到时候我可就不管了。”

    “吱吱吱、吱吱。”就在这时,方才到前方探查情况的婴白鬼飞了回来。在关横面前,它表示发现了一些不寻常的东西,二人立刻追着婴白鬼过去查看。

    “你瞧,地上有不少足迹。”卿凰指着前方说道:“这脚印,很像尸的对吧?”

    “没错,看来对方是往这个方向走的。”关横此时分析道:“咱们一路追来,甚少看见尸的足迹,但是这家伙的爪印如此特别,不会认错。”

    “唧唧、唧唧。”他俩刚说到这里,墨紫玄蛛突然向前挪移了十几步,紧接着发出叫声,关横抢步上前查看,顿时笑了起来,他扭头说:“这里还有另一个家伙的足迹,你猜猜是谁?”

    “依我看,八成是从黑雾里逃走那个家伙吧?”卿凰回答:“它不是被你的灵气飞矢伤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错,这地上还有血迹遗留下来。”关横俯身,伸手拈起一小撮尘土,随即说:“果然和我想的没错,血迹里有些许暗藏的火灵气,肯定是我的箭造成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对了。”卿凰言道:“咱们继续追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咦?!”突然间,关横眉头微皱,已经感觉到了附近出现一丝不寻常的气息,他立刻低声道:“稍微等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叽叽?!”与此同时发现不对劲的是婴白鬼,它低鸣一声,登时向左侧拐角的地方疾飞而去,那里是宫殿内某个房间的入口。

    “唰唰唰、砰砰砰!”就在下一刻连串暴响陡起,婴白鬼就和对方打了起来!

    “呼噌噌噌”关横和卿凰扑过去的时候,正看见那家伙的模样,是个三头邪兽的外貌,此时晃着脑袋,一边抗击婴白鬼的重拳攻击,一边伺机噬咬对方,好不凶恶。

    “叽叽!”白眉老猴见状,就想扑过去帮手,却被关横低声喝阻:“等等,这附近不止一个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话音甫落,周围黑影攒动,霎时从房顶落下来几个狭长之物,“唰唰唰!”挟风匝向老猴和玄蛛的身躯,这家伙的动作不可谓不快,只可惜挑错了对手。

    “啪、啪!”电光火石间,老猴的利爪就已经攥住了两条漆黑触手,而后嘶吼着狠命一扯,“嗤啦!”那些东西登时和身躯脱离两分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另外几条触手缠住墨紫玄蛛身躯,“嘭!”一声轻响,玄蛛已经化为雾气逃遁远去,让对方再次落空了。

    “在那里!”半空中飞舞的九宫禽魂一声轻啸,倏地疾飞而去,“笃笃笃!”尖锐鸟喙霎时钉在房顶奇兽的躯体上,对方吃疼,立刻摔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这一下不轻,让那怪物险些两头冒泡,不住发出哀嚎。

    “是一只花鳞蟋蟀,天!个头真不小。”

    卿凰低呼一声,难怪她会如此惊讶,寻常的花鳞蟋蟀长得五彩斑斓,叫声尖锐清脆,而且好斗之极,却只有拇指大小,小黑倒是很喜欢捕捉这虫子,和别人赌斗,赢些彩头什么的。

    不过他们眼前这一只蟋蟀,足有小牛犊大小,堪称身形伟岸了。

    “咕咕咕”尖叫的巨型蟋蟀倏地一翻身爬起,朝着老猴再次发动进攻,刚才触手似的东西,就是它前额的触须,少说也得有十几条之多,此时再次挟风袭来,威势不弱。

    “叽叽叽!”

    以老猴的好战张扬,怎么可能会怕这家伙正面进攻,说时迟,那时快,它倏然攥爪成拳狠狠直捣过去,“砰砰砰、嘣嘣嘣!”炽热的火灵拳劲摧枯拉朽,登时把围拢过来的触须震得寸寸断折,那巨型蟋蟀疼得嘶吼一声,身后却来了另一道疾袭之影,正是九宫禽魂!

    “咕嘎”

    随着一声尖鸣,猛禽利爪已经在瞬间扣住蟋蟀的脑壳,虽说禽魂只能前不久还只能暂时凝聚实体,可是因为吸收了关横送给它的五行灵气,如今消化了些许,已经可以将这种状态保持更久了。

    “咯剌剌……”鸟爪拽住巨虫脑壳猛力撕扯,疼得蟋蟀吱吱怪叫,看起来败亡也是瞬息之间的事了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关横和卿凰已经围住了和婴白鬼动手的家伙,那家伙的三颗颅首旋舞如疾风,不断进攻婴白鬼,可是对方在低空左窜右闪,避的轻松之极,不由得此兽勃然大怒。

    “喂,婴白鬼,要是玩够了,就赶紧收拾它。”关横这时有些不耐烦的说道:“咱们还得往前走呢。”

    “吱吱吱。”闻听此言,对方顿时抖擞精神,朝着扑向自己的一颗兽颅挥拳直捣,“呼嘭!”这颗脑壳登时四分五裂,碎片疾迸的到处都是。

    “吼”剧痛之下,另外两颗兽颅不由得发出咆哮,震得周围嗡嗡作响,可是婴白鬼没管它那一套,转瞬疾掠之下,双手齐扬:“嚓嚓嚓”

    破空疾响陡起,十余道火劲血刃登时将此兽全身上下笼罩。

    “噗、噗、噗!”血刃飙飞,蹭得对方浑身皮肉翻卷绽裂,痛苦万分。

    “吱吱。”婴白鬼跟随关横已久,有的是丰富实战经验,它知道绝对不能给对方喘息的机会,发出尖啸的同时,已经欺身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咣咣咣!”三拳挟裹奔雷之势重重轰在第二颗颅首上,毫无悬念的将其震碎,紧接着又向随后一颗兽颅疾袭而去。

    “嗷呜!!”说时迟,那时快,咆哮的怪物倏地发出厉吼,进行“绝地反击”,它嘴里疾喷淡黄烟幕,直接把婴白鬼笼罩其中,因为自己的速度太快,婴白鬼甚至没来得及躲闪。

    “吱吱?!”婴白鬼只觉得越挣扎,黄烟就会缠得越紧,原来此物具有禁锢魂体的异能。

    “我去帮它……”卿凰刚说出这句话,关横却摇了摇头:“不着急,婴白鬼应该还有反击的机会,这就要看它自己是否能把握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就听你的。”闻听此言,卿凰只好把迈出去的脚又缩了回来,与此同时,被黄烟困住的婴白鬼也听见了关横所说的话,这家伙心念急转,登时领悟到了一点。

    妖魔邪祟的异能再强,也无法胜过五行灵气,此乃婴白鬼本身具有的最强杀手锏!

    意识到这件事,婴白鬼在半空倏地发出尖啸,紧跟着,就将魂体内所有的灵气迅猛扩散开来,“呼唰唰唰!”劲风疾响声中,五行灵气不断的搅乱、碾压淡黄烟幕,“嗤啦!”婴白鬼瞬息就脱困而出了。

    “噌噌噌!”下一刻魂影晃动,气势汹汹的它掠空疾行,欺近奄奄一息怪物,“咯!”双掌猛地扣住此兽身躯,用力摔向前方,“嘭!”这家伙正好应声撞上被老猴、九宫禽魂打飞的巨型蟋蟀。

    二者在空中对碰,霎时间血肉横飞,老猴合身扑上,双爪攥拳,呼呼呼向前劈空猛轰,迅猛的原火拳劲席卷而去,立刻就把对方残躯烧成飞灰。

    “走!”关横随即一挥手,大家浩浩荡荡向前疾行而去,就在数息后,一个巴掌大的暗影缓缓从角落里爬了出来,这家伙向左右看了看,背部倏地张开了一双薄翼。

    “嗡嗡嗡嗡嗡嗡”此物瞬息起飞,向着左前方径直飙去,速度可谓风驰电掣,不多时,就已经飞到了宫殿内某个顶楼里面。

    “呼唰唰唰!”霎时间,一条狭长红舌挟风弹来,顺势将飞虫卷住,这舌头的主人刚要把虫子吞掉,旁边登时响起低吼声:“嗷嗷。”

    此兽的叫声告诉同伴,这虫子是“尸老大”派来通知咱们出动的信使,你要是把它吃了,会误大事的。

    明白了对方的意思,狭长红舌的主人一只癞皮花貂只得把虫子松开。

    巴掌大的飞虫死里逃生,在下一刻不断徘徊并发出嗡嗡低鸣,也不知在表达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只不过听到它的声音之后,这顶楼内昏暗角落出现了十余个散发危险气势的黑影,俱都蠢蠢欲动,向门外踱步而去。

    紧接着,癞皮花貂狠狠顶了飞虫一眼,也跟着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这些异兽,和瞽目尸直接控制的“妖兽活尸”大不一样,它们能够保留自己的灵智,始终处于“半尸化”的状态,是尸的忠实死党,战斗力自然也是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另一边,关横和卿凰来到宫殿内正中间的位置,那里是大片空地,但土地松软,踩上去极为别扭,也不知有什么古怪。

    “啪嗒。”惑心犬此刻从卿凰的肩头跳落在地,左闻闻、右嗅嗅,紧接着就对大家尖叫起来:“嗷呜、嗷呜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这附近的土地确实有古怪,引起了犬的警觉。”卿凰说道:“它让咱们离开这里,依我看,还是赶紧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关横刚刚答应一声,自己身边的禽魂便尖声厉啸道:“小心,土里有东西窜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唰”它的话音甫落,立刻向前方挟风疾飞而去,“嗤啦!”利爪探进泥土内的瞬间,就已经硬生生拽出一样东西,“啪嗒!”随即甩到了大家面前。

    卿凰看到此物乃是肥硕虫子,便开口问道:“喂,谁知道这是个什么玩意?”

    “唧唧、唧唧。”旁边的玄蛛赶紧低鸣两声,告诉她这是一种叫做“血筋泥”的怪虫,自己以前在古洞内某个角落见过,险些吃过对方的大亏。

    血筋泥的体型大小不一,有的成活上百年,也只有尺来长,有的半岁不到,就会长到数丈彪躯,全看它们吞噬同类和其它妖兽血肉的多少来决定。

    “它们能吞噬妖兽?!”关横摸了摸鼻子笑道:“嗯,看来是些肉食虫子。”

    “叽叽叽。”白眉老猴在旁叫了一声,那意思是说,再厉害也不过是些烂虫子罢了,咱们只要施展原火之力,立刻就能把对方烧成飞灰。

    闻听此言,卿凰刚想再说两句,大家猛然感觉到脚下的软土产生阵阵剧烈晃动,好像是有什么东西要钻出来似的。见此情景,关横立刻叫道:“快,暂时后退!”

    “噌噌噌唰唰唰!”就在他和卿凰率领大家倒掠出去数丈之遥的时候,“嘭!”土内顿时冒出一个巨大虫颅来。

    “嘶嘶嘶”这巨虫发出尖鸣,看模样也是血筋泥,而且脑袋上都是横七竖八、迸出体表的扭曲血筋,名副其实。

    “啪!”在出现的刹那间,此虫没顾得上理会关横他们,却径直张开血盆大口,倏地咬住了刚才九宫禽魂捏死的小泥,“咔嚓、咔嚓”嚼得粉碎,继而吞咽下肚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习惯互相吞噬的畜生虫子。”关横冷冷说道:“禽魂,如果让你单独对付它,有多大把握?”

    “咕咕咕,一点把握都没有。”九宫禽魂老老实实回答:“这家伙的体型实在是太大了,估计我的驭虫之威对它没什么效果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呢,我倒是另外有个主意……”

    言到此处,禽魂稍微顿了顿,这才继续说:“如果你们谁能先上去把对方打个半死,我就可以运用驭虫之威震慑这家伙,再加上犬的惑心术,咱们就可以控制这虫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何必这么麻烦,直接宰了不就完事了?”

    听到关横如此说,禽魂摇头道:“你瞧瞧,这片漆黑软土相当宽阔,距离咱们要前往的宫殿后半段足有数里之遥,如果贸然走过去,你知道会有多少血筋泥出现?万一被包围,处理对方也很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。”闻听此言,关横心中顿时明了:“你是想让这家伙为咱们往前开路,关键时刻还可以做‘挡箭牌’,是吧?”

    “对对,就是这个意思。”“那好,我和老猴上吧。”卿凰此刻兴致勃勃,大有一试身手的意思,老猴更是满脸亢奋,倏地往前扑纵而去。

    “嘶嘶嘶”巨大泥看到对方来袭,倏地晃动巨大颅首迎了过来,“嘭!”老猴双拳陡出,立时和这家伙来了个硬碰硬,自己的身躯瞬间在空中“呼呼呼”翻转倒掠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一刻,卿凰晃动莲花奇刃,骤然释放出大股寒气,向巨虫挟风席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