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御鬼者传奇 >正文 第2311章 禽魂斗虫王(第一更)
    “怎么,你还不乐意?!”关横见到这家伙面带胆怯,似乎想要拒绝,立刻捏着犬的耳朵笑道:“要是不答应的话,我现在就直接把你扔进黑雾里去,信不信?”

    “阿横,别吓唬它,小东西怪可怜的。”卿凰此刻说:“这样吧,我来想个办法,对了,水灵之精好像能抵御黑雾侵袭……”

    言到此处,她将一股汇聚于掌心的灵气融入犬头顶,对方脸上顿时泛起一抹清凉之感,卿凰继续道:“这水灵之精未必能够挡住侵袭我们的黑雾,不过对你肯定有效用,只要你藏在阿横怀里,就会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这小狗将信将疑,可是卿凰的温言软语倒是让它很安心,于是点了点头,哧溜一下缩到了关横怀里。

    “等着我,一会就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噌噌噌唰唰唰”电光火石间,关横拔腿就往黑雾内疾掠而去。

    “嗤啦!”刚刚接触到漆黑诡雾,关横就觉得周围的气息急速凝聚,冲着自己奔涌而来,此雾和他所料大相径庭,接触到肌肤表面的瞬间,竟然让关横有一种被锋刃划破的痛感。

    “怪事!”意识到此雾对自己有危害的那一刻,他登时释放出全身灵气开始抵御。

    “嗷呜。”缩身在关横怀里的犬低鸣一声,显然是对这些黑雾也很畏惧。

    关横说声道:“别怕,继续控制那些花释放气体,和雾气互相抵消,这样的话,对咱们都会更加安全,要是灵气耗尽,我能给你及时补充。”

    听了他的话,犬稍微安心了一些,登时发出呜呜叫声,这家伙的惑心术异能确实有两下子,能让前方妖虫不断喷出淡黄气体,使黑雾逐渐变淡。

    不过经过数息观察,关横发现这些黑雾虽然逐渐消退,但是对自己身体的压力却没有减弱多少,他心中暗道:“看来只有此雾彻底散去之后,才能继续前进了,现在贸然行动太危险。”

    打定了主意,关横刚要撤出去,突然发现脚下有些粉碎的冰块,双眼倏忽一眯:“这些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啪!”顺手抄起一片,关横立刻对犬说:“让花加紧行动,咱们先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此犬登时从衣襟里探出脑袋,发出嚎叫:“嗷嗷嗷嗷呜”

    群虫闻听此声立刻振翅飞舞,在黑雾里不断徘徊,关横随即就撤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阿横,里面是什么情况?”听到卿凰在旁边询问,他沉声道:“相当危险。”

    说罢,关横把自己的手腕抬起来看了看,上面都是一道道横七竖八的白印子,卿凰见状微微一愕:“这是怎么弄的?”

    “雾气里有一种很奇怪的压力,不断向我身上侵袭,就好像锋刃似的。”关横解释道:“要不是我一直用灵气外放抵御,身上早就出现无数伤口了。”

    “居然如此厉害?!”语带诧异,卿凰看了一眼仍然在黑雾中徘徊嗡鸣的独眼花,随即问犬:“它们需要多长时间才能把黑雾彻底驱散?”

    犬想了想,而后低鸣一声,表示自己也不太清楚,也许十几息就可以,也许需要半刻……

    “嗖嗖嗖砰啪、砰啪!”就在下个瞬间,雾气中传来两声暴响,其余的花显得异常慌张,不约而同发出尖叫:“”

    “不好,肯定是躲在暗处的家伙在袭击虫群,阻止它们释放淡化黑雾的气体。”关横心转如电,立刻叫道:“犬,马上把虫子召唤回来,不然它们都会有危险。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犬大急,登时发出连声嚎叫:“嗷呜、嗷呜!”那些仍在雾内飞舞的妖虫如遇天恩大赦,转瞬间就齐刷刷飞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唰唰唰!”可就在转瞬间劲风陡起,一道狭长疾影从黑雾里急追而出,“啪!”应声将最后面的两只花抽得躯体粉碎。

    “可恶!”关横目眦欲裂,陡忽摘下似雪弓连出三道灵气飞矢,“嗖嗖嗖”电光火石间,飞矢顺势钉中目标,火劲爆发,“嘭!”那狭长之物迸碎半截,可是剩下的部分却缩回了雾里。

    “叽叽叽!”

    “吱吱吱!”婴白鬼和老猴见状都想挟怒追过去,但旁边的九宫禽魂说道:“你们要是不怕进入黑雾有危险,那就过去吧。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这俩家伙顿时一缩脖子,只好悻悻的退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唉,白白损失四只花,可惜了。”听到卿凰的话,关横却沉声回答:“未必,我这回还有点特殊收获,你瞧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摊开手掌亮出一物,卿凰见到微微愕然:“冰块。”

    “嗯,就是刚才被你的寒气冻住的家伙,它的同伴似乎不想咱们认出自己的来历,所以临躲藏时不忘敲碎冰块,杀了此兽灭口,不过……”关横此时说道:“冰冻的残躯,我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。”

    “此物?!”听他这么说,卿凰也忍不住多看了几眼。

    “奇怪,这躯体碎片,我觉得也有些眼熟……难道是?!”

    卿凰脑中灵光迭闪,突然想起一种可能。关横继续说道:“你应该没忘记吧?那瞽目尸和邪魇一族肯定有某种关联,所以这东西也有可能是属于邪魇一族之物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卿凰摇了摇头:“上古邪魇族和夜魇族的家伙,都已经被咱们在灵界消灭光了,对方应该没机会出现在人间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一定。”关横此时迈步走到那块诡异石碑近前,随即指着顶端的雕像说道:“你看此物,是不是有些熟悉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好像是……多头邪魇?!”卿凰瞧着那石雕,嘴里下意识脱口而出,对于这个屡次使用毒辣诡计,在灵界兴风作浪的家伙,她当然是印象深刻。

    关横点了点头:“对,就是这家伙,我怀疑,躲在黑雾中,向婴白鬼以及花偷施暗算的家伙,与它有些近似,但多头邪魇已经让我你灭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邪魇族的家伙只要在某个地方残留自己的邪气,都有可能衍生分身,就像是万魇邪王。”卿凰此刻沉思着,又喃喃自语道:“你说,这黑雾内会不会有它的分身?”

    “嗯,不排除这种可能,但黑雾里面不止一个家伙,还有方才将其灭口的那个,或者更多。”关横此时低语道:“要想办法杀尽黑雾内,把剩下那些敌人或擒或灭,咱们才能够进入宫殿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刚才你进入雾里,有没有看见宫殿的大门?”言到此处稍微一顿,卿凰又继续道:“我们在外面虽然注意到黑雾逐渐稀薄,可是里面的东西始终是模模糊糊,只有大概轮廓。”

    “大门?!”关横回答道:“冲进去的时候,我只是在一直抵御黑雾侵袭、观察花的动静,至于大门,好像就在左侧……不对……也可能是右边……”

    卿凰听得稀里糊涂,带着几分疑惑问:“到底是哪边?”

    “说实话,慌乱之间,还真没留神观看。”关横有些赧然地说着,随即又问惑心犬:“喂,你看见没有?”

    “呜呜……嗷呜……”这小狗低鸣着,满脸茫然地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唉,那就只好再去一探究竟了。”卿凰说罢,屈指弹了弹掌中的面罩:“咱们同时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?只怕不太妥当。”关横说:“我不是说了吗?黑雾内的古怪压力,好像是专门针对咱们体内的灵气设计的,轻易无法破除。”

    “咕咕、咕咕,不错,这黑雾危险,本禽劝你还是不要轻举妄动的好。”

    听到九宫禽魂也这么说,卿凰不由得叹了一口气:“让花过去驱散黑雾,对方又会趁机偷袭,我和阿横又没办法直接杀进去,你们说,到底该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叽叽叽叽叽叽!”此时此刻,白眉老猴憋了一肚子闷气,它在旁边抓耳挠腮连声怪叫,显得急不可耐,倏地赌气似的用爪子在地面上狠狠挠了几下:“嗤啦、嗤啦。”

    “咦?!”陡忽间,关横看见老猴的动作,猛地一拍巴掌说道:“真是灯下黑了,这么简单的办法,我竟然没想到!”卿凰急忙问:“什么办法?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打洞!”

    关横此时摸了摸下颌,随即分析道:“埋伏在黑雾里的家伙,未必会注意土内的动静,这些独眼花既然生活在地底,打洞自然没问题,就让它们直接地底钻过去,持续释放‘黄烟’。”

    “好主意!”卿凰听到这里,顿时说:“应该马上试试。”

    “嗯,不过刚才死了几只花,数量只怕不够迅速淡化黑雾……”关横猛地扭项回头道:“禽魂,麻烦你在用‘驭虫之威’捉拿几个。”

    “咕咕,没问题,这是小事一桩。”九宫禽魂话音甫落,登时振动双翼,带动威压涌向石碑下方的孔洞,刚才它就是用这种方法震慑群虫,让它们仓惶钻出土内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禽魂的气息席卷而去,但数息间原处却没有任何动静,卿凰心里纳闷,下意识说道:“难道是这里的独眼花只有几只?所以现在找不到了?”

    “嗷呜、嗷呜!”恰在这时,她肩头上趴伏的犬突然低鸣几声,关横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犬说,花的数量不少,不过千万别捕捉过头了,否则会惊动……”

    “嘭!!”说时迟,那时快,闷响声陡起,石碑下方的土内猛地钻出一个硕大头颅,朝着大家嘶吼:“呜唧唧”

    “是花王!!”卿凰叫道:“犬说,就是要留神它!”

    “这种事情为什么不早点说?!”关横叹了一口气,就要拽出双剑过去应敌。就在这一刻,九宫禽魂却开口道:“且慢,区区一只虫王而已,我来对付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唰!”它的话音甫落,和谁也没商量,登时急冲过去和花王斗在了一处。

    “呜唧唧”倏地,咆哮的虫王张开巨颚咬向禽魂。

    “虫子也敢在我面前嚣张?去你的吧!!”禽魂此刻气势汹汹,出手极为狠辣,利爪在瞬间挟风急落,“噗!”猛地扣进了对方的眼眶。

    花王和自己那些普通同族模样大致相似,唯独比它们多了一个眼珠,此时却被应声抓瞎,疼得它唧唧怪叫,发了疯似的朝禽魂猛冲过来,恨不得和对方来个同归于尽。

    突然间,关横眼珠一转,立刻扬声叫道:“不要和这家伙硬拼,快,把它引进黑屋里去。”闻听此言,九宫禽魂骤然发出挑衅呱叫,招引对方追逐自己,那花王不疑有诈,顿时疾窜紧追。

    见此情景,卿凰心中一喜:“好办法,正好让这家伙钻进黑雾,去牵制里面的古怪家伙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我也是这么想的。”关横两眼紧盯着禽魂后面的虫王,最初,此虫确实因为被禽魂抓伤勃然大怒、紧追不舍,可是一跑到诡异黑雾近前,这家伙又有些犹豫的放缓了步伐,显然是心生顾忌。

    “嘿,你要是不进去,那我和禽魂的辛苦就白费了,那可不行。”关横脸上泛起一丝冷笑,迅速摘下似雪弓,“唰!”一道灵气飞矢挟风疾飙而去。

    “噗!”此箭瞬息钉进花王的“后门”,灵气威力爆发的瞬间,疼得虫王长声惨叫,脚下不由自主向前疯狂疾奔,呼的一头扎进了前方雾里。

    “好,成功了。”关横立刻扭头对惑心犬叫道:“快,让那十几只独眼花赶紧钻进土内向前,用全力释放‘黄烟’驱除黑雾。”

    “嗷嗷嗷嗷呜!”转瞬间,得到命令的犬发出低吼,群虫登时向前疾扑,前肢在地面上不断刨土,“唰唰”细响声此起彼伏,它们已经钻入土内,拖出一长溜拱起的土层,迅速前进而去。

    另一边,花王猛地冲向禽魂时,对方腾空遁走,而它自己刹不住脚步已经进入了黑雾,“唰!嘭!”一道狭长暗影掠空而来,狠狠抽在了虫王躯体上。

    对方这次攻击简直是多此一举,原本虫王只是误入,凭着本能感到这里危险的话,它立刻扭身窜出去,可遭到攻击后,这花王勃然大怒,再加上瞎眼剧痛让脑子陷入混沌恍惚状态,顿时不顾一切发出狂吼,朝攻击自己的家伙狂奔过去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!”霎时间,黑雾内传出了连串碰击暴响,关横和卿凰听着暗中好笑:“终于打起来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