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御鬼者传奇 >正文 第2339章 古文石片
    这一下,青鼋可是捅了个大蚂蜂窝,两群水兽见到首领惨死,当时吓得一哄而散,但第二天就倾巢出动堵住了青鼋居住的岩窟,向里面疯狂进攻,势要为自己的首领报仇雪恨。

    最开始,星瞳青鼋还能把对方悉数赶出自己的家园,到最后旧伤发作,它已经是累得实在受不了了,只好缩到了洞窟尽头,找个地方躲藏起来。

    而那些水兽也摸不清里面的情况,暂时不敢冲进来,但依然是每天在洞口徘徊,不肯轻易离去。

    “恩人,我实话实说,其实这两天内,小兽已经没吃过任何食物,眼看着就要撑不下去了,要不是您出现,估计过个一天半天,不等敌人要了我的命,我也得饿死。”

    听了青鼋的话,关横心中好笑,他开口道:“不就是两群水兽吗?我替你打发便是。”

    “可、可对方数量不少,我怕您寡不敌众……”没等青鼋说完,关横呵呵笑道:“其实我也不是自己来的,在后面还有几个帮手,来,我先给你输送一些水灵气,把伤势压制住,咱们再说别的事。”

    数息之后,吸收了不少水灵之精的星瞳青鼋精神大振,感到自己的状况差不多恢复到全盛时期了。

    “这回行了吧?咱们往外走。”说着,关横大模大样向着岩窟外面游去,青鼋虽说有些惴惴不安,可是一想到关横御使水灵气的本事,心中就平静了不少。

    反正这知恩图报的灵兽打定了主意:“万一恩人寡不敌众,我就算是拼了这条命,也要保护他撤退。”

    数息之后,关横带着青鼋来到入口,此时那些聚在附近的水兽都被这里的漩涡阻挡,无法过来,但是这些家伙凶戾暴躁,都不肯就此放弃离去。

    “好家伙,这一下就不是几十只了,估计最少也有一二百的数量。”

    向前方眺望之后,关横好整以暇地说着,可青鼋却格外紧张,它嗫嚅道:“恩人,我、我觉得这些家伙的数量太多了,不如,您先离开吧,反正它们的目标是我,就让小兽把对方引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说了。”关横拍了拍青鼋的额头笑着,随即打断它的话头:“我都告诉你了,自有对付这群家伙的办法,区区几只水兽,还没资格让我落荒而逃呢。”

    言到此处,关横侧耳聆听,脸上不由得泛起了一丝笑意,他继续说道:“嘿嘿嘿,我的帮手已经到了,这群水兽就要倒大霉喽。”

    “呼呼呼哗啦啦”话音甫落之时,不远处分水疾游此起彼伏接连不断,数道魂影转瞬间来到群兽后方,关横在洞口这边扬声叫道:“我马上撤掉所有的漩涡,你们立刻动手!”

    说时迟,那时快,他倏然合掌一拍,“唰唰唰!”岩窟周围大大小小十几个漩涡登时就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嗖嗖嗖唰啦啦!”此时此刻水声疾响,群兽后方的鬼影倏然迅猛出手,那些家伙根本就是猝不及防,一个个被鬼爪掏心、鬼拳轰碎,顷刻毙命无数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水兽也是极为凶悍暴戾,居然还想以多欺少,迅速向着七鬼围拢过来,但没等它们再靠近,又有一道巨大黑影从远处游曳而来,倏地横在了群兽面前。

    “吼”一声咆哮顺势掀起水底巨浪,霎时呈涟漪状疯狂扩散,除了七鬼稳如泰山没有挪动半寸以外,那些水兽俱都被冲得无影无踪,估计眨眼的工夫就得跑到数十里之外去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是文鳐,老朋友,多谢你的帮助。”见到对方到来解围,星瞳青鼋立刻游过去打招呼,文鳐也说道:“老友,关横是不是把事情都和你说了?”

    “是啊是啊,你们就放心好了,不就是寻找古猊老祖吗?绝对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星瞳青鼋在关横身边游了一圈,嘴里说道:“老祖虽说还是住在西海之畔,不过已经搬离了原来的地方,嘿嘿,说实在的,它的新家很少有其余水族知道,只有我才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太好了。”关横笑道:“鼋兄,我们可就要全靠你带路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不过还有一件小事,想麻烦老朋友。”

    青鼋此时说:“我的重伤未愈,体内还有不少没融合的水灵气,文鳐老友游动的速度太快,只怕是跟不上了,不如这样,我也进到它肚子里去,载我到西海之畔如何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这不算是个事,进来吧。”文鳐说罢张开嘴,让关横和青鼋都游了进去,这巨鱼体内宽阔敞亮,别说一个青鼋,十几只都没问题。

    见到他们进来,卿凰却坐在文鳐心脏旁边没有挪地方,头也不抬,也不知道聚精会神在瞧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“卿凰,你在做什么?”被他这么一问,对方才醒过神来,而后笑着对关横说道:“你们回来啦,正好我在文鳐的肚子里捡到了一样东西,都过来瞧瞧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卿凰还晃了晃手里一个数尺见方的石片。

    见到这东西,关横倒是没什么新奇,但星瞳青鼋却吓了一跳,它急忙往前爬了几步,随即低呼道:“此物怎么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怎么,你认识?”

    听到关横问,青鼋微微颌首,接着说:“这是很久以前留下的古物,上古年间,水族的智慧不比人类或者其他生灵逊色,我们的祖先甚至创造出了自己的文字,而且还想尽办法刻在了无数石片上,试图将它们流传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哦,原来这些是水族古文的石片?”此时此刻,文鳐心脏发出了声音:“还以为这些东西早就因为上古陆兽、水族之间的大战被毁了呢,为何会在我肚子里出现?”

    “这个嘛……”青鼋歪着脑袋想了半晌,突然嘀咕了一句:“糟了,此事恐怕和我有点关系。”文鳐和关横他们问:“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嗨,你们有所不知,以前我在古猊老祖身边伺候的时候,有一回闯了大祸,所以、所以才被老祖臭骂了一顿,赶出了西海。”

    摇了摇头,星瞳青鼋低声道:“其实也是我自己贪吃误事,怨不得旁的,现在回忆起来,也是非常懊悔……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关横和卿凰对望一眼,就知道还有下文,于是安静的接着听对方讲述。

    原来当年千岁古猊将一批刻有上古水族遗文的石片保留、封存在某个箱子里,而后严令青鼋好好看管,不得有误。

    最开始,星瞳青鼋算是恪尽职守,一丝不苟,可是数年之后,正赶上大群“白玉虾”从各地江河湖游向大海繁殖后代,这些白玉虾肉质鲜美至极,对所有水族来说都是难以抗拒诱惑的美味。

    青鼋一想到可以吃到,每天都馋得流哈喇子,终于,虾群路过了距离自己所在岩窟的半里之外,青鼋自忖只是离开片刻去饱餐一顿的话,不会被老祖发现,便抓紧时间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白玉虾的味道果然是无以伦比,青鼋越吃越爱吃,忍不住追逐着虾群跑出百里之外,等它吃饱了返回洞窟的时候,才发现闯了大祸。

    原来有一只赤红乌贼王趁机占据了洞窟,作为自己的窝巢,这倒是无关紧要,可是那家伙却把收藏石片的箱子给打碎了,里面的东西顺着海潮的水流被冲得到处都是,气急被坏的青鼋东奔西走拼命回收,却只弄回来原来数量的三分之一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后来被千岁古猊知道,气得老祖大发雷霆,把青鼋臭骂了一顿,赶出西海之畔,虽说它和文鳐是多年老友,此事也是难以启口,因为实在太丢脸了。

    听到对方把以往的事情讲述一遍,卿凰便晃了晃手里的石片问道:“上面的文字稀奇古怪,很有意思,你懂不懂如何解读?”

    “嘿嘿,不好意思,我、我只是个粗鄙小兽,不懂上古水族文字。”

    稍微一顿,青鼋接着说:“不要说咱了,就算是天底下的水族能看懂这些玩意的存在也是屈指可数,噢,对了,古猊老祖就是其中一个,还有……我也听说,五行神大人也能看懂。”

    关横在旁边问道:“不过是一些另类文字而已,你怎么会突然对这个感兴趣?”卿凰微微一笑:“给你看样东西。”说着,她就把腰间悬挂的小哨子和竹笛摘了下来,往对方面前一递:“喏。”

    “呃,这哨子、竹笛,你以前就拿给我看过呀。”关横接过东西随口说:“能有什么稀奇古怪的地方?”

    “咦?!”突然间,关横凝神看了看两样东西表面的花纹,又瞧了瞧卿凰手里的石片,便明白了一件事。

    “啊哈,我明白了,真的是很像。”关横摩挲着笛子笑道:“石片上的水族文字,几乎和竹笛、哨子表面铭刻的花纹一模一样,难怪我也觉得有些眼熟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,我就说嘛。”卿凰笑问:“怎么样,你是不是也很感兴趣?”

    “嗯嗯,虽说这些都是芫歆公主的旧物,可我也想了解一下它们的来历。”关横稍一思忖,随即开口:“不如这样,找到千岁古猊以后,咱们随便问问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旁边的青鼋犹豫了半晌,突然说道:“恩人,你们二位能否帮我一个忙?”

    “哦,什么事情,你尽管说吧。”

    见关横很痛快的答应了自己,星瞳青鼋便鼓足勇气说:“见到老祖以后,你们能不能告诉它,就是此物是我找到的?这么多年下来,其实我对自己贪吃失职的事情一直后悔,也曾经游遍江河湖海找到了五个石片。”

    言到此处,它稍微顿了顿又继续道:“石片被我吞近自己肚子保存,现在,我估计就、就差你们手里这片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原来是这么回事。”卿凰笑着说:“没问题,我只对上面的内容感兴趣,石片就说是你找到的好了。”

    关横也在旁边说:“也难为你这些年东奔西走的辛苦,希望千岁古猊能体会到这一点,原谅你的过失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恩、恩人,你们真是太好了!”说到这里,星瞳青鼋忍不住泪如涌泉,它呜咽着开口:“这么多年下来,我每天其实都生活在懊悔中,谢谢你们,让我可以有恕罪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文鳐的心脏此时说:“别哭别哭,青鼋,如果老祖要是能原谅以往之事,准许你重新回归西海,那就皆大欢喜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我原本就生活在辽阔的大海内,此生心愿就是能够回到那里终老,唉……”听到青鼋语气中的渴望,关横和卿凰对望一眼,心中俱都想:“要是有机会的话,就帮它完成这个心愿好了。”

    就这样大家在文鳐腹内说说聊聊,它很快就到了距离西海之畔仅有百里之遥的水域。

    “就这么点距离,我只要一个冲刺,嘿嘿,眨眼间就可以……”

    刚刚说到这里,文鳐身躯陡忽微晃,卿凰登时脚下不稳,一下子扑进关横怀里,他顺势就把对方搂紧了,随即嚷道:“文鳐,你做什么呢?晃得这么厉害,差点害我家卿凰跌倒。”

    “哎呦,不好意思,是我的疏忽,只是前面出现了一些小状况。”文鳐随口解释道:“有群‘类石’要从附近水域经过,我必须得避开对方才行,所以咱们要等会再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类石?!”星瞳青鼋听到这个名字,只觉得自己头皮发麻,嘴里嘀咕着:“真是倒霉,居然遇到这种该死的煞星,文鳐,你可得小心点。”

    “喂喂,你们两个说的话,我好像不太明白。”关横此刻问道:“那个什么类石到底是啥东西?让二位怕成这样?”

    “就是啊,文鳐,你可是‘淡水妖鱼之王’,现在如此胆小,成何体统?”

    听到卿凰半开玩笑似的言语,巨鱼文鳐也显得有些不好意思:“嘿嘿,什么淡水妖鱼之王,都是瞎扯的,其实那些类石才是最可怕的家伙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甭管我们当中是谁,哪怕来个上古妖龙也好,见到类石,都只有绕路而行了。”星瞳青鼋说道:“它们的能力对所有水族都有克制所用,没办法啊。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关横登时来了兴趣,他立刻说:“喂喂,反正闲着没事,你们把类石的来历和我说说,怎么样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