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御鬼者传奇 >正文 第2309章 惑心蜪犬
    眼见对方想要阻拦自己逃窜,尸鼬核心立刻张嘴朝着她们疾喷,“呼噗噗噗”一大片腐臭的尸毒黏液登时铺天盖地似的席卷而去。

    “可恶,挡住、快挡住!”随着古桑女的呼喊响起,巨蜂急速震动自己的翅膀,产生强大风压,“呜呜呜!”一股顺势形成的小旋风立刻迎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嘭嘭嘭!”尸毒黏液碰撞小旋风的瞬间发出连串暴响,紧接着“噼里啪啦”胡乱坠地,巨蜂不想让古桑女沾到一星半点这种腌物,故此迅疾躲避,却让那尸鼬核心趁机陷进了下方溜走了。

    “可惜,让它跑了,好不甘心!”古桑女忍不住骂了一声,可是看见自己掌中的木神杖顶端那几颗青藤怪眼还在闪烁碧芒,她陡忽灵机一动:“对了,还有这种招数可行。”

    下一刻,她立刻振臂低呼:“怪眼,帮我照一照附近什么地方有异常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唰唰唰!”听了她的话,青藤怪眼齐刷刷瞪得溜圆,紧接着向四周全方位无死角不停扫视,突然间,木神杖微微震颤一下,紧接着自己指向了左侧不远的位置。

    见此情景,古桑女脸上泛起一丝冷笑:“原来是那里。”

    就因为青藤怪眼可以观察到任何邪祟之物挡住的东西,故此那尸鼬核心想要避过它,几乎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“巨蜂,一起出手!”此言甫一出口,古桑女立时释放大量灵气,巨蜂自己吐出向前疾飙狂涌的原火之力:“呼”

    霎时间,前面的位置就被烈焰彻底覆盖了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此处就是尸鼬核心躲藏的地方,这家伙万万没想到,自己藏得如此隐秘,竟然还被发现,顿时被烧了个焦头烂额。

    “叽叽叽”下个瞬间,惨叫声赫然从外面的巨大尸鼬嘴里传出,汪桐见状大喜过望:“太好了,这家伙如此痛苦,肯定是古桑女她们得手在即,大家赶紧内外夹攻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边,无名古洞的岩窟内。

    关横和卿凰、老猴在墨紫玄蛛的带领下,持续向上方前进,可是越往前走,这玄蛛的动作就越慢。

    “喂,你这家伙又开始偷懒。”关横见状低吼道:“是不是想讨打?快点走……”

    “扑通。”还没等关横说完,这玄蛛竟然应声瘫软在原地,见此情景,旁边的老猴气得叽叽直叫,那意思是在说,对方这分明是有意装死误事,实在该打!

    “老猴,揍它……”关横的话还没说完,卿凰已经迈步上前,伸手拦住了他俩:“等等,让我先瞧一瞧。”言到此处,她伸手摸了摸墨紫玄蛛的前额,突然低呼:“很烫,好像是得了急症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哪有这么巧的事情?我看它就是装的。”关横摇了摇头说道:“刚才让这家伙带路上来,它就已经不情愿了,现在又要故意装死,过分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看玄蛛不像装的,你瞧。”卿凰此刻费力的把对方身子翻转过来,原来玄蛛的下腹有一道狭长伤口,已经漆黑溃烂,还向四周扩散延伸。

    关横看了直皱眉头:“好像是刚才那些尸化蛞蝓留下的,这个家伙也不吭一声,早知道咱们就不强迫它加快速度了,好歹先把伤势处理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嗨,你和老猴总是对它凶巴巴的,就算没怎么拳打脚踢,也用言语恫吓,就凭这小小的玄蛛,只怕早就把胆子吓破了,哪里还敢吱声?”

    卿凰笑了笑:“不过也没关系,这些都是小伤而已,我来给它治疗一下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当当!”说罢,她屈指疾弹掌中莲花奇刃,一股清爽凉气登时裹住了玄蛛腹部的伤口。

    “咯剌剌”清脆的冰层冻结声响起,也顺便把伤口粘合,关横见状叹了一口气说道:“唉,要想马儿跑,最少也得给马儿喂点草,喏,把这个给它吃下去,补充灵气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掏出一颗妖珠丢给了卿凰,对方呵呵笑道:“你呀,还是嘴硬心软,这妖珠,只怕是早就准备好了吧?”

    “瞎说,只是随手掏到的而已。”关横故意把脑袋扭到一边,冷冷说道:“赶紧治好这家伙,咱们还得上路呢。”

    数息之后,墨紫玄蛛晃悠的身躯,终于在低鸣声中爬了起来,此时此刻,它看到老猴蹲在附近,两眼紧盯着自己,不由得激灵灵打了个寒战。

    “猴子,不要用你那眼神吓唬它了。”

    关横笑道:“老是针对一只胆小蜘蛛也没意思,咱们待会找些厉害对手修理修理,不比拿它找乐有意思?再说了,大家还得靠这家伙带路。”

    “叽叽。”老猴也觉得再玩下去没啥意思,于是大模大样走到卿凰身边,不再理会玄蛛,而那家伙见到关横替自己说话,感动得浑身发抖,还想凑到关横这里表示感谢。

    此时,关横却把眼一瞪:“磨蹭什么?还不赶紧行动起来?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妖蛛也顾不得讨好卖乖,立刻扭身朝着上方阶梯奔去,八条腿动作飞快。卿凰说:“禽魂,麻烦你和婴白鬼跟着玄蛛一起行动,它的伤势只是暂时压制,要是遇到危险再挣裂开就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行。”九宫禽魂答应了一声,登时和婴白鬼追着对方而去。“嘁,你对大蜘蛛关心过头了吧?”

    关横撇了撇嘴说道:“不过只是小小妖虫,至于吗?”

    “我关心它,不只是基于对弱者的同情,而是预感到玄蛛对咱们接下来要前往的地方,能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,故此,要对它多留意一些。”卿凰此刻低声道:“所以我在为它处理伤口的时候才……”

    言到此处,她在关横的耳边又低估了几句,对方听了之后摇了摇头说:“是不是有些冒险了?”

    “呵呵呵,你不是也留了一手吗?”卿凰笑道:“这样的话,就不怕出什么纰漏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倒也是。”关横摸了摸下颌,又继续说:“经过这一阵的观察,玄蛛那家伙确实不敢耍花样,希望到了最后一刻,它都能对得起你这份信任。”

    此时此刻,玄蛛可不知道后方的二人在议论自己,它已经攀到距离对方数十丈远的高处了。

    “咔、咔、咔……”就在这时,斜刺里突然传来一阵阵刺耳的脚步声,那边也是一片和阶梯相连的石台,彼端是不少倒塌的残垣断壁,声音不疾不徐,由远至近,显得格外诡异。

    “唧唧?!”玄蛛低鸣一声,就想扭身遁走,可转念一想,要是随便退怯,关横和卿凰说不定又要生自己的气,它只好硬着头皮停在那里。

    “咔咔……噌!咣当!”就在玄蛛犹豫的时候,对面的家伙已经越过石台,重重落在距离它只有丈余远的地方,玄蛛定睛细瞧,登时被骇得倒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原来那家伙模样长相也够凶恶的,硕大熊罴颅首,浑身都是疙里疙瘩的灰白硬皮,四肢尖爪锐利,还是用两条后腿直立行走的种类。

    “咕咕……原来是尸化的‘石甲蛮罴’,这家伙力量强横,不太容易对付。”此时此刻,说话的九宫禽魂倏地落在了玄蛛身侧,让它安心了不少,紧接着,婴白鬼也在另一边出现了。

    “吼”尸化蛮罴对着它们爆发出一声咆哮,登时惹怒了婴白鬼,它骤忽晃动魂影,朝着对方就杀了过去,“呼砰砰砰!”眨眼间,接连数拳挟风擂在了蛮罴头脸躯体上。

    “嗷呜!”

    陡然感到对方火劲重拳让自己灼热剧痛,这蛮罴立刻怒吼着释放雄浑力量,“唰唰唰、嚓嚓嚓!”它那疙里疙瘩的坚硬外皮登时飙出无数芒刺,婴白鬼凛然暗惊,瞬息倒掠魂影退回到同伴身边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”这个时候,蛮罴也伤得不轻,身上黑一块白一块,都是被火劲灼伤的痕迹,气得它不住喷吐粗气,低吼连连。

    “呦呵,这畜生倒是挺猖狂的。”关横此时笑嘻嘻的和卿凰从远处走来,他嘴里还叫道:“喂,婴白鬼,要是要是需要我帮忙,尽管开口。”

    “吱吱?!”虽说听出此话有些激将法的味道,可是婴白鬼也很骄傲,在关横手下,自己可是一等一的强者,对方不过是小小尸化妖兽,何劳主人相助?真要是那样,也太丢脸了。

    “轰!!”

    霎时间,暴怒的婴白鬼周围泛起强横杀气,骇得两旁禽魂和玄蛛急忙缩回了关横身边,生怕受到池鱼之殃,与此同时,对面那蛮罴也感到敌人的杀气犹如惊涛骇浪翻腾袭来,自己身躯微颤,险些不战自溃。

    虽然说已经进入了尸化状态,可这家伙也保留了凶兽本能,意识到婴白鬼绝对不是己身能对付的寻常角色。

    “嗷嗷嗷嗷呜呜”电光火石间,尸化蛮罴昂首嘶声狂吼,自己身后石台的残垣断壁内几乎在同时响起了回应嚎叫:“呜呜呜”

    “原来不止一个,还有帮手存在。”关横抱着肩膀冷笑道:“只可惜,在我家婴白鬼面前,不管来多少废物,也只是送上门找死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吱吱!”闻听此言,婴白鬼豪气大发,顿时嘶鸣一声,它浮在半空中,眼瞅着对面残垣断壁内窜出几道迅疾黑影朝这边来,脸上倏然晃过一丝冷笑。

    “唰!”说时迟,那时快,婴白鬼掠空疾行,转瞬挪移到蛮罴近前,对方没想到它说来就来,立刻挥舞双爪狠命拍击过来:“呼!”

    见此情景,婴白鬼不退不避,双拳挟风陡出,“嘭、啪!”强横力量震得对方双爪高高颠起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砰!”下个瞬间雨点似的重拳瞬息急落,应声轰在蛮罴面门上,这家伙身上有厚甲抵挡攻击,脸上可没挂着盾牌防御,顷刻被揍得脑壳坍塌半边。

    “嗷嗷嗷!”此时此刻,后面赶来的蛮罴同伴近在咫尺,它们齐刷刷发出咆哮厉吼,意在震慑婴白鬼,让它有所顾忌!

    谁料想,婴白鬼要的、等的就是这一刻,它不会在乎对方的态度,而是成心给那些家伙来个“下马威”!

    “唰噗嗤!”瞬息暴现的火劲血刃挟风纵斩,登时削飞蛮罴颅首,随即就被婴白鬼伸手抓住,狠狠掷向对面。

    “呼嘭!”左边赶来的壮硕蛮罴挥掌急落,居然把同伴的脑壳拍得四分五裂,直气得它不断咆哮怒吼。

    “噌噌噌!”但是右面那个闷不做声的尸化蛮罴更狠,毫不犹豫的越过石台,晃动双掌疯狂来袭。

    “唰唰唰、咣咣咣!”婴白鬼挟裹原火之力的拳劲屡次与对方硬碰,打得这蛮罴双臂几乎抬不起来,但尸化的家伙恢复力的都是异常强横,故此它可以不顾及一切,持续狂攻。

    而且另一只蛮罴双眸迸现凶芒,也趁隙飞扑过来和同伴联手,形成了合围之势。

    “吱吱吱!!”婴白鬼见到对方想以多取胜,勃然大怒发出厉吼,随即疾飙上飞,登时避过二兽的攻击。

    “呼呼呼!”下个瞬间,它掌心陡忽汇聚出大团水灵气。在旁边观战的卿凰低语道:“不用火劲攻击,反而取水之道,这倒是有点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换做是我的话,大概也会采取和它同样的策略。”关横微微一笑:“接着往下看,你很快就就能了解其中的妙处……”

    “唰唰唰哗哗哗”他的话音甫落,婴白鬼汇聚的大团灵气霎时变成急落水滴,接二连三打在了那两只蛮罴躯体上。

    “嗷嗷嗷”突然间,这俩家伙就感到了无比剧痛,俱都忍不住惨号抱头躲避。

    “奇怪,水灵气的驱邪效果比火劲稍逊,居然会对它们起作用?”听到卿凰的疑问,关横便解释道:“婴白鬼施展的不是一般水灵气,那是‘沸水’!”

    “呃?!沸水,你的意思难道是说……”倏地,卿凰脑中豁然开朗,她嘀咕道:“我还以为水火不相容,谁知道却会因此衍生出这种东西。”

    原来婴白鬼汇聚水灵气的瞬间,用魂体内的原火之力将其迅速加热至滚烫,如此一来,两种看似不能相融的力量,便成为了“沸水”这种东西,它们双重威力,加上大范围进攻,自然不是两只蛮罴能够抵挡的。

    “咯剌剌咯剌剌”尸化石甲蛮罴的外皮在沸水接二连三攻击下,出现了应声皴裂绽开的情况,紧接着,沸水就侵染进入了对方体内。

    紧接着,沸水就开始大肆破坏妖兽活尸的躯体,让它们在顷刻间就瘫软在地,婴白鬼随即挥手释放原火之力,将残骸彻底烧毁,原地只剩下了两片漆黑痕迹。

    沸水这一回初显威力,效果卓著,大大出乎意料之外,此物包含了水火两种灵气的威力,除了婴白鬼,估计也没谁能做到如此完美的融合了。

    “吱吱!”此时此刻,婴白鬼满脸得意洋洋的,顺势飞回关横身边,那意思是说:老大,怎么样?没有你的帮忙,我照样可以揍死这两个家伙。

    “好好,算你厉害。”关横笑了笑,又继续对老猴说道:“你和婴白鬼到那片废墟里查看一下,要是还有其余的蛮罴,顺手灭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叽叽、叽叽。”闻听此言,老猴立刻尖鸣两声,“噌噌噌”几个起落纵过石台疾奔而去,婴白鬼自然也在旁边相随。

    “刚才路过下方那几个连接阶梯的石台,也没见你让老猴它们检查,为何这里要搞特殊对待?”听到卿凰的疑问,关横凑到她耳边低声道:“那是因为我觉得……”

    他刚刚说完,卿凰的娥眉微蹙:“你确定吗?”“当然,否则也不会急着叫它们去调查了。”

    此言甫一出口,二人旁边的墨紫玄蛛突然低鸣起来,它的叫声引起大家注意,卿凰这才开口道:“玄蛛说老猴它们去了一会,为何还不回来……我觉得所用时间也太久了。”

    九宫禽魂说:“这样吧,本禽也过去瞧一眼。”

    “要去,大家一起去。”关横随即对卿凰眨了眨眼,二人立刻和禽魂越过石台,呼的落在了那些残垣断壁中间。

    “老猴婴白鬼”下一刻,关横扬声喊道:“你们这两个家伙,为什么半天没动静?”

    他喊完这一声,随即向四外扫视,瞬息间,白眉老猴就从旁边一处断折墙壁后面溜达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咦?”卿凰见到老猴走路摇摇晃晃,而且满脸通红,就像是喝足了酒的醉汉似的,心中不由得有些疑惑:“你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叽叽、叽叽……”踉踉跄跄走到关横面前,老猴还伸出爪子乱晃乱摇,他差点被挠到,登时气得一巴掌就扇了过去:“混账东西,你给老子清醒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啪!”老猴挨了一巴掌以后,很快就醒悟了过来,随即对着卿凰尖叫了两声:“叽叽、叽叽叽!”

    “它在说些什么?”

    听到关横没好气的发问,卿凰叹了一口气言道:“据它说,自己和婴白鬼刚跑到残垣断壁后面,就遇到一大群稀奇古怪的东西,对方好像不是妖兽活尸,但很不友好,它和婴白鬼刚要动手,突然感到一阵迷迷糊糊,之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呸,一点小事都做不好,你们俩真是废物。”关横倏地把脸一沉,随即问道:“婴白鬼呢?”

    听到他的询问,白眉老猴茫然摇了摇头,而后叫了两声,指了指前方断壁,那意思是说,自己迷糊之前,就看见婴白鬼也栽倒在了那边。

    “走,过去瞧瞧。”

    关横说着,拔腿就跑了过去,就在刚才,他和卿凰就提过,隐约感到这层石台的遗迹内有不寻常的气息,故此才派一猴一鬼过来查看,谁知道这俩家伙一个晕晕乎乎,一个不知所踪,实在是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“咦?”关横走到残垣断壁后面,发现婴白鬼根本就不在这里,地上却布满了很多古怪的足迹。卿凰这时也走了过来,她随口问:“没有发现它吗?”

    关横沉声道:“早就没影了,我怀疑,是被这些足迹的主人给带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婴白鬼实力深不可测,怎么可能束手就擒?我不相信。”卿凰的话说的不无道理,关横不禁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九宫禽魂却开口道:“古洞内稀奇古怪的生灵不在少数,也许婴白鬼是凑巧碰到了其中一种,正好拥有克制魂体的特异能力,就此被对方擒走,你们说有没有这个可能?”

    “这个嘛……”闻听此言,关横心中微微一动,他暗忖刚才老猴也说过,对方不像是妖兽活尸,这也就表明,婴白鬼不一定会遭到毒手,但那些家伙生擒它,未必心怀善意。

    “不管了,先把婴白鬼找到再说。”此话甫一出口,最先行动的那个,竟然是始终默不作声的墨紫玄蛛,它先是对大家叫了两声,而后马上向左侧爬去。

    “喂,慢点,等等我。”

    关横知道这家伙肯定是了解点细情,但此刻也来不及多问了,便和卿凰拔腿紧追不舍。其实这一片残垣断壁的面积不是很大,玄蛛向前行了约莫七、八丈,就已经到达了边缘地带,而后停在某处驻足不前。

    “唧唧、唧唧唧。”听到这家伙嘶声鸣叫,卿凰立刻对关横道:“它说抓走婴白鬼的那些家伙,很可能躲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我来瞧瞧。”关横话音甫落,已经大步流星来到墨紫玄蛛身边,对方用前肢指着地面上一个尺余见方的洞口,再次叫了两声。

    “嗯,看来就是这里了。”关横发现这里还有一些古怪足迹,在婴白鬼失踪的地方,他们也发现过这种东西。“老猴,和我一起朝着洞内释放火灵气。”

    关横此时憋着一肚子怒火发出命令:“婴白鬼不怕火劲,但是洞里其余的家伙可就说不定了,动手!!”

    “砰砰砰、嘭嘭嘭!轰”这二位的力量加起来非同小可,关横还因为担心自己会把这座石台震塌,故此收回几分气力。

    饶是如此,土洞周围丈余的地方都被余劲震荡,随着一连串“轰隆哗啦”的声响,直接塌陷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嗷嗷嗷”就在下一刻,大群受惊的家伙尖叫着扑出坍塌的土洞,转瞬落在了距离大家不远的地方。

    关横凝神细瞧,觉得这些家伙相貌十分古怪,对方躯体只有巴掌大小,浑身藏青锃亮的颜色、颅首酷似獒犬,肢体却像蝗虫。

    卿凰立刻扬声喝道:“喂,你们到底是谁?为何要擒走婴白鬼?快把它放出来!!”

    她的话音甫落之时,为首的一只怪物便朝着这边吼叫了几声:“嗷呜呜、嗷呜。”

    关横随口问道:“这家伙在鬼嚎什么?”

    “哦,它自称叫做‘惑心犬’,说是抓住婴白鬼有大用处,不需要告诉咱们。”卿凰冷笑一声,继续道:“还叫咱们滚蛋呢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闻听此言,关横顿时气乐了:“我从来就没见过这么不要脸、自我感觉良好的畜生,还叫我滚蛋,信不信本少爷一脚踩扁了你们?”

    “叽叽、叽叽!”听到主人发狠,白眉老猴也在旁边呲牙咧嘴,不过它刚才吃过对方的大亏,此时有些发憷,一直躲在关横身后探头探脑,不敢轻易上前。

    “看我宰光你们这些败类渣滓,然后去找婴白鬼的下落。”

    关横一撸袖子就要扑过去,可是九宫禽魂突然说道:“小心一点,惑心犬这个名字我听过,据说这群家伙擅长迷惑各种生灵的神智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我会注意的。”因为忧心婴白鬼的安危,关横这个时候也不顾不得其他了,倏地扑向最前面那只犬,伸手就去擒拿对方:“呼!”那家伙意识到关横出手奇快,登时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但是此刻想要躲闪,已经来不及了,“啪!”电光火石间,关横如钢钩般的五指紧紧扣住了犬脑壳,紧接着就把它高高扬起,随即低吼道:“我现在就摔死你!”

    “嗷呜”说时迟,那时快,惑心犬发出鸣叫,双眸倏地迸现出两道青芒,关横和它的眼神甫一接触,就感到有些不对劲,下意识松手一扔,那家伙顿时脱离了自己的掌心。

    不过关横的意志坚定,实力更是远超对方,这点魅惑心神的伎俩对他影响甚微,仅能在瞬息间起作用,故此对方还未落地,他就已经恢复清醒了。

    “好大胆子,连我都敢迷惑,死!”

    倏然间,关横陡出左拳,“嘭!”不偏不倚轰在对方躯体上,虽说没尽全力,可是四五成劲道也不轻了,那家伙“噗”的喷出一股血箭,顿时倒飞撞在了不远处的断墙上。

    “哼,非死即残,这就是戏弄本少爷的下场。”关横此时冷冷扫视着剩余那些惑心犬,又继续说道:“识相的话,赶紧放出我的婴白鬼,不然惹怒了我,你们就是亡族灭种的下场!”

    “叽叽、叽叽。”老猴看到对方被关横打飞,顿时抖擞威风叫了两声。

    那些犬似乎能懂人言,可是一时拿不定主意,就在此刻,刚才被打飞撞在墙上的那只首领犬呜呜低嚎着爬了起来,它异常倔强,狠狠瞪视着关横,那模样似乎是死不认输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哼,还想动手?那我成全你。”关横倏地把脸一沉,就要动手,可就在此时,刚才塌陷的地洞内突然传出一阵沉闷声响:“吱吱吱”

    “是婴白鬼的声音?!”听到卿凰叫嚷,关横立刻一挥手:“老猴,你去挖洞,把它掏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叽叽。”闻听此言,对方答应一声,立刻向那边奔去。

    “嗷嗷嗷嗷呜!”见到老猴有所行动,那只首领犬顿时大惊失色,立刻嚎叫起来,让同伴过去阻拦。

    “哼,你们谁也别想动!”关横的话方说出口,登时和卿凰齐刷刷跨前一步,堪堪拦住对方去路。

    “唰!”骤忽亮出莲花奇刃释放大股寒气,对方面前转瞬铺上了一层坚冰,骇得那些犬俱都畏惧后退。

    唯独首领犬依然气势汹汹扑了上来,关横见到它口泛血沫,趔趔趄趄,分明就是油尽灯枯之兆,要是再挨两下重的,这家铁定没命了。

    “哼,没确定婴白鬼是否无事,你还得暂时活着。”说罢,关横对卿凰使了个眼色:“生擒它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。”她答应一声,登时释放寒气细流,随着“唰唰唰”一阵轻响,对方的四肢立刻就和地面冻结在了一起,任凭它如何嘶吼尖叫,自己也挣脱不开束缚。

    “轰隆哗啦啦”就在此时,白眉老猴用双爪奋力挖开了松软土层,从里面拽出了一团魂体,正是晕晕乎乎、还没清醒的婴白鬼。

    其实以婴白鬼的实力,对方不可能对它实施完全有效的惑心异术,不过它们为了能够制住对方,竟然自爆毁灭了十余个同伴的躯体,让这股发挥出来的加倍效果,冲撞了婴白鬼,使其陷入了半昏迷状态,这才遭擒。

    如今那种惑心术的效果还没有完全消失,故此婴白鬼也是迷迷糊糊,白眉老猴一只爪子拎着它,另一只爪子还在土洞里东摸西找、胡乱掏腾。

    “喂,你还在找什么?”关横没好气的叫了一句:“赶紧滚过来,真是不让人省心的猢狲。”

    可就在下一刻,老猴的骤忽发出尖叫,紧接着就把伸进土洞的爪子拽出,继而高高举起。

    它爪子里攥住的,赫然是一只紧闭双眼、昏迷不醒的犬,不过体型不及同类三分之二,肯定是个幼崽。

    “叽叽、叽叽。”老猴刚才吃了犬的亏,在关横和卿凰面前丑态百出、大大丢脸,此刻叫了几声,就想把这小幼崽直接掼在地上摔死,作为报复。

    “嗷嗷嗷嗷呜!”见到对方作势要摔小犬,那被冻住四肢的首领犬急得目眦欲裂,嘴里不住哀嚎尖叫,其余的犬也都不顾一切窜过卿凰布下的冰层,落在他们面前,呲牙咧嘴就想要动手。

    “老猴,不许你随便摔死它。”卿凰说罢,顺手摘下了腰间的竹笛,放在唇边吹了起来。

    既然犬不是活尸,是兽类生灵,那么卿凰这驭兽竹笛的声音,就能够影响到它们的情绪,转瞬间,几十只犬躯体发软,连站都站不住,一个个软倒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“趁现在,把这些家伙都……”关横刚要拽出兵刃动手,墨紫玄蛛却在这时从斜刺里冲出来,拦在了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?!”关横有些纳闷,手下不由得放缓动作,问道:“你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这家伙摇头晃脑,发出鸣叫:“唧唧、唧唧唧。”

    卿凰刚从老猴的“魔掌”中把那幼崽夺下来,听到玄蛛叫声以后便说道:“玄蛛认为对方有什么苦衷,想让咱们先打听一下。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关横沉声道:“哼,有点像是多此一举,不过嘛……罢了,卿凰,你就问问对面那个家伙,到底为了什么抓走婴白鬼。”

    卿凰抱着幼崽走到犬面前,她开口问:“说吧,你们究竟有什么目的?”

    这犬听了她的笛声以后,脑子原本就有些摸不清状况,原来像这种擅长使用惑心异术的家伙,一旦被比自己厉害的力量反弹惑心术,就会下意识的向敌人屈服,所以说,这招数有利也有弊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首领犬就是这种情况,再加上卿凰本身散发的气势,包括驭兽的威压、灵王本源之力这些东西,不断震慑对方,让它不敢在卿凰面前有半分违逆,于是,它就把自己的经历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原来惑心犬的族群最开始不是栖息在残垣断壁之间,而是在更高处的古怪宫殿内。

    不知从何年何月开始,惑心犬就已经是那里的老住户了,不过就在前一段时间,有个怪物带着手下大群妖兽活尸来袭,硬生生把它们赶了出来。

    原本数百只的族群,被对方追堵屠戮,十不存一,这些痛苦经历自不必细说,惑心犬还面临着更危险的事情。

    由于常年居住在那个古怪宫殿的外围,虽然没有进到过里面去,这些犬都习惯吸收宫殿里散发的浓郁灵气,已经到了极度上瘾,一天都离不开的地步。

    成年的犬还能有些自制忍耐力,可是幼崽们承受不住这种痛苦煎熬,在短短数天内俱都一一死去,好不凄惨,现如今就剩下孤零零的一个,还在苟延残喘。

    今天在废墟附近闲逛的首领犬正好看见婴白鬼和老猴出现,观察到浮在半空的鬼物实力强横,魂体灵气充盈,它们就打算铤而走险,抓住婴白鬼,让幼崽吸收它的灵力,渡过生死难关,这才有了之前的一幕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只是想要吸收灵气,我给你们就行了,何必要把婴白鬼抓走?”卿凰说着,挥手化去了困住对方四肢的冰层,而后将一股精纯灵气灌注给幼崽,将它放在了地面上。

    “呜呜?!嗷嗷……”幼崽此刻嚎叫了几声,显得精神奕奕,它得到的灵气非同一般,里面蕴藏着些许本源之力,算是因祸得福了。

    “嗷嗷嗷呜!”见到幼崽脱困恢复了健康,其余的犬不约而同发出欣喜叫声,一个个欢蹦乱跳起来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们的孩子也已经得救,我们耽误的时间也够久了,现在必须告辞喽。”卿凰言罢,扭项回头对关横说道:“走吧,继续往那个宫殿出发。”

    “嗷呜?!”一听说他们想要去阶梯尽头的古怪宫殿,犬首领倒是来了兴趣,急忙凑到大家面前,想要跟随同往。

    见此情景,关横随口问道:“怎么,你也想去?难不成是打算找那些杀戮你们同族的家伙报仇?”

    他的话甫一出口,惑心犬先是点了点头,而后又摇了摇头,随即低鸣一声。

    卿凰此刻恍然大悟:“哦,我明白了,它跟随咱们,是想看看大家能否把盘踞宫殿的怪物和活尸消灭,如果成功的话,犬就会带着同族搬回去居住。”

    言到此处,她稍微顿了顿,又继续说:“阿横,不如带上它吧,毕竟犬也是宫殿的‘老住户’,能为咱们引路。”“哈哈,这回又添了一个。”

    关横数了数面前几个家伙:“鬼物、猴子、妖蛛,禽魂,现在又多了一只狗。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卿凰莞尔一笑:“不错,反正咱们也不在乎多一个少一个,你说是吧?”

    “那就带上。”关横此刻对惑心犬说:“我先提醒你,跟着咱们一起走,危险大大的,随时都有可能把命丢掉,你可得想清楚。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这犬顿时浑身剧震,扭头就向身后的族群走了过去。关横在卿凰耳边低语:“你瞧瞧,它还是胆小怕死,被我两句话就给吓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嗷呜、嗷嗷……”此时此刻,犬找到一个比较强壮的同族,对它大声吼叫了几声,对方微微颌首,表示明白,而后,它又摇着尾巴跑回到了卿凰身边。

    卿凰笑着对关横道:“事情和你想的正相反,它和同伴说,如果自己回不来,对方就是新的首领,要照顾好幼崽之类的,这下你明白了吧?”

    “好家伙,原来是去说遗言,这犬还真豁的出去,好,看样子它的决心已下,那就和咱们走吧。”关横说完,犬倏地往上纵跳,不偏不倚落在了卿凰肩头,看来是把那里当成自己的特等席位了。

    说来也不奇怪,因为卿凰的笛音反弹了这家伙的惑心术,如今谁的命令它都可以不听,可就是对卿凰唯命是从。

    “唧唧、唧唧……”大家返回石台那边,继续往阶梯上走的时候,听到墨紫玄蛛一直在低声鸣叫,显得有些心不在焉,关横轻声问卿凰:“这家伙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嗨,它在嘀咕,说是有了犬以后,估计就用不到自己这个‘半吊子向导’了。”卿凰忍住笑回答:“依我看,玄蛛就是怕咱们把它给蹬了,不带它去宫殿那边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个笨蛋,你在那里胡思乱想什么呢?”关横没好气的踹了对方一脚:“赶紧往前走,不然的话,小心我让老猴修理你。”

    “唧唧!!”闻听此言,墨紫玄蛛不惊反喜,关横催着自己往前跑,意思就是不会扔下自己了,高兴的它立刻晃动八条细腿向前面阶梯疾奔而去。

    “唉,真是,不挨打不挨骂,这家伙就浑身不自在,我真是服了。”关横摇了摇头,迈步和卿凰联袂前行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九宫禽魂和婴白鬼往上盘桓一圈,随即又落了下来,它抢先说道:“看起来距离最上方的阶梯石台已经不远了,那个宫殿……”

    言到此处,禽魂稍微顿了顿,又瞥了一眼卿凰肩头趴伏的惑心犬,对方立刻点了点头,意思是说它猜得不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