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御鬼者传奇 >正文 第2307章 反攻开始
    “不止是一件内甲?!”卿凰脑中有些模糊印象,可是还没想起来。

    关横此时已经开始不断往聚灵甲内输送灵气了,他继续解释道:“我打败万魇邪王的时候,他将半截灭灵金棍送给我,那玩意和此甲在蛊母之魂的作用下融合变成什么东西,你还记得吗?”

    “对了!”被他这么一提醒,卿凰登时失声叫道:“是诛邪、巨刃诛邪!”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

    关横手里的聚灵甲吸收了不少本源之力,霎时闪耀异芒,化为一柄巨刃形态,他笑道:“多亏有了它,我才能斩开和邪王作战空间,再次回到你身边,我想,既然它能够斩开空间缝隙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终于忍不住打断他的话头,卿凰亢奋的叫道:“自然也可以毁掉咱们面前的无形障壁!”

    “呼呼呼唰唰唰!”关横旋腕疾转,掌中诛邪登时在空中画了一圈,带得周围空气嘶嘶作响,他低语道:“现在,就要看看这巨刃会不会让咱们称心如意了,大家退后,我要动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“手”字还没而出,九宫禽魂骤然尖叫道:“谁在那里?出来”

    “哼,果然是那群暗中窥视的家伙!”电光火石间,卿凰拽出自己的兵刃叫道:“阿横,我来对付它们,你动手斩碎障壁,老猴、婴白鬼,一起来!”

    “噌噌噌!”霎时间,大家在原地疾窜四散,关横挥舞诛邪径直扑向岩窟入口,卿凰拔身似电,率领身边同伴朝着暗袭之影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砰!轰隆”两边同时掀起惊天动地的巨响,飞沙走石扬尘四漫,但造成的效果可不太一样。

    先说卿凰这边,老猴、婴白鬼出招势如奔雷疾电,转瞬就轰向各自的对手,那是两团不明原貌的漂浮怪影,对方刚要挣扎抵抗,却被莲花奇刃释放的寒气彻底冻住,随即被拳劲所催彻底爆碎,继而化为齑粉。

    另一边,关横的诛邪巨刃凌空疾斩,已然落在无形障壁正面,造成山摇地动的巨响,那障壁虽然可以化解无数外力冲击,可是魔兵灵甲双双融合汇聚、衍生出来的诛邪巨刃面前,犹如一层轻薄纱幕,顺势绽裂破开了!

    “呼”无形障壁被破坏的瞬间,一股极强的威压从对面涌了过来,还有个雄浑无比豪迈吼声传来:“呔”

    “这是?!”此声甫一入耳,关横顿时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这声音的主人,曾经与他发生过旷时持久的生死搏杀,关横又怎么会轻易忘记,而且对方死了才没多久,此声,属于……万魇邪王!!

    “为什么,你不是已经,死了吗?吼”心中恼怒愤恨,关横顿时发出一声咆哮,诛邪巨刃再次发出第二斩,“呼”裂空斩击转瞬向前,“嘭!”也不知是劈中了什么东西,造成巨大响声!

    “呼、呼、呼……”关横此刻大口喘息着,却感到万魇邪王的气息瞬间消失,心中不由得再次泛起疑惑:“这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阿横,你这是怎么了?”卿凰和老猴、婴白鬼解决了两团诡异黑影,听到这边有异,也不顾得别的了,快步疾行过来查看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刚才感到此地有万魇邪王的气息,而且,很真实、很真实。”

    关横嘴里念叨着这句话,显得有些神情恍惚,不知在思考什么。就在这一刻,旁边的九宫禽魂凑过来问道:“喂,万魇邪王,那是谁呀?”

    卿凰此时满不在乎地的回答道:“哦,那是一个被我家阿横打败的敌人,已经完蛋了。”

    说者无心,听者有意,她的话甫一出口,关横脑中登时有了一丝明悟。

    “对呀,万魇邪王那个家伙,已经死了,而且……”关横看了看自己握住诛邪巨刃的手,嘴里呐呐道:“还是被我亲手所杀,这一点,绝对毋庸置疑。”

    “哎哎,你们先不要再聊了,眼看这里的无形障壁消失,咱们是不是该进去了?”听到九宫禽魂提醒,关横和卿凰对望一眼互相点头,紧接着齐声道:“当然,走吧。”

    进入巨大岩窟以后,出现在他们面前的,是一溜向上延伸,蜿蜒曲折的石头阶梯,密密麻麻的,几乎看不见上方的尽头。

    “哎,看看这个。”关横伸手摸了摸阶梯前面的一座石雕,而后问卿凰:“是否觉得眼熟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卿凰凝神打量,突然低呼道:“很像是邪魇族人的脸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说得对。”关横随手屈指敲敲这东西,又继续道:“而且不是普通的邪魇族人,这很像万魇邪王的一个直属手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巨石魇王对吧?”卿凰打断他的话:“这家伙我也见过,没想到,竟然会在此处见到他的雕像。”

    “走吧,继续往上。”关横说:“我有一种预感,接下来,咱们还可以看见其余熟人的面孔。”

    果然不出关横所料,在阶梯上前行数十丈,某个拐角的石台上,出现了别的石像。

    “是烈风邪魇,我都差点把这家伙的丑脸给忘记了。”关横凑过去瞧了两眼,而后笑道:“现在可以肯定了,此处绝对和邪魇族脱不了关系,虽说万魇邪王已死,但这种地方还是要细心检查一番。”

    “也对,除恶务尽。”卿凰微微颌首:“总不能邪恶的苗头遗留在人间,这可是天大的祸端。”

    “叽叽……”就在此时,跟在他们最后的老猴陡忽扭项回头低吼,向着下方阶梯瞧了一眼,卿凰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吱吱吱。”婴白鬼不等老猴表态,自己凑到二人面前低低叫了两声,而后,关横问九宫禽魂:“喂,你是不是也……”

    言到此处,他故意压低了声音,对方立刻回答:“不错,从刚才开始,我就觉得有些古怪,原来它们两个也是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唉,这么说,是我大意了。”卿凰刚要扭身,关横搭住她的肩头问:“你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亡羊补牢啊。”对方刚要继续往下说,关横却摇了摇头说道:“暂时不必急着处理了,咱们还是继续往上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可就这么放任不管,是否有些不妥?”关横在卿凰耳边嘀咕了两句,对方顿时心中了然,下意识点头道:“好,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猴、婴白鬼、禽魂,你们先往阶梯上面前进,我俩就跟在后面。”关横挥了挥手,对方立刻向前而去,他和卿凰则是信步闲游,不紧不慢的跟随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距离二人身后数十丈的位置,从暗处缓缓浮出一抹漆黑诡影。

    刚才,卿凰和老猴它们出手灭掉了这家伙两团“同伴”,却没料到最后那个闷声不响躲在暗中,碰巧避过了杀身大祸,不知为了什么缘故,此物甘冒奇险也要跟在关横他们,但它没意识到自己也是被盯上的那个!

    少时片刻之后,他们来到阶梯的一处宽阔石台,此处连接着一层,对面俱都是坍塌颓败的房间,仅仅剩下残垣断壁。

    “看起来,这里显示什么上古遗迹,难道是邪魇一族留下的?”听到卿凰的推断,关横也是不置可否,不过他瞥了一眼身后,随即开口道:“这个地方不错,咱们在此逗留片刻吧。”

    卿凰心中微动:“你是想……”关横见她明白,便微微颌首:“对,是时候该动手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对老猴一使眼色,对方立刻叽叽叫了两声,领着婴白鬼、禽魂噌噌噌几下掠到了对面残垣断壁周围,而后,关横和卿凰也在瞬间将自己隐匿在附近。

    “呼呼呼”数息之后,一团暗影终于出现在了阶梯口,此物在空中微颤,似乎是在寻找目标,可现在却看不见关横他们的踪迹。

    “唰!”焦急的暗影眨眼间落在平地,紧接着散尽周围诡雾现了真身,原来是一只生有九瞳、八腿,模样十分狰狞、全身遍布墨紫斑点和花纹的妖蛛。

    它跟踪关横等人实际上有不可告人的目的,是想借助对方登上阶梯最高的位置,因为自己不敢擅自前往那里,但现在关横消失不见,让自己的计划落空了。

    “唧唧、唧唧……”墨紫玄蛛在原地低鸣了两声,急匆匆越过石台,来到了对面残垣断壁,想要看看前面那些人究竟去了哪里。

    可就在此时,空中骤忽传来尖啸:“吱吱吱”

    原来是婴白鬼挟风杀来,堪堪堵住了它的退路,紧接着,左右两边出现了白眉老猴和九宫禽魂,那墨紫玄蛛浑身一颤,顿时想要化作雾气疾遁而走。

    “哼,这回你跑不了了。”陡忽间,卿凰从斜刺里疾掠而来,掌中莲花奇刃疾挥而下,但此次释放的,不是她惯用的急冻寒气,而是水灵之精。

    “唰呼呼呼”急旋风声陡起,水气瞬间覆盖了试图雾化的妖蛛,那家伙只觉得躯体异常沉重,登时咣当一下摔倒在地,因为雾化的异术绝不能沾水,要不然当场就会失效。

    说时迟,那时快,凶悍的老猴挥拳直捣,“啪!”正中墨紫玄蛛身躯,打得它倒飞撞在一堵残垣断壁上,关横立刻叫道:“笨蛋,我是要生擒它,谁让你下死手了?”

    “叽叽、叽叽。”闻听此言,白眉老猴显得有些不好意思,卿凰说:“算了,其实它已经收回了八成拳劲,否则的话,这妖蛛已经变成烂泥了,我看它现在还有气息。”

    说罢,她和关横在瞬间落在了断墙下,随口问:“现在怎么处理这家伙?”

    “很简单,这蜘蛛依仗着可以雾化的能力,要是趁机逃跑会很容易,不过咱们也可以把它的招数给‘掐断’。”

    言到此处,关横又分析说:“刚才已经得到证实,它的雾化能力只要沾到水灵之精就会失效,你在它体内留下些许水灵气,这样妖蛛就跑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卿凰抚掌笑道:“好主意,大可以一试。”

    话音甫落,她已经屈指疾弹,将一团水灵气送入妖蛛体内,这家伙骤感全身难受,不由得唧唧怪叫起来,关横微微冷笑,也把些许原火之力灌注进了对方躯体。

    “大家退后,让它自己感觉到底哪里不舒服吧。”

    关横一挥手,老猴、婴白鬼、禽魂同时后撤,那墨紫玄蛛意识到它们不再围拢自己,顿时想要化成雾气逃走,谁知道,这个念头刚刚出现在脑海里,全身就爆发了难以形容的剧痛,“扑通!”妖蛛顿时瘫软在地。

    “嘿嘿嘿,这下你知道厉害了吧?”关横轻蔑笑道:“虫子,你的胆儿挺大,竟然敢跟踪我们,那就只好让你自食恶果了。”

    “嘭。”下个瞬间,卿凰抬起脚踹了对方一记,随后喝问道:“说,到底为什么跟踪我们?”

    “唧唧、唧唧……”这妖蛛的嘴还挺硬,到现在还不肯照实招供,只是不断呻吟挣扎。卿凰说道:“这家伙真是顽固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我还留了一手呢。”关横此时对妖蛛说道:“你以为不招供就能活命吗?大错特错了,现在就让你了解嘴硬是什么下场!”

    话音甫落时,关横屈指一弹,“啪!”妖蛛体内的些许原火之力爆发,顿时烧得它表皮作响,顺势泛起烟柱,疼得妖蛛登时尖叫一声:“唧唧唧”

    “砰砰砰、砰砰砰!”下个瞬间,这吃了大亏的家伙立刻匍匐在地,不断哀鸣又叩头求饶,卿凰道:“行了,它愿意说实话了,还是你这招管用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边,祝融离宫围墙外。面对所有妖兽翻滚对碰、汇聚而成的“巨大肉球”,古桑女她们看得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恰在此时,围墙上突然有人叫道:“好重的尸臭味”

    “是汪桐?!”

    “汪大哥!”猎獬和古桑女刚刚汇合,就听见了对方的声音,顿时扬声发出呼唤:“我们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呼呼呼噌噌噌”说时迟,那时快,汪桐的魂体挟裹一阵风声落到了她们身边,随口说道:“你们可真是的,离宫外面尸兽成灾,为何不对我说一声?弄得我始终蒙在鼓里。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,刚才你们不是在给无鳞角蜥接生吗?”古桑女解释道:“我怕大家受到影响,所以才让云姐姐隐瞒了下来,现在敌人大部分都已经被消灭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闻听此言,汪桐瞥了古桑女一眼,心中暗道:“那这个‘大肉球’是怎么回事?”此时此刻,古桑女突然问道:“对了,角蜥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唉,因为疲惫不堪、身有旧伤,又受到不少惊吓,所以导致突发难产,不过在我和黄藤、云姐照顾得好,勉强脱离了危险。”

    汪桐此刻说道:“它再次生下了四颗蛋,正在休息呢,离宫里有们和三只花守候,很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太好了!”古桑女高兴得差点蹦起来,对着周围的尸马、犟驼、沙鲎和镇守俑叫道:“诸位听见了吗?不枉咱们努力了大半夜,人家母子平安喽。”

    “嗷嗷嗷”

    “吱吱吱”听了她的话,犟驼它们也是亢奋大叫,异常欢喜。“喂,先别高兴得太早,你们快瞧!”

    说时迟,那时快,汪桐一指前方,原来尸兽躯体汇聚的大肉球在原地急速旋转,转瞬间开始产生异变了。

    “呼呼呼嗖嗖嗖”强烈的腐尸气味不断随风蔓延,让古桑女她们闻到以后觉得头昏眼花,她失声叫道:“不好,这东西散发的气息有毒!”

    “嗡嗡嗡”电光火石间,巨蜂立刻振翅向前飞去。

    “呼呼呼嗖嗖嗖”

    风声陡起之时,巨蜂已经产生强大吸力将周围腐尸臭味抽拽到自己魂体内,让本身鬼毒抵消尸毒气息,就这样,方圆十丈之内的空气瞬间就被净化,古桑女和犟驼、沙鲎的眩晕恶心随即消失。

    “啪嗤嗤啪嗤嗤”急速旋转的肉球霎时甩出无数触手,挟裹呼呼风声抽向大家。

    “哼,休要猖狂!”古桑女掌中的木神杖倏地一顿地面,“唰唰唰!”数十条灵根也从土内窜出,顿时和对方纠缠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这东西来得古怪,要是就如此和对方耗下去,对大家不利。”汪桐的话音甫落,立刻挥手叫道:“镇守俑,不如由你来变大,率领咱们发动总攻!”

    “吼”闻听此言,人俑顿时发出惊天动地的咆哮,顷刻间,它的身形暴长到数丈高,猛然迈开大步向着“肉球”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大家一起上”古桑女、汪桐率领着身后群兽疾掠而至,对着散发浓重尸臭的异物发起了猛攻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、嘭嘭嘭!”沉重攻击疾如狂风骤雨,接二连三狠狠落在肉球上面,对方也不甘示弱,不断甩出诡异的触手充作长鞭,唰唰抽打大家。

    “砰!”转瞬间,一个瘦小的身影被狠狠抽飞,扑通摔进了附近草窠里,不过战况紧急,打得热火朝天,谁都顾不得理会它。

    就只听草丛内一阵声响,吞鬼喵的小脑袋就探了出来,此时此刻,它心中暗呼倒霉,自己刚刚往前冲了两步,就被打回来了,如此丢脸的事情,真是平生罕见。

    突然间,猫儿发现附近飘过一股浓重血腥味,它脑中倏地泛起莫名其妙之感,朝着那边就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噌噌噌唰唰唰”

    电光火石间,吞鬼喵窜到数丈外一处山坳内,这里虽然距前方离宫外墙不远,可是地处偏僻,很少有谁能发现,它奔到此处观瞧,果然发现了一堆横躺竖卧的妖兽尸骸,都是刚死没多久。

    原来这些都是普通的妖兽,在刚才活尸出现密林内外的时候,为了防止这些妖兽嚎叫乱跑会使自己被发现,于是全部辣手杀害,而后弃尸在这里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嗖嗖嗖……”说时迟,那时快,那些尸骸上迅速浮出了不少魂体,原来是妖兽死后汇聚而成,它们无辜遭到屠戮,实在是心有不甘,在此处徘徊萦绕,发出呜呜低啸。

    “喵呜”见此情景,吞鬼喵双眸一亮,登时发出鸣叫,那些“新鲜出炉”的兽魂为之一愕,停滞在了半空。

    猫儿紧接着再次叫了几声,那意思是说,光在这里抱怨自己无辜惨死有个屁用,不如帮我一把,猫爷可以替你们报仇雪恨!

    它的目的很简单,就是吞了这些兽魂,让自己变回巨虎形态,到时候去帮大家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”有一道兽魂实在不甘心,立刻听从它的招唤,倏然间自己钻进了猫儿嘴里,“嗷嗷嗷!”下一刻吞鬼虎微晃彪躯,随着大声吼叫出现在了众多兽魂面前。

    “嗖嗖嗖嗖嗖嗖”看到对方并没有欺骗自己,数十只兽魂立刻围拢聚在一起,压缩成大团魂体,而后来到吞鬼虎面前。

    “呼呼哧溜”随着阵阵疾响,吞鬼虎毫不犹豫的将对方吞噬,紧接着转身朝着战场那边疾奔而去。

    “啪!”一条腐肉触手狠狠抽飞了汪桐掌中巨刃,连他自己也跟着倒飞而去。

    “汪大哥?!”古桑女看到对方危急,一个失神,猝不及防下也被击中打飞到旁边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尸马、犟驼、沙鲎俱都被腐肉纠缠,镇守俑挥拳猛轰对方,也是无法顾及其余同伴。

    “可恶,真麻烦。”古桑女晃悠着从草窠里爬起,倏地一吹口哨,巨蜂闪电般飞掠过来,她缩小身躯骑在对方背上叫道:“走,飞到这家伙上空去,找机会动手。”

    “嗡嗡嗡”就在巨蜂振翅掠行的一刹那,大家身后赫然传来一声暴吼:“嗷呜!!”

    “是吞鬼虎?!”古桑女心中暗喜的同时,巨虎已经弓身疾窜奔驰到了此处,大嘴甫张时,“呼噗!”立刻将漆黑尸珠疾喷而出。

    “砰!”这珠子狠狠撞在肉球正面的瞬间,竟然让它剧烈震颤了不止,就连所有抽击敌人的触手也垂了下来。

    其实大家,甚至连吞鬼虎自己都不知道,这尸珠原先是得自古战场一个“战死尸鬼”之物,具有吸收灵气以及尸鬼之气的特使力量,巨虎平时只是用它喷吐攻击敌人,故此不太熟悉。

    到了此时此刻,漆黑尸珠正巧发挥了自己原有的效用,不断吸收对面肉球内的尸气,它的战斗力锐减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好机会,这回该看我的了!”突然间,在附近蛰伏待机已久的猎獬暴吼一声,释放出魂体内无数金线,就在方才,猎獬因为久战群兽疲惫不堪,故此一直在歇息,此时终于是它出手的时机了!

    “嗖嗖嗖唰唰唰”无数金线疯狂缠裹硕大腐尸肉球,使其动弹不得,吞鬼虎的尸珠也在不停吸收这肉球的气息,让它一点一点持续缩小下去。

    这肉球似乎是意识到在这么下去自己铁定完蛋,突然晃颤着发出一声巨响,“砰啪!”球体表面应声出现一个巨大颅首,竟是刚才被镇守俑重拳轰碎省区的蓝纹妖鼬的模样,只是形态大了十几倍。

    这一下,古桑女和大家可都明白了,尸兽吞噬了妖鼬的碎肉,却痛苦不堪的翻滚汇聚融合在了一起,全部都是蓝纹妖鼬的诡计,这家伙借助群兽的尸化肉身,是自己存活下来,还变成了这副恶心模样。

    “啪嚓、啪嚓、噗噗!”说时迟,那时快,此兽的脑袋长出来以后,四肢应声钻破肉球出现,“嘭!”还闪电般挥爪打飞了吞鬼虎的尸珠。

    “呼咕噜!”

    巨虎顺势吸回珠子吞咽下腹,就在此时,镇守俑怒吼一声,挥拳轰在了巨大尸化妖鼬面门,“咣!噗嗤!”重拳打得妖鼬脑壳血肉横飞,可是这家伙眨眼间就借助蔓延的尸气彻底恢复过来。

    “可恶,照这样下去,岂不是没完没了吗?”

    古桑女气得跺脚大骂,恰在此时,汪桐快步跑了过来,他昂首对空中的古桑女说道:“现在倒是有个主意,正好用得上你和巨蜂,过来,我说给你听。”

    “嗡嗡嗡唰”听到他的话,巨蜂倏地展翅疾掠落在了汪桐掌心。

    “如此这般……然后再……明白了吗?”一边看着和嘶吼咆哮的尸化妖鼬搏杀的镇守俑,汪桐一边低声道:“此举相当凶险,你办得到吗?”

    “放心,只要能把最后这家伙灭掉,我什么事情都能做。”古桑女满脸笃定的说道:“你就瞧好吧,巨蜂,咱们走”

    下个瞬间,汪桐示意吞鬼虎发出破邪厉啸,登时震慑住那巨大尸化妖鼬,使其浑身乱颤不止,可是与此同时,镇守俑也“腾腾腾”退后数步,因为古桑女和巨蜂已经趁着漆黑夜色的掩护,倏然间欺近了对方面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边,吃足苦头的墨紫玄蛛终于说出了实情,卿凰和关横越听越心惊。

    原来这家伙常年在古洞内栖息,靠着自己可以雾化的本事,捕食别的小兽和妖魂为生,不过在最近,玄蛛和自己的伙伴与一个新出现的家伙,结下了大仇。

    根据玄蛛的形容,此兽一双眼睛根本看不见东西,却可以控制不少活尸做帮手,听到这里,二人对望了一眼,就知道这家伙说的是自己要寻找的“瞽目尸”。

    尸因为某种缘故,经常要进出巨大岩窟,如此便引起了几只可以雾化的墨紫玄蛛注意,它们也想偷溜混进来瞧瞧,一直在苦苦等候机会。

    终于一次,尸也是因为大意,解除入口障壁之后,自己急匆匆进去,一时忘了重新启动,结果就让数只玄蛛钻了空子,霎时化为雾气钻了进来,等到尸注意到的时候,对方已经悄无声息跟着自己来到了石头阶梯的最高处。

    眼见自己守护的秘密就要被外来者知晓,瞽目尸勃然大怒,命令自己身边最厉害的活尸对那些玄蛛实施了疯狂屠戮。

    好可叹,这些妖蛛除了雾化以外,根本就没什么本事,面对强敌根本就没有任何招架之力,最后只剩下三只惶急逃出了岩窟,再也不敢靠近了。

    “哼,好奇心不但能害死猫,连妖蛛也不例外。”关横叹了一口气,随后说道:“既然前的同伴死得那么惨,那你今天怎么还有胆子跟踪我们进来?”

    “唧唧、唧唧……”听到关横询问,那妖蛛心中有鬼,嘴里支支吾吾的不敢继续往下说,见此情景,他倏地把脸一沉:“我看你刚才是没吃够苦头,怎么,是不是还想被烈焰烧一下?!”

    “唧唧”关横的话甫一出口,登时墨紫玄蛛吓得魂飞魄散,这家伙只好可怜兮兮地看了看卿凰,对方说道:“阿横,不要急着威胁玄蛛,先听它解释吧。”

    “哼,说!!”听到关横的低吼声,玄蛛只好低声叫着,把实话都说了。

    原来这家伙和剩余的两个同伴注意到关横他们的踪迹,一直朝着巨大岩窟这边来,在沿途随手就消灭了不少厉害活尸,三只妖蛛意识到跟随对方的话,自己也许能再次进入岩窟,故此悄无声息的盯上了他们。

    就在关横用诛邪巨刃破开入口无形障壁的时候,墨紫玄蛛都有些亢奋得按捺不住,于是不小心让卿凰发现了自己的踪迹,对方哪里会客气,和老猴、婴白鬼霎时间出手,立刻灭了其中两只。

    “嘿,说起来妖蛛们也真是够倒霉的,每次想要混进岩窟,都会损兵折将……不对劲!”突然间,关横就意识到面前的家伙没说实话,隐瞒了一些事情。

    “啪。”伸手薅起玄蛛的躯体,关横再次低吼道:“你当本少爷是傻子不成?因为好奇想进入这里?放屁!你的同伴前前后后差不多都死绝了,自己还是削尖了脑袋往里钻?喜欢找死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不错,确实有古怪。”卿凰微微颌首,紧接着,她恍然大悟道:“或者说,妖蛛要进来的目的没那么简单?”

    “对,所以我才说,这家伙有事情隐瞒不报,既然不肯讲实话……”关横倏地扭项回头说:“禽魂,你喜欢不喜欢吃虫子?”

    “虫子?!”听到对方的问话,那九宫禽魂上下打量了一番肥硕的妖蛛,忙不迭说道:“是是,本禽最喜欢吃虫子,尤其是妖蛛!”

    说着,它还把鸟喙探过来,啄了啄墨紫玄蛛的外壳:“笃、笃、笃……”

    “唧唧、唧唧!”意识到小命即将不保,玄蛛吓得吓得屁滚尿流,这家伙知道已经无法再隐瞒,只好又抖搂出来一些事情。

    原来第一次进入岩窟之时,数只墨紫玄蛛借助雾化隐身,再加上心不在焉的尸大意未察觉,就此跟随对方去了阶梯最顶层,那里是个悬空的小型宫殿,外貌古怪恐怖,还被层层黑雾笼罩,煞是诡异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尸走向诡异宫殿的时候,黑雾陡忽散去,那殿门内居然隐约散发出一股十分有诱惑力的精纯灵气。

    几只雾化的玄蛛嗅到这灵气之后,当时就亢奋不已、如痴如醉,它们的行踪也因此被尸发现,遭到对方控制的活尸屠戮追杀。

    三只剩下的墨紫玄蛛狼狈逃出了岩窟,可是回想起摄入那灵气的**滋味,多少个昼夜都难以忘怀,因此它们今天见到关横和卿凰闯进岩窟,这才甘冒奇险尾随而至。

    “诡异宫殿、精纯灵气?!”二人听到这里,心中俱是疑窦丛生,卿凰此时开口道:“不管怎么说,咱们都应该到最顶层去确认一下,你说呢?”

    “没错,我也是这个意思。”关横瞥了玄蛛一眼,对方这回算是学聪明了,忙不迭唧唧叫了两声,卿凰笑道:“这家伙自动请缨,说是要为咱们引路呢。”

    “嘿,算你识相,这样的话,也可以少吃一点亏。”关横笑道:“愣着做什么,赶紧往上爬呀。”

    “唧唧、唧唧。”看到身后的老猴对着自己呲牙,墨紫玄蛛吓得立刻向前爬去,这家伙上次进入这里,靠的是雾化飞行,现在却要用八条腿攀爬崎岖阶梯,实在是吃足了苦头。

    卿凰一边和关横往上走,一边低声道:“直到现在为止,咱们也没碰上瞽目尸那家伙,你说奇怪不奇怪?它究竟躲到哪里去了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我有一种预感,而且愈来愈强烈。”

    关横此时说:“你我咱沿途路上没遇到瞽目尸,就说明那家伙已经找地方躲起来了,再加上它之前被老猴一拳打中受了伤,很可能择地静养,你觉得它会去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卿凰皱眉思索,突然抬起头说道:“你说有没有可能是这里?最顶层的那个诡异宫殿?”

    看到她说出口,关横沉着脸微微颌首,继而道:“上去以后,要格外留神注意,说不定可以……”

    他刚刚说到这里,附近的九宫禽魂倏然飞了过来,嘴里低声提醒:“注意,我在空中发现前方出现数个黑影,行动十分迅疾,似乎朝着这边跑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,果然有埋伏。”关横立刻挥手道:“婴白鬼,你和禽魂过去看一看,查清对方是什么来路,它们要是敢动手,格杀勿论。”

    “吱吱吱”发出尖啸的婴白鬼答应一声,登时和九宫禽魂向上方阶梯掠去,旁边的白眉老猴见状,急得抓耳挠腮,似乎也想跟去。

    “呵呵呵,这猢狲半天没有找到可以动手打架的敌人,显得有些不耐烦了。”卿凰在旁边轻笑道:“真是个好斗的家伙。”

    关横随手拍了拍老猴的肩头说:“放心,想打架的话,待会少不了这种机会,就怕你应付不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叽叽叽!”闻听此言,老猴还蛮不服气的叫了一声,那意思是说:不管来多少,我都能把它们给打飞了。

    再说另一边,婴白鬼和禽魂向前飙飞,倏然间就到了十余丈外的阶梯附近,越是往上前进,这阶梯越是陡峭难行,万幸的是它们都会飞行,不用费劲攀爬。

    就在一瞬间,婴白鬼突然瞧见黑影晃动,登时厉啸一声疾扑而去,“唰!”它的速度可谓风驰电掣一般,但是到了近前细看,却发现对方已经消失无踪,婴白鬼顿时勃然大怒。

    “呼呼呼!”在盛怒之下,婴白鬼魂影周围登时风声陡起,且泛起一片耀眼红光,正是原火之力爆发的前兆。

    “唰”转瞬间,这股火劲向着四面八方席卷而去。

    “喂,小心伤及无辜!”旁边的九宫禽魂看到婴白鬼恼怒下释放火劲,自己立时吓得后退倒掠,因为对普通魂体来说,原火之力陡忽造成不小的伤害。

    “嘎嘎嘎”可就在这时,下方阶梯附近的昏暗角落骤忽传出一阵凄厉惨叫,紧接着,有三只身上被烈焰烧焦的妖兽晃身疾窜。

    原来它们都是擅长隐匿身形气息的家伙,只可惜,被婴白鬼这种大范围释放火灵气的攻击给笼罩,能避过的机会实在是极小极小。

    定睛细瞧,婴白鬼发现这是几只浑身披满蓝白二色的翎羽、勾喙短爪的怪鸟,旁边的九宫禽魂叫道:“小心,这些是‘冰蓝夜鸦’,可以吐出冻结魂体的黏涎,十分棘手。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婴白鬼甚至都没怎么在意,它心想,对你来说,这玩意也许棘手,可是在我看来,不过是一群废物渣滓而已。

    “噌噌噌”想到这里,它毫不犹豫的疾晃魂影挟风疾飙,照准其中一只冰蓝夜鸦挥拳直捣,“呼嘭!”对方猝不及防之下,躯体应声爆碎。

    可就在在这一刻,旁边两只夜鸦嘶吼怪叫,倏地吐出两道暗蓝涎液,“噗嗤、啪嗒!”这回换了婴白鬼来不及躲闪,或者说,它根本就没把这种东西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但是一刹那间,婴白鬼的魂体陡忽颤晃,顿时覆盖上了一层诡异的蔚蓝之色。

    “咯剌剌……”刺耳的冻结声赫然响起,它居然变成了一个冰坨,从空中倏地坠落下来,砸得地面咣当一声。

    “糟了,我早就叫你不要大意,为什么不听?”九宫禽魂此刻吓了一跳,但是它也无法顾及对方了,因为剩余的那几只冰蓝夜鸦齐刷刷振翅腾空,堪堪把禽魂围在了正中间,如今它也是自身难保了。

    “嗤嗤嗤”说时迟,那时快,这些夜鸦齐刷刷吐出暗蓝黏涎,禽魂东躲西避,紧接着腾空疾飞,这才勉强闪过对方群攻,幸保不伤。

    “可恶,谁来救救我?!”禽魂气得焦急喊嚷。就在下个瞬间,地面上的冰坨却传出一阵急促爆裂声:“咯咯咯嘭!”

    霎时冰片齑粉喷溅的满天都是,原来婴白鬼已经脱困而出了。

    这些夜鸦的冰蓝黏涎根本困不住它太久,但是婴白鬼有意以逸待劳,又要观察一下是否还有别的夜鸦出现,这才在冰块内沉默半晌,直到禽魂出现危机,它这才挟怒破冰而出。

    “一共是五只夜鸦,既然如此,那就同时击杀吧!”婴白鬼打定主意,瞬间汇聚出一道巨大火劲血刃,半径足足过丈,顿时朝着敌人猛力掷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