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御鬼者传奇 >正文 第2306章 妖鼬之死(第一更)
    “可是……虽然我被踩之后不会疼,却有难受的……感觉……”见到人俑扭头说话,古桑女气得直跺脚,她连忙指着前方叫道:“不要看这边,小心偷袭!”

    果然不出她所料,那蓝纹妖鼬陡忽弓身疾窜,转瞬来到了镇守俑近前,“唰唰唰、嗤啦!”一双锋利前爪已然挠击在了镇守俑身上。

    此兽的爪子上也附着了极为厉害的尸毒,只是人俑并不起作用。

    “你,走开!”人俑嘴里只是吐出三个字,重拳就已经直捣而出,“砰!”对方倒跌出去的时候,脑壳应声粉碎半边,不过在转瞬间,也依仗着尸化状态恢复成了原状。

    “可恶,尸兽的老大还真是棘手。”古桑女此刻定睛细瞧,猎獬那边也和上百只凶兽打得异常激烈,但是没了蛮狮、巨猿和妖鼬的统领指挥,对方群体混乱,已经出现溃败迹象。

    “难道咱们这么多伙伴,还不如猎獬一个能打?我不服!!”

    古桑女的喊声震耳欲聋,尸马和犟驼听了也是勃然大怒,这两个家伙虽说喜欢欺软怕硬,遇到难题就想撂挑子开溜,可真到了该拼命的时候,也没怕过谁!

    “嗷嗷嗷”说时迟,那时快,气势汹汹的犟驼咆哮一声,陡忽急窜到右边的蛮狮面前,“呼砰砰砰!”连串破空踢踹接二连三落在了对方头上,那家伙顿时被踢懵了。

    “呜噜噜”下一刻,喷着响鼻的尸马猛地向前急冲,看似要和巨猿正面碰撞。

    对方心中发憷,立刻后撤,谁知道尸马和犟驼心意相通,倏地刹住脚步转身到蛮狮侧面,“嗖嗖嗖”玄磁黑沙登时裹住了对方头脸,随即把秃斑蛮狮骤然甩向空中!

    “这就对了,看我的。”古桑女在此时挥舞木神杖,大股灵气席卷地面,“唰唰唰!”从土内飙窜而出的灵根尖端霎时贯穿了半空的蛮狮躯体:“噗噗噗!”

    她知道自己这般普通攻击没有致命效果,于是扬声叫道:“人俑,快动手!”

    “吼”镇守俑顷刻间爆发咆哮,双拳汇聚原火之力,向前隔空猛轰:“砰砰砰!”就只是眨眼工夫,蛮狮躯体上被打得都是坑洞窟窿,“呼!”拳风挟裹火劲,直接将对方的全身烧着了。

    “嗷嗷?!”巨猿和妖鼬本想上前营救同伴,却被飞扑过来的沙鲎堪堪拦住,只见它的甲壳在原地“嗖嗖嗖”疾转不休。

    “呼呼呼”劲风疾响此起彼伏,沙鲎这一招把方圆数丈的尘土直接卷成了小旋风,向对方猛冲而去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!”巨猿和妖鼬奋力硬撑,身躯被旋风劲力撞出老远,等它们疾掠回来的时候,蛮狮已经被烧成火球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这么快就少了一个,你们很快就要完蛋了!”古桑女见到己方伙伴齐心协力灭杀尸兽大将,顿时扬声笑道:“来呀,下一个还有谁来送死?”

    “噢噢噢噢”闻听此言,那黄毛巨猿气得目眦欲裂爆发狂吼,还不断用双臂捶打壮硕胸肌,“嘭!”下个瞬间,此兽双膝微弯、蹬地疾纵,倏地扑向距离自己最近的沙鲎。

    “不好,这家伙要拼命了,沙鲎,快闪开!!”古桑女发出示警声的同时,立刻甩动自己的灵根过去阻拦。

    “唰!”此物挟风疾飙,霎时抽在狂奔的巨猿身上,“啪!”可这家伙虽然被打得皮开肉绽,却不减丝毫速度,下个瞬间,双拳已经狠狠轰在了沙鲎身上:“嘭!”

    沙鲎中拳向后狂飞倒掠,古桑女情急之下,立刻用灵根紧急缠住它的躯体,这才硬生生将其拽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沙鲎重重坠落在地,摔了个七荤八素,尸马、犟驼,甚至是镇守俑都被它的情况吸引了目光,就在此时,那蓝纹妖鼬骤忽昂首嘶鸣:“呜呜呜”

    电光火石间,密林内突然响起一连串急促嗡鸣声,古桑女和大家听了以后,骤感毛骨悚然,紧接着,形成铺天盖地之势的整群黑虫挟风而来,已经布满了方圆十余丈的半空中。

    “呃呃呃是、是虫子!”古桑女惊声尖叫,不由自主连连后退,说到底,她见到这些东西还是存有些许恐惧感,也许一两只不怕,可是成群结队出现,绝对能把古桑女吓哭了。

    那只蓝纹妖鼬虽然已经是尸化状态,不过运气好,尚能保持一丝灵智,否则尸也不会让它率领群兽来离宫这边。

    再加上妖鼬本身具有控制黑虫的异能,实力要比蛮狮和巨猿高出一线,但这些都不是妖鼬真正的本事,它最厉害之处,是狠毒和狡猾。

    说时迟,那时快,见到古桑女产生畏惧的妖鼬眼中闪过一丝寒芒,立刻再次发出嚎叫:“呜呜呜”

    “嗡嗡嗡嗡嗡嗡”破空振翅声此起彼伏,大群黑虫朝着面带惊骇的古桑女疾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哼,你们以为本姑娘真的怕了嘛?那就大错特错喽!”

    突然间,古桑女一改刚才畏惧的表情,脸上突然出现冷笑,“唰!”从她身后赫然窜出一道疾影,毫不犹豫的释放出大股漆黑霾雾,正是威风凛凛巨蜂!

    “你有虫子,我也有,不过我家巨蜂可以以一敌百,不,以一敌万!”古桑女得意的大声说着,巨蜂的鬼毒霾雾已经席卷了绝大部分黑虫身躯。

    这鬼毒混合了世上无数毒物的精华,那是巨蜂和关横一起征战四方、打败无数强敌获得的战利品,远比劳什子的尸毒要强得多,更何况妖鼬控制的并非尸虫,而是密林内普通的黑虫罢了。

    “啪嗒、啪嗒……”吸入鬼毒之雾的妖虫一个个直接从空中栽落,在地上疯狂抽搐几下,登时绝气身死。

    见此情景,蓝纹妖鼬气得目眦欲裂,但是莽撞暴躁的凶戾巨猿不管三七二十一,发疯似的朝大家急冲过来。

    “拦住它!”古桑女的呼喊甫一出口,尸马顿时迎上,“嘭!”重蹄挟风踢在了巨猿面门上,立刻踹塌了对方半边脑壳。

    “嗷呜呜呜”剧痛袭身,凶兽不由得发出惨嚎声。

    这巨猿也不是铁打的,仗着刚才一股蛮横怪力撞飞了沙鲎,其实它已经是耗费大半气力,此时受了伤,已经再无刚才的勇猛之貌。

    “扑通!”捂住半边碎裂脑壳,指缝里不断溢出腥臭尸毒浆液,巨猿身躯不断颤晃,眼看就要栽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砰!”可就在下一刻,这凶悍家伙以拳捶地,终于借力摇摇晃晃站了起来,“呼”随即挥起一拳轰向尸马的面门。

    “嗷呜!”还没等尸马躲闪招架,附近的犟驼早就按捺不住凶心大盛,只见它咆哮着疾纵上前,一口就咬住了巨猿的手臂:“吭哧!”

    那家伙不停挣扎,却无法脱身,紧接着就被犟驼猛然甩起,“咣当!”下个瞬间狠狠掼击在地上,砸得原处下陷龟裂,土石四迸飞溅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、啪啪啪!”从来就不给对手留机会的犟驼和尸马,此时用四只前蹄疯狂践踏巨猿躯体,刚开始,对方还能发出一两声吼叫,到最后,已经被它们硬生生踩成肉泥了。

    “让……一让!”镇守俑从附近快步走来,嘴中隐隐迸现火光,二兽就知道对方要来最后一招,顿时“噌噌噌”倒掠后退丈余之遥。

    “呼呼呼”顷刻间,镇守俑嘴里吐出烈焰已经席卷了化成烂泥的巨猿残尸,将原处烧成大片焦土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妖鼬,现在就轮到你了。”古桑女用木神杖斜指对方叫道:“你不是喜欢玩虫子吗?来呀,有什么毒招坏招就使出来吧,本姑娘亲自收拾你!”

    “嗷嗷嗷”闻听此言,蓝纹妖鼬气得目眦欲裂,但是这家伙也注意到自己处境不妙,绝大部分尸兽手下都被围墙那边的猎獬金网拦住,无法增援,巨猿和蛮狮惨死,它可就剩下老哥一个了。

    “不行,再这么下去非输不可!”心中想到这一点,妖鼬登时再生诡计,就在它要付诸实施的时候,身后不远处陡忽传来两声鸣叫:“喵呜喵呜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关横他们身处的古洞内,蛇首山甲兽还在前面晃着身子持续前进,就在刚才,他们想要和九宫鸟之魂动手时,地壳发生强烈震动,紧接着整片石壁崩塌陷落到了下方。

    大家倒是及时采取措施,只是受惊没有受伤,不过距离灵禽之魂所在的位置,就已经距离老远了,只能绕路上去。

    这带路的工作,当然是蛇首山甲兽来做,见到对方越走越慢,关横低吼道:“喂,动作快一点,你是不是还想吃苦头?”

    “叽叽、叽叽!”主人一发怒,老猴更是瞪着眼珠对山甲兽发出厉叫,那家伙不敢说别的,只是栗抖着爪子指了指对面一片塌陷的土石,而后胆怯的低鸣了几声。

    卿凰见状便说道:“这家伙说,原先的道路被堵上了,它打算将其挖开,请咱们通过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犹豫什么?动手!”关横此时面无表情的抱着肩膀说:“我的耐心是很有限的,你最好快一点,要不然的话,我答应,老猴也不会答应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叽叽、叽叽。”闻听此言,老猴很配合的对着山甲兽晃了晃拳头,以示恫吓。

    “唧唧唧……”蛇首山甲兽惶急低鸣着,急忙用双爪开始挖掘刨动土石,这一路上,老猴没少赏它吃拳头,要是消极怠工,估计对方又会出手,那可就要倒大霉了。

    “阿横。”卿凰此刻凑到他耳边低语:“你有没有感觉到,附近有几股不同寻常的气息在接近?”

    “早就意识到了。”关横回答说:“不过对方始终隐匿不出,咱们也没必要主动去撩拨它们,静观其变就好。”

    稍微一顿,他继续言道:“等山甲兽打穿这堆土石,走不了多久就是灵禽之魂栖息的孔洞岩壁,我已经想好了要如何对付它们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“对,但主要还是得靠你出手才行。”关横神秘一笑,随即回答:“这样,既不用伤害对方,也能弄清楚咱们想知道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原来他们不只是想和灵禽之魂动手,还打算弄清楚瞽目尸逃走的方向,因为对方的气息在禽魂栖息的岩壁孔洞附近就消失了,关横估计九宫鸟之魂有可能了解尸的踪迹。

    “轰隆哗啦哗啦”就在这一刻,蛇首山甲兽终于掘开了面前的通路,可是上方再次塌陷,竟然把它埋在了下面。

    “叽叽?!”见此情景,老猴尖叫一声,攥住对方的尾巴就把它拽出了石头堆。

    “笨家伙,你还能做些什么蠢事?”卿凰看着对方摇了摇头,关横走到土堆前面一瞧:“嗯,已经可以通过来,婴白鬼,你到前面瞧瞧,万一要是有埋伏,顺手解决了。”

    他之所以这么说,是因为一路上遇到尸虫尸兽偷袭的状况为数不少,大家最少已经消灭了十几批了。

    “吱吱吱”关横的话音甫落,婴白鬼立刻晃动魂影疾窜而去,那蛇首山甲兽在老猴的催促下也往前疾行,最后才是他和卿凰往里走。

    迈步之前,关横瞥了一眼身后,心中暗忖:“那些跟在我们后面的家伙,还真是沉得住气,哼,我倒要看看谁先忍耐不住现身!”

    少时片刻之后,大家终于再次回到了距离灵禽之魂所栖息的岩壁孔洞附近,距离还有十余丈的时候,这才驻足不前。

    因为经过刚才的塌方,面前的道路出现了一个深坑,大家都是从那里掉落下去的,可不想再玩第二次了。

    “老猴、婴白鬼,你们过来。”

    关横对着它们勾了勾手指,对方围拢上前,他继续道:“听着,越过深坑上方,到岩壁孔洞把九宫鸟之魂引过几个到这边来,记住,不需要和对方硬打死磕,我的目标是生擒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音甫落,老猴立刻忙不迭点头,随即三窜两跃攀上了前方壁顶突起岩石,“噌噌噌”向着对面而去,婴白鬼就更容易了,直接飞过去就行。

    恰在此时,那只蛇首山甲兽悄悄向后退去,打算趁机开溜,谁知道一时慌乱,“哗啦!”后腿顿时踩到了一块滑动的石头。

    “嗯?!”关横和卿凰扭项回头,正好看见它的动作,立刻就把这家伙吓得魂飞魄算。

    卿凰笑道:“未经我们允许,竟然想跑?”

    “是啊,三番两次的耍咱们,现在还要偷跑,不如这样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锵!”关横说着,伸手拽出虹云剑继续道:“把它宰掉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唧唧?!”听了对方的话,蛇首山甲兽哀鸣一声,登时瘫软在地,只好闭眼等死,谁知数息之后,卿凰笑着踢了它一下:“逗你玩的,快滚吧,别再来这里找什么灵禽之魂吃了。”

    她的话音甫落之时,山甲兽哪里还敢停留,立刻一骨碌身翻身跃起拔腿就跑,也顾不得慌不择路跌跌撞撞,在路上接连撞中好几块岩石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这家伙以前没少在这里祸害九宫鸟之魂,看来再也不敢来了。”

    卿凰刚刚轻笑着说了一句,关横双耳微动,立刻对她做出“噤声”的手势,原来是婴白鬼和老猴在深坑对面引出了禽魂,不约而同发出尖啸嘶吼:“吱吱吱叽叽叽”

    “噌噌噌!”电光火石间,岩壁顶端扑过来一道迅疾身影,正是拼命爬回来的老猴,旁边有掠空飙行的婴白鬼,它们身后就是十几道啾啾尖叫的禽魂。

    “好,引过来了,卿凰,准备动手。”关横的话音甫落,立刻晃身闪退到了一旁。

    “噌!”

    “唰!”下个瞬间,一猴一鬼也顺势落在了关横身侧,卿凰屈指疾弹掌中莲花奇刃,“铮!”随着轻响,大股寒气闪电般疾掠过去,最前面的几道灵禽之魂登时遭到冻结,变成一个个冰坨,啪嗒坠地。

    “啾啾啾”剩余的禽魂看到寒气犀利无比,顿时怯意,想要扭转魂影撤回岩壁孔洞,关横笑道:“既然来了,又岂能让你们轻易走脱?婴白鬼”

    主人命令一下,婴白鬼顿时开始动手,只见它在空中迅速陡转一圈,释放出无数水灵之精,“唰啦啦”下方是卿凰的寒气,上面是水气笼罩,那些魂体顿时觉得自己行动迅速缓慢,终于也跟着结冻了。

    “啪嗒、咣当!”冰块接二连三坠落在地,一个个骨碌到了他俩的脚边。

    “啪。”关横用脚尖轻挑,顺势接在了手中,卿凰急忙说道:“轻点轻点,经过冻结以后,这些魂体都很脆弱,要是冰块碎了,它们也会跟着魂消湮灭的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关横轻声一笑,掌心随即释放些许原火之力,这冰块登时融化,里面的禽魂也被他攥在了手中。

    “啾啾啾、唧唧唧。”

    此时此刻,那禽魂不断在指缝里挣扎惊叫,关横却说道:“喂,谁不知道九宫鸟懂人言、会讲人语,你就不能说一点我们能明白的话吗?”

    “啾啾、人类,为何要把我的伙伴冻住,你们是坏蛋!”

    听到九宫鸟之魂尖叫指责,关横和卿凰相视苦笑,他接着开口道:“我们是没恶意的,只是想和诸位对话,但你们见面只忙着动手,这才先制服大家,要真是敌人,早就把你们的魂体捏碎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闻听此言,那禽魂觉得有哪里不对劲,但想不到究竟是什么,卿凰忙不迭开口:“如果你愿意,我马上叫阿横放开你,只是听我们说两句,又不会有什么损失。”

    “叽叽、叽叽。”老猴在旁边添油加醋似的叫了两声,也不知是威胁还是劝阻,但那禽魂注意它的时候,突然尖声道:“你身上为何会有我们九宫鸟一族的气息?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呃?!”闻听此言,关横和卿凰陡忽记起一件事,在离开九宫鸟的窝巢时,卿凰捡了不少五彩翎毛,而老猴则是拿了一片蛋壳自顾自吃了,估计气息就是那时候留下的。

    “事到如今,只好编些谎话,取得对方信任再说。”

    关横脑筋转得极快,于是立刻说出一番半真半假的话来:“其实你不知道,那是因为我们帮助过如今活着的九宫鸟,事情是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他和卿凰一口气把九宫鸟幼雏险遭妖兽活尸毒手、而后大家为了寻找瞽目尸的事情,都讲述了出来,为了表示自己没有恶意,关横还在卿凰说的时候,把冻住禽魂的冰块一一化开,对方俱都围拢过来,听得聚精会神。

    最后,关横说道:“那个,卿凰和老猴为了救九宫鸟的幼雏出力不少,故此一个获赠五彩翎毛,一个则是讨到了小雏鸟的蛋壳作纪念,我说的没错吧?”

    最后这句话纯属瞎掰,翎毛和蛋壳都是他们自己在窝巢边缘捡的,不过前面都是事实,那些九宫鸟之魂听了关横的讲述,从最开始将信将疑,到后来变得相信了九成。

    开始被放出来那个九宫鸟之魂说道:“原来你们是想找那个近期经常在我们这里徘徊的怪物,它叫什么来着?”

    卿凰立刻回答道:“瞽目尸,特征就是一个盲眼的妖兽,难道说你见过?”

    “没错,除了我,其余的伙伴还真是很少遇到对方,这样吧,让其余的禽魂先回去,我带你们去找找看。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关横和卿凰大喜过望,毕竟寻找尸才是他们的主要目的,如今多了个引路的向导,当然高兴,于是,他说道:“诸位禽魂,刚才多有得罪,不得已才对你们动手,为了表示歉意,请接收这个。”

    “呼呼呼唰唰唰”说时迟,那时快,关横周身倏地涌出大量五行灵气,涌入周围十几只灵禽之魂内,对方不由得感到舒畅无比,发出悦耳低鸣,随即就飞走了。

    “噢,对了。”下一刻,关横清了清嗓子问道:“实不相瞒,我们认识的那只九宫鸟,对于辨认方向和路径的能力实在不敢恭维,简单来说,它就是个路痴,不知、不知你是不是也……”

    直到最后,他也没好意思问出来,但言下之意很明显,那意思是问:你是不是路痴?

    “噗嗤”在旁边的卿凰捂着嘴笑了起来,心说:“也就是阿横敢问出这么尴尬的事情来。”

    “哦,原来是问这个,看来你们真的我那个后辈是朋友,居然知道九宫鸟很难辨清古洞方向的事。”

    九宫禽魂此刻笃定的说道:“别的同伴我不敢保证,但是咱在这古洞绝对不会迷路,二位放心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为何你如此特殊?”

    听到卿凰这么问,九宫禽魂解释说:“嗨,其实你们不知道,本禽自从和同伴魂体居住在这里以后,一向负责在附近巡逻的工作,因为古洞内也不是特别安全,经常有些喜欢吞噬魂体的妖兽来袭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二人对望一眼,俱都想:“其中肯定包括那只蛇首山甲兽。”稍微一顿,对方又继续言道:“所以这么多年下来,古洞内的区域,我基本上已经熟知七八了,如何,这下你们放心了吧?”

    “那就太好了,拜托你赶紧带我们找到尸,这家伙对于外面密林、乃至整个天下,都是一个莫大的祸患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说的也有道理,我早就看那个家伙不顺眼了。”

    卿凰说完,禽魂微微颌首:“虽然没招惹到我们这些魂体,但这尸每次从远处路过,都会散发恶臭尸气和杀意,不是个好东西,走吧,我带你们去它经常出没的地方转转。”

    就这样,九宫禽魂在前方带路,关横他们紧随其后,果然就像禽魂所说的那样,它对于周围各种岔路、通道了如指掌,远非九宫鸟那个路痴可比,二人这回算是捡到宝了。

    不多时,禽魂就把他们领到了一个巨大的岩窟入口近前。

    “有一次,我因为出来溜达走出太远,无意中路过这里,发现尸就从此处钻了进去,好奇之下,便来到附近探查。”

    九宫禽魂对关横说:“那家伙在洞内足足逗留了半个时辰才出来,拐了几个弯就不见了踪迹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你就没有因为好奇心泛滥,进去瞧瞧吗?”

    听了关横的话,它呵呵笑道:“当然,对方消失以后,我就打算进去来着,结果被挡在了外面,估计是这附近有什么禁制,会阻止魂体类的东西逗留或进出。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?看来此处真的有古怪。”一听说对方怀疑魂体之类的东西无法进出,关横倏地一弹手指:“婴白鬼,你先过去试试,注意,要小心一点。”“吱吱。”对方答应一声,顿时挟风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砰!”婴白鬼向前狠狠一撞,登时应声被拦在了洞外,“唰啦啦!”入口表面的空气间立时泛起阵阵涟漪,看起来是有什么无形屏障。

    “婴白鬼的力量不弱,居然无法直接撞开这阻碍前进的‘东西’?”关横心中疑惑,立刻跨前两步,把手掌伸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呼啪嗒!”

    没想到,就连关横的手也被拦在了,惊奇之下,他毫不犹豫以掌变拳,顺势直捣在无形障壁上面,“嘭!”谁知道这东西依然是泛起阵阵涟漪,就此扩散抵消了他的拳劲,没出现任何损伤。

    “怪事,我就不信了!”“锵锵!”霎时间拽出双剑,关横低吼一声:“大家一起上。”

    “叽叽叽!”尖啸声中,老猴双拳对碰蓄势待发,婴白鬼魂体闪耀红蓝光芒,一边火劲,一边水灵,卿凰的莲花奇刃和灵剑,在瞬间汇聚了本源之力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砰!轰轰轰轰!”大家的攻击犹如万钧雷霆一般,接连不断轰击在岩窟入口,只是震得无形障壁“嗡嗡嗡”作响,不断震颤,却没有被毁坏的迹象。

    “岂有此理,就算是万魇邪王复生,也不可能承受我们联手一击呀。”此时此刻,关横的额头青筋直迸,渗出豆大的汗珠,开始束手无策了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卿凰攻击了壁障一阵,觉得手臂酸麻,兵刃都快拿不住了,只好暂时归鞘,她说道:“咱们手里可都是切金玉的神兵,竟然无法破开这古怪屏障,真是气死人了!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听到对方的话,关横心不在焉的回了一句,随后喃喃自语:“兵刃……兵刃……对了!!”

    突然间,他脑中灵光迭现,立刻道:“我有主意了。”闻听此言,旁边的卿凰忙不迭问:“什么主意?”

    “首先……”关横脸上泛起了一丝笑意,指了指卿凰开口道:“脱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边,古桑女她们的战场。蓝纹妖鼬陡忽听见背后响起一阵叫声,立刻扭项回头观瞧。

    “噌、噌、噌!”

    说时迟,那时快,两道迅疾身影挟风疾奔而来,掠过这妖鼬身侧的瞬间,它们陡出利爪疾挠,“嗤啦!嚓嚓嚓!”登时抓了对方一个满脸开花,随即在空中拧身翻纵,倏地落在了古桑女旁边。

    “嗷嗷嗷!”脸上不但出现见骨深痕,飙溅尸毒浆液,妖鼬还被抓瞎了一只左眼,顿时疼得直晃脑袋,腾腾腾连退了好几步。

    “是你们?!”古桑女和尸马犟驼它们这才瞧清楚,原来是吞鬼喵和小白迅速赶到。

    就在刚才,古桑女她们离开离宫内的时候,二喵正在汪桐房间看无鳞角蜥分娩生蛋,其余的人忙得四脚朝天,唯独它俩在窗台上无聊打盹,懒洋洋的旁观一切。

    可是没过多久,小白就觉得有些无聊,噌的一下跳到窗外,打算去散步,它走到哪里,吞鬼喵自然就会跟到哪里,殷勤得很,故此一起来到了离宫庭院,好巧不巧,隐隐约约听见了外面的打斗声响。

    汪桐、黄藤之所以没听见这般动静,那是因为在忙着照顾无鳞角蜥,而云小飘也没有明说,故此这俩家伙蒙在鼓里还不知道。

    二喵可不一样,而且既然走到了外墙附近,自然能听到些许动静,小白当即决定出去瞧瞧,就这样才有了刚才出手疾袭蓝纹妖鼬的一幕。

    “喵呜”吞鬼喵此时发出低鸣,还带着几分不满,那意思是说,在这里打架这么好玩,为什么不叫上我们?

    “抱歉抱歉,下次一定注意。”古桑女呵呵笑着,心中暗道:“吞吞要是可以变成巨虎,那我们这边的战斗力就大大增加了,只可惜我身上没有关横说的什么‘宿魂之石’让它吞服,唉。”

    “嗷嗷嗷”

    就在此刻,受伤的蓝纹妖鼬发出尖叫,痛苦地晃着自己脑袋,似乎在承受什么后遗症,那是因为像它这种家伙虽然尸化,却能保持一丝清醒和灵智,但在屡次受伤后,尸毒就开始彻底侵占脑子了。

    对方这种状况,古桑女可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不过她却懂得一件事,那就是,趁你病,要你命!

    “上啊”随着一声呼喝,她身边所有的帮手全都向对方狂奔而去,势要将妖鼬彻底碾压毁灭!

    “砰砰、咣咣!”

    尸马、犟驼跑得最快,重蹄践踏已经应声落在对方躯体上,踩得妖鼬骨骼“咯剌剌”作响,紧接着,就是单眼沙鲎晃着甲壳疾掠而来,“嗤啦!”锋锐的甲壳边缘顺势蹭断了对方两只前爪。

    “噗嗤”伤口内瞬间飙溅出大股腥臭浆液,妖鼬站站立不稳,登时扑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揍死你这该死的尸兽!”古桑女不会什么战斗技巧,只是卯足劲用木神杖狠狠敲在了对方脑壳上,“咔嚓、噗!”那东西顿时应声爆碎,不过又迅速膨胀恢复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可恶!”她恨恨叫道:“果然不起作用。”

    “我、我来……”

    恰在这时,镇守俑迈步走来,挥拳挟裹火灵气的重拳直捣蓝纹妖鼬身躯,那家伙虽然失去前爪,可也意识到自己中了此拳十死无生,顿时嚎叫着翻滚身躯躲避,“嘭!”烈焰拳劲轰击地面,激得土石四迸飞弹,大家都下意识向后退避躲闪。

    “嗷呜呜”可就在这一刻,蓝纹妖鼬发出了濒死的惨号,周围那些仍在发动进攻的妖兽活尸听见之后,竟然不再朝着外墙那边的猎獬进攻,登时折返向它这边飞奔过来。

    “不好,肯定有什么古怪的事情要发生。”

    古桑女立刻尖叫道:“人俑,快快,赶紧把妖鼬灭掉,动手啊!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的人俑也不怠慢,挥拳随着劲风起伏不断,“呼呼呼砰砰砰!”打得地面上的蓝纹妖鼬血肉稀烂不停飙飞,原地已经应声下陷出现龟裂大坑。

    可就在此时,群兽已经围拢到丈余外,古桑女马上招呼它:“不要陷入重围,撤!”

    “咣咣咣!”下一刻,镇守俑以拳捶地,释放无匹火劲呈涟漪状疯狂扩散,烧得那些靠近的妖兽活尸纷纷闪避,它自己倏地扭身迈步疾走,转瞬到了古桑女身边。

    要说在过去,镇守俑每次战斗到一定时间,体内火灵气就会消耗一空,再次变回巴掌大小,不过最近实力飙升,吸收了原火黑灵、噬龙凶兽之魂以后,它能够活动自如的时限也大大飙升,故此暂时不用为此担心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人俑释放的火劲逐渐减少熄灭,尸兽再次围拢上前。

    它们的目标,居然是蓝纹妖鼬残余的尸肉,因为在仓促间,镇守俑只顾得上用火劲向外扩散,却忘了把正中间的兽尸焚化,此刻却被群兽盯上,纷纷红着眼睛嚎叫扑上,你争我抢,只要夺到一点碎肉,就忙不迭的吞吃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这群家伙实在是太恶心了。”见此情景,古桑女紧皱双眉,险些呕吐出来。

    “呜噜噜”可是就在此时,尸马却打着响鼻跨前一步,看它那个意思,居然也是想去抢夺碎肉吞噬。

    见此情景,古桑女心中一动:“糟了,我忘记了尸马也是奇尸的一种,难道说,那些碎肉对于古尸和尸化妖兽都有诱惑力?!”

    “快拦住它!”来不及多想,古桑女立刻挥手叫道:“不能让它靠近任何碎肉或者尸化妖兽。”

    “喵呜!”此言甫一出口,吞鬼喵纵身疾跃倏地落在了尸马背上,用自己两只小爪子,狠命抓挠对方脸颊,“嗤啦、嗤啦!”尸马登时被搔了个满脸开花。

    “嗷嗷嗷!”此时此刻,犟驼也发出嚎叫冲了过来,“砰!”迅猛头槌霎时撞在对方面门上,尸马扑通一下瘫倒在原地,紧接着,犟驼的前蹄就高高扬起了。

    “嘿嘿嘿,真是个大好机会,我早就想狠狠踩你的脸了!”犟驼满心欢喜,却没料到尸马霍的站起身来,对着它就是一声怒吼:“呜!”

    好巧不巧,刚才它那一记头槌,已经把对方撞清醒了。

    “尸马,冷静一点,你刚才差点中邪知道吗?”听了古桑女的话,尸马登时激灵灵打了个寒战,回想起来,还真是这么回事。她又再次问道:“到底是怎么……”

    这话刚说到一半,就听见对面群兽骤然爆发激烈的嚎叫:“嗷嗷嗷嗷呜呜”

    兽吼声震耳欲聋,顷刻间响彻天地,紧接着对方一个个扑通栽倒在地,不断翻滚,但诡异的是,它们的躯体都朝着同一个方向而去!

    “啪啪啪、砰砰砰!”

    这些尸兽哀叫不止,身子反复应声碰撞在一起,而后就开始互相黏着融合,逐渐成一个散发着腐尸臭气的“巨大肉团”,看得古桑女她们瞠目结舌,在这一刻,大家心头都泛起了阵阵不祥预感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时此刻,古洞,巨大石窟入口前。卿凰瞪着关横,一字一顿的问道:“你、你在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叫你脱呀,首先,是把裙子给……”

    “阿横!!”卿凰倏地用双手掩住上身,而后带着满脸羞恼叫道:“你疯了,众目睽睽的,到底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这个时候,关横也有几分尴尬,他呐呐道:“我不是在说你想的‘那种事情’,而是想要你把自己的聚灵甲脱下来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是、是这样啊。”卿凰下意识松了一口气,而后看到旁边的老猴、婴白鬼,甚至九宫禽魂都盯着自己,她顿时嗔怒道:“都怪你,不把话说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,是我不好,大小姐,现在能否把聚灵甲给我?”他此言甫落,卿凰立刻挥手道:“你、还有猴子、婴白鬼……禽魂都、都被身子转过去,要不然,我脱不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还有闲情逸致害臊?!”关横心里腹诽了一句,不过还是老老实实转过了身,数息后,卿凰低声道:“好了,给你。”

    关横没有马上扭身,而是头也不回,把自己事先脱下的聚灵甲递给对方:“来,先把我这件穿上。”

    卿凰一边把聚灵甲套上,一边问道:“对了,你怎么突然想起和我调换这东西?”

    关横用手摩挲着此甲,感受着卿凰遗留的余温,随即笑道:“呵呵呵,你忘了吗?这可不止是一件内甲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