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御鬼者传奇 >正文 第2304章 墨心泥龟
    “尸是传染疫病的根源?!”闻听此言,关横的脸色倏地沉了下来:“此话当真?”

    “不会错的,因为我已经调查多时了,这种瞽目尸每到一处,都会造成无数生灵身染疫病惨死,而它,在那里变成死地以后,会再次变动栖息地,接着祸害其他生命。”

    听了九宫鸟的话,若桃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:“它这么做,究竟是为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太清楚,但我听那个年老妖兽讲过以前的传闻,估计此兽只是在享受控制活尸为己所用的快感。”

    九宫鸟继续言道:“像这种只喜欢祸害生灵、到处散播杀戮的家伙,决不能让它继续疯狂下去,对吧?”

    “没错,今晚必须除掉它。”卿凰、若桃微微颌首,关横此时道:“我还想再问一下,这瞽目尸有没有同类?”

    “应该没有,是这种恶毒嗜血的异兽,似乎没有两只以上出现的传闻,我觉得只有一只。”

    九宫鸟急忙说:“再者,把我驱赶出古洞的家伙,也只是单独一只,它能够驱使、当做帮手的,只有那些妖兽活尸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妥了,只要没有同类就行。”关横说道:“这样的话,除去此獠和所有尸兽,便万事大吉了。”

    他继续问:“古洞在哪里?咱们现在就可以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呃,麻烦诸位暂时帮我照顾小儿,我在前方带路,请!”话音甫落之时,九宫鸟倏地振翅腾空,向东北方飞去,关横对花使了个眼色:“你去跟着它,要是遇到危险也好帮手。”

    “咕咕、咕咕”玄翎花一声嘶鸣,立刻也跟着飞去,关横接着道:“走,咱们也出发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边,古桑女和云小飘、沙鲎,被整群钻出密林的妖兽活尸团团围住,云小飘见状有些紧张,她低声道:“该怎么办?是在这边硬拼硬打,还是杀出重围撤退?”

    “这个嘛……”古桑女现在也有些为难,和大家行动时,拿主意的事情一向都是关横、卿凰她们来办,自己只要跟着一起做就行了,这回轮到自己动脑子,难免有些手忙脚乱。

    “嗷呜”就在二女都开始犹豫的一刹那,左边有只按捺不住凶心大发的尸兽嘶声狂吼,倏地扑将过来,挥起利爪猛袭古桑女。

    “吱吱!”旁边的单眼沙鲎见状,在嘶鸣声响起的同时猛然撞了过去,“砰!”二者甫一碰触,沙鲎力量爆发,顿时将对方撞出数丈之遥。

    “咣当!”对方身躯狠狠碰在岩石上导致四分五裂,这一下,古桑女和云小飘同时清醒过来:“沙鲎都动手了,我们还等什么?上吧,打了再说!”

    “嗖嗖嗖啪啪啪!”说时迟,那时快,灵根挟风破土而出,狠狠抽击附近围拢过来的尸兽,打得这群家伙翻滚嚎叫。

    “噌!”一只独角凶蜥晃得脑袋疾窜上前,云小飘倏地一抖手,“啪!”控制的水柱顿时应声打在对方脸上。

    “嗷呜……”此兽怒吼一声,正觉得没受什么伤害时,想要把蒙住双眼的水抖掉。“嗖”却没料到沙鲎从旁边急掠而至,“嗤啦!”锋利甲壳边缘蹭过它的脖颈,凶蜥一颗大好颅首立刻飞向半空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”她们的抵抗越是凶悍,越是激起周围群兽的凶戾,对方嘴里不断发出咆哮,犹如层层巨浪急袭而来,古桑女和云小飘、沙鲎就是再厉害,也支撑不了多久了。

    “糟糕,要是照这样下去,大家可就完蛋了,怎么办?”古桑女心中暗暗叫苦,可就在下一刻,斜刺里倏地窜来两只亮出獠牙的巨虫,狠狠咬住了她面前的灵根:“咔嚓、咔嚓!”

    “呃?!”灵根受损,古桑女也同时感到剧烈疼痛,气得她挥舞木神杖就敲了过去:“滚滚滚!”

    “砰砰砰!”木神杖瞬息打在一只妖虫眼睛上,对方眼球砰然爆碎,攻势稍缓,可是另一只妖虫却纵身急扑而上,眼看就要张嘴咬住古桑女的手腕了。

    “嗖嗖嗖唰唰唰”千钧一发之际劲风骤起,不远处陡忽窜来无数金线,顺势缠住那只扑向她的妖虫,就只是稍一用力,“噗嗤!”登时把妖虫躯体勒成数截。

    “古桑女,你可真是会惹麻烦!”猎獬的声音赫然在附近响起,古桑女和云小飘齐声叫道:“抱怨责备的话等会再说,赶紧帮忙啊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猎獬满不在乎的答应一声,霎时间释放出千百条金线,把周围数十只尸兽躯体、脖颈齐刷刷匝住,它随即问道:“要活的还是要死的?”

    “废话,这种腌东西,谁会要活的?”云小飘没好气的说:“赶紧的,全都弄死!”

    “了解,看我的!”

    “咯剌剌噗嗤嗤”猎獬控制金线瞬间发劲运力,立时就把抓住的尸兽一一扼毙,随即释放原火之力将其焚烧殆尽。

    “办妥了,看见没有?轻松之至。”猎獬此刻开口道:“所以说,你们出来带着沙鲎那个小东西有什么用?倒不如让獬爷我跟着更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喂,你是什么时候发现我们出来的?”听到古桑女询问,猎獬回答:“就是你们看见沙鲎那会,嘿,外面这么多张牙舞爪的活尸,你们的胆子真大,带着它就敢往外跑?!”

    “喂,别光顾着聊天了,咱们能不能撤到离宫围墙附近?此处距那里有上百丈,再被尸兽围住还会有麻烦。”云小飘比较谨慎,所以才会这么说。

    古桑女和沙鲎、猎獬自然没有意见,大家马上就向那边走去,可就在这个时候,大家身后不远却出现了数道黑影,那些是奉了控制活尸的怪物瞽目尸前来监视离宫的群兽头目。

    见到自己死了数十个同类,这几个家伙忍不住勃然大怒,已经把尸的监视命令抛到九霄云外了,下一刻,其中某个家伙嘶声狂嚎:“嗷呜呜呜”

    这吼叫声就像是大将指挥千军万马的号令,闻听此声,四周围的蒿草内、灌木丛涌出无数大大小小的尸兽黑影。

    “呃?!”大家见了以后,无不为之愕然。

    “嘿,这下可糟了,八成是你们刚才主动挑衅尸兽的缘故,这群家伙有可能直接发动群体进攻,古桑女,你俩和沙鲎赶紧进去通知汪桐他们。”猎獬此刻沉声叫道:“我要在这里抵挡一阵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心中唯恐自己已经闯下大祸,二女只好迅速冲回了离宫内。

    “嗷嗷、嗷呜”

    “呜噜噜”霎时间,迎面传来了犟驼低吼,还有戎宣尸马的响鼻声音。

    “呃,你们来得正好,外面凶兽临门,正要大家过去帮忙……”古桑女刚说到这里,汪桐和黄藤就匆匆从房间里跑了出来,他们不约而同说道:“云大姐,可找到你了,跟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云小飘问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是无鳞角蜥,它又开始肚子疼了,黄兄说,可能是还有蜥蜴蛋没有生出来,所以咱们三个得去照顾一下。”闻听此言,云小飘立刻说道:“好好,赶紧过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……”她突然想到还有妖兽活尸来袭的事情没说出来,于是就要开口。

    不过古桑女马上拉着云小飘的手摇了摇头,意思是说,不能再让对方分神了,她故意大声说道:“云大姐,猎獬说的那些都是小事,有我们来解决就行了,你快去帮忙吧。”

    “古桑妹……你、你们能行吗?”云小飘此时有些忧心,不过古桑女却说:“没问题,猎獬、尸马、犟驼、沙鲎、们和巨蜂都在,相信我们,可以处理的,实在不行,我再找你帮忙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是啊,咱们赶紧去照顾角蜥吧。”汪桐此刻火急火燎的,完全没留意古桑女和云小飘表情不对,对方只好先跟着他向房间那边走去。

    “好,现在就是咱们发挥作用的时候了。”古桑女刚说到这里,脑中突然灵光一闪:“对了,差点把‘那个’忘了,关横说过,如果离宫这边出现问题,可以用那个帮忙。”

    “大家等等,我想先去一趟关横的房间。”说罢,她拔腿就往关横的房间跑去。

    “吱呀、咣当!”火急火燎的推开门,古桑女把里面翻了个底儿朝天,终于在床榻附近找到了那个东西,她脸上泛起一丝笑意:“嘿嘿,有了你,就可以好好收拾那群尸兽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在九宫鸟的引路下,关横他们来到了树林尽头一座巨大的岩洞近前。

    “唰啦!”九宫鸟和花抿翅收翎落了下来,它说道:“诸位,就是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咱们就进去瞧瞧。”若桃倒是满不在乎的样子,拔腿就往里面走,卿凰刚要跟随,却发现关横瞧着岩洞入口旁边一块石碑凝神不语,便低声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这石碑上,有一种不可磨灭的痕迹。”言到此处,关横稍一停顿,他沉声道:“很像我的老对手万魇邪王的气息,不过,这附近却没有一丝邪气存在,实在是很奇怪。”

    “该不会是你的错觉吧?”卿凰嘀咕道:“万魇邪王已死,这世间应该不会再有他的痕迹遗留下来才对。”

    “希望如此。”关横虽然这么说,心里却泛起些许不祥预感,此刻,九宫鸟招呼他俩前行,于是二人暂时把这件事按住不提,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“这个岩洞十分巨大,共有上、中、下三层,虽说常年居住在这里,除了中间这层的窝巢以外,我不经常去别的地方走动,故此有很多区域也不熟悉。”

    一边走,九宫鸟一边解释道:“我这幼雏需要服用的赤晶之髓,就在石洞地下那一层的尽头。”

    “嗯,那好,我看你这小宝宝的血症很严重,还是先去找赤晶之髓为它解除痛苦吧。”

    “同意。”听了卿凰的话,若桃当然举双手赞成,就在这时,关横发现了老猴和花都有些急躁,开始东张西望,不知它们在找些什么。

    九宫鸟也发现了这种情形,于是解释说道:“岩洞内的石头和外面的不太一样,会散发出一种古怪的气息,据说对人类没什么影响,可是妖兽、妖禽嗅到以后,会生出不安的情绪。”

    “可你怎么没事?”看见若桃产生疑惑,九宫鸟说:“我在这里居住了不知道几百年了,这种程度早就习惯,故此不受影响,但是我知道要怎么帮它们驱除这种不适感,稍微接触一些清凉之物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容易。”卿凰说着,用些许寒气罩住老猴和花,数息间,它们果然缓缓恢复了平静。

    “嗯,大家走……等等!”关横突然低声问道:“这巨大古洞内,还有没有活尸存在?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九宫鸟很肯定的说道:“根据我近期的观察,那只瞽目尸很古怪,把此处当成只有自己可以进入的禁地,任何尸兽不经允许,绝不可能来到这里,所以我才放心领着大家进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是像你说的这样,我估计尸改规矩了!”此言甫一出口,关横翻腕疾转,“唰!”掌中虹云剑倏地钉进地面,紧接着猛力抽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嗤”大股腥臭扑鼻的尸毒浆液瞬息挟风疾喷而出,霎时溅满了附近的石壁。

    “唧唧唧”惨叫声从土内突兀响起,紧接着,一只前额长满芒刺的蛆虫就窜出土内。

    “扑通!”身长五尺的虫子扑倒在地,躯体泛起阵阵抽搐,紧接着便声息皆无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‘刺颅尸蛆’,是尸主要的食物,怪了……”九宫鸟此刻低声道:“就连这些虫子,平常都是不敢接近古洞的,为何今晚会出现呢?”

    “也许注定今晚这里会很不平静吧。”关横似乎也感到了这个地方妖弥漫,总有些说不出的怪异。

    “叽叽、叽叽。”此时此刻,白眉老猴看到绝气的尸蛆迅速融化成一滩黑水,奇怪的叫了两声,若桃随即道:“喂,你可千万别去碰那些脏东西,小心中毒。”

    她的话音方落,老猴顿时故作夸张,怪叫着退后好几步,还用爪子挡住了脸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若桃大笑数声,觉得心中闷气舒展了不少,卿凰此刻说道:“小点声,万一要是惊动了此处的怪物呢?”

    “惊动?这有什么打紧,就怕那家伙不出现。”若桃笑着摁住兵刃握柄说道:“咱这吞雷刃早就饥渴难耐了,来一个我剁一个,来两个,我砍一双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若桃身上还隐隐散发出杀气,卿凰抱着的九宫幼雏最是敏感,登时吓得全身哆嗦,啾啾叫了两声。

    “哎呦,对不起、对不起,姐姐不是有意的。”原本想放两句豪言壮语,却没料到先唬住了小家伙,若桃尴尬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九宫鸟却在旁边满不在乎的说道:“没关系,孩子要是不曾经过威压震慑,以后胆子会更小,这是一种很好的锻炼方式,我们一族经常把幼雏放在凶兽出没的地方,就是为了让它们习惯听到兽吼声,不会害怕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呵,若桃的杀气,可比野兽要厉害十倍,啊不,也许是百倍还有多呢。”关横此刻坏笑道:“大家说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叽叽、叽叽。”

    “咕咕……”听了他的话,老猴和花居然连连点头,以示附和赞同。

    “喂,你们三个,不要太过分了!”若桃看见这些家伙开自己的玩笑,顿时想撸胳膊挽袖子,走上前发作教训对方:“老猴、花,是不是皮痒?”

    “咳咳。”卿凰此刻清了清嗓子,又指了指自己怀里眨动好奇大眼睛的雏鸟,那意思是告诉若桃,别在小家伙面前如此粗鲁,免得再次吓到它。

    “哦,我晓得了。”若桃狠狠瞪了关横他们一眼,可对方不是哼着不知名小调,就是左顾右盼,全都装作没瞧见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真是几个活宝,你们就不能正经一点吗?”卿凰叹了口气,随即对九宫鸟言道:“抱歉,让你看笑话了,真是拿他们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没事,我和孩子独自生活在这里,平常连个多余说话的同伴都没有,也显得很寂寞。”

    九宫鸟歪着头想了想,又说道:“因为这次遭遇尸和群兽占据窝巢的事情,让我有了想迁居异地的打算,也许,我该找一个相对热闹点的环境,这样孩子成长时也不会孤僻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道理。”关横此时笑着说:“不如搬到祝融离宫内去,那里都是能欢迎你们的好朋友,再者说,距离古洞也不远,也很安全。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九宫鸟点点头:“谢谢你的建议,我会考虑的。”

    就这样,大家说着聊着,脚下不停,很快就到了一个黑漆漆的洞口。

    “从这里往左,就是我原来的窝巢,进到这个入口往下,便是地底的一层了,有大量赤晶之髓的池子,也在那里的尽头。”

    听到九宫鸟的话,关横对卿凰她们点点头,自己便和老猴走在了前面。

    他头也不回的问道:“说了半天,你谈起的那个能治疗幼雏血症的赤晶之髓到底是个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“这个嘛,此物的具体成分以及来历,我也不是很清楚。”

    九宫鸟解释道:“听我的父辈说到过,原来在上古年间,我们迁徙到此处之前,这里存在着一种赤红晶体,后来不知因为什么缘故,变成了流动的髓液,汇聚在石头池子里,永远都不会枯竭。”

    听它说到这里,关横和二女互相对望,心中俱都想:“这倒是很稀奇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稍微顿了顿,九宫鸟又继续言道:“至于此物对血症的疗效,是很久以前,某个先祖在幼年濒死之时无意中饮用了它,才知道的,这么多年下来,幼雏必须服用赤晶之髓的传统和习惯也就延续了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哦,是这样。”关横听完之后,心中颇为感慨:“一物降一物,有相生就有相克,此言不虚。”

    “叽叽、叽叽!”

    就在此时,走在前面的白眉老猴陡忽发出示警叫声,原来是迎面有几个家伙迈动着沉重步伐疾行而来,大家定睛细瞧,原来是五只有长方形墨绿背壳的巨龟,不过一个个散发浓重的尸气,身份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“墨心泥龟……就连这种家伙也变成尸兽了……”九宫鸟长叹一声:“唉,它们原来就生活在洞外的沼泽泥潭内,与世无争,现在却变成这副模样。”

    “墨心泥龟现在已经不是真正的活物,而是行尸走肉。”关横沉声道:“为今之计,只能送它们上路,免得继续害人害己。”

    “阿横说的是,尽早动手,老猴,上!”卿凰信手一晃掌中莲花奇刃,大股寒气疾涌而去,“呼呼呼嗖嗖嗖”几只泥龟顿时被冻住了躯体四肢,在原地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“叽叽叽!”说时迟,那时快,低吼的老猴倏地欺身落在对方近前,挥起拳头猛揍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!咣咣咣!”暴响声此起彼伏接连不断,顿时有两只墨心泥龟躯体砰然爆碎,死在当场,可就在转瞬间,另外三只泥龟倏地昂首嚎叫,砰然对撞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咯剌剌”

    经过碰击,冻住的身躯四肢的冰层竟然应声粉碎,卿凰和老猴都没想到对方竟然会用着这种“怪招”为自己脱困。

    “呵呵呵,这些泥龟虽然变成活尸,却还会动脑子?!”若桃此刻轻笑道:“真是了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别看热闹了,还不赶紧上去帮忙?”关横的话音甫落,已然拔身似电疾掠而去。

    “唰唰唰!当当当!”接连三剑疾出如风,正中一只泥龟眉心、颈嗓和左眼,“噗!”最后一击透过眼眶直掼入脑,泥龟顿时软倒在原地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!”旁边的老猴见到机不可失,重拳应声砸在对方身躯上,“轰!”泥龟周身泛起烈焰,顿时把它烧成飞灰齑粉,化为乌有。

    活尸与平常生命体可不一样,自愈恢复的能力甚是变态,关横、老猴等和它们动手多次,知道最保险的办法还是彻底火化对方,此为上上策。

    “嗷呜、嗷呜!”突然间,负隅顽抗的最后两只泥龟爆发嘶声嚎叫,紧接着奋尽全力用四肢狠命践踏地面,随着阵阵“咚咚咚”响声。

    “咦?脚下这是……”关横便感到事情不对劲,他立刻出手搭住老猴和卿凰的肩头:“快往后退!”

    “呼呼”卿凰和老猴的身子瞬间被关横奋力向后掷去,而他自己却骤感脚下地面瞬间内陷塌落,居然和几只泥龟同时向深坑里坠去。

    “公子!”

    “哗楞楞”到底还是若桃的反应够及时,电光火石间,她抖手甩出腕上锁链,不偏不倚匝住了关横的脚踝。

    “起”低吼声中,若桃奋力猛拉,登时将他拽到了深坑边缘。

    可就在下一刻,有只下坠的泥龟故意要拉关横做垫背,张嘴就向他咬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滚!”“嘭!”说时迟,那时快,关横飞脚一踹,顺势在对方头顶借力,不但把泥龟蹬了下去,自己也趁机落在了平地。

    “呼,好险。”他长舒了一口气说道:“这些该死的泥龟,真是太缺德了,不用说,深坑也是它们挖的陷阱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倒是不错,墨心泥龟可以吐出漆黑黏液,融化地面使其变软,挖土掘洞的速度极快。”

    九宫鸟此时说道:“这里距离赤晶之髓的池子还有一段路,可是要越过这么宽的深坑,还不如另走岔路,大家跟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几个人心中暗骂泥龟捣鬼,也无可奈何,只好跟着对方向前方拐角绕行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边,古桑女在关横房间里找到了自己要的东西,便带着犟驼、尸马、沙鲎出门,恰在此时,迎面飞来了巨蜂和四只。

    “喂,你们来得正好。”古桑女急忙说道:“们继续在离宫周围巡逻,巨蜂,你跟我来,现在使用到咱们的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她的话甫一出口,巨蜂立刻紧随其后,古桑女很快就带着大家来到了围墙附近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轰轰轰!”下个瞬间,外面已经隐隐传来打斗声响,看来是猎獬和对方动上手了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“唰唰唰”随着她的呼喊,数条灵根骤忽从土内窜出,卷住尸马、犟驼和沙鲎,大家转瞬就来到了外面。

    “喂,古桑女,我叫你喊过来的人了?”看到只有她和犟驼这群家伙出现,猎獬有些埋怨道:“没看我这里已经手忙脚乱了吗?就这么几个帮手,能顶什么用?”

    “汪大哥、黄大哥和云姐姐在给角蜥接生,暂时抽不出空来。”古桑女说道:“不过有咱们也就够了,我还带了个帮手来呢。”

    “是谁?”闻听此言,猎獬有些纳闷,对方呵呵一笑,从怀里取出某个东西:“喏,就是它了。”

    原来古桑女掌中攥的,是不久前吸收了噬龙凶兽之魂的镇守俑,此时先给猎獬看了一眼,而后她就迫不及待的把此物扔了出去,还随口喊道:“去,把这些尸兽全部砸扁、烧成了飞灰。”

    “呼”说时迟,那时快,巴掌大的镇守俑挟风直飞,最后啪嗒一声落在了大群妖兽活尸正中间,可是却一点反应也没有……

    “呃?!怎么回事,镇守俑不灵了?”

    听到古桑女傻乎乎自言自语,猎獬气得七窍生烟,随即大骂道:“你这没脑子的笨丫头,激活镇守俑,需要先给它灌注火灵气,就这么直接扔出去,你以为它真是用来砸人的石头?!”

    “哎呦!”闻听此言,古桑女尖叫一声:“我也没见到关横究竟如何激活它,不赖我、不赖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狡辩也没用,还是想想如何把人俑夺回来吧。”猎獬刚说到这里,数丈外有只尸化矮脚象猛地冲上前,用大脚狠狠踩在了落地的镇守俑上面,硬生生把它碾进了土里。

    “镇守俑?!”见此情景,猎獬和古桑女登时瞠目结舌,后者喃喃自语道:“完了完了,这可是关横的西,弄坏了的话,他肯定会打死我。”

    “笨蛋!你清醒一点吧,现在可不是说那些事情的时候。”猎獬急忙叫道:“镇守俑的外壳构造结实得很,就算被千斤重物压进土内也不一定损坏,还不赶紧把它抢回来!”

    “呃,是是是!”古桑女此刻哭丧着脸说:“我当真是自讨苦吃。”

    “吱吱吱!”

    “嗷呜、嗷呜!”沙鲎、犟驼和尸马齐声尖啸,表示愿意帮忙抢回敌阵中的人俑,古桑女这才稍感安慰,呜咽着道:“谢谢大家。”

    说罢,她就要迈步往前冲,猎獬急忙吼道:“等等,你是真糊涂还是假没脑?赶紧变小一点,骑着巨蜂过去呀。”

    此言甫一出口,古桑女如梦方醒,立刻打个呼哨唤过巨蜂,“唰唰唰!”霎时间,她的灵体缩小,倏地翻身骑上了蜂背,嘴里还叫道:“大家跟我冲啊”

    “噌噌噌”电光火石间疾奔蹄声此起彼伏,尸马、犟驼双双疾窜而去,瞬息间杀到对方近前,十余只嘶吼咆哮的妖兽活尸疯狂迎上。

    就只听尸马周围呼呼响起劲风,大股黑幕霎时笼罩住了这些尸兽,原来是整片玄磁黑沙顺势将对方躯体裹住,就只听“咯剌剌”骨裂声响传遍了附近每个角落。

    “砰啪、砰啪!”缠裹住尸兽以后,黑沙急速旋拧,那些家伙纷纷应声爆成黄雾,就在此时,沙鲎、犟驼也在一左一右打翻了十几只窜跃过来的狂兽。

    可是远处的猎獬看到包围它们的家伙越来越多,不由得有些焦急,它此刻可是腾不出手来,因为已经有不少妖兽活尸朝着离宫围墙这边冲来,猎獬需要拿出全副的精力阻挡对方!

    “古桑女,拿回人俑就只能靠你自己来摆平了,毕竟这是你惹的祸,别怪獬爷不出手。”它心中默默替对方祷告了一句,立刻开始对付面前的群敌了。

    “嗖嗖嗖”巨蜂在空中不断回旋徘徊,带着古桑女寻找人俑的踪迹。

    无奈月光昏暗,再加上下方的群兽因为恶斗乱成了一团,她只觉得自己的眼都花了,嘴里不住念叨:“镇守俑,对不起,等找到你之后,我一定认真道歉。”

    “吱吱吱”就在这一刻,附近的单眼沙鲎陡忽发出尖啸,原来是和一只尸化矮脚象开始硬撼,双方屡次对碰,打得“咣当”作响,有几次矮脚象都想撤身而走,可沙鲎硬是不肯放过对方。

    “奇怪。”古桑女心中纳闷:“沙鲎为什么死盯着它呢?”

    可就在瞬间,她脑中陡忽灵光一闪:“对了,刚才把人俑踩进土里的,就是这矮脚象难道说……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古桑女立刻尖声叫道:“巨蜂,快,飞到距离沙鲎近一点的地方,我要仔细瞧瞧。”

    “嗡嗡嗡”电光火石间,巨蜂振翅疾飙,倏地来到低空位置。

    “呃?!在那里!”离近了细瞧,古桑女顿时发现矮脚象嘴里叼着一物,正是可怜兮兮、沾满稀泥的镇守俑,她马上急红了眼,随即大吼道:“上,不要放过这个家伙,救回镇守俑。”

    “唰嗤嗤嗤”劲风陡起,巨蜂立时急冲上前,用自己两片巨颚瞬间钳住矮脚象前额,顺势一撕一扯,“嗤啦!”这家伙虽说已经尸化,血肉也不算结实,居然被拽下半边头皮。

    “嗷呜!!”受创之后,惨叫的矮脚象不住摇晃头颅,脑壳内的尸毒浆液飙窜喷溅,自然也就张嘴松开了叼住的镇守俑。

    “啪嗒!”人俑坠地的瞬间,就已经被单眼沙鲎咬住,古桑女登时挥手大嚷:“带着它,打地洞快跑,跑啊啊啊”

    听见她的声音,沙鲎不敢怠慢,顿时在原地疾旋掘土,眨眼工夫飞沙走石扬尘飙飞,它已经钻洞遁走。

    “尸马、犟驼,快撤!”

    古桑女喊出这一声,顿时挥舞掌中木神杖散发大股灵气,就只听群兽面前的土内窜出数十条灵根,不断抽击对方,阻拦它们的行动,借此机会,犟驼尸马飞奔疾窜,朝着围墙那边跑去。

    但是古桑女此刻却感到阵阵剧痛袭身,忍不住嘶声尖叫:“呃啊啊啊”

    “砰!”翻身从巨蜂背上栽落在地,古桑女这才瞧清楚,原来那些尸兽扛住了灵根抽打,一个个疯狂扑上,张嘴不断噬咬灵根,疼得她眼冒金星。

    “不好,再不赶紧跑,我可就要完蛋了。”这个念头刚一泛上心头,数十条灵根就被妖兽活尸硬生生啃倒,不断咔嚓断折,古桑女顿时浑身无力,扑通一下坐倒在原地,已经再也无力逃走了。

    “吼”说时迟,那时快,有几只无名狂兽咆哮着飞扑过来,张嘴就咬。

    “嗡嗡嗡”电光火石间,巨蜂舍身冲上前去,“呼砰砰砰!”喷吐而出的鬼王珠顿时穿透三只尸兽身躯,紧接着它的尾蛰针在另外一个家伙前额连搠十余次,对方登时扑倒在地。

    虽然巨蜂此时表现的骁勇无比,可是寡不敌众的颓势依然越来越严重。

    “嗷呜嗷呜”就在这一刻,刚才杀出重围的尸马和犟驼再次吼叫着飞奔回来,虽然古桑女让它们逃走,可放弃同伴绝对不是它们想做的事情,故而重返战场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!”犟驼的蹄子挟风狂落迅疾如雨,接二连三踹在面前试图想扑倒自己的敌手身上,那家伙猝不及防之下,呼的一声倒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呼呼呼”风声骤响,尸马的玄磁黑沙倏地裹住两只凶兽,“砰!”下一刻使其应声对碰,脑壳迸碎瘫软在地。

    战况此时愈演愈烈,但是大家逐渐疲惫加身,快要撑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噌!”古桑女脚边的土内陡忽窜出一物,啪嗒落地瞬间,大家才瞧清楚,原来是单眼沙鲎到来。

    刚才沙鲎一时心慌意乱,居然带着镇守俑不断打洞掘土向地底进发,直至延伸十余丈,它才缓过神来,便再次心急火燎回来支援。

    “呼、呼、呼……”伸出一只手,古桑女喘着粗气说道:“快,快把它给我,咱们能否脱困,就指着人俑发威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边,关横等人和九宫鸟绕到岔路前往盛满赤晶之髓池子,不知不觉已经走了半晌。“怎么还没到?”

    一边走,若桃一边细心查看卿凰怀里的雏鸟,她继续道:“这小家伙身上可是越来越烫了,不知道它还能坚持多久。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卿凰微微颌首:“不错,我也很担心,但我还能用些许寒气为它降温,这法子不可以使用太久,要不然,对雏鸟身体也有害处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那可得抓紧时间了。”九宫鸟这时也逐渐急躁了起来,它不停念叨着:“我记得,应该是往左走……不对还是往右走……”

    “阿横。”卿凰拽了拽对方的衣袖,随即低声问道:“这位该不会是个路痴吧?”

    “呃,你别说,还真是说不准。”一想到有这种可能,关横额头上都冒汗了:“跟着它走,会不会把咱们带到什么沟里去?”

    “叽叽叽、叽叽!”

    “咕咕、呱咕。”好在这时老猴和花发出叫声,引领大家迅速走到了一片石壁面前。

    “这里不是个死路吗?”若桃没好气的嘀咕了一句,而后瞪着老猴说道:“你是不是又在戏耍大家?”

    “呜叽叽!”听了她的话,老猴气得跳脚尖叫,马上就做了一个用耳朵贴在石壁上聆听动静的姿势,关横见状点点头:“好,我来试试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就把耳朵紧贴在石壁上,数息间,关横紧皱的双眉就缓缓散开了,而后对大家说道:“这石壁后面有动静,似乎像是流水声,或者其他物体涌动的声音。”

    “我来听听。”九宫鸟身为本地土著,此时不能顺利带着大家找到通路,原本就有些赧然尴尬,于是迫不及待的上前尝试。

    紧接着,它就低呼道:“不错,好像是赤晶之髓那池子里的动静,我说怎么如此奇怪,找不到原先记忆中的岔路,估计是不久之前产生的‘地龙翻身’震动塌方,让土石落下堵住了通路。”

    “嗯,应该就是这样。”关横在旁边抱着肩膀说道:“再加上这条路你平时也没走过几回,所以出现变故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公子,现在要做的,就是把这石壁直接破坏对吧?”若桃此刻把拳头捏得咔吧作响,听了她的话,老猴也是颇为亢奋,大有摩拳擦掌之意。

    “好好,你们两个想主动出手,没问题,请吧请吧。”关横说着挥挥手:“来,咱们大家退后一些,免得被误伤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我必须提醒你们一句。”九宫鸟退到卿凰身边时说:“这里的土层非常松软,如果用力太大,头顶上都会塌落下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