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御鬼者传奇 >正文 第2289章 噬龙恶兽
    “笨蛋,你大意了!”

    见此情景,关横没好气的骂了一句,就在他说话的瞬间,龙蟒倏然用自己的颅首狠命撞击地面,“砰砰砰、咣咣咣!”眨眼工夫扬尘四起、土石飞迸四溅,紧接着,一条迅疾黑影挟风戳向空中的猎獬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若桃扬声示警,可猎獬反应稍迟,只能勉强躲开敌方疾袭,那几条淡金锁链再也困不住龙蟒,“嘣、嘣、嘣!”刹那间就应声断折粉碎了。

    “岂有此理,獬爷和你没完!”怒吼一声,兽魂瞬息迎风暴涨庞大起来,霎时变得和对方一般无二,狠狠撞向龙蟒。“公子,你看那家伙的尾巴。”

    “我注意到了,末端竟然是两个根双股叉似的硬骨。”此时此刻,关横心中微微一动,突然想起以前九大神兽之一的白龙和自己闲聊说过的话。

    某天白龙之魂瞒着同伴们偷偷来找关横要酒喝,关横答应给它一些,不过要这家伙说点自己想知道的人间和灵界的典故轶事,打发无聊时间。

    白龙是几只神兽中最博学的一个,还曾经常年霸占灵王大殿储存古籍的阁楼钻研知识,自然知道不少事情,便随口给关横讲了一段上古妖龙族的往事。

    当年,妖龙一族也是属于灵界的异兽,只是有一部分跟着五行神、作为随从,来到了人间界,分散在各地。

    剩余的那一部分妖龙族与其近亲族裔,便成了灵界罕有的珍奇之兽,其中就包括白龙和它表弟、同属九大神兽的绿蛟。

    当时关横问过白龙,是不是所有的人间妖龙,都是它的亲戚,喝得醉醺醺的白龙回答说,绝大部分都是,但有一种,却和自己没有亲缘关系,甚至和所有妖龙以及它们的近亲都不一样,双方有着血海深仇!

    问及原因,白龙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,只知道是某个没出息的妖龙到处和异兽乱配,最后和一只怪物生出了诡异凶兽。

    此兽外表酷似妖龙,可却专门以捕食龙蛇类为生,凶威远播,不但如此,它甚至连妖龙死后能侥幸凝聚出来的兽魂都不会放过,照样凶残吞噬,从此就和上古妖龙一族结成了大仇。

    后来,这噬龙恶兽行凶太多,终于惹起天下妖龙血脉的公愤,逐年联手围剿,几次将其迫到了生死边缘,还是被它逃脱了,不过从那以后,异兽也销声匿迹,不再出现,但妖龙族元气大神,也没有了昔时兴盛的情景,只能各自隐居散去,静待死亡来临。

    “白龙曾经说过,那种噬龙异兽长得虽然酷似妖龙,不过最明显的区别,就是尾端是两根双股叉似的硬骨,和这龙蟒的模样一般无二。”

    关横心中暗道:“该不会这家伙和噬龙异兽有什么亲缘关系吧?”

    “砰砰砰、咣咣咣!”就在此时,变大的猎獬魂影已经和龙蟒恶战数息,双方用身躯狠命对撞,猎獬还时不时亮出双爪利齿,撕咬对方,不过这家伙的外皮真结实,它的攻击似乎起效甚微。

    “看来有必要稍微指点一些猎獬的打斗技巧了。”想到这里,关横突然扬声叫道:“喂,你听说过‘噬龙异兽’的事情吗?也许龙蟒和那种怪物有关系,必须要想特殊的招数才能将其打败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猎獬跟随金神蓐收多年,偶尔也风闻过“噬龙异兽”这个名字,它心中暗忖:“关横说的好像有点道理,这家伙的尾巴果然和异兽有些相似之处,既然如此……”

    “嗷”就在思谋对策的时候,叉尾龙蟒倏地怒吼一声,竖起自己的硬骨叉尾朝着对方猛力搠刺:“唰!”

    劲风带起破空疾响,径直钉向猎獬正面,它似乎是毫无防备。

    见此情景,若桃失声叫道:“公子,猎獬它……”

    “冷静,猎獬是在引诱敌人上钩呢。”关横的话音甫落,半空中赫然传遍隆隆巨响:“当!!”

    原来猎獬在瞬间汇聚了自己体内大量灵气护在身前,巨蟒的硬骨叉尾虽然尖锐犀利,却无法破开猎獬的灵气护壁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想要伤到你家獬爷,简直是做梦!”猎獬在空中肆意狂吼一声:“现在是我反击的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“呼呼呼”说时迟,那时快,四周狂风席卷涌动,立刻把猎獬附近丈余范围笼罩其中,那叉尾龙蟒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惊慌失措间想要后撤,此时猎獬却叫道:“想走?晚了!”

    “嗤嗤嗤嗖嗖嗖”无数狭长金线急速从风中疾弹而出,编织成巨网罩住了对方的颅首,说到底,金网阵还是猎獬最强的招数,只是最近很少用到,它被关横一提醒,立刻开始动脑筋困住了对方。

    “听说噬龙异兽的叉尾骨最是锐利坚固,不过它们尾部上端却是软肉构成,那里就是对方的弱点!”

    猎獬一边控制金网阵收紧,一边向着对方急冲而去,它不指望能长时间困住对方,只要为自己争取数息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“咯剌剌”金网霎时间越勒越紧,让龙蟒头脸身躯出现了刺耳的骨裂摩擦声响,这家伙情知不好,挣扎的越来越厉害,只可惜,猎獬没给它太多机会。

    下一刻,绕到对方侧面的猎獬迅猛出击,已经张嘴咬住了这家伙的尾部,“吭哧!”獠牙利齿狠狠嵌进龙蟒皮肉,猎獬随即狂撕猛扯起来。

    “嗤啦、咔嚓……噗噗噗!”大蓬血雾激溅而出,龙蟒终于扛不住接二连三袭遍全身的剧痛,爆发出濒死的厉吼:“嗷嗷嗷”

    “唰唰唰!”

    转瞬间四周围风声涌动,困住对方的金网眨眼消失不见,巨蟒眼前发花,以为对方后力不济,自己有机会脱身,万万没想到,猎獬的冷笑声随之响起:“孽畜,就让我来送你最后一程吧。”

    “呼呼呼”此言甫一出口,劲风疾动,所有的金线顿时朝着叉尾龙蟒的嘴里冲去,这家伙猝不及防之下照单全收,只觉得自己嘴里被无数东西填充胀满,却闹不明白是怎么回事,不由得惊骇万分。

    “噗!”陡忽间,一条狭长锋利的金线钻破蛇颅鼻孔顺势而出,带出大蓬血雾,紧接着,其余的金线也开始疯狂钻了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