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御鬼者传奇 >正文 第2279章 真相大白
    “小黑说的不无道理,上!”若桃话音甫落,已经晃身疾掠倏地落到了火蜥蜴近前,“啪!”双手疾伸顿时扣住了对方脑壳两侧。

    与她一同出手的古桑女瞬间挥舞木神杖砸落下去,“嘭!”这一击不轻不重,正好敲在火蜥蜴前额上,疼得对方下意识发出痛吼:“嗷呜”

    “别动!”若桃看到对方想缩脖子,手上立刻用力,蜥蜴立时动弹不得了。“喂,清醒一点没有?”她厉声喝道:“再不老实,就接着揍你!”
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火蜥蜴再次忍不住呻吟一声,这家伙原本就是个胆小怯懦的脾气,刚才要不是因为一时愤怒,也不敢主动攻击犟驼,此刻被古桑女的木杖敲了脑袋,一股木灵气涌进脑门,马上让它恢复了几分清醒的常态。

    紧接着,火蜥蜴就缓缓恢复了平静,若桃见它不是那么暴怒了,便松开了手,也示意旁边的犟驼、小黑、古桑女和尸马稍微退后两步。

    下个瞬间,对方满脸紧张,扭身到了无鳞角蜥身边,伸出舌头舔了舔它的前额,眼中的泪珠都忍不住打起转来,随即不住低鸣,呼唤对方。

    “嗷嗷……”此时此刻,角蜥呻吟一声,缓慢睁眼,看见火蜥蜴的瞬间,它眸中晃过了一丝惊喜之色。

    “喂,蜥蜴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若桃在后面喊道:“难道你就不能给我们一个解释吗?”

    眼珠一转,古桑女揪了揪对方衣袖:“若桃,我看这角蜥似乎有些暗伤,不是刚才犟驼造成的,既然咱们先弄清楚情况,就先帮它处理一下伤处,等火蜥蜴与这角蜥缓和了情绪,大家也好仔细打听了解。”

    “嗯,这也有几分道理。”若桃点了点头,随手摸了摸身上,她低声一笑:“哈,以前留下来没用的‘两生膏’还有点,那就给它好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若桃迈步走了过去,火蜥蜴的表情颇为紧张,而那无鳞角蜥,也是用颇有敌意的眼神盯着她看。

    “呵呵呵,你们别紧张。”

    若桃故意把表情语气放轻松,随即又对角蜥说道:“刚才大家也不知道火蜥蜴与你相熟,犟驼也是一时莽撞才动手,大家都有不对的地方,些许小事揭过去就算了,我看你受了伤,喏,这是疗伤药,外敷内服以后,痊愈得很快,给你用吧。”

    此言甫一出口,若桃就把两生膏分成了两半:“嗤啦。”

    这细微的响声,似乎触动了角蜥敏感的神经,对吃惊之下猛然昂首张开大嘴,火蜥蜴见状吓了一跳,它知道若桃是一番好意,倘若惹怒或者这位姑奶奶,双方可就又要大打出手了。

    “嘿,我早就说了,不用紧张。”若桃面对角蜥的血盆大口毫无惧色,目光如炬的她还瞧见了对方正在淌血的细长伤口位置,就是在下颌中间。

    说时迟,那时快,她倏地疾伸左手,把半块两生膏敷在了伤处,右手顺势直接探进了角蜥大嘴,把药膏扔了进去。

    下一刻,无鳞角蜥骤感自己的伤口泛起阵阵清凉之意,痛楚大减,而且已经把嘴里那一半药膏咽了下去,觉得味道极好。

    可是它情绪放松,上下颌霎时一松,獠牙巨齿竟然随着“咔嚓”声响狠狠咬住了若桃的胳膊!

    “嗷呜?!”角蜥惊骇的尖叫一声,立刻张嘴,它此时明白人家是一番好意,但是自己却咬了若桃的胳膊,也实在太过分了。

    “没事没事,你看,连一点表皮都没蹭破。”若桃见到对方紧张,知道它不是故意的,便满不在乎的说道:“我可是尸鬼之躯,就算是妖龙的咬合力,也未必能伤得到我,何况是你?别在意了。”

    其实若桃刚才来得及把手缩回来,可是瞬间考虑到如果自己让角蜥产生些许愧疚感,便可以缓解对方的敌意和紧张情绪,便故意把手臂留在对方嘴中,反正自己的躯体坚韧异常,不能受伤。

    果然不出若桃所料,因为误咬自己的手臂,无鳞角蜥果然心怀歉意,变得老实了很多,完全没有刚才怒目而视、低吼咆哮的模样了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若桃晃了晃手臂,心中暗道:“只是可惜这衣服被咬了几个孔洞,唉,回去以后自己用针线补补吧。”

    接着,她挥手道:“大家都过来吧。”

    古桑女、小黑和二兽都围拢可过来,她赶紧开口问道:“蜥蜴,这角蜥是你的……朋友吗?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火蜥蜴微微颌首点头,而后又看了角蜥一眼,对方忙不迭引着大家向前方地洞走去,三步并作两步,她们走到那里观瞧,顿时大吃一惊:“蛋?!”

    原来,地洞内有七颗圆滚滚、白乎乎的蜥蜴蛋躺在那里,小黑见了不由得欢喜叫道:“这、这是角蜥的吗?”

    “嗷呜、嗷呜。”角蜥和火蜥蜴互望一眼,眼眸中闪烁着柔情,若桃见状立刻笑着说:“看起来是属于它们两个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,这我就明白了,难怪犟驼要打伤角蜥时,火蜥蜴会不顾一切冲出来阻止,原来这是它的妻子。”

    古桑女此时拍了拍身边的犟驼和尸马说道:“呐,说起来火蜥蜴也是你们的朋友,之前的事情就算了,犟驼,你说呢?”

    “嗷呜。”闻听此言,犟驼也有些不好意思,说到底,自己不过是损失了几颗灵心笋,却对人家火蜥蜴的媳妇要打要杀的,显得自己小气没肚量。

    现在这家伙臊眉耷眼的走上前,拱了火蜥蜴一下,表示自己的歉意,尸马也是如此,火蜥蜴和角蜥这两口子也没多做计较,双方也就算是和好了。

    若桃、古桑女和小黑问了半晌,才算是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屡清楚。

    原来,汪桐把祝融离宫迁移到火山口这里有一段时间了,火蜥蜴平常待在离宫里觉得憋闷无趣,偶尔会在树林里闲逛,偶然结识了无鳞角蜥。

    一来二去,这两个家伙就好上了,而且珠胎暗结,不过这件事情,并没有让汪桐知晓。

    到了最近,角蜥有孕待产,自己无法到树林里寻找食物,火蜥蜴只好隔三差五在离宫花圃里挖些灵草、果实之类的东西,给妻子送过来充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