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御鬼者传奇 >正文 第2266章 好心放生(第一更)
    “喂,你们这一去可是大半天的工夫,大家能否……”

    大风看到三女急匆匆跑过来,就知道可以返回祝融离宫了,心中自然高兴,而且若桃还答应送给自己几罐好酒做报酬,可它乜斜了众人一眼,发现她们几个身边多了些“东西”,便把话锋一转问道:“咦,那是谁?”

    大风指的当然是那只惨兮兮、伤痕累累的褐尾金雕,既然它问到了,若桃、古桑女就七嘴八舌把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呃,这么说,你们已经宰了一只金雕了?”

    “对呀,那家伙凶得很,还袭击大伥鬼,自然是找倒霉被灭掉了。”小黑坐在旁边大岩石上荡着双脚说:“怎么,你觉得不合适?”

    “哼,这俩倒霉蛋出手攻击你们,那就没什么可说的,自己找死怨不得旁人,不过嘛……”

    大风稍一沉吟,随即又道:“虫肉这玩意,大家也拿回来了,没必要赶尽杀绝对吧?不如放生好了,毕竟也是禽族一类,我不忍心看它死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我们是没什么意见。”若桃两手一摊说道:“也不是什么生死大仇,不如这样,给金雕处理一下伤口,就让它走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,若桃,看不出你还蛮贴心的。”大风感激地说了一声,随即又对褐尾金雕说道:“蠢东西,还不赶紧谢谢诸位姑娘不杀之恩?”

    “咕咕、呱咕。”见到大风这猛禽界的老祖宗,金雕又得了活命,立刻对着若桃她们几个嘶声鸣叫,匍匐在地叩谢不杀之恩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来给它包扎一下伤口。”古桑女说着,从附近一棵矮树枝杈上摘落两片薄叶,随即使其在掌中绽放光芒,这叶子顿时发出“噌噌噌”响声变长变大,眨眼间就“披”在了褐尾金雕身上。

    金雕感到伤口一阵清凉舒适,逐渐就不疼了,它心中不由得后悔方才因为馋嘴引发的莽撞行为,还险些让自己丢了小命,幸亏有老祖宗求情,人家才饶了自己。

    “嘿嘿,看在你是大风同族的份儿上,这东西给你一丁点也可以。”

    若桃微笑说着,随即用吞雷刃削下一丝虫肉,递到了褐尾金雕嘴边:“喏,你也为了这东西险些丢了命,现在是时候尝尝滋味了,吃吧。”

    “咕咕?呱嘎……”到了此时,金雕都不敢擅自做主,只是扭头小心翼翼瞧了大风一眼,对方哼了一声道:“让你吃就吃啊,看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咕咕。”闻听此言,金雕欢天喜地的叫了一声,随即把若桃递到自己嘴边的肉丝吃了下去。

    正当它想要对大风老祖宗继续表示谢意的时候,对方却低吼一声:“滚滚滚,别在我的面前晃悠,要不然就狠狠修理你。”

    “对呀,快走吧,不要在这里碍眼了。”若桃说着抬起脚作势欲踢,褐尾金雕顿时吓得咕呱乱叫,扇动着翅膀几下就腾空而起逃远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这家伙傻不楞登的,有点意思。”小黑此刻捧腹而笑,古桑女说道:“事情都已经解决了,咱们也该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说的是,来来来,都到本禽背上坐好,我把你们载回离宫门口。”

    大风的话甫一出口,众人就已经跳到了它背上,各找位置坐稳了,“唰啪嗒啪嗒!”转瞬间,巨禽振翅翱翔,很快就带着她们回到了祝融离宫门口。

    “呼!唰啦!”霎时抿翅收翎落在了平地,大风等到若桃跳下去,紧接着就迫不及待说道:“喂喂,我的报酬呢?赶紧拿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你这酒鬼,就知道向我们讨酒喝。”若桃笑了笑又道:“罢了,给你就给你。”

    说罢,她就伸手往背后的包袱里探去。

    “哼!”突然间,有人在她们附近冷哼一声,古桑女和小黑看了一眼若桃身后,顿时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若桃也听出了这声音的主人是谁,她只得苦笑着扭项回头,说了一句:“嘿嘿,公子,您、您还没歇着呢?”

    “有几个不开眼的小贼进到我房间里,东翻西找偷走不少酒,还把赤瞳犟驼留在那里替罪,我要是还能安安静静歇着,那自己的心也太宽了吧?”

    关横面无表情地说着,旁边的卿凰一个劲朝着姐妹们挤眉弄眼,让她们想办法搪塞过去。

    古桑女立刻说道:“我什么也不知道,哎呦……可能是坐着大风飞出去的缘故,我的头有些发晕,先、先去休息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等等,你别走。”小黑看见她想先开溜,立刻拽住古桑女木神杖的尾端不放,她嘴里嚷嚷道:“不是说好了吗?有难的话大家一起扛,你也太狡猾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、我……”古桑女嗫嚅道:“可是我又没偷酒,都是若桃的主意。”

    “呃?!”闻听此言,旁边的小女鬼险些栽倒在地,她苦笑道:“喂,你们有没有搞错?怎么能不打自招呢?统统都是笨丫头!”

    “若桃”关横故意拉长声叫道:“你快说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到了现在,若桃知道没办法再瞒下去了,于是把准备给小黑做木实珠手串、为了妖鱼须子找到分水鳢王,又骑着大风前往冠黾山的事情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呼,原来如此,都是因为大风想喝酒,所以你们才去了我的房间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关横忍不住摇了摇头,而大风一听到对方提及自己的名字,立刻争辩道:“喂喂,最开始可不是我让姑娘们去偷酒的,这和咱可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不必急着把自己撇清楚,几罐酒而已嘛,我不在乎的。”

    关横笑了笑,又继续说:“再说了,知道我为何收集那么多酒吗?不是给我自己喝的,那是准备请九大神兽一起品尝的,结果倒好,你把自己那份儿先解决了。”

    “啥?请我和它们喝酒?”大风有些奇怪纳闷,随口问道:“这是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哦,我是想到大家好不容易在人间齐聚一堂,以后兴许就没什么机会再来这里了,所以准备了一批美酒,打算和你们畅饮,而后再返回灵界。”关横抱着肩膀笑道:“这么说,你明白了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