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御鬼者传奇 >正文 第2303章 离宫危机(第三更)
    “呱咕!!”

    “嘭!”巨蛙一声惨叫夹杂着躯体爆碎的巨响传遍附近每个角落,这家伙终于被妖鬼们合力灭杀。

    紧接着,就是四臂山嵬那边,只见那壮硕巨蛙不断鼓起身躯使其膨胀,以此来抗击山嵬拳劲击打,最初,这个方法还挺管用,只是逐渐就不灵了。

    原因就是山嵬四只拳头上附着的原火劲迅速增加,对方实在是扛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砰啪!”重拳悍然落在巨蛙脸上,那里正是防御力最低的位置,劲力迅猛,直打得这家伙脸颊迸裂,喷出大股活尸的浆液。

    “好,三足巨蛙就快撑不住了!”见此情景,若桃扬声叫道:“弄死它!!”

    “嗷呜”听到若桃呼喊,四臂山嵬骤然咆哮一声,用蓄力的粗臂攥拳狠狠捣向巨蛙,那家伙惊慌之下吼叫着试图鼓起躯体抗击,但是它的两腮受伤,再也无法鼓气了。

    “嘭!”犹如奔雷的重拳凶悍轰中巨蛙,“呼”此兽的身躯顿时倒掠疾飞,“砰砰砰!”沿途应声撞到岩石、灌木无数,坠地那一刻早就变成了大滩碎肉。

    “赢得漂亮!”若桃立刻大声叫好,周围的几只妖魂也是齐声尖啸:“呜呜呜”

    “先别高兴的太早了。”关横在旁边说道:“若桃,你自己算算,除了刚才救回来这四只妖鬼之外,还有几个没找到?”

    “呃?!”闻听此言,她自己掰着手指头算了算,有些焦急的说道:“最少还有七、八只没有找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嗯,所以说,咱们还不能松懈。”关横刚说到这里,若桃马上招手唤过三个方才救出的妖鬼:“喂,你们有没有见过其余的同伴?”

    “吱吱吱、吱吱吱。”其中一只妖鬼绕着若桃不住兜圈,表示自己有线索,她立刻说:“事不宜迟,赶紧带我们去。”

    就这样,在几只妖鬼的引路下,大家一口气朝着前方疾奔,不多时,果然在沿途遇到十余只小股巨蛙,随手除去之后,果然在一只最壮硕的家伙肚子里找到两只虚弱妖鬼。

    “已经找回一半了,至于其余的……”若桃刚说到这里,在最前面的关横和老猴陡忽驻足不前,卿凰急忙问道:“怎么了?!”

    “前方百丈……似乎有巨兽疾奔而来,大家注意!”关横的吼声甫一出口,卿凰、若桃马上严阵以待,说时迟,那时快,不远处已经响起了“咚咚咚”声响。

    “好大……”隐约瞧见前方疾奔巨兽的身影,卿凰和若桃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这是一只堪比小山似的巨蛙,外貌特征和普通三足蛙没什么区别,就是一个特点:大!

    “站在这里等那家伙扑过来,我们就太被动了,必须阻住它的速度!”

    此时此刻,关横心转如电,立刻挥手叫道:“山嵬、婴白鬼、大伥鬼,从前、左、右三个方向发动进攻,老猴、卿凰和我施展联手一击,若桃,你在旁边伺机而动,散”

    他的喊声甫一出口,大家顿时开始行动。

    “呼呼呼噌噌噌”电光火石间,空中的三鬼挟风而上,“呼!”大伥鬼率先汇聚出数十个火团,朝着对方疾飙而去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、嘭嘭嘭!”这些火灵气形成之物应声轰在巨蛙面门上,正巧有几个钻入对方鼻孔,疼得巨蛙发出一声怒吼:“咕呱”

    “呼”吼声化为狂卷声浪向着前方迅疾蔓延,不过关横他们早就从侧面闪避疾行,谁也没有挨着。

    “吱吱吱”说时迟,那时快,婴白鬼发出尖啸疾扑过来,它的攻击直接击中一点,那就是巨蛙左眼!

    “砰、啪!”

    巨蛙的眼球比起婴白鬼整个魂体还要大三圈,如此明显的目标中拳,立刻应声龟裂爆碎。

    “咕?!”这瞎眼之痛,远比鼻孔内钻进火球要厉害无数倍,但是巨蛙浑身颤抖,因为这痛苦对脑部的影响实在太大,居然让它一时麻痹到忘记放出痛叫,脚步自然也放缓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好机会!”对于婴白鬼来说,这绝对是给予对方打击的时刻。“呼!唰!”劲风陡起的瞬间,它已经飞到巨蛙脸侧,按理说,要是毁去对方有眼。

    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,但这些远远算不上致命伤害,所以,婴白鬼选择了另外一种方式。

    “嗖嗖嗖”掌心瞬时汇聚大量水灵气,紧接着,婴白鬼豁尽全力向前一撞,“嘭!”它的力量非同小可,再加上水灵气包裹魂体,居然硬生生将对方前额穿透了一个小洞。

    “哧溜!”还没等对方反应过来,婴白鬼已经顺势窜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它在做什么?!”见此情景,和关横、老猴疾奔而至的卿凰有些愣神,关横立刻喊道:“是打算在巨蛙脑中释放大量水灵气,那些尸毒浆液肯定会被彻底净化,婴白鬼这家伙倒是挺会想办法的。”

    “吼”下一刻咆哮声陡起,被婴白鬼钻进脑子的巨蛙终于感到了无比剧痛,这比鼻孔冒火、瞎了眼睛,还要痛苦无数倍,它当然难以忍受。

    像小山似的巨蛙登时倒向侧面,“轰!”对方身躯如此笨重,顷刻就把地面砸出下陷深坑,卿凰趁机纵身而上,这个时候,就是她出手的良机。

    “呼呼呼唰唰唰”莲花奇刃瞬时散发的大股寒气倏地笼罩巨蛙面门,她大声叫道:“这家伙实在是太大了,我只能勉强冻住它一时,你们赶紧动手!”

    “了解!”关横答应一声,白眉老猴更是嘶声怪叫,噌噌噌几个起落纵到了巨蛙脸上,就在此时,婴白鬼倏然从对方前额小洞窜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吱吱吱!”它在尖叫声响起的同时,向若桃这边接连扔出数团灵体,她不由得大喜过望,原来,这些妖鬼在巨蛙的脑袋里遭到禁锢,此时被婴白鬼无意中救了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”

    其余的妖鬼们立刻若桃身边疾飙向前,还吐出大量火星笼罩住了几个刚刚被救出的同伴,霎时间,烈焰将包裹它们的尸毒浆液烧尽,紧接着,这些妖鬼顺势吸收火灵气,从虚弱昏迷的状态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受了这么重的伤,巨蛙总该完蛋了吧?”若桃刚刚叫了一声,关横立刻提醒道:“不能大意,这家伙还在动弹!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小山似的三足巨蛙骤感自己的笨重躯体是个破绽累赘,顿时发出一声暴吼:“呱咕”

    “呼砰砰砰!”电光火石间,此蛙的身躯上半截应声破出无数大洞窟窿,原来是它自己震破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到底想做什么?!”卿凰见到自己的寒气也无法堵住破洞,心中微动,就在下一刻,躯体破洞内风声陡起,“嗤嗤嗤”有数不清的迅疾黑影从里面疾窜而出,扑向大家。

    “是尸变蝌蚪和幼蛙?!”

    关横他们认清对面那些东西的瞬间,巨大三足蛙咣当一声倒在地上,声息皆无,看来它已经耗尽了最后些许气力,彻底败亡,但是这家伙留下了数十上百的尸变蝌蚪和幼蛙,却成了关横他们需要解决的难题。

    “可恶!看我的”

    若桃话音甫落,闪电般甩动锁链断掌向着对面扑来的蝌蚪旋舞猛攻,对方虽然都只有尺余长,可是个个嘶吼咕叫,凶悍无比,“噗噗噗!”变大的断掌瞬间挪移疾动,应声抓碎十余只蝌蚪身躯。

    然而若桃虽然勇猛,却遏制不住如同巨浪狂潮般袭来的幼蛙和蝌蚪,已经和大家陷入了重重包围之中,气得她破口大骂:“岂有此理,这些该死的家伙到底有多少?”

    “数量再多,也不过是一些杂鱼而已。”关横满不在乎的说道:“看我的吧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挥手喝道:“大伥鬼,婴白鬼,立刻使用鬼王珠互相碰撞!”

    “呜呜呜”闻听此言,双鬼登时咆哮着飞向低空,“呼呼呼!”两颗挟风疾飙的鬼王珠霎时碰撞在一处,“当当当!”震耳欲聋的响声转瞬传遍四周,首当其冲受到影响的,就是那些乱窜的蝌蚪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、噗噗噗!”尸变蝌蚪虽然数量众多,只可惜承受不住迸现五行灵气、碰撞发出巨响噪音的鬼王珠威力,登时应声爆碎无数,就连那些幼蛙也都在原地栗抖颤晃,拼命抵御这种伤害。

    “哼,很快就轮到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“嗖嗖嗖”电光火石间,关横双掌汇聚出大量原火之力,猛地抛向十余只脱困的妖鬼,随即吼道:“施展大范围喷吐火星的攻击,老猴,和我同时制造一个‘原火圈’!”

    “叽叽叽!”

    此言甫一出口,白眉老猴登时飞扑疾掠,纵落在关横对面,他俩在瞬间释放出体内狂涌的火灵气,“轰呼呼呼”炽烈肆虐的赤焰顿时从两边形成巨大火圈,把绝大部分尸化幼蛙困在当中。

    “咕呱、咕咕……”但是还有十余只惨叫逃窜的家伙落在了外面,四臂山嵬和卿凰、若桃毫不犹豫的围拢上前,对其进行灭杀清剿,“噗噗噗!”兵刃寒光迭闪,对方应声被搅得粉碎。

    “收!”

    说时迟,那时快,关横发出命令,自己和老猴倏地控制原火圈的两边,使其不断疾旋缩小,里面被困住的幼蛙顷刻间就被烧得皮破肉烂、呜呼哀哉,“啪、啪、啪!”一个个爆成焦黑腥臭的血肉齑粉。

    “呼呼”数息之后,阵阵风声吹过,原地只剩下大片焦土,所有的幼蛙都已经消失,关横随口问若桃:“怎么样,妖鬼都救回来没有?没什么遗漏吧?”

    “没有没有,十几只都在这里了。”若桃此刻长出了一口气:“呼,这些我就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咱们虽然消灭了整群巨蛙和妖蝠,却没有找到在背后控制妖兽活尸的家伙。”

    卿凰在旁边搭言道:“那家伙的存在,总让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,还是尽快寻到,将其翦除为妙。”

    关横和若桃不约而同道:“我们也是这么想的。”

    “花花”突然发现灵禽在战斗伊始就消失不见,关横立刻扬声呼唤,就在下一刻,玄翎花振翅从对面林子里疾飞而出,嘴里还发出“咕咕咕”急促的叫声。

    “你有新的发现?”卿凰点了点头,立刻招呼关横他们跟上自己:“快,随它一起过去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祝融离宫附近的低矮树林内,出现了大批急速奔行的黑影,那是一群气势汹汹的妖兽活尸,不过大部分都是些小兽,虽然凶恶实力却不是很强,倚仗的不过“数量”二字。

    这些小兽,都是控制活尸那个幕后黑手怪物派来的,它在今天晚上打算做一件大事,不过生怕离宫内的家伙前来搅局,所以遣来不少尸兽,围住离宫,就是想阻止里面的人外出,不求伤敌,能拖住对方一夜就行。

    只可惜,控制活尸的怪物虽然心存诡计,却没料到关横他们早就在黄昏就进入了林子,自己派来这些家伙的时候,已经来晚了。

    “唰唰唰哒哒哒”此时此刻急促脚步纷乱响起,大群尸兽迈动奔行,已经到达距前方离宫不到百十丈的地方,突然间,为首的几道黑影驻足不前,随即发出低嚎:“嗷呜呜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暴躁凶戾、瞪着血瞳的群兽登时缓缓放慢了脚步,继而聚拢在那几个首领后面。

    因为控制活尸的家伙这次下过严令,对于离宫这边,只能围住监视,不可以擅自攻打,那怪物也有几分明白,离宫里的人,自己的活尸就算倾巢而出,也不是对手,它此时有大事要办,无谓招惹强敌。

    “噌、噌、噌!”听到首领低吼吩咐之后,一众尸兽向着四面八方尽数散去,打算在附近埋伏好,就近监视离宫内的动静,只是这群家伙不知道,自己刚刚到达这里,就已经被盯上了。

    “嚓。”某棵大树上,一根盘绕的灵根陡忽睁开怪眼,盯着那些散发浓烈尸臭的家伙来来往往,与此同时,离宫大殿内,正在和云小飘聊天的古桑女突然“咦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古桑妹妹。”听到云小飘发问,她立刻说道:“我布置在外的灵根发现了不寻常的动静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是又有尸兽出现了?”

    “应该不会错。”古桑女眨了眨眼说道:“灵根反应非常强烈,而且它表示有一股浓郁尸臭在原地散发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是这样……”云小飘眼珠一转,在她耳畔低声道:“咱们不如去瞧瞧如何?”

    “呃,难道不用通知汪大哥和黄大哥吗?”

    看到古桑女有些愕然的表情,云小飘笑道:“傻丫头,不能什么事都去指望那些大男人,如此一来,他们就会以为自己什么都胜过咱女儿家一筹,你觉得这样好吗?再说了,你我联手,差不多也是无敌了,还有怕几只妖兽活尸?”

    古桑女一想,这话倒是不假,凭着掌中木神杖,再加上云小飘控制水灵气增加灵根威力,她们的实力绝对不逊于任何人。被对方说活了心思,她忙不迭点头说道:“好好,那咱们就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吱吱、吱吱。”就在此时,附近门口突然传来几声低鸣,二女扭项回头细瞧,原来是单眼沙鲎正巧路过,这家伙似乎听到她们想要出去一趟,自己便凑过来自荐相随。

    古桑女摇头道:“不行,你实在太吵闹了,我们是秘密行动,不能带着你。”

    “吱吱?!”闻听此言,沙鲎就有些不乐意了,急忙再次恳请,大有不肯罢休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,你们两个小声点。”

    云小飘赶紧安抚沙鲎、古桑女,而后说道:“现在别人都不知道尸兽出现,你们要是一嚷嚷,把汪桐等人引来,大家可就没得玩了,古桑妹,就带上它吧,好歹多个帮手。”

    一听见云小飘为自己说好话,沙鲎非常高兴,正要大声表示感谢,对方立刻道:“嘘嘘,别叫了,咱们要轻手轻脚出去,走吧。”

    少时片刻之后,二女带着沙鲎悄悄越过外墙,来到了外面树林。

    “奇怪,刚才就是这里的怪眼灵根发现尸兽踪迹,那些家伙怎么不见了?”古桑女嘀咕了一句,云小飘也在四处张望寻找,唯独沙鲎在原地转了几圈,而后抬起脑袋嗅了嗅,紧接着就往前方跑去。

    “喂,你怎么自己就跑了,好歹叫上我呀。”古桑女见状好不生气,立刻紧紧追随,云小飘苦笑道:“是叫上咱俩才对,等等我……”

    她们紧跟着沙鲎疾行十余丈,陡忽间前面草窠内发出响声,二女顿时凛然暗惊。

    “准备动手吧!”

    云小飘话音甫落,身边顿时浮出两股清凉水流,她是魂体状态,控水术是唯一攻击手段,古桑女则是亮出木神杖严阵以待。

    “吱吱”说时迟,那时快,沙鲎发出低鸣,骤忽旋转自己的锋锐甲壳,带着阵阵“嗤嗤嗤”疾响冲向草窠里。

    “砰、当!”下个瞬间,猛烈撞击声陡起,有个东西狠狠顶飞了沙鲎躯体,让它呼的一声倒飞出去。

    “沙鲎?!可恶!”

    云小飘的疾旋水流瞬间抽在对方脸上,那家伙惨嚎一声,立刻腾腾腾后退,古桑女更是毫不示弱,倏地挥舞木神杖控制土内窜出的灵根疾飙而去,“噗噗噗!”灵根尖端接二连三掼进尸兽躯体,这家伙脑袋一歪,立刻声息皆无。

    “呃,好脏,灵根上沾到尸毒浆液了。”

    “来来,我用水给你冲冲。”云小飘说着,用一团水灵之精覆盖在对方灵根上,还问:“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呵呵呵,舒服”古桑女故意拉长声说:“嗯,有了水灵之精滋润,就是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吱吱、吱吱吱!”可就在下个瞬间,晃悠着身子跑过来的沙鲎大声嘶鸣示警,二女这才注意到四周之声响起,自己似乎已经被包围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边,关横等人在密林内不断前进,他们原本就是为了寻找那个控制活尸的怪物下落,不过到现在都没什么头绪。

    好在刚才散出去的大伥鬼和婴白鬼折返回来报讯,说是找到了十余只尸化黑犀,对方正往前方奔走,似乎是要去某个地方集结。

    关横当即作出决定,让大家悄悄跟随在黑犀身后,倒要弄清楚它们打算去哪里。

    “嗷呜、嗷呜……”他们跟了不多时,领头的黑犀陡忽低嚎两声,其余的同伴顿时驻足不前。

    紧接着,这只黑犀摇摇晃晃走到一棵数人合抱粗的古树前面,下个瞬间狠狠撞了上去,“砰、咣!砰、咣!”阵阵巨响此起彼伏接连不断,瞧得不远处观察的关横等人都有些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卿凰和若桃对望一眼,不约而同道:“这黑犀到底是在做什么?”突然间,老猴伸手一指那边上方的树杈:“叽叽……”

    “啪。”还没等它完全叫出声来,关横赶紧伸手捂住了它的嘴:“笨蛋,小点声,我也瞧见了,但是你不能惊动对方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音甫落,立刻对二女、花使了个眼色,大家顿时缩到了草窠内、树身后。

    下一刻,便有几只听到细微动静的尸化黑犀扭项回头看了过来,也多亏是他们躲得及时,才没被对方发现,而后,黑犀就目光挪到了别处。

    “公子,你和老猴到底瞧见了什么?”听到若桃询问,关横低声道:“那古树上,有个巨大窝巢,似乎是什么猛禽的居所,我估计,黑犀就是打算招惹对方。”

    “咣当!”正说着,那黑犀首领再次合身猛撞树身,上面的窝巢终于掉下一物,“啪嗒!”恰巧落在了群犀面前。

    “啾啾啾……啾啾啾……”悦耳动听、细微的叫声响起,大家定睛细瞧,原来那是一只尚未褪去胎毛的雏鸟,它只有拳头大小,却有极为绚丽的五彩绒毛,在星月之光映照下极为漂亮。

    刚才要不是掉落在树边软乎乎的草甸上,这小家伙说不定会被水池摔成肉泥。

    “嗷呜!!”此时此刻,黑犀首领盯着雏鸟发出凶戾吼叫,抬起自己一只前蹄就要把对方碾死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卿凰、若桃最见不得这种情况,忍不住失声尖叫起来。

    “咕咕”但是最先展开行动的,却是玄翎花,它在骤忽间感到雏鸟和自己有一种密不可分的联系,瞬时疾扑出去营救。

    “咕!”嘶鸣的花在一刹那豁尽全力释放浑身灵气,砰然撞在黑犀首领的前蹄上,速度加力量的迅猛爆发之势摧枯拉朽,“咔嚓!”这尸兽的腿顿时应声而折。

    “嗷呜!”剧痛袭身,就算是尸兽也经受不住,黑犀登时惨叫着扑通栽倒。

    “唰”花趁此机会疾落在地,用自己的身躯护住小小雏鸟。

    “嗷嗷嗷!”其余的黑犀看到首领受伤,气得目眦欲裂、凶心大盛,一个个扬起前蹄挟风落下,“砰砰砰!”接二连三踩中花,可它就是不肯移开半寸,自己却咕咕哀鸣,不停喷血。

    “混账东西,你们找死!”

    说时迟,那时快,一股凶猛杀气霎时席卷而来,怒吼的关横疾掠而上,他看见护住幼雏的花受伤,顿时挥动双剑掼入身边黑犀躯体,“嗤嗤嗤!”顷刻间连杀四、五只,对方尸身横躺竖卧倒了一地。

    “杀!”就在这时,二女和老猴、群鬼也来至附近,围住尸化黑犀就是一面倒的彻底剿杀。

    不到数息工夫,尸兽全部被清理掉,关横此刻抱起吐血的花问,自己不断输送灵气给它,嘴里还叫道:“笨蛋,就这么冲上来送死,你到底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咕咕……咕咕……”因为被黑犀乱蹄重重踩踏了几下,花虽然用灵气护体,可也伤得不轻,几乎疼得昏迷过去,但是它嘴里的低鸣声却被卿凰听见了。

    “花说,看到这小雏鸟以后,感到特别亲切,有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,就忍不住想要保护它。”卿凰解释道:“阿横,你说它们之间会不会是什么亲缘关系?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怎么知道?不过稍一调查,应该可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叽叽叽叽叽叽”就在此时,不远处古树枝杈上望警戒的老猴陡忽发出尖叫,紧接着,半空倏地闪过一抹迅疾暗影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!嗤嗤嗤!”说时迟,那时快,劲风疾响陡起,身上的老猴骤遭利爪挠击,浑身飙红,登时惨叫一声翻身坠向地面。

    “危险!”卿凰、若桃见状急忙扑过去营救,合力抱住了受伤落下的老猴。

    “混账东西,竟然当着我的面动手!!”

    因为花莽撞受伤,关横正憋了一肚子气没处发泄,看到对方如此肆意妄为,顿时勃然大怒,“锵锵!”双剑出鞘,他厉吼一声,纵身向着对方疾扑而去:“冒犯我的同伴,要你死!”

    对方是一只躯体庞大、浑身五彩翎羽的大鸟,此刻听到关横的咆哮,它有一眼瞧见卧在花附近,难辨死活的雏鸟,也爆发出凄厉嘶鸣:“唧唧唧啾啾啾”

    “怪叫什么?先吃我一剑!”

    “唰!”关横的话音甫落,虹云剑破空直刺,骤然点向巨禽的的眉心。此禽目光锐利如电,竟能在瞬间捕捉到剑锋来势,倏地疾探尖喙,“当!”不偏不倚撞在了虹云剑的剑身上。

    “挡的好,不过照样要败。”“唰唰唰!”此言一出口,关横另一只手的句芒剑暴现碧绿异芒,朝着对方疾挥削落,句芒剑暗藏木灵气何等犀利,“嚓!”顿时旋掉对方一片五彩翎羽。

    “啾啾啾”虽说仅仅伤及皮肉外表,但是灵气如针似芒,扎得五彩巨禽痛叫不止。此时此刻,卿凰突然叫道:“阿横,老猴没事了,花让你先停手!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闻听此言,关横稍一愣神,巨禽两只利爪就挟风急落而下,“嗤啦”一声响,顿时扯破他的衣襟,多亏有聚灵甲护体,要不然来不及防御,那可就开膛破腹了。

    “我倒是想住手,可这家伙却必会答应!”

    关横看到自己衣襟撕破,更是气得七窍生烟,发出怒吼的同时骤忽一剑削在对方左边脚爪上,“嚓!噗嗤”一抹鲜红登时激溅而出,顺势飙洒旁边树上。

    “是鲜血?不是尸毒浆液?!”出手之后,关横也能感到有些奇怪:“这树林里现在几乎被活尸占领了,哪里来的正常妖禽?难道说……”

    还没容他细想,吃了亏的巨禽再次从空中折返而归,这家伙知道关横的双剑极不好惹,可是怒火中烧之下,就连和敌人同归于尽的心思都从脑内泛起,让它失去了全部理智,倏然间加速疾掠下来。

    “来呀,这回一剑把你劈成两半!!”关横此时也是打出了真火,虹云剑、句芒剑在掌中互相碰击,“当!”转瞬就附着上了爆发威力的五行灵气。

    “咕咕、咕咕……”玄翎花看到双方要拼命,急忙张嘴咬住卿凰的衣角,不住哀鸣,她急中生智,突然取下腰间竹笛,继而放在唇边迅速吹了起来:“呜呜呜”

    果然卿凰不出所料,这笛音对于所有兽类都有一定牵制作用,那五彩巨禽在空中闻听此音,顿时全身剧震,关横见状就要继续动手。

    “公子,打住、打住。”若桃急忙拦住他叫道:“稍等一下,花会和对方沟通的,先别动手了。”

    “咕咕、咕嘎!”她的话音甫落,玄翎花立刻对巨禽发出鸣叫,而后振翅腾空飞到了对方面前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恰在这时,卿凰也把竹笛放了下来,走到关横身边有些嗔怪的说道:“你呀,怎么不听话,非要和它动手不可?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能怪我呢?你看看。”关横把自己被拽破的衣襟亮给对方瞧,他又继续道:“我要是贸然停手,说不定会被对方抓个血流满面,难道你不心疼么?”

    “呃,这倒也是,算了算了,先不说这些了。”卿凰此刻抬头望去,喃喃自语:“现在且看看那两个家伙沟通的怎么样吧?”

    “唰啦、唰啦!”瞬息间,空中的两只禽鸟赫然抿翅收翎落在了大家前面。五彩巨禽瞥了一眼卿凰,对方手捧着的,正是刚才被花所救的雏鸟。

    巨禽竟然口吐人言道:“看来,它(指的是花)并没有骗我,你们确实是救了我的孩子,抱歉,刚才是我太冲动了。”

    “咦?!”听到此禽开口说话,关横他们几个登时惊异得叫出声来。

    “喂,原来你会说话呀。”若桃下意识走上前两步,看了看巨禽接着说:“蛮稀奇的,除了大风之外,我还是第一次遇到会说话的禽鸟。”

    “哦,原来你们真的认识‘大风兄’,既然如此,肯定不是恶人了,我得再次致歉才行,尤其是对它。”

    说着,巨禽迈前一步,对白眉老猴说道:“之前贸然出手伤你,是本禽不对,请接收我的道歉。”

    “叽叽?!”此时此刻,老猴听见对方的话,却显得有些蹬鼻子上脸,指着巨禽的前额叫了两声。

    关横皱了皱眉,问卿凰:“喂,老猴那家伙在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这猴子,总是想出这些调皮捣蛋的主意来。”卿凰低语道:“它说不能白白挨打,要是对方真有诚意,就把头上那根最漂亮的翎毛送给自己。”

    恰在此时,那五彩巨禽毫不犹豫说道:“可以,你们救护我的孩子在先,我又不明真相出手,理应送出赔礼。”

    说着,它就在老猴面前垂首:“来,摘走吧。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老猴倒有些愣神了,开始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若桃赶紧用手肘碰了碰老猴的腰眼提醒道:“人家对你客客气气的,诚意够了吧?不如见好就收。”

    说起来,老猴也是个聪明的家伙,它心想反正刚才只是受了些许轻伤,皮糙肉厚如同瘙痒,也没必要太过较真,就像若桃说的,见好就收吧。

    打定了主意,白眉老猴没去把对方头上的翎毛,而后轻轻拍了拍巨禽的脑门,叽叽叫了两声,表示既往不咎,前事就此揭过。

    “多谢。”五彩巨禽也不矫情坚持,随即说道:“我乃居住在火山口这边的‘九宫鸟’,诸位因何事来到此处?能否相告,看看我是不是能帮到诸位恩人。”

    若桃抚掌笑道:“九宫鸟……这个名字很好听啊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九宫鸟,以前听妖族人谈论过,在天下禽鸟种类里,九宫鸟是完全可以与人类对话的灵禽,此言倒是一点都不假。”关横心中感叹。

    恰在此时,卿凰已经把大家来寻找控制妖兽活尸的怪物之事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是要找控制活尸的那个家伙?”“当然,而且还打算把对方灭掉。”关横说道:“眼看着我们就要离开人间界,重返灵界了,万万不能留下这种怪物到处为祸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说来,咱们大家能够在此时此刻遇上,乃是冥冥中的一种安排了。”

    听话听音,关横心中微动,立刻开口问道:“这么说,你知道对方的底细?!”还没等九宫鸟继续往下说,抱着雏鸟的若桃倏地低呼道:“哎呦,这小家伙怎么了?浑身颤抖,而且还在发烫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闻听此言,关横和卿凰立刻围拢上前观瞧,就连花和老猴也显得几分紧张。

    不过,九宫鸟只是长叹一声:“谢谢诸位关心,这孩子还撑得住,但过了今晚就说不定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卿凰显得有些莫名奇妙,关横摸了摸雏鸟的绒毛,随即道:“我先输送些五行灵气给它,让小家伙舒服一点再说。”

    就在他输送灵气时,卿凰便问:“小家伙难道是有什么隐疾不成?”

    “唉,这是我们九宫鸟一族亘古便携带的血脉之症,虽说接受精纯灵气能让孩子好过一些,但还无法彻底根治,只能服用特殊之物才可以化解。”

    九宫鸟解释道:“而那种特殊的东西,此时就在控制活尸的怪物窝巢内,那里……也是我曾经栖息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听了它的话,众人俱都感到惊奇,还带着几分欣喜,毕竟这事关怪物的来历底细。

    接下来,九宫鸟就把自己一族的“血症”,还有与怪物结怨的原因,全部讲了出来。

    从上古年间开始,就有一部分九宫鸟居住在云蔼峰火山附近,这里是它们栖息的家园,除了非常习惯此处生活以外,大家留在这里,还有特殊的原因。

    那就是,此处密林内有个隐秘古洞,洞内生有奇物,可以化解幼年九宫鸟胎里带的“致命血症”。

    血症都是九宫鸟破壳出生时,就在体内携带,到了一定时候会爆发症状,最初体温升高,而后翎羽脱落,不断呕血,剧痛袭身难以忍受。

    说起这个怪病,让九宫鸟一族痛苦不堪,但是只会影响幼年雏鸟,一旦进入成年期,反倒不用担心了,只要在雏鸟出现初期症状时,让它们饮用古洞内一种名为“赤晶之髓”的液体,自然就可以治愈血症。

    随着岁月流逝,上古兴盛一时的九宫鸟族群,由于都是雌雄同体,自己又当爹又当妈,再加上繁殖能力极低,逐渐稀少没落,族裔凋零,血脉也残留不多。

    到了关横他们面前这只九宫鸟进入成年期时,只剩下自己孤零零的一个了,好在它顺利产蛋,孵出了幼雏。

    而且九宫鸟也住在古洞内,和雏鸟生活的相当安逸平静,可就在前不久,一只古怪奇兽率领大批活尸袭来,侵占了古洞,硬生生把九宫鸟赶了出来。

    那个家伙甚至还屡次派遣活尸追杀它们,关横等人见到的活尸黑犀就是其中一部分。

    “关横,既然你们打算消灭控制活尸的家伙,那我也要加入!”九宫鸟此时斩钉截铁的说道:“对方都不看放过我和孩子,这个仇只能以牙还牙,非报不可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肯加入,我们当然举双手欢迎,现在先把那家伙的底细告诉我们,大家也好商量除掉它。”

    “嗯,最开始,我也不知道此兽的来历,所以在今天才离巢前往数十里外找到一个年老妖兽打听,对方知道不少东西,果然让我了解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九宫鸟说道:“控制妖兽活尸的怪物,名叫‘瞽目尸’。”

    “瞽目……尸?!”听到这个名字,关横和二女都有些愕然,因为相当陌生。

    九宫鸟继续解释道:“尸一向很少在人前出没,故此知道它的名字、来历的也是寥寥无几,不过想告诉诸位一件事,此兽是世间各种疫病的传染源头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