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御鬼者传奇 >正文 第2256章 雾中暗影(第一更)
    “难道说它遇到麻烦了?咱们去瞧瞧。”若桃的话音甫落,已经带着姐妹们和吞鬼喵疾掠而去,萼蒂奥罗趔趔趄趄,闷声不响的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数十丈外,大伥鬼在平地嘶吼咆哮,此时此刻,它正在与突袭而来的家伙发生恶斗,对方出现时不断喷吐土褐色的烟幕,让大伥鬼眼前视线被遮挡,故此对敌有些吃力。

    “嗷呜!!”大伥鬼身经百战,哪里遇到过这种窝囊之极的情况,陡忽间一声咆哮,它的重拳已经狠狠轰击在了地面上。

    “咣!”

    摧枯拉朽的拳劲凶猛爆发,打得原地下陷龟裂,激起无数土石四迸飞溅,“嗤嗤嗤!”碎石挟裹原火劲破空疾飙,接二连三击中前方偷袭大伥鬼的家伙,这回轮到它猝不及防,落了一个头皮血流。

    “叽叽叽”吃疼之下,对方不敢逗留,再次喷出大量土褐色的烟幕,借此障眼法拦住大伥鬼,自己迅速转身开溜,眨眼间就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“大伥鬼”恰在这时,若桃她们急匆匆赶到了,大伥鬼见到众人已至,便放弃了去找追赶对方的念头,倏地飞回到了众女身边。若桃随口问道:“刚才那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呜呜呜。”

    大伥鬼低鸣几声,把刚才的事情叙述一遍。原来它奉了若桃之命,在半空释放药草浓烟,转瞬间就在附近徘徊了一大圈,但是路过面前这片蒿草丛时,发现里面有的细微响声,好奇之下,立刻飞过来查看。

    谁知道从里面猛然间窜出一道黑影,一边喷吐诡异黄褐烟幕,一边对着大伥鬼偷袭猛攻,不过在对方的暴怒反击下,那家伙已经逃跑了。

    “杀千刀的,竟敢偷袭我家大伥鬼,别被姑奶奶逮到你这混账东西,要不然一定剁成八段!”若桃扬声喝骂之后,又问道:“看清楚那家伙长得什么模样了吗?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大伥鬼连连摇头,因为黄褐烟幕作祟,刚才它只是和对方瞎打一通,最后用拳震地面、激飞土石的手段才把把那家伙击退,说到底,还是没看清楚敌人的清晰外貌。

    不过,在打斗时,大伥鬼注意到那家伙头部生有锋利巨颚、身上有数条粗壮且长满倒刺的节足,估计可能是一只巨大妖虫。

    “喵呜”此时此刻,吞鬼喵在前面嘶鸣一声,招呼大家过去,古桑女抢前几步仔细观瞧,顿时叫道:“是血迹,一直向前延伸呢。”

    “呃,黄褐色的腐臭血迹……”她随即说道:“真恶心,那家伙吐出的烟幕也是这个模样,它到底是个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“不太清楚,但是对方既然逃走,也就不必计较了。”若桃此时说:“咱们的目的是寻找墨子砂虱,其余的家伙只要不主动过来捣乱,不值得大家浪费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说得倒也是。”古桑女微微颌首,随即扭头问萼蒂奥罗:“喂,你这些药草之烟释放以后,过多久能把那些虫子引出来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要是普通的墨子砂虱,药草的气息应该不到数息就能使其现身才对。”

    萼蒂奥罗解释道:“这几种混合植物的气息一经焚烧,对于妖虫之属来说,是极有诱惑力的味道,我以前试过无数次,绝对是灵验无比。”

    “哼,你说的要是当真,为何到现在连一只小虫子都没出现?”小黑在旁边冷冷道:“依我看,你就是在吹牛!”

    “不不,老朽不敢胡说。”听到她的话,老头的脸都吓白了,他忙不迭摆手说道:“也许、也许那些墨子砂虱在多年前我掉在这里的时候,已经绝迹了,这、这和我也没什么关系呀。”

    “罢了。”若桃随即挥手说道:“小黑,咱们不用急着吓唬他,因为那也没什么用处,倒不如再等一会吧。”

    古桑女也微微颌首点头:“嗯,桃子说的对,我们……咦?!”刚说到这里,古桑女身躯陡忽剧震,若桃见她有异,急忙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是求救声!”古桑女立刻抬头道:“就在左侧林中,有草木生灵传来的特殊求救讯号,估计也只有我能听见,你们在这里稍等,我去去就来。”

    言到此处,她拔腿就往前跑去,若桃不放心,随口吩咐两只妖鬼跟随她一起。

    数息之后,古桑女来到一棵巨树前面,此树腰身足有数人合抱粗,可见寿龄悠长,但如今,此树外皮皴裂无数,枝杈断折、树叶都已经掉光,眼看就要枯死了。

    “喂,你怎么了?”古桑女一边问,一边把木神杖前端点在树身上,为其不断输送灵气,可是此树只是在不断颤晃哆嗦,而后将一些莫名其妙的讯息传递到她的脑中。

    “咯剌剌咔嚓、轰隆!”转瞬间,巨树的树身应声断折坠地,原来这树身里面早就是漆黑一片的空洞了。

    “呃,生机早已断绝,只是等待合适人选传递自己最后的讯息吗?”

    眼中隐隐闪烁泪光,古桑女对着枯死的古树鞠了一躬,她咬着牙说道:“放心好了,我一定找出害死你的凶手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若桃!小黑!”数息之后,古桑女跑回到姐们们身边,把刚才的事情简单叙述一遍。

    她接着又道:“我早就觉得这冠黾山不对劲,现在看来,所有的草木生灵都失去了生命迹象,就是因为那种袭击大伥鬼的古怪妖虫造成的,刚才死去的古树也说过,它是被虫子疯狂啃噬,才会断绝了生机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……”若桃稍一沉吟,这才说道:“我本来打算带着你们找到墨子砂虱就回去,可是现在看来,草木生灵的危机,咱姐们也不能不管,那就顺便调查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紧接着,她又扭头瞧了一眼萼蒂奥罗,发现这老头对着地面发愣半晌了,便开口问道:“喂,你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呃?!老朽没偷懒……”“笨蛋,谁说你偷懒了?我是问你在做啥。”听了她的话,萼蒂奥罗只好嗫嚅着说道:“我发现刚才受伤逃走那只妖虫的血迹有些古怪,所以忍不住多看了几眼。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若桃沉着脸道:“古怪?你且说说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