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御鬼者传奇 >正文 第2252章 巨禽好酒
    “什么?想让我载着你们去冠黾山?!”大风此时懒洋洋的卧在高坡上,乜斜着三女说道:“不起、不去,你们还是另想办法吧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答应?我们可是诚心诚意请你帮忙!”小黑来到对方面前恳求道:“拜托了大风,你就载我们去一趟吧,反正这种距离对你来说根本就不远,振动双翼眨眼就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眨眼就到?你说得倒是蛮轻巧的。”

    大风看着这丫头微微摇头,随即说道:“你可知为何其余八大神兽的人间肉身都已经湮灭被毁,唯独我的保留下来了吗?就是因为我这飞行速度够快,要等到大家返回灵界的时候驮着所有人一起掠过空间壁障,这才是我的肉身终极使命。”

    稍微顿了顿,它这才继续开口:“因为到那时,我要使尽全力,这副肉身也会随之粉碎消亡,所以关横在旅途中很少呼唤我出现,那是怕肉身多飞一次就承受不住压力自己崩溃的缘故,返回灵界之前,我是不能再随便乱飞的,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呃,是这样吗?”小黑听了以后,也有些吃惊的样子,但是古桑女此刻却注意到,大风这家伙眼中闪过一丝狡黠之色。

    “若桃,我觉得这家伙只是在哄骗小黑,它肯定有别的打算。”听到古桑女在耳边低语,若桃微微颌首,随即拉起小黑就往大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“别拉我呀,再求求大风,也许它就答应了。”听到小黑的话,若桃摇了摇头:“傻丫头,照你这个求法,它才懒得应允呢,不如另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呃,什么办法?”小黑满脸疑惑的时候,古桑女突然冲着大风趴伏的山坡吹了一声口哨,正在帮助大风梳理羽毛的四只花顿时抬起头,看到对方向自己招手,它们立刻毫不犹豫的疾飞过来。

    “啪嗒、啪嗒。”抿翅收翎落地以后,为首的那只花来到若桃身边,她立刻俯身问道:“喂,你们老实说,大风为什么始终卧在那里不肯动弹?它果真是在养精蓄锐这么简单?”

    “咕咕、咕咕。”花此刻大摇其头,而后用鸣叫声告诉三女,其实大风是在闹别扭呢,事情的起因,要从不久之前说起。

    和其余八大神兽一样,大风也非常喜欢某种“饮料”,那就是酒,前些时候,关横无意间拿出自己珍藏的一小葫芦“妖象骨酒”浅尝轻抿,却让大风瞧见了。

    这妖象骨酒乃是世间少有的陈酿琼浆,时常饮用,就会耳聪目明,百病不生,最重要的是,此酒香醇浓郁,只要是嗜饮老饕闻到,必然是馋涎欲滴,极度期望喝到不可,大风这酒鬼巨禽自然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在那时,大风就想向关横讨要酒喝,可是对方却说此酒乃是老友所赠,所剩不多,拒绝与大风分享,还找了个借口趁机开溜,把这巨禽气得七窍生烟,却毫无办法,故此一直在那里生闷气,不愿意动弹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大风这个馋嘴的家伙,在姐夫那里讨不到便宜,却在我们这里发火撒气,真是太过分了。”

    小黑气得直晃拳头,古桑女也在原地踱来踱去,不住叹气:“唉,看来咱们要想使唤大风,估计是不太可能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一定。”若桃这时突然说道:“大风无非是想喝酒,你我不如满足它的愿望,这家伙一高兴,肯定就会载我们去冠黾山了。”

    “呃,酒……酒在哪里?”小黑轻声嘀咕道:“对了,汪大哥的屋里也许有,我好像见过。”

    “汪桐那些酒顶多是些粗酿村醪,估计大风也瞧不上眼,咱们要找,也得找好酒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好酒?!”古桑女突然驻足不动,而后低呼道:“在这祝融离宫内,谁会有好酒?当然是关横了,难道你打算对他下手?”

    “什么下手,说得多难听啊。”若桃把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似的,随即道:“公子收藏的酒瓶酒罐酒葫芦那么多,咱姐们只是顺便借来一两样,有什么打紧,就当是他心疼妹子的小礼物好了。”

    古桑女被她这么一鼓动,立刻点头应允:“呵呵呵,说的也是,那咱们就说定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要偷姐夫的酒喽?!”小黑此刻有些害怕,她低声道:“万一要是被发现,他肯定会打我的,我看还是算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行,别忘了,咱们最初的目的是为了给你做木实珠手串。”若桃连哄带唬的说:“你要是不参与,那就别指望着我俩帮你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,要动手就一起动手。”古桑女呵呵笑着,一搂小黑的腰把她抱起来,悄悄在她耳边说道:“真要是出事被关横抓个现行,到时候把一切推给若桃,咱们及早脱身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道理、有道理。”小黑的眼睛转了转,便微微颌首点头道:“行,那我就听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个时候,关横正在离宫大殿和老猴说话。“你这个死家伙,是不是又偷喝我的酒了?”

    他叉着腰低吼道:“和你说过多少回了,那是人喝的东西,你个横骨叉心的猢狲就免了,就知道拿我的话当成耳边风!”

    “叽叽、叽叽。”老猴原来犯下了屡次偷酒喝的“前科”,这次更是被关横抓个现行,故此低头哼哼着,也不敢龇牙聒噪了。

    关横又骂了两句,旁边的卿凰有些看不过眼,立刻说道:“阿横,算了,教训一下就行了,不如……”

    “唉,我可不是为了自己才骂这猢狲,而是为了你。”闻听关横的话,卿凰微微一愕:“为了我?!”

    “对呀,这猴子要是偷喝别的酒也就算了,好巧不巧,它把我准备做料酒用的那瓶喝了个精光,那可是准备为你做卤肉用的。”关横两手一摊说道:“现在香喷喷的卤肉……没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他这话甫一出口,卿凰气得一跺脚,她的脾气一向很好,别人就算偷光自己的金银财宝都没关系,唯独不能牵扯美食,这可是要了自己的命一般。

    “阿横,我还是那句话。”卿凰沉着脸说道:“骂它两句就行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