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御鬼者传奇 >正文 第2224章 刺耳藤木灵
    “怎么不可能,你没看见妖王吐出的那股邪气有多厉害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云大姐有所不知。”关横此时笑道:“卿凰体内有我岳父大人灵王赠送的本源之力,任何邪气要是敢靠近,都会被驱除殆尽,连渣滓都剩不下。”

    “呃?是这样吗?”云小飘看着前方瘫倒一片的妖,她随口问道:“这群家伙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“看起来都是些完全邪化的妖兽,再说它们竟敢冒犯你和卿凰,杀了便是。”关横满不在乎的一挥手:“七鬼、花,一起动手,全都烧了。”

    “呱呱呱咕咕咕”

    “嗷呜呜”说时迟,那时快,群鬼和五行灵禽齐声嘶鸣咆哮,向着倒地不起、还想挣扎的妖扑去……

    不一会之后,卿凰、云小飘和关横顺利从三足青鹭的窝巢得到了一些蛋壳,心满意足的对它们告别离去,几只青鹭对救命恩人还有些依依不舍,送出了好长一段距离。

    “对了,若桃和小黑、古桑女去乱石岗找废弃的铜炉,你还是走一趟,去把她们接回来吧。”此时此刻,卿凰突然驻足不前扭头对关横说道:“反正你也是骑着犟驼,行动迅速。”

    “她们几个人数众多,又有双妖小娃跟随,哪里用得到我?”关横有些不乐意,随口嘀咕道:“倒不如咱们直接回祝融离宫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行,听汪大哥说,那个乱石岗的铜炉很沉重,你总不能让几个女孩子费力搬搬抬抬吧?”卿凰催促道:“快去快去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我可真是奔波劳碌的命。”关横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:“你就不能心疼心疼我?”

    “呵呵呵,比起你,我更心疼那些姐妹……”说着,她伸手轻轻拍了拍关横的脸颊:“求你了,辛苦走一趟吧。”

    “唉,受不了你,那我就去了,不过六伥鬼可得留在你们身边。”关横跨上犟驼的时候说道:“这样的话,我还能放心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呜呜呜”他的话音甫落之时,大伥鬼领着其余同伴立刻浮现在了卿凰身边。

    “犟驼,走啊,去乱石岗”关横此言出口,已经飙出去一箭之地,卿凰在后边扬声叮嘱道:“喂,自己也要小心点,我等你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这三个字的余音未绝,在她耳边萦绕的时候,对方的背影就已经彻底消失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边,前往前往乱石岗的路上。

    小黑飞起一脚狠狠踢飞面前的石头,她嘴里嚷道:“真是倒霉,偏偏凑巧选了一条难走的路,我的脚都快走肿了。”

    原来她们几个刚刚出发没多久,就发现汪桐告诉自己的那条通路出了状况。

    本来是一条穿过林间小道和几个山坳就能到达的路径,可不久前,此处发生了“地龙翻身”的天灾,导致地面塌陷崩毁形成深坑,大家走不过去了。

    没奈何,若桃只好和小黑、古桑女另寻途径,好在古桑女可以与草木生灵沟通,再加上用灵根探路,终于找到了通往乱石岗的“捷径”,只可惜,这路实在太难走了。

    “黑妹,不好意思,若非是我找错了路,也不至于让你受苦。”古桑女苦笑着说道:“要不然,我背你走一会?”

    “呃,这个还是算了。”看到对方关心自己,小黑不敢再说别的,于是摆了摆手道:“我能走、我能走,刚才只是夸张开玩笑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唰唰唰”就在此时,风声陡起又止,两团雾气赫然飘落在三女面前,原来是双妖小娃联袂归来。

    见到它们,若桃笑道:“喂,你们出去疯玩了半天,现在舍得回来找我们了?”

    “哑哑、哑哑哑。”金妖小娃化为人形以后,拽住若桃的衣袖不放,嘴里不住叫嚷,似乎是想带着大家去前方什么地方,三女此刻互相对望,都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古桑女抢着开口道:“怎么样,是不是随着它们去瞧瞧?”听到她的话,小黑连忙附和:“好哇,我要去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其实若桃心里也十分好奇,不过碍于自己现在是“领队”,所以起初有些犹豫,但若桃呵呵一笑,立刻道:“既然你们都决定了,我要是不答应,显得淡了姐妹情分,好好,咱们出发吧,只看一眼。”

    言到此处,三女立刻齐声对金妖、玉妖说道:“还不赶紧前行带路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少时片刻之后,金妖就把大家引到了一个入口处布满漆黑嶙峋怪石的岩窟附近。

    若桃站在最前面,叉着腰说道:“真是稀奇古怪的地方,我就不明白了,这里有什么好看的?还是去乱石岗吧,别再此处晃悠了。”

    一听到对方提起乱石岗,玉妖小娃噌的跳到了古桑女掌心内,而后对她连比带划叫了几声:“哑哑、哑哑。”

    “若桃,这小家伙好像是在说,穿过岩窟,可以直接到达乱石岗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闻听此言,若桃皱眉道:“这两个家伙素来古灵精怪,它们说的未必是真,我看不如……”

    她正想建议大家赶紧照着沿路返回,可就在这么个工夫,小黑陡忽指着前方叫道:“喂,谁在哪里?”

    紧接着,小黑就疾奔了过去,古桑女急忙开口:“黑妹,不要乱跑啊。”

    “呼呼呼唰唰唰!”说时迟,那时快,四周围风声陡起,突然冒出七、八条古怪的粗藤,顺势就向小黑的脖颈、手脚缠卷过来。

    “大胆,也不看看谁在这里!”

    古桑女勃然大怒,倏地挥动掌中木神杖狠狠敲了过去,“砰啪!”一根粗藤应声中招,顿时在原地痛苦扭曲成一团,紧接着就有个声音发出凄厉惨叫:“呃啊啊啊哎呦呦”

    “扑通骨碌碌”下个瞬间,岩窟入口的乱石堆里,摔滚出一团黑影,这家伙狼狈不堪的跌倒三女面前,匍匐在地不断叩首磕头,嘴里大叫道:“饶命啊,以后再也不敢了、再也不敢了。”

    “喂,你是谁啊?”若桃此刻拿出一副凶相毕现的模样,抬脚就把对方踩住,“锵!”吞雷刃也在瞬间架住了那家伙的脖颈。

    古桑女看着对面那家伙,他是个浑身脏兮兮、身穿黑麻衣的少年,这时候不断颤晃身躯,抖如筛糠,便随口说道:“应该是个妖藤木灵,喂,说实话,你为什么要攻击小黑。”

    “对呀。”

    “啪。”小黑在旁边还踹了对方一脚,嘴里叫道:“坏蛋,现在知道害怕,刚才为什么耍凶?”

    “我、我不是故意的,只、只是实在太害怕你们会伤我,所以、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这妖藤木灵哆哆嗦嗦的说着,已经快语无伦次了。见到这家伙胆小如鼠的模样,若桃有心再吓唬对方一下,于是故意厉声道:“哼,原来是个怂包小妖,不如砍了,免得瞧着生气。”

    “饶命啊、饶命啊,姐姐、啊不,姑姑、奶奶!”

    妖藤木灵都快被吓哭了,立刻扭身爬到古桑女近前哀号道:“看在大家都是草木生灵的份儿上,饶我一次吧,都是那些妖兽不好,把我从乱石岗驱赶到岩窟里,我实在是怕得要命,这才发疯动手袭击小姐姐,求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旁边的若桃心中一动,立刻开口问:“小子,你真是从乱石岗那边跑过来的?”

    “是是,小的‘刺耳藤木灵’,原本在乱石岗看守铜炉……”

    这妖藤木灵嘴里絮絮叨叨说了一大堆,原来他在数百年前被自己的主人扔在了乱石岗这边,看守一个巨大铜炉。

    说实在的,刺耳藤这家伙根本就不知道里面有什么东西,不过他倒是忠心耿耿,在铜炉周围守护了悠长的岁月,只是刺耳藤白活了这些年,屁本事没长,还是一样胆小如鼠的,但凡遇到什么厉害的敌人,他肯定会掉头逃命。

    就在数天前,乱石岗被一群五彩细鳞妖蛇占据,对方的老大凶狠无比,还把巨大铜炉当做自己的窝巢。

    刺耳藤木灵知道斗不过这群家伙,只好急急逃命如丧家之犬,迅速撤出了乱石岗,谁知道对方似乎还不肯放过他,接连派出不少妖蛇追杀,吓得木灵东躲西藏、疲于奔命。

    听到对方讲述到这里,小黑很不屑的瞥了妖藤木灵一眼:“原来是这么回事,哼,胆小鬼。”

    “我、我……”木灵张了张嘴,原想反驳两句,可是对若桃和古桑女心生畏惧,又不敢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若桃此时问道:“喂,这个岩窟彼端是不是能通到乱石岗那里?”

    “是啊,当然可以。”刺耳藤木灵忙不迭说道:“我就是顺着这条路逃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妥了,我们正要去那里,恰巧缺个带路的向导,就由你来担任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,小的我……”对于若桃的话,木灵顺嘴搭言,可是突然感到不对劲,他接着尖叫道:“不不,姑奶奶,您饶了我吧,再让我面对那些凶狠的妖蛇,我真怕自己会被吓死。”

    “唰!”若桃的吞雷刃陡忽贴着对方鼻尖蹭过,她冷冷开口:“你怕妖蛇,姑奶奶可不怕,要是不敢带路,那就证明你对我们毫无用处,古桑女、小黑,对于袭击咱们的敌人,应该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她们俩极为配合的叫道:“那还用问?自然是活活打死!”

    怒吼声传进妖藤木灵的耳朵里,吓得这家伙登时瘫软在地,古桑女看他这副没出息的模样就来气,飞起一脚蹬在了对方头上:“滚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呃,是是。”妖藤木灵面对她抖如筛糠,只得颤悠着站起身。

    古桑女指着自己的鼻尖说道:“认识我是什么吗?我可是鼎鼎大名的木神使者……麾下第一帮手,你说的那些妖蛇算个啥?我挥手之间就能把它们灭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刺耳藤木灵这个时候惊疑不定,不过看到古桑女和若桃信心满满的样子,又不敢不信。

    “而且我身边还有若桃、金妖玉妖它们帮忙,那些个蛇虫鼠蚁,不值一提。”古桑女大大咧咧说道:“若桃,玩一手让这个没见识的家伙瞧瞧。”

    “嘁,现在怎么变成你来指使我了?”

    若桃撇了撇嘴,可还是晃身走到一块约莫数百斤的岩石近前,“呼!”顺手将此物轻而易举抛上半空,她的吞雷刃也闪电般出鞘入鞘,“嚓嚓嚓嚓!”巨石顿时被劈空刀劲削成均匀数块。

    “唰唰!”金妖、玉妖抬手发出两道灵气,“嘭、轰隆!”碎石眨眼间就被轻易打成齑粉飞灰。

    “厉、厉害呀。”虽说刺耳藤木灵没见过什么世面,却也知道刚才那几招被人家玩得举重若轻、潇洒自如,非常了不起。

    于是,这家伙终于艰难点了点头说道:“好,那小的就带着几位走一趟乱石岗。”

    其实木灵心里暗忖:“万一她们要是不敌蛇群,我就马上开溜,就这么决定了。”

    “哑哑、哑哑。”金妖、玉妖此刻飘身落在小黑肩头,还叫了两声,她随即嚷道:“赶紧带路,我的小宝贝都等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,几位,这边请。”话音甫落,妖藤木灵就领着她们仨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走进岩窟的时候,古桑女低声问若桃:“喂,你真能相信这家伙说的话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个嘛……”若桃素来大大咧咧惯了,因为动脑子的事情用不着她来做,一般都是关横和卿凰包揽,也养成了小女鬼不太喜欢思考的毛病。

    但她也不傻,于是回答:“咱们也是刚认识他,要我说,不能不信,也不能全信,你我在路上见机行事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,有道理。”古桑女微微颌首,便暗中盯上了前面刺耳藤木灵的一举一动,她也在暗中思忖:“你小子要是敢胡来,就马上让土内暗藏的灵根狠狠抽过去。”

    就这样,大家在岩窟内左拐右绕,很快到了中段的位置,妖藤木灵此刻驻足,而后扭项回头说道:“几位,前面就有可能会出现危险,大家小心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话音甫落,大家就听见周围风声陡起,还有一大股让人非常恶心的腥臭气息飘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是妖蛇。”若桃经验丰富,立刻拽出吞雷刃跨前一步,她开口说:“都到我身后来。”

    “哧溜”闻听此言,那妖藤木灵果然第一个钻到了若桃背后,脊背一起一伏,显然是吓得不轻。

    小黑见了暗中好笑:“没出息的家伙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