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御鬼者传奇 >正文 第2223章 采集风崖蒿(第三更)
    “嗷嗷、嗷嗷。”食云猬现在显得和卿凰异常亲切,低低嚎叫了几声,卿凰听了以后,脸上突然显出几分诧异来。

    云小飘见状问道:“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这小家伙说,自己今天倒霉透顶,先是被一群妖虫‘刺骨天牛’占了自己在悬崖边的窝巢,而后又被有毒的促织伤了,要不是遇到咱们,说不定会曝尸在这里呢。”

    卿凰眨了眨眼说道:“而且食云猬还告诉我,刺骨天牛之所以袭击它的窝,是因为那里长满了天牛最爱吃的……风崖蒿!”

    “风崖蒿?!”闻听此言,云小飘大喜过望:“这个不是咱们正在寻找的东西吗?太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我就猜到救这个小家伙会有额外的好处。”卿凰莞尔一笑,随即对食云猬说:“要是想夺回自己的窝,就带我们过去吧。”

    听了她的话,小兽还有几分迟疑,生怕卿凰也遭到妖虫的袭击,可是旁边那几只玄翎花陡忽振翅长鸣,释放出些许威压,顿时让它吃惊不小。

    “看见没有?我这几个宝贝都是妖虫克星,你尽管带路就行了。”卿凰的话甫一出口,食云猬忙不迭点了点头,紧接着就向前跑去。

    少时片刻之后,食云猬就引领着二女和花来到了附近一道山梁断崖,它的窝巢就在悬崖峭壁的侧面。

    云小飘抬头及远眺望,随即说道:“没错,那里生长着大片风崖蒿,还有成群的刺骨天牛在那里啃食,哎呀!”

    她此刻扭项回头:“看来咱们得赶紧动手驱虫,要不然,那些蒿草就被对方吃光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倒也是,看我的。”话音甫落,卿凰已经抽出腰间的竹笛,一边往前走,一边吹了起来,这笛音悠扬动听,霎时间传出去老远,自然也回荡在众多刺骨天牛的耳畔。

    别看这些妖虫平素凶狠霸道,嗜血疯狂,此时听了笛音,却觉得浑身骨酥肉麻,个个都是晕头涨脑,向着地面栽去,“扑通通”声响此起彼伏接连不断,登时摔了一片。

    “咕咕、咕嘎”恰在此刻,已经馋涎欲滴的花们再也忍不住了,齐刷刷长鸣一声,朝着倒地的妖虫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夺夺夺、啪啪啪。”鸟喙啄食之声频起不断,花们这回吃了一个饱。

    “哎呦,这群该死的虫子,真是把风崖蒿祸害得不轻。”云小飘走上前查看,带着几分抱怨说道:“都没有几株完好无损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嗷嗷、嗷。”

    她的话音甫落,食云猬已经跑到前方,在一块巨大岩石隐蔽的侧面刨弄了几下,居然掏出几棵狭长风崖蒿,卿凰笑道:“这不就有了么?看来是小家伙的报恩馈赠,咱们就不客气的收下好了。”

    不一会之后,告别了食云猬的二女往前疾行数里,空中的花赫然折返而回,倏地落在了云小飘近前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找到三足青鹭的踪迹了吗?”听了她们的问询,花此刻只是不断摇头。

    卿凰便有些失望:“唉,汪大哥不是说了吗?青鹭一般都是栖息在这种地方,为什么咱们找不到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我想,也有可能是临时出了什么变故,导致那些妖禽在近期迁徙了也说不定。”

    云小飘分析的不无道理,卿凰听了也只好点点头,她继续道:“好在咱们只是寻找三足青鹭的蛋壳而已,要是能够搜到对方的旧窝巢,能够有所收获……”

    此言甫一出口,二女猛然听到前方传来阵阵急促奔行的蹄声:“哒哒哒咚咚咚”

    “是什么家伙?!”她们心中凛然暗惊,对方来的声势浩大,显然数量不少,看来需要暂避一时了。

    下一刻,卿凰挥手叫道:“花,闪开躲避,云姐姐,咱们也撤到旁边吧。”

    “也好。”云小飘答应一声,瞬间和卿凰躲得老远,此时此刻,就看见不远处尘土飞扬,轰隆声此起彼伏,原来是跑来了一整群青背妖。

    这些家伙个个健硕强壮,浑身肌肉隆起,头顶双角锋锐异常,俱都是目绽凶芒、不可一世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吱吱吱吱吱”电光火石间低空中赫然传来凄厉鸣叫声,有几只淡青疾影急速飞掠下降,竟疯狂的冲向青背妖。

    “啪!”其中一道疾影狠狠撞在前面某只妖头上,对方纵使是皮糙肉厚,也被碰得满脸飙红,左边眼球顿时爆碎,而那疾影也因为用力过猛栽倒在地,被妖践踏成了肉泥。

    “哞”此兽昂首惨叫,完全忘了自己正在疯狂疾奔,失控之下晃着脑袋向侧面迈步。

    后面的妖因为跑得太快,根本来不及刹住脚步,“咣咣咣、砰砰砰!”暴响声频起不断,它们接二连三撞在了这个同伴身躯上,硬生生将其顶了个粉身碎骨。

    这一下,整群近百只妖全部失控,一个个胡冲乱撞,弄得自己和同伴浑身是伤,接连倒地。

    “叽叽叽叽叽叽”就在这一刻,空中的急速青影长声嘶鸣,似乎释放出了一种复仇后的快感。

    “卿凰,半空那些妖禽应该就是三足青鹭。”云小飘突然惊喜叫了一声,随即有些疑惑,她嘀咕道:“你知道对方在叫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嗯,勉强能听明白。”卿凰随即解释道:“青鹭的鸣叫声是在说,对方在狂奔时践踏了自己的窝巢,导致幼雏惨死、鸟蛋粉碎无数,它们就算粉身碎骨,也要和妖死拼到底,报仇雪恨。”

    “呃,原来是这样?!”云小飘道:“就是不知道妖禽的窝巢在什么地方,不然的话,咱们也可以捡回一些蛋壳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简单,刚才我注意到,对方是从西北方飞来的。”卿凰稍微一分析,立刻对身边的花说道:“快去那边看看,要是有发现,马上回来告诉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咕咕”几只花嘶鸣着答应一声,顿时腾空起飞,朝着西北疾掠而去。可是它们万万没想到,自己起飞的动静太大,已经引起了那群凶戾暴躁的妖注意。

    “哞哞哞”说时迟,那时快,几只瞪着赤红双眸嘶吼咆哮的妖刨地狂奔,立刻冲向二女躲避的岩石正面。

    “不好,卿凰快躲!”

    云小飘见势不好,猛地一推对方肩头,顿时把卿凰送出数丈之外,“砰!”几只妖的猛力攻击顿时撞得巨大岩石四分五裂,云小飘只是魂体状态,要想躲避倒也很容易,她在霎时间一晃身,倏地消失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“唰!”下一刻,云小飘出现在卿凰身边,她问道:“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还好。”卿凰反手拽出灵剑和莲花奇刃,她随即苦笑道:“不过咱们好像已经被包围了……”

    原来附近的青背妖看到二女的踪迹,俱都气势汹汹围拢过来,大有不肯善罢甘休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些畜生竟敢主动进攻?真是讨打!”云小飘也是性格刚烈的女子,此时见到对方凶横,顿时勃然大怒,“唰!哗啦啦”两道水柱登时从她身边土内冒了出来,正是云小飘控水之术。

    “姐姐,别冲动。”卿凰低语道:“花们都不在身边,咱们恐怕……”接下来的话卿凰没有说,那意思已经很明显不过来,真要是打起来,二女肯定是寡不敌众。

    “呃,这倒也是。”稍微冷静了一下,云小飘也想到贸然动手的后果,便有些犹豫起来。

    “呱呱呱”说时迟,那时快,随着一阵急促鸣叫,空中倏然掠下几只三足青鹭,堪堪落在卿凰前方不远处,它们眼中迸现仇恨的怒火,死死盯着前方的妖,随时都打算以死相拼。

    “青鹭?!”卿凰此时突然叫道:“你们别冲动啊,贸然送死是报不了仇的,不如咱们联手。”

    “呱?!”体型最大的青鹭扭头看了卿凰一眼,紧接着鸣叫几声,意思是我们要自己报仇,绝不和来历不明的家伙联手。

    “哞哞哞”电光火石间,一头壮硕妖已经狂奔而来,对面正是两只青鹭,“噌噌噌!”它们卯足全身的力气,挟风冲向对方。

    “砰、咣!”就只听连声暴响,左边青鹭顿时粉身碎骨,当场毙命,右方的也被撞折数根肋骨,喷着红雾向着侧面跌扑而去。

    “哞哞!”有几头意狠心毒的妖盯着对方降落的方向,打算等它一落地,就将其践踏为肉泥。

    “小心。”顷刻间,卿凰用灵剑轻轻磕碰掌中莲花奇刃,顿时有一股寒气席卷地面,想要扑过来踩踏受伤青鹭的家伙只听见脚下“呲溜溜”作响,原来是踩到冰层顺势滑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乒乒乓乓、咣当!”妖站立不稳滚作一团,立刻就有几个跌折了蹄子,不住惨嚎起来。

    卿凰见到受伤的青鹭就在自己脚边,立刻给对方灌注了一股灵气,虽然没能完全治愈,却也让这妖禽勉强晃悠着站起身了。

    “来,躲到我身后。”卿凰对青鹭招了招手说道:“我绝不会让你受伤的。”

    “呱呱呱。”那青鹭得到了灵气疗伤,顿时对她产生了几分信任,于是低鸣着蹒跚到了卿凰身边。

    体型最大的青鹭原先还不相信卿凰,可是见到同伴得救之后,这态度便逐渐转变了过来,说时迟,那时快,几只青鹭在老大带领下倏然掠到卿凰身边,随即发出鸣叫:“呱呱、呱呱。”

    云小飘笑道:“这回不用你翻译,我也知道它们答应和咱联手了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情况不容乐观。”卿凰把自己的兵刃收回鞘内,而后取出竹笛说:“我的笛音好像一次没控制过如此之多的妖兽,现在为了咱们的安全,也只好试一试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她把笛子放在唇边,轻轻吹奏起来:“呜呜呜……”到底是灵界公主的驭兽竹笛,声音果然不同凡响,一经吹奏,那些青背妖的神情渐渐恍惚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成功了吗?”见此情景,云小飘心中暗喜,可是卿凰依然没有停手的意思,还在继续吹奏。

    “哞哞!”

    突然间,有一只最强壮的青背妖嚎叫着从兽群里冲出,它是整个族群的妖王,实力最强,在听见笛音以后,这家伙发现自己的凶暴狂戾杀意锐减,就知道不好,于是咬紧牙关疾奔出来,打算把发出笛音的家伙灭杀。

    “呼”霎时间一股邪气从妖王嘴里疾喷而出,罩向不远处卿凰的头顶,这家伙原来是个隐藏极深、彻底邪化的妖兽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见势不好,云小飘尖叫一声,立刻驱使着自己那两道水柱呼的迎了上去,“砰!砰!”水柱和邪气之雾硬碰,只是把对方稍微一阻即告溃散,邪气依然横行无忌的席卷而来。

    “呱呱呱!”青鹭老大见状嘶声尖叫起来,立刻率领着几个同伴冲到卿凰前面,刚才卿凰也保护过自己,现在就是妖禽报恩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“噌噌噌唰唰唰!”破空声响此起彼伏,青鹭接二连三振翅迎向对面的邪气,以血肉之躯硬生生阻挡对方。

    “呱……”只可惜,邪气凶悍,青鹭只要稍一碰触,就“扑通、扑通”栽倒在地,口泛血沫昏厥了过去。

    然而卿凰此时仍然吹奏着竹笛,进入忘我之境,周围普通的妖听了笛音以后,也都翻滚栽倒,全都爬不起来,现在,就要看看谁先坚持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咕咕咕咕咕”千钧一发之际,西北方响起尖锐嘶鸣,紧接着,四只玄翎花挟风疾掠狂飙,它们终于折返回来救援大家了,可是此时,邪雾已经快要碰触到卿凰……

    “嗖嗖嗖嗤嗤嗤”

    电光火石间劲风频起,数道灵气之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掠空急进,“嗤啦啦!”飞矢不但绞碎了漫天邪雾,还顺势钉进了妖王的眉心、双眼和颈嗓,这家伙哀鸣一声,立刻扑通栽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谁敢伤她,谁就得死!”关横冷厉无比的声音赫然响起,紧接着,他就骑着赤瞳犟驼向这边疾奔而来。

    “阿横!”卿凰听见他的声音,竹笛也不吹了,急忙扭项回头观瞧,关横已经在瞬息间来到她身边。

    “刚才真是危险。”关横此刻得意洋洋的说道:“要不是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你怎么来得这么迟?”云小飘在旁边抱着肩膀坏笑道:“要是再晚一点,我和凰妹可就要遭殃了。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关横挠挠头:“不可能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