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御鬼者传奇 >正文 第2222章 火蜥蜴中毒
    “哗啦啦”就在此时,疾游声响此起彼伏,不甘心的巨大火妖鼋再次率领族群追了过来,也到了岸边。

    “噌!”镇守俑抢先一步冲出岩浆,踏上面前平地,在把关横和老猴、原火精髓棱石都吐出来以后,它的躯体转瞬间缩小到了齐人高。

    “呼啦!”

    说时迟,那时快,巨大火妖鼋也跟着从岩浆内探出自己的脑袋,这家伙刚要耍凶横之态暴吼一声,四周围赫然浮现出蛰伏的群鬼魂影,“呼呼呼砰砰砰!”七颗鬼王珠暴现凶悍气息齐刷刷轰在它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嗷呜!”惨叫声陡起,火妖鼋嘴里再次狂飙血雾,这家伙一条命已经丢了九成九,心知再不赶紧逃跑那就死定了,于是一个猛子扎入岩浆海内,头也不回的急遁而去。

    “喂,鼋老兄,好走不送。”关横此刻故意笑道:“咱们有机会再见。”

    “呜叽叽、呜叽叽!”白眉老猴也在旁边对着岩浆海方向尖声大叫,表示极度鄙视。

    “好了,敌人也没了,是时候决定怎么处理这个玩意了。”关横这时轻轻拍了拍身边的原火精髓棱石,他说道:“此物炽热无比,要是搬回祝融离宫,好像有点困难。”

    他这么说是有原因的,自己刚才之所以能够抱住棱石把它带回来,是持续不断释放五行灵气包裹此物为前提,那种消耗相当巨大,只怕走不回祝融离宫。

    琢磨半晌,关横还没做出决定,就在此时,棱石表面的灵气彻底消失,电光火石间,这东西立刻释放出狂炽四迸的火苗,烧得地面“”作响,顷刻就把原处弄出一个焦黑大洞。

    “糟了,不赶紧想办法的话,这东西的热度能把地面烧穿……”关横心中一动,老猴此刻却有些按捺不住了,这家伙对火灵气素来趋之若鹜,登时噌的一下扑到棱石近前。

    关横想起老猴之前用爪子直接碰触此物被烫伤过,立刻出言提醒:“等等,你刚才吃了亏,怎么就学不乖呢?”

    “叽叽、叽叽。”老猴扭头叫了一声表示不要紧,它可不想直接再去摸这东西,而是停在数尺之外,用尽全力吸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呼呼呼”转瞬间风声疾涌,果然有大量原火精髓气息涌进了老猴的鼻孔和嘴里,让它吸了个饱。

    “不错嘛,你这个鬼灵精倒是会想办法。”关横哈哈一笑,突然瞧见自己手里的小火石也有了异常反应。

    “嗡嗡嗡”这小火石震颤同时也产生了些许吸力,开始吸收对面的原火精髓,而且速度越来越快,关横低声道:“好,就是这样,尽量吸吧。”

    十几息的时间过后,小火石和老猴那家伙吸收了大量火灵气,关横注意到原火精髓棱石的灼热气息锐减,立刻开口:“老猴,先等一下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走上前去伸手一摸,而后继续道:“嗯,这还差不多,上面虽然还有些许热度,可是已经可以拿在手中了,咱们走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这样,关横、老猴急匆匆返回了祝融离宫客厅那边,一进门,汪桐就迎上前说道:“嘿,你们可算是回来了,这一去就是小半个时辰,难道是出了意外?”

    “呵呵呵,是意外,不过也是奇遇,来来来,给你看两个好东西。”说着,关横便把小火石、原火精髓棱石都取了出来,把进入火山口的经过原原本本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听了他的话,汪桐两眼放光,随即说道:“真的是原火精髓?!太好了,这种东西就算是我也只是听过没见过。”

    言到此处,他忍不住伸手去触摸此物,关横向左右扫视以后,突然发觉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“咦,卿凰她们,还有黄藤和云大姐呢?”听到关横的询问,汪桐这才醒过神来,他急忙说道:“我真想告诉你,就在方才,咱们这里也出了一点变故……”

    那是在关横带着老猴和七鬼离开之后不久,汪桐豢养的那只火蜥蜴突然在门外惨叫一声,而后不停翻滚起来。

    大家都被惊动跑出去查看,这才发现火蜥蜴浑身忽冷忽热,似乎是遭受着什么巨大痛苦,汪桐仔细一检查才知道,这馋嘴畜生居然把关横他们才回来的“避暑蓝杏”都偷吃光了。

    原本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,但是火蜥蜴不知道一件事情,人或者妖兽吃蓝杏都不要紧,不过吃的时候必须得杏核剜出来扔掉,因为此物含有些许毒素。

    杏核之毒,对人类来说微乎其微,基本上可以忽略不计,唯独不能让经常和火灵气接触的妖兽吃掉,因为那是奇寒毒素。

    火蜥蜴馋嘴惹了大祸,杏核寒毒虽然不致命,如果不及时解除的话,就会足足折腾它好几天,汪桐见到这家伙给自己丢人现眼,不由得勃然大怒,对其连声怒骂。

    倒是云小飘和卿凰她们几个姑娘有些于心不忍,决定帮助对方解决痛苦。

    恰在那时,黄藤想到有一个古方可以替火蜥蜴祛除寒毒,不过需要几种生长在悬崖峭壁上的材料,另外需要一个巨大铜炉来炼药,就这样,大家各自分工忙碌了起来。

    卿凰、云小飘带着花去采集几种材料,分别是:黄蕊金玫、风崖蒿,以及三足青鹭的蛋壳。

    若桃、小黑、古桑女和双妖小娃,去了祝融离宫以北的乱石岗,因为汪桐前些时候路过那里,见过一口废弃的破旧铜炉,如果稍做修补,便可以继续使用。

    至于黄藤,他带着火蜥蜴到了后殿安置,吞鬼喵和小白溜溜达达跟着他去了。

    听到这里,关横突然问道:“等等,猎獬呢?”

    “我在这里。”猎獬的声音陡忽从大家身后响起,而后就和沙鲎、尸马到了他们身边,它见到桌案上的小火石,立刻惊喜说道:“这个难道就是火灵圣器的替代品?”

    “没错,另外还有我们在岩浆海内找到的‘原火精髓’。”关横指着那个东西说道:“现在小火石的灵气储量不是最高,所以要时刻将此物放在它旁边,吸收原火之力。”

    猎獬说:“明白了,我正和沙鲎、尸马看守沃壤,现在就把这两样东西放在一起吧。”

    “也好。”听到猎獬的话,关横表示同意,他继续说道:“也不知道卿凰和云大姐她们把事情办得怎么样了?要不然,我和老猴一起去帮帮忙。”

    “呜叽叽、呜叽。”听到关横的话,白眉老猴顿时不乐意了,它指着自己的肚子对关横怪叫两声,那意思是说,老大,你刚才把我的肚子豁开,又让咱进入岩浆海忙碌,现在我可是筋疲力尽了。

    “也好也好,那你在离宫里休息,我自己去找她们。”关横虽然也感到有些疲惫,不过心中有些担心大家,故而对汪桐打了个招呼,就急匆匆的出门去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卿凰、云小飘带着花在附近山崖、荒坡一路搜找,终于在某个断崖峭壁上发现了“黄蕊金玫”的踪迹。

    “呼,总算是找到一样。”卿凰稍微松了一口气,随即对花说道:“麻烦你们,去把金玫摘下来,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呵,妹子,你对它们可真是客气呦。”云小飘此刻在旁边打趣道:“莫非你对禽鸟有特殊的感情。”

    “嗯,云姐姐这么说倒也不错。”卿凰莞尔一笑:“自从能听懂灵兽、灵禽的语言之后,我觉得它们更有趣了,自然也就和善了很多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要我说啊,妹子这么一个天仙似的人儿,又有满身的奇异本事,臭小子真是不知修了几千几万年的运气,才能有你陪着。”

    云小飘眨了眨眼说:“唉,关横可真有福气啊。”

    “姐姐,你可别乱说,小心被人听见。”说完这句话,卿凰又轻叹一声,低声道:“其实,是我连累了阿横才对……”

    “呃,你说什么?”因为对方的声音实在太小,云小飘一时没听清楚,她正想打听的时候,不远处陡忽响起了花的叫声:“咕咕、呱嘎”

    听出这鸣叫带着一丝惊异,二女顿时觉得有些古怪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说时迟,那时快,几只花从空中疾掠而下,抿翅收翎落在了她们身边,紧接着就对着卿凰此起彼伏的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喂喂,你们几个好吵。”云小飘有些抱怨的说道:“能不能安静一点?”

    “云姐姐说得对,一个一个说。”卿凰指着额头上有黑斑的花道:“老大,你先来。”

    “咕咕、咕咕……”花老大一口气叫了半晌,她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,此时此刻,另外几只花也把采集到的黄蕊金玫递给了云小飘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我明白了。”下一刻,卿凰微微颌首,随即对凑过来的云小飘说:“姐姐,花们在采集悬崖上的金玫时,好像看见附近有妖兽的尸骸,想让咱们过去瞧瞧。”

    “啥?尸骸……”闻听此言,云小飘显然有些不乐意,可是又不好驳了对方的面子,只得点头道:“行吧,那咱就去看一眼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云姐姐,我就知道你最好了。”卿凰笑嘻嘻的说道:“那我就让花在前面带路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少时片刻之后,,二女在花的引领下,来到了附近长满杂乱蒿草的山坡上。

    “妹子,你瞧。”云小飘指了指前方倒在地上的一团黑乎乎身影:“那个就是什么妖兽的尸骸吧?”

    “我去瞧瞧。”说着,卿凰急匆匆迈步跑了过去,云小飘紧跟其后,嘴里还说:“慢着点慢着点,万一有危险呢?你要是少了一根头发,说不定关横都得和我拼命。”

    “姐姐,你又在笑话我了。”卿凰刚说到这里,几只花就已经飞到了她身边,而后用鸟喙指指点点,拨开了面前挡路的蒿草,让她信步走过去。

    “咦,这妖兽……看起来倒是有些眼熟。”旁边跟过来的云小飘仔细辨认了一下,突然笑道:“嘿嘿,这个不是‘食云猬’吗?很常见的普通小妖兽。”

    卿凰一拍手说:“啊,我也想起来了,以前和阿横在山崖附近见过,不过鳞甲的颜色不同,一时没认出来。”

    所谓的食云猬,是一种酷似刺猬的小妖兽,它们一般栖息在高耸的山崖、峰顶,有传说,此兽喜欢吞噬云雾,因此而得名。

    “一动不动,蜷缩成一团了,难道真的……”说到这里,卿凰小心翼翼的用手一碰对方躯体,云小飘提醒道:“最好不要直接碰,有可能是毒死的。”

    “嗷?!”此言甫一出口,那只食云猬陡忽翻身坐起,对着云小飘就是一声嚎叫,她登时皱眉道:“怎么是活的?花们难道是在说谎?”

    “咕嘎、咕咕……”闻听此言,几只花顿时不乐意了,纷纷聒噪鸣叫,表示自己非常冤枉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们先别叫了。”卿凰此时俯身道:“我先问问它吧,喂,你为什么会躺在这里?”

    那小兽似乎明白对方能听懂自己的语言,于是嗷嗷叫了几声,卿凰听到这里,登时咦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妹子,这家伙在说什么?”

    看到卿凰有些愣神,云小飘忍不住发问。她这才抬起头说道:“哦,这小兽刚才说,自己被一个妖虫蛰伤了,所以闭气倒在了这里,但是因为对其毒素有些抵抗力,故此没死,看来是花们误会它已经毙命……”

    “嗷嗷、嗷呜。”食云猬此刻对卿凰低鸣了两声,而后挣扎着起身,就要蹒跚离去。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她这时问道:“你身上还有余毒未除,想去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小兽听到卿凰询问,有些不耐烦的叫了两声,她笑道:“哦,原来要寻找清净的水源饮用、浸泡伤口才能解毒,明白了,这些我可以帮你。”

    说着,卿凰拽出莲花奇刃,那小兽还以为这是要对自己不利,吓得一缩脖子向后躲去,谁知道毒伤未除,脚下发软顿时瘫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别怕嘛,又不是要砍你。”卿凰笑嘻嘻的屈指疾弹锋刃,一股水灵之精瞬间覆盖了食云猬,这小兽最是喜欢洁净水源,可从没遇到过这么让自己舒适的东西,忍不住发出一声畅快的低吟。

    数息之后,食云猬腿部被妖虫蛰伤的地方已经痊愈,它也算是懂得知恩图报,一骨碌身站起来,跑到卿凰脚边,亲昵的蹭了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