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御鬼者传奇 >正文 第2220章 原火精髓(第五更爆发)
    “呵呵,你这猢狲倒是和我一个脾气,喜欢到处冒险。”关横说道:“要想潜入岩浆海底部,就必须把那两个家伙收拾掉。”

    他所指的,当然是火烈魇王和朱瞳紫鲛,对方虽说有几分实力,可是在如今的关横和七鬼眼中,根本不值一提,要处理它们,就和碾死两只蚂蚁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刚要挥手命令七鬼动手,关横突然发现怀里有两样东西在不停颤晃作响。

    “这是?!”

    随手取出东西一瞧,关横顿时笑了,左手的是火神留下的镇守俑,右手却是那块赤红石头,他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,镇守俑骤然颤晃起来,随即产生一股吸力,向着大伥鬼抓住的残魂席卷而去。

    “吱吱?!”那残魂倏地发出惨叫声,顿时被拽进了镇守俑内。

    巴掌大的人俑开始绽放赤红光芒,关横急忙把它往地上一放,“嗡嗡嗡嗡嗡嗡!”抖动的瞬间,镇守俑躯体开始逐渐变大,眨眼工夫便到了齐人高的身材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”看着关横,此俑发出了低鸣声,随即缓缓抬起一只手,指向前方在岩浆海内恶斗的两只凶兽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是想对它们有何打算吗?”关横的话音甫落,人俑立刻点了点头,但是又老老实实在他面前一躬身,关横立刻就明白了对方的意思:“哦,你还想要一些原火之力对吧?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挥掌落在对方前额上,登时把一股炽烈的原火之力输送进了人俑体内。

    “嗷呜呜”得到这股力量充斥全身,镇守俑顿时发出一声咆哮,这怒吼赫然传到彼端争斗的两只恶兽耳中,这俩家伙感到一股莫名其妙、无比炽烈的杀意直接碾压过来,顿时吓得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火烈魇王也顾不得和朱瞳紫鲛动手了,这家伙感到岸边危机四伏,就想重新钻回岩浆内,可就在下个瞬间,镇守俑的目标已经锁定了它。

    因为镇守俑之前吸收的就是火烈魇王的残魂,这家伙的气息,人俑也熟悉,故此先对它动手。

    “呼呼呼”凶猛无比吸扯之力挟裹风声急袭而来,顿时把火烈魇王彻底包围,此獠甚至没来得及惨叫一声,就被拽到了岸边。

    “嗤嗤嗤嗖嗖嗖”镇守俑施展的力量如同飓风涡流,霎时将对方挤压成一整团,倏然吸进了自己头部。

    “嗡嗡嗡……嗡嗡嗡……”人俑的躯体此刻震颤,似乎是在消化火烈魇王的某种东西。

    见此情景,关横心中暗忖:“我好像明白了,镇守俑对于那家伙吸收过的原火精髓很感兴趣,八成是在融合对方的记忆,打算搜寻此物在岩浆海底的具体位置。”

    其实关横所料不差,镇守俑与原火精髓实际上有莫大的关联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岩浆海那边传来了七鬼的啸声以及朱瞳紫鲛的惨叫,原来就在镇守俑吸收魇王魂体的时候,关横已经派出群鬼,让它们缠住紫鲛,不能让对方逃走。

    “快,抓过来。”他扬声高喊道:“先把对方打个半死再说。”

    此言甫一出口,大伥鬼、婴白鬼在前、四只包揽左右、巨蜂用尾蛰针在紫鲛背脊、尾部猛蛰猛戳,“呼呼呼砰砰砰咣咣咣!”随着连串暴响声频起不断,紫鲛顿时发出痛吼在岩浆里不住翻滚挣扎。

    “哼,你这家伙在火山口下方为祸多年,对于上面的祝融离宫来说,就是个麻烦,还是让我把你解决掉吧。”

    “咯吱吱……”说时迟,那时快,关横瞬间张开似雪弓,随即暴吼一声:“着!!”

    “唰唰唰嗤嗤嗤”三道迅猛之极的灵气之箭破空疾飙,登时钉入紫鲛的头部,这家伙之前已经瞎了一只眼,如今被飞矢再夺一目,前额和脑壳更是应声龟裂迸碎。

    “嗷呜!”下个瞬间,镇守俑双拳汇聚出两团炽烈火劲,倏地隔空猛轰而去。

    “呼呼呼!”烈焰拳劲在空中挟风汇聚成巨大火球,“咣!”此球狠狠轰击在瞎眼紫鲛身上,打得对方躯体应声爆碎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”电光火石间,粉碎的紫鲛尸身赫然飘出一股尖啸妖魂。

    “哼,有魂体就好。”关横脸上泛起一丝冷笑,随即挥手叫道:“上,把它抓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嗖嗖嗖”霎时间,漫天鬼影挟风疾窜,立刻就把企图飞走的紫鲛妖魂团团围住。

    “砰、啪!”婴白鬼和两只出手齐刷刷轰中对方,只一击,就打得这家伙几乎魂消溃散。

    “笨蛋,不要下那么重的手。”关横叫道:“没有听见我说要生擒吗?”他这话甫一出口,三鬼便有些尴尬之意,婴白鬼马上挥手将妖魂拎起,顺势抛向不远处的岸边。

    “人俑,它是你的了。”听了关横的话,镇守俑顿时释放强大吸力,将紫鲛妖魂彻底吸收殆尽。

    数息之间,镇守俑的躯体就开始不住颤晃抖动,它是在极力融合紫鲛魂体,但是对方和之前吸收的火烈魇王魂体互相抵触,好像好像没那么容易控制。

    “叽叽、叽叽。”看到人俑此时有些古怪的样子,旁边的白眉老猴急得抓耳挠腮,不停怪叫。

    “喂,你要是想帮它的话,就给人俑输送一些原火之力。”

    关横一推老猴道:“愣着做什么,还不快去?”老猴闻听此言,也觉得有几分道理,便用自己的爪子搭住镇守俑背脊,把原火之力源源不断输送给了对方。

    “哗啦啦……哗啦啦……”就在此时,百丈之外的岩浆海表面陡忽分开,紧接着浮出一片鳞甲似的东西,关横目光如炬,瞧见此物时不由得微微一愕:“那好像也是一只巨兽的模样。”

    “巨蜂、们,你们看住老猴和镇守俑,婴白鬼和大伥鬼,你俩跟我一起去看看。”关横的话音甫落,骤忽拔身似电朝着巨兽出现的位置疾奔而去。

    “噌噌噌唰唰唰”数息之间衣袂破空声响此起彼伏,他已经来到了那里。

    “奇怪,怎么不见了?”下一刻,驻足在岩浆海岸边,关横向着左右扫视,却没发现对方的踪迹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”恰在此时,大伥鬼飞回关横身边,对他表示,左边岩浆海表面没有任何动静,紧接着婴白鬼也回来了,关横道:“不用说,你也是什么也没找到吧?”

    “吱吱。”他的话甫一出口,婴白鬼登时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怪事,明明看得一清二楚,怎么咱们到这里时,那家伙就不见了呢?”

    关横心里暗自思忖:“按理说,这岩浆海内栖息着火烈魇王和紫鲛这样的凶兽,其余的家伙就应该退避隐遁才是,可是刚才那巨兽明显实力比它们俩联手还强,为什么不在我来之前就解决二兽,难道说,此兽另有什么目的?”

    刚刚想到这里,关横双耳倏忽一动,立刻发现前方不远岩浆表面产生一丝涟漪,还带起细微声响。

    “哼,婴白鬼、大伥鬼,这里没什么意外情况,咱们离开吧。”关横说罢,自己率先向着远处疾掠而去,二鬼自然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数息之后,岩浆表面“哗啦啦”作响,巨兽的背脊终于再次浮现出来,原来这家伙之前感到关横和群鬼惊人的杀气威压,知道自己出现肯定讨不得好,于是便潜入岩浆内躲藏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,这下还不把你骗出来?”说时迟,那时快,关横的声音突然响起,身影也在转瞬纵上一块大岩石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”下一刻,婴白鬼和大伥鬼也呼啸而来,将对方前后包抄。

    “嗷!!”眼见无法再次躲避藏匿,那巨兽赫然暴吼一声窜出岩浆海,就算是硬着头皮,也要和关横、双鬼斗一斗。

    “敢动手?找死!”关横倏地摘下似雪弓,冲着对方连放三道灵气之箭,“噗、噗!”其中两箭瞬间钉进巨兽双眼,最后一箭挟风直掼,不偏不倚没入对方颈嗓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”

    “吱吱吱”不等重伤的巨兽跌回岩浆海内,嘶吼尖啸的双鬼顿时出手拽住它的脖颈四肢,“啪、啪!”电光火石间,此兽就被二者顺势拉出了岩浆,继而狠狠摔在了岸边。

    “扑通!”这家伙应声坠地,关横也看清楚了它的长相,原来是一只甲壳上布满烈焰般纹理的巨大妖鼋,此时它双眼被灵气之箭射瞎,喉咙部位也在咕嘟嘟不停淌出血水,眼见就不能活了。

    “哼,你要是不对我先出手,也许还能活命,可惜呀,现在只能送你上路了。”“嚓!”

    话音甫落的瞬间,他已经挥剑斩落,将这妖鼋的脑壳剁了下来,“嘭!”随即一脚踹进了岩浆内。

    可就在下一刻,婴白鬼突然凑到了这巨兽甲壳附近,不停徘徊,似乎是发现了什么古怪之处。

    “呃?”关横刚要开口询问,婴白鬼突然挥拳猛落,“砰、啪!”拳劲无坚不摧,那甲壳登时四分五裂,从里面“骨碌碌”滚出几颗东西来。

    “呼”大伥鬼顺势将其捡起,随即递给关横,他仔细观瞧,发现是几个椭圆形的晶石,放在掌中持续暴现炽热的原火之力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远比一般的火灵气要精纯,这肯定就是原火精髓了。”

    关横对着妖鼋尸骸踢了一脚:“毫无疑问,这家伙肯定是从岩浆海底部来的,这就证明,咱们的打算没有错,走,回去找老猴和镇守俑。”

    数息之后,他们跑回到老猴它们那里,恰巧看见镇守俑的身躯不再颤晃,似乎已经恢复如初了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”这人俑此时跨前一步,对着关横微微颌首,它在吸收了火烈魇王、朱瞳紫鲛的魂体以后,灵智好像也增加了一些,更确切的说,已经完全承认了关横的主人身份。

    “现在我们要潜入岩浆海底部,寻找那些‘原火精髓’的下落,大家准备出发吧,镇守俑,你……”

    关横刚说到这里,那人俑陡忽伸出自己一只手,指了指他的怀里,关横突然感觉到那块从老猴肚子里取出的红石头又在发热,他把此物掏出来说道:“难道你是想要它?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镇守俑微微颌首,关横有心要看看对方有什么打算,于是真就把石头递了过去:“想要就拿去。”

    “叽叽、叽叽。”老猴看到关横把红石头给了对方,心中有些着急,它低声叫着,仿佛是在说此物非同小可,怎么能随便就给了那家伙呢?

    可是关横却没理会对方的聒噪,只是说:“放心,你急什么?又不是拿不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刚说到这里,镇守俑突然用双手捧着红石头,抵住自己的前额,就只听“唰唰唰”响声不断,人俑前额倏地左右两分,“呼!”风声甫动又止,它已经把红石吸进了自己的脑壳内,前额传出咔嚓声,再次合拢了。

    “喂喂,人俑老兄,这块石头很有可能是代替五行圣器的东西,你可不能私吞啊。”关横笑了笑,随即伸手敲了敲对方的脑袋说道:“你吞了它,感觉如何呢?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那人俑缓缓走到岩浆海岸边,它的头部泛起赤红异芒,紧接着,这岩浆内有无数炽热火星漂浮而出,那是原火之力汇聚之物,转瞬间就化为一股股赤红细流,纷纷涌进了镇守俑躯体内。

    “嗯,不错,红石头果然是个好东西,就像、就像我以前见过的圣器……对了,是火石!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关横心中一动,喃喃自语道:“就是它了,难怪器灵说,想要找的东西就在身边,嘿嘿,果然不假。”

    他又复思忖:“不过这块火石和以前那块不一样,小了很多,而且,散发的火灵气息也远不如前者,也许,吸收更多的原火精髓,能让此物变得更接近‘圣器火石’的形态。”

    “嗷呜”说时迟,那时快,镇守俑倏然间发出一声吼叫,借助着刚刚吸收那些原火之力,它已经再次让躯体变大,随即伸出一只巨灵之掌,示意关横和老猴上来。

    “七鬼留下来,负责在岸边接应我们。”闻听此言,大伥鬼它们立刻退到了一旁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关横把老猴往前一推,对方登时怪叫一声窜到了上面去,紧接着,他也纵到了巨大镇守俑掌心内。

    “呼呼呼”顷刻间四周围风声涌动,人俑周身发起一层闪耀红光的光罩,顿时把自己和关横他们保护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