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御鬼者传奇 >正文 第2217章 痛打器灵
    闻听此言,众人齐声问道:“是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就是它。”

    关横说着,伸手把吞鬼喵拎了起来,这猫儿还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,他在旁边对大家解释道:“当初为了保管那块沃壤,就让吞鬼喵吞下去了,我记起来是谁提议的了,就是……逆星盘器灵!”

    “器灵姐姐?!”小黑说道:“你提她做什么?姐姐不是一直在吞吞的肚子里睡大觉吗?”

    “笨蛋,逆星盘器灵的能力就是搜找遗失物品!”瞪了一眼小黑,关横接着说道:“所以说,把她叫出来帮忙,不是正合适吗?”卿凰和若桃齐声道:“说得对,那你还不赶紧叫她?”

    “喂喂,器灵……器灵姐姐……”

    关横瞪着吞鬼喵叫了半晌,器灵少女的的灵体才晃晃悠悠浮现出来,她嘴里嘀咕道:“关横,你怎么又把我吵醒了?我不是说了吗?小事不要来烦我,大事我也不想帮忙,人家只想睡觉,你知道出来和你说一会话,我需要耗费多少灵力吗?”

    “大姐,那些事情就先别计较了。”关横把手往她面前一摊,随即说道:“当初你可是很喜欢那块沃壤的,虽说此物是让吞鬼喵咽下肚,肯定是在你手里对吧?赶紧拿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沃壤?!”听到关横的话,器灵的脸色突然一变,而后,她故作若无其事道:“你、你在说什么呀?我没见过你说的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“器灵!!”

    关横此刻倏地把脸一沉,紧接着开口道:“上次在妖族遗迹祖灵幻境的时候,就知道你对沃壤爱不释手,一心想吸收里面的灵气,我让你保留一阵已经仁至义尽,怎么,是不是想赖着不还?”

    “不、不是,你别生气啊。”见到关横额头上的青筋都迸出来了,器灵少女赶紧说好话:“老大,不是我不还给你,只是这东西……现在这个、有点麻烦……”

    “叽叽歪歪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。”关横看出她有难言之隐,于是不耐烦的摆摆手道:“在场诸位都是我的朋友,有话你就直说,别再嗦了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是这么回事。”器灵带着几分赧然尴尬开口道:“那天你让小猫把沃壤吞了,我也跟着回到它肚子里,越看那东西越喜欢,于是就想和它进一步亲近、亲近。”

    关横知道对方嘴里的“亲近”二字说得轻飘飘,却肯定不怀好意,器灵八成是想把沃壤直接融合吸收,便瞪着她冷冷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见到对方的态度不好,器灵故意装作没看见,又继续道:“没想到我的力量和那沃壤互相抵触,屡次尝试都无法和它融合,我一时情急就把它囫囵吸入了灵体内,谁知道、谁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器灵少女此刻哭丧着脸说:“谁知对方就此赖在我灵体内不肯出来了,而且这些天它不断蚕食我的灵力,我害怕,又不敢和你说,又担心你骂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、你、你……”关横气得七窍生烟,用手指着对方,半天说不出话来,器灵这时躲到卿凰身后,嘴里嘀咕道:“喂,好妹子,帮我说句好话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忙我可帮不上,再说,错在你,你还是自己和阿横商量吧。”

    卿凰顺手又把器灵推到关横面前,他沉着脸说道:“罢了,你先私自融合沃壤的事情,我可以‘暂时’不计较,但是要先想办法把沃壤从你灵体里弄出来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太好了,你们赶紧把这东西弄走吧,我这回可是偷鸡不成蚀把米。”

    器灵小声嘀咕道:“其实这些天,我一直在琢磨要如何让它和自己分离开,得出的结论就是,万物都有相生相克,只要找到可以克制沃壤的东西,就能让它自动远离我。”

    “相生相克?!”闻听此言,一直旁观无语的黄藤突然叫道:“对呀,这一点我早就该想到,既然沃壤是土灵圣器,那么找到使其厌恶的东西,必定可以对付它。”

    若桃在旁边问道:“公子,沃壤有什么害怕的东西吗?”“此物是土灵圣器,属土,你说它怕什么?”

    关横摸着下颌,两眼瞪着器灵上下打量,瞧得对方心里发毛,器灵呐呐道:“你、你到底想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哼,你总是给我惹麻烦,我当然是想……揍你了!”关横冷笑着对她晃了晃拳头,可又把话锋一转:“但是我不会自己动手。”

    接着,他扭项回头问道:“古桑女呢?怎么半晌没瞧见她?”

    “哦,我刚才见过古桑妹妹,她在客厅外边和龙鳞火玩呢。”云小飘刚说到这里,门外就响起了古桑女的声音:“谁呀?是谁叫我?”

    此言甫一出口,古桑女就从外面跑了进来,关横对她招了招手:“过来过来,有个事情需要你帮忙,先介绍你认识一下,这个是器灵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好。”古桑女刚和对方打过招呼,关横就继续说道:“桑妹,请你狠狠的打器灵一顿吧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器灵差点栽倒在地。古桑女也凛然大惊,足足过了两三息,她才有些尴尬的说道:“不太好吧,我和器灵姐姐刚见面,又无冤无仇的,怎么可能动手打她,这实在是太粗野了,我做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不是,这和有没有仇完全无关。”关横呵呵笑道:“我让你打她,其实就是在救她!”

    “呃,我不明白。”听到古桑女的话,卿凰、若桃和小黑甚至云小飘、汪桐都齐声道:“我们也不明白。”

    到底还是黄藤博学多才,他此时长出了一口气:“呼,我似乎晓得了,关横这个主意也只有你能想的出来,但愿有效。”

    可是这个时候,器灵倒不乐意了,她连连摆手道:“为什么要打我?我不过就是犯了一点贪便宜的小错误,不至于吧?关横,别这样,我下次不敢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,都已经到了现在,就由不得你拒绝了,我可是为你好。”关横冷笑一声说道:“再耽误下去,估计你也会出危险,古桑女,先用灵根捆住器灵,别让她跑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,好吧。”古桑女对于关横的话一直都是很顺从的,此时下意识就照做了。

    “器灵,不好意思,是关横让我这么做的。”嘴上这么说着,古桑女在瞬间就控制自己的灵根捆住了对方,最近她的实力大增,就算是无形灵体也可以直接禁锢了。

    “救命啊,你、你不能这样!”器灵拼命挣扎大叫,可是却无法摆脱灵根纠缠,她又对卿凰、小黑和若桃叫道:“三位姐们,大家好歹相识一场,救救我呀,总不能让关横欺负我一个女孩子吧?”

    “呸,你是什么女孩子?!”关横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说道:“不知道是谁以前当着我面前说的,自己只是灵体,可以随便变换男女外貌,没有雌雄公母之分。”

    “呃,这个嘛……”器灵登时语塞,仔细回忆了一下,才想起自己确实说过这种话,此刻她真恨不得抽自己两个嘴巴。

    “关横,我现在抓住她了,你说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古桑女毕竟心地善良,要是无缘无故去打别人,只怕自己也不乐意。关横笑道:“我不是让你用拳头打,而是用手里的木神杖,狠狠揍器灵,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“阿横,你还没告诉我们,为什么要指定古桑女去打器灵呢。”卿凰忍不住说道:“先把情况说明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事情简单明了。”

    关横眨了眨眼睛说道:“很明显的相生相克道理,器灵那个倒霉丫头吸收的沃壤是土灵圣器,五行之中,木克土,古桑女手里的木神杖是句芒遗留之物,自然是木灵极致,用它来对付沃壤,最合适不过!”

    经他这么一解释,众人登时恍然大悟,黄藤在旁边微微颌首点头:“嗯,和我猜想的基本上一致,此法大可一试。”

    “呜呜……不要打我,我、我怕疼。”听到器灵还在那里挣扎,关横摇头道:“你一个无形灵体怎么能怕疼呢?肯定是心理作用,放心好了,忍一忍就过去了。”此言甫一出口,关横扭项回头叫道:“还不动手?”

    “呃,好吧,既然是为了救人,那我就不客气了。”说到这里,古桑女还对器灵小声嘀咕道:“忍着点疼……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“哎呀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“妈呀!”

    “咣!”

    “我诅咒你们这些没同情心的家伙……呜呜呜……”就这样,古桑女一口气打了器灵十几下,弄得对方哇哇大叫,可沃壤还是没有出现。

    卿凰忍不住凑到关横耳边问:“喂,你这个办法到底灵不灵?怎么没反应?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关横耸耸肩说道:“我也不太清楚,这是方才临时想出来的办法,又没有事先尝试过。”

    “啊?!”若桃此刻低呼:“就这样你也敢在器灵身上用?不怕把她打坏了?”

    “哼,谁管她呀,这就是贪心融合沃壤的下场,挨一顿打算是轻的了。”大家听了关横的话,心中俱都想:“算你狠。”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古桑女喘了一口气,她此时都有些打累了,于是回头说道:“关横,这好像不起作用,是不是该停手了,再想其他办法?”

    “这个嘛……”听了对方的话,关横往前走了两步,绕着被灵根缠住的器灵转了一圈,他突然问道:“脑袋打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脑袋?没打、没打。”古桑女立刻摆手说道:“除了两肩和身体,我不敢碰头部,万一把她打傻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笨丫头,也许你敲她脑袋一下,沃壤就出来了,何苦这么麻烦?拿来。”

    说着,关横一把夺过对方手里的木神杖,气势汹汹地走到了器灵面前,见此情景,她尖声叫道:“妈呀,关横要杀人了,快救救我吧。”

    “住口!”电光火石间,关横沉着脸抡起,木杖狠狠敲向了对方的前额。

    “呀!”旁边的小黑见了,吓得伸手捂住自己双眼,卿凰、若桃也不忍心直视目睹,纷纷偏过脑袋。

    可是关横这一杖并没有落在器灵脑袋上,而是距离对方前额数寸的时候,猛然释放了木神杖内的灵气,呼的一下罩住了器灵全身。

    “呃啊啊啊”器灵在瞬间发出惨叫,那是因为自己灵体内的沃壤和木神杖灵气互相抵触对方,不停撞击对抗,如今的器灵就是被前后夹攻,简直痛苦不堪。

    下个瞬间,被对方所克,沃壤不及木神杖之威,猛然被震出器灵之体,“呼”的一下飞向半空。

    “啪。”顺手接住此物,关横突然对着面前的器灵微微一笑,而后用木神杖不轻不重的敲了对方前额一下:“咣!”

    “哎呦!”器灵此时尖声一叫:“沃壤不是都出来了吗?为什么还打我?”

    “哼,不教训你一下,我这口气都出不来。”关横把手里的沃壤掂了掂,随即对古桑女说道:“松开她,相信过了这次以后,器灵也会长点记性了,要不然就是想继续讨打!”

    “呸呸,你真是太过分了,枉我跟随你这些年到处劳碌,得到的竟然是一顿毒打。”

    器灵少女还要继续说下去,关横连忙摆手道:“够了,你是给我出过不少力,可我也没亏待过你,你扪心自问,是不是这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哼。”闻听此言,器灵抱着肩膀不再说话,关横继续道:“这次把你叫出来,是想让你找一找五行圣器的下落,如果你要是能做到,我就把灵王赠送的本源之力送你一些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对方这句话甫一出口,器灵少女两眼都是亢奋的小星星,因为灵王的本源之力可是难得的好东西,自己上次仅仅吸收了少许,就已经再次幻化成人形,如果能够再来一点的话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里,器灵觉得自己都要流口水了,于是忙不迭说道:“咱们是老朋友了,别说什么报酬不报酬的,太伤感情,不过嘛,你要是肯给,我没理由不要对吧?嘿嘿。”

    旁边的卿凰、小黑和若桃比较了解器灵,还见多不怪,不过古桑女、云小飘和汪桐、黄藤他们都忍不住捂嘴偷笑,心想:“这器灵姑娘倒是有点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喂,你们商量好了没有?”猎獬见到关横已经把沃壤拿到手,便开口说道:“咱们应该赶紧找找其余圣器的下落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