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御鬼者传奇 >正文 第2214章 漆黑怪树
    就只见左侧岩石上出现了一只摇头摆尾、浑身布满漆黑鳞片的“剑尾凶鳄”,这个家伙不但散发着紫气顶峰的威压,周身邪气更是在场所有妖兽之冠。

    右边的土坡上也出现一头全身红黄花斑的妖豹,这家伙的实力和剑尾凶鳄几乎不分上下。

    “这俩家伙看来就是周围上百只邪化妖兽的老大了。”关横心中暗自盘算:“要是能让它们体内充满原火劲,其余的妖兽被传播、继而互相残杀也就不是什么难事了,好,找个机会出手!”

    “嗷呜!!”此时此刻,瞧见自己的手下一个个互相残杀,直打得头破血流,那巨大凶鳄怒火中烧,陡忽间发出咆哮冲进了兽群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!”两边的妖兽正在打斗,却被对方用强横无比的冲撞硬生生震飞,可见这凶鳄的力量非同一般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!”就在下一瞬间,两只被原火劲烧得脑袋发烫的妖兽突然吼叫着迎了上来,“嚓、噗!”它俩张嘴就咬中了凶鳄的左右前腿,不过霎时就被对方发劲震开了。

    饶是如此,凶鳄的身上也添了几道浅浅的伤痕,气得它立时昂首怒吼一声:“嗷呜!!”

    而且伤口内隐隐散发着赤红异芒,很明显,是原火之力开始向凶鳄的体内渗透了。

    “好机会。”躲在暗处的关横手里攥着似雪弓,随即朝着空中的婴白鬼一打手势,对方立刻向花斑妖豹那边发起进攻,“呼!”一个挟风疾窜的火球登时打向妖豹脑门。

    “嗷呜?!”见此情景,知道不可力敌,妖豹低吼一声,登时狼狈后窜躲避。

    这家伙和剑尾凶鳄为了争夺最强邪兽之王的位子屡次恶斗,彼此不合已久,刚才见到对方出手,妖豹原本抱着看热闹的心情站在原地不动,没想到婴白鬼居然突施暗算,打了自己一个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“呼呼呼嗖嗖嗖”婴白鬼仗着自己在空中具有优势,反复在那家伙周围疾旋绕圈,晃得妖豹两眼发花,不住嘶吼咆哮,却没胆子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“哼,邪化妖兽的首领,也不过如此。”说时迟,那时快,关横觑准机会照着那只凶鳄就是一箭,“唰嗤啪!”这灵气之箭使用炽烈无比的原火劲汇聚,转瞬钉进了对方前额,入肉三分。

    “轰!”火劲应声升腾,霎时席卷了巨鳄的全身上下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”难以忍受的灼热感,在不住炼化这只凶鳄之王体内的邪气,它此时难以忍受心中的凶戾暴躁,为了发泄痛苦,转身朝着兽群冲去。

    “咔嚓!”大嘴甫张咬中一只妖蜥的腰肋,随即嚼碎对方半边身躯,一股原火之力顺着巨鳄的獠牙利齿窜到了对方体内,让巨鳄稍微好受了一些。

    可是此刻,其余的妖兽凶心大盛,再加上饥饿难忍,俱都飞扑过来,撕扯妖蜥的血肉吞噬,同时也把里面的原火之力咽进了自己肚子里。

    “吱吱吱”

    说时迟,那时快,婴白鬼在半空发出尖啸声,疾掠直落,转瞬来到花斑妖豹面前晃动双拳挟风猛捣,“呼!”炽烈滚烫的拳风扑面而来,妖豹也是急了,硬着头皮挥动前爪与其硬撼一招。

    “砰!”双方对拼发出剧烈暴响,妖豹感觉婴白鬼的力量也不是很强,心中诧异的时候,婴白鬼脸上却出现一丝“你上当了”的诡笑,随即将拳头上的火劲瞬间飙升数倍,猛然打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咣!”一双拳头狠狠擂在妖豹面门、肩头,原火之力疯狂在其身上扩散,这一下妖豹可惨了,烈焰焚身的霎时间,它就已经嚎叫着冲向自己的兽群了。

    “噗噗噗、嗤啦!”发了疯似的妖豹不断撕开身边同伴的身躯,就算是这样,也解除不了身上被烧得通红的痛苦,“嘭!”下一刻,它终于和正在残杀周围邪兽的凶鳄撞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嗷呜呜!!”这俩家伙原本就不合,此时新仇旧恨、被原火烈焰烧灼全身的痛苦夹杂在一起,顿时让它们在咆哮声中恶斗厮杀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行了,婴白鬼,咱们撤退。”

    关横在霎时间发出数十道原火灵气箭,飞矢疾如雨落不断倾泻在前方邪化妖兽身上,却没有杀死一只,而是任由它们受了轻伤,继而互相残杀、传播火劲在彼此身上蔓延。

    “这些彻底邪化的妖兽都没救了,让它们在愁虎涧内自相残杀、消亡殆尽,才是最好的办法。”关横一边向汇合地点疾奔,一边暗忖:“不知道大家那边都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猎獬独自在南边一隅对付大群妖兽,这可是几百只的数量。它在转瞬间布下铺天盖地的金网,嘴里喃喃自语道:“唉,没想到獬爷竟然要独自面对这些家伙,不过要收拾它们也不算是什么难事。”

    “嗷呜呜”电光火石间,几只陷入金网邪化妖兽就开始嚎叫着挣扎起来。

    “混账东西,不要弄脏了獬爷的金网!”下一刻,随着猎獬的吼叫声,金网陡忽旋转收紧,与此同时,周围出现了十几条粗大的淡金锁链,朝着那些不规矩的妖兽狠狠抽去。

    “啪啪啪啪!”随着阵阵剧烈响声,妖兽惨号此起彼伏,而且锁链挟裹着原火劲,也渗透进了它们体内,猎獬大笑道:“哈哈哈,要想脱困而出已经没机会了,你们还是准备自相残杀直到死伤殆尽吧。”

    话音甫落之时,那些体内遭到原火劲侵袭的妖兽已经忍受不住炽热剧痛,朝着自己的同伴扑去……

    “嘿嘿,说起来,对付这些大群的邪化妖兽,还是我最拿手,毕竟咱有金网阵这个‘大杀器’存在。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猎獬轻轻松松吼叫一声,打算就此前往与同伴汇合之地,可是陡忽间,它感到西北方某个角落传来一股诡异妖,那是充满了邪恶气息的东西散发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不对劲,这是什么玩意?”猎獬心中暗惊,立刻决定飞过去瞧个究竟。

    “嗖嗖嗖唰唰唰”风声此起彼伏,眨眼之间,掠空疾行的猎獬就已经来到了邪气散发蔓延的山涧角落。

    “这是?!”仔细观瞧之下,眼前的情景顿时猎獬吓了一跳,原来这里有数十棵漆黑高耸的怪树,它们正中间有一道闪耀异芒的巨大光圈,浓郁的邪气,就是从那里面散发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此物在这里出现,绝不寻常,不管怎么说,先下去瞧瞧吧。”

    打定了主意,猎獬倏地飞落在漆黑怪树附近的一块岩石后,它刚刚到那个地方,侧面冷不丁伸出一只手来,“啪!”下个瞬间已经把猎獬拽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是谁……关横?!”猝不及防之下,猎獬刚要喊出声来,却发现关横在自己面前竖起食指低声道:“嘘,小声点。”

    而后,关横还朝着怪树那边瞧了一眼,猎獬凑到他耳边问道:“喂,你怎么过来了?”

    “废话,这里的邪气冲天,连你都惊动了,我为什么不能过来?”听了他的话,猎獬苦笑一声:“呃,说得似乎有些道理,你发现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那些导致群兽邪化的气息,应该就是从,前方那个光圈里散发出来的,而且……”

    关横顺手亮出掌中的镇守俑在它面前晃了晃:“我刚才已经准备前往山涧口去和大家会合,却突然发现这个东西发出怪响,还引导我来到了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镇守俑有这种神奇功能吗?”猎獬刚说到这里,突然转念一想,立刻说:“难道此物也是从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我和你的推断基本一致,镇守俑很有可能是为了看守前方那个光圈里的某种‘东西’,才被安置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关横此刻低声道:“咱们既然要把镇守俑拿走,这光圈里的麻烦就得一并解决掉,否则的话,后患无穷。”

    “说的是,那你我就进去瞧瞧如何?”

    言到此处,猎獬的语气还颇有几分兴奋之意,关横微微颌首:“可以,不过我建议再观察一下,因为那里面情况未知,咱们贸然进去很可能会遭到伏击或者其余危险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,你是不是谨慎过头了?”猎獬满不在乎的说道:“这样吧,我派几个金线分身飞过去探查,要是确定没有危险,咱们在过去,这下你该没意见了吧?”

    “呵呵呵,我就盼着你这么说呢。”关横轻轻松松往岩石侧面一躺,随即开口:“快,赶紧行动起来,我先歇一会。”

    “呃,上当了,又被你指使。”猎獬虽说早就料到是这种结果,不过还是立刻释放出数道金线,随着唰唰作响的风声向漆黑怪树那边飞去。

    关横说是要趁机休息,其实还是紧盯住前方不放,打算一窥究竟。

    数息间,金线分身就已经飞到漆黑怪树中间了,但是猎獬却突然微微颤晃了起来,关横皱眉问道: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有些失策,看来就像你所说的,前方那一片地方并不容易经过。”

    猎獬此时低声回答道:“我发现黑树散发的气息,再加上光圈内的邪气,对自己分身的影响相当大,甚至影响到了我这个本体,让我感到极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关横顿时感到有些不对劲,于是说道:“有些古怪,快,赶紧把你的分身收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既然已经到了那里,岂能无功而返?”猎獬的犟脾气也被挑动起来了,它低声道:“獬爷就是拼着不要这几个分身了,也得知道光圈的秘密。”

    “呜呜呜”

    此言甫一出口,数十棵漆黑怪树周围顿时刮起一阵剧烈风声,猎獬那几只分身在强风中间不住摇曳颤晃,危机四伏,可是它们仗着本身能够释放些许五行灵气抵御不适感,故此俱都坚持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猎獬,听话,赶紧把分身收回来!”关横此时心急火燎的低吼道:“再这样下去,连你都会有危险的。”

    “呃?!”在这个时候,猎獬也感到自己的魂体产生痛楚,心中着慌,便想听从关横的意见把分身化为金线强行收回。

    可是霎时间,几十棵漆黑怪树突然发出“唰唰唰”声响晃动不止,紧接着用散发邪气的枝杈朝着金线分身包围而去。

    “岂有此理!”见此情景,猎獬气得大吼一声就想冲出去,关横却叫道:“别急,对方就是想诱你出去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话音甫落,就听见巨大光圈内风声疾涌,“嗖嗖嗖”说时迟,那时快,里面骤忽伸出十余只邪气凝聚而成的怪爪,向着金线分身疾袭而去。

    “糟糕,它们要把你的分身拽进光圈。”关横呼喊的同时,倏地摘下似雪弓,弓弦急颤的瞬间接连出箭,“嗖嗖嗖当当当!”炽烈的火灵气之箭顿时贯穿绝大部分漆黑怪树。

    “吱吱吱!”下一瞬间,突然浮现而出的婴白鬼双手齐扬,霎时汇聚出一个巨大火球,“呼!”在奋力抛扔下,火球径直飞向光圈那些伸出的邪气之爪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!”原火之力凶猛爆发,炸得邪气之爪溃散消失。关横此时大喊道:“是时候了,赶紧收回你的分身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猎獬答应一声,顿时收回了五道分身,不过它多了一个心眼,倏然间控制最后一个金线分身钻进了前方光圈。

    “嗤啦!!”电光火石间,冲进去的分身就被里面强大的邪气威压碾碎,作为本体的猎獬陡忽发出一声厉吼:“呃啊啊啊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听到关横询问,猎獬立刻叫道:“我知道光圈里是什么了,刚才让分身冲进去的刹那间,它已经把瞧见的情景都传送回来了,那是……一个巨大的邪气黑洞,它已经包围了某样东西,好像要把对方彻底吞噬殆尽似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这是一个重要情报,看来咱们有必要冲进去看看。”关横看了猎獬和婴白鬼一眼,随即半开玩笑的问道:“怎么样?准备好了吗?”

    “吱吱吱!”婴白鬼斗志与战意高炽,此时尖啸一声,表示毫无畏惧。

    猎獬说道:“当然要进去,不然我可就白白赔掉一条金线分身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咱们走。”说完这句话,关横拔身疾掠,向着前方巨大光圈冲去,“唰唰唰!”说时迟,那时快,周围的漆黑怪树纷纷围拢上前,要阻止他前进,关横立时吼道:“碾碎它们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