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御鬼者传奇 >正文 第2212章 镇守俑
    “没问题,那我就让金线分身去了。”猎獬魂影在关横身边乍隐乍现,随即又说道:“说来也奇怪,这山涧内的气息倒真是透着一种诡异,你感觉到没有?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关横向左右看了看,这才开口:“到处蔓延的都是炽烈原火之力残存气息,要说这里没有古怪,打死我都不相信。”

    “公子,你看。”若桃突然指着面前山间峭壁的一侧叫道:“那里好像有一片蓝色的果实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看来就是云小飘和汪桐说的‘避暑蓝杏’了。”关横笑道:“咱们多摘一些走,让卿凰和小黑尝尝。”

    “呜叽叽!”此时此刻,白眉老猴自告奋勇,要上去摘取蓝杏,若桃说道:“也对,这种活计让你来做是最合适不过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还在身上摸了摸,而后长叹一声:“糟了,出来的匆忙,连什么网兜口袋之类的东西都忘带了,要如何装这些蓝杏?”

    “这个嘛,我来想个办法。”猎獬的话音甫落,立刻用十余道金线互相缠裹、编织,使其成为了一个能斜背在老猴身后的金线篓子,关横和若桃齐声笑道:“这东西不错啊,结实吗?”

    “呵呵呵,那当然是一等一的结实、牢固耐用,也不看看是谁制造出来的。”猎獬说这话的时候,颇有几分得意,关横挥手道:“老猴,去吧。”

    那猢狲闻听此言,立刻叽叽叫着往远处峭壁跑去。“你们看,花回来了。”若桃的声音甫落,四只花已经抿翅收翎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猎獬听它们“呱呱咕咕”叫了一阵,便告诉关横:“花之前跟到这里,就不见了对方踪迹,但是婴白鬼却在西北角落的灌木丛内发现了那家伙的脚印,它已经守在原处,等着大家过去呢。”

    “嗯,既然如此,猎獬,你留一个分身在此等候老猴,咱们先去灌木丛看看。”说罢,关横立领着大家疾奔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少时片刻之后,关横、若桃和猎獬来到了婴白鬼守候的地方。

    和对方汇合之后,关横看了看地面上的足迹,微微颌首点头:“没错,又是那种巨大的脚印,如此推测的话,那家伙应该就在附近躲藏才对。”

    若桃附和道:“公子说的是,咱们进了的地方,是整个山涧唯一的通路,怪物体型庞大,要是直接离去,没可能不惊动大家。”

    “婴白鬼、花,你们赶紧找找吧。”他的话音甫落,大家便各自飞了出去,就只是数息时间,前方不远就有花叫声响起:“咕咕咕”

    “走,过去瞧瞧。”关横和若桃赶到的时候,发现花正用力刨动脚下泥土,似乎是找什么东西,下个瞬间,只听见“咯啷”一声,鸟爪就已经拨拉出来某样坚硬物体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玩意?”若桃走过去仔细观瞧,而后说道:“公子,你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关横胆子比较大,伸手就把此物抄了起来,而后仔细观察起来。若桃在旁边嘀咕了一句:“嘿嘿,有鼻子有眼有胳膊有腿,倒像是个小人儿。”

    “不对,此物叫做‘俑’。”她身侧的猎獬说道:“我在人间是很少见到这样的东西,不过五行神大人们经常用此物作为镇护宫殿的看守……”

    “啥?就这么个巴掌大的玩意,还是看守?”若桃失声叫道:“它怎么守卫宫殿,难道会发出狗叫吗?”

    “别瞎说,‘镇守俑’是一种被五行灵气加持、极为厉害的有灵之物,它们……”猎獬刚说到这里,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事情,它立刻叫道:“关横,快把这东西扔出去,越远越好,快点”

    “你在说什么?”关横有些不明白猎獬的意思,可就在下个瞬间,他掌中的“镇守俑”突然大放豪光,紧接着就像是增长了万钧之力似的,关横几乎拿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不好!呃啊啊啊”电光火石之间,他奋尽全力厉吼一声,骤忽将手里镇守俑飞掷而出:“呼”

    “唰唰唰!”霎时间劲风涌动之声频起,那巴掌大的镇守俑陡忽在空中暴长无数倍,变成一个躯体巨大、足有十丈高的巨大人形。

    “果然不出我所料。”猎獬此时大声叫道:“这东西果然是某位神祗遗留下来的‘镇守俑’,小心,它的力量惊人,就是普通紫气王者也经受不住对方强力一击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!居然如此厉害?”闻听此言,关横和若桃身躯微颤,不过他们也算是久经大敌之人,“临危不惧”这个念头,早就在脑中根深蒂固了。

    “嗷嗷嗷”电光火石间,巨大镇守俑高声咆哮,骤忽晃动一只拳头狠狠捣向地面上的关横,“呼!”这凶猛无俦的拳风吐劲范围超过数丈,关横要是中拳,只怕就要被捶成肉饼了。

    他心中呐喊一声:“开玩笑,我可不会硬接这种攻击的!”

    “猎獬,你来拦住它!”关横的话音甫落,倏地一挽身边若桃的手,他俩顿时倒掠出去数余丈。

    “你就知道把难啃的骨头留给我。”独角猎獬听了这话,只得硬着头皮施展蕴藏五行灵气的淡金锁链,“唰啦啦!”锁链缠住对方巨拳的瞬间,它已经挪移到了半空对方身后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停下来,呃啊啊啊”猎獬的咆哮声骤忽响彻天地,它的力气也是狂悍无俦,更何况还有五行灵气作为辅助,顿时狠狠遏止镇守俑即将落地的拳头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咯剌剌”饶是如此,距离地面尚有丈余的拳头劲风激荡不已,把原处震得下陷龟裂,土石四迸飞溅。

    “嚯,好厉害。”若桃在远处喃喃自语道:“这家伙就是胜在体型实在庞大,我们就是出一百拳,也比不上它这一下的威力。”

    “说的也是,和这种怪物力敌,根本就不是明智之举。”关横双眼倏忽一眯:“糟糕,看样子猎獬也只能拖住它数息时间,还是让我来帮忙吧。”

    “唰!”电光火石间,关横亮出似雪弓亮出十余道挟裹劲风的灵气飞矢,“嗖嗖嗖”疾响陡起,它们已经接二连三飙向巨大镇守俑的头顶。

    “啪啪啪、当当当!”疾如骤雨般的飞矢钉进巨大镇守俑的头部,这家伙虽然不知道疼痛,但也觉得受到骚扰,顿时腾出另一只手拦在自己面前,以此为“盾”格挡灵气飞矢。

    “哼,视线被遮住了吧?婴白鬼、若桃,咱们冲!”关横的话音甫落,自己已经率先向镇守俑疾奔而去,被动挨打可不是这群人的风格,与其在这里等着对方的拳头落下,倒不如主动进攻。

    “唰!”说时迟,那时,劲风陡起又止,婴白鬼魂影瞬间挪移到空中,照准巨大人俑的面门就是狠狠一拳:“咣!”

    “嗷呜!!”婴白鬼拳劲威力无俦,这家伙中招以后登时一偏脑袋,有些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哗啦啦”电光火石间暗影飙飞,若桃甩动锁链断掌搭住了巨俑躯体的某个位置,自己“噌噌噌”向上疾爬而去。另一边,关横用妖虫筋钩爪也爬到了镇守俑后背上。

    “嗷嗷嗷嗷”巨俑这家伙此刻悍然挣脱了猎獬的淡金锁链,正想继续挥拳砸落,却发现面前目标全部消失,直把它气得怒吼咆哮。

    下一刻,若桃已经抢先爬到了巨俑的前心附近,而后亮出吞雷刃。

    “呀啊啊”“当!”随着怒吼声,锋刃在瞬间直戳对方躯体,但是却被高高颠起,若桃气得大骂:“这家伙是什么玩意构造,如此坚硬?”

    “小心!”关横的示警声赫然响起,镇守俑的大巴掌就已经挟风拍向若桃所在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我的天呐!”听到脑后恶风不善,若桃登时倒吸一口凉气,说时迟,那时快,她倏然松开掌中锁链,身躯如同流星直坠迅速向下方落去。

    “咣!”这一掌落在巨俑自己身躯上,打得原处深凹内陷,碎片四分五裂,若桃用锁链断掌把自己吊在对方躯体的另一个部位,嘴里哈哈大笑:“活该!”

    可是转瞬间,镇守俑体内涌出无数灵气席卷那里,竟然将受损的位置彻底复原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自愈的也太快了吧?”见到对方变态的治愈能力,若桃胆战心惊,不过她又看见关横已经从对方背后爬上头顶,顿时咬牙叫道:“公子,给它来一下狠的。”

    “笨蛋,你这是通知镇守俑,我到了它近前是吧?”关横气得七窍生烟:“小女鬼,你真是猪队友!”

    “呼”他的话音甫落,已经察觉危机的巨俑登时挥拳打向自己面门,那里正是关横所在的地方,吓得他迅速一缩身,堪堪避过这一击。

    “砰、咣!”就像刚才一样,镇守俑的头部侧面被自己拳劲所催,应声塌陷内凹,还出现了破洞,但是下一刻,又有大量灵气从巨俑内部涌出,开始修复它的缺口。

    “奇怪,要驱动控制如此巨大一个家伙,需要的灵气不在少数,它这样无休止的耗费灵气?”

    关横心中一动,立刻扬声叫道:“猎獬、婴白鬼,我来诱使这家伙破坏自己的身躯,你们想办法钻进内部去瞧瞧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吱吱吱”它俩一答应,关横马上晃动身形挪移到镇守俑头部的另一侧。

    “呼!”这巨大家伙果然是没脑子的空壳,依然挥拳直捣,“砰、哗啦!”半边脑袋应声粉碎,猎獬和婴白鬼在顷刻间挟风而落,哧溜一下钻进了对方裂开的缺口内。

    “呼呼呼”迎面而来的就是试图窜出躯体,治愈缺口的灵气,猎獬见状老实不客气,瞬时将其吸收殆尽,而后还对婴白鬼叫道:“一起摄取这些灵气,我就不信没了它们,这镇守俑能够支撑多久。”

    “吱吱。”婴白鬼答应一声,立时照着它说的来个依样葫芦。

    “走”就这样,兽魂与鬼物在对方体内乱窜,寻找这家伙的弱点,而关横和若桃则是在镇守俑表面不断挪移游走,诱使它不断轰击拍打自己的身躯,弄得碎片噼里啪啦不断坠落在地。

    镇守俑的灵气来自体内,因为猎獬、婴白鬼不断吸收其体内灵气,没有它们提供修补治愈的能力,这巨俑全身已经千疮百孔,濒临崩溃了。

    “咦?这是……”陡忽间,猎獬来到巨俑内部某处,赫然发现一片殷红古怪的扭曲纹路,就是这些东西,在不停散发灵气。

    “吱吱吱、吱吱吱!”

    婴白鬼此时尖叫不止,是想提醒猎獬赶紧破坏此物,而后出去与关横汇合,可它却说道:“不着急,也许了解一下这些东西,咱们就能够把镇守俑缩回到原来大小,你先去通知关横,让他找机会来这里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吱吱……”婴白鬼的表情微变,觉得对方有些多事,不过既然猎獬提出来了,那就照做吧。

    “呼!砰砰砰砰!”电光火石间,拳影疾飙直捣,纷纷落在殷红纹路侧面某个位置,打得那里不断发出“咯剌剌”脆响,继而轰隆粉碎一个硕大的窟窿。

    “嗖嗖嗖”婴白鬼魂影顷刻间飙出窟窿破洞,赫然出现在外面的关横与若桃眼前。

    “吱吱吱、吱吱吱!”一连串尖啸声传进关横的耳朵,他注意到对方指着那个破洞,不断示意自己过去,于是便叫道:“好,你和若桃在这里拖延对方一会。”

    言到此处,关横唰啦抖出妖虫筋钩爪,此物闪电般抓住了破洞边缘,他顺势就疾荡了过去,“哧溜!”下一刻不偏不倚合身钻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嘭!”就在关横消失的瞬间,镇守俑的巨掌再次狠狠拍在了那个缺口上,不过没打中对方而已。

    “你可来了,我正在推算这些殷红纹路到底是什么东西。”猎獬看到关横落在自己身边,它又继续说道:“根据我的推测……”

    “轰隆隆轰隆隆”此话还没说完,镇守俑的巨大身躯就已经开始不断抖动,继而散落无数碎片,啪嗒坠地。

    “糟了,要是不赶紧想办法回收此俑,那它可就变成废物了。”

    猎獬知道现在情况紧迫,便对关横说道:“看见这些散发灵气的纹路了吗?我想,你的五行之力也许可以将其破解,让巨俑缩小到原来的尺寸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