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御鬼者传奇 >正文 第2211章 愁虎涧(第一更)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没等对方犹豫,关横接着吼道:“别耽误时间,出去的越多,我们这边离开的机会才越大,快走!”

    说罢,他伸手一推汪桐和古桑女,二者顿时冲向裂开的狭长空间缝隙,婴白鬼紧随其后,“呼呼呼!”转瞬之间,风声再起,大家顿时消失在这边。

    “嗖嗖嗖!”古桑女和汪桐在下一刻挟风落在了岩洞内,头顶正是那个黯淡无光的古镜。

    “糟糕啦。”古桑女尖声叫道:“这镜子周围珠子的灵气已经耗光,关横和若桃还有火们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冷静点,我想一定会有办法的。”汪桐的话音甫落,婴白鬼在旁边突然发出尖啸声,朝着古镜疾飙而去,“呼!”它嘴里的鬼王珠挟风而出,紧接着就在古镜周围急速旋转,不停散发五行灵气。

    “对了,灵气耗尽,及时补充的话,古镜光柱肯定能再次出现。”汪桐连忙叫道:“还有谁可以输送灵气给那古镜。”

    说时迟,那时快,十几道从四面八方疾飞而来的猎獬金线分身齐声大喊:“当然是我们了。”

    “呼呼呼唰唰唰”霎时间劲风频起,猎獬分身汇聚成了一股精纯灵气。

    这灵气在空中聚而不散,顺势涌进了婴白鬼的鬼王珠内,让此物更添威力,汪桐此时一声低吼,把自己本身的灵气汇聚而出,然后就是古桑女的……

    那颗鬼王珠散发疾旋的灵气涡流越来越大,可是汪桐脸上还是泛起了焦急之色:“不行,这些灵气还不够打开缺口缝隙,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哑哑、哑哑哑!”说时迟,那时快,不远处骤忽传来了双妖小娃的叫声,它们方才在洞口那边和花、蓝隼玩耍,此刻才赶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唰唰唰”金妖、玉妖见到汪桐他们的一瞬间,立刻就感到事情紧急,于是齐刷刷挥手释放出了自己的灵气罩住空中鬼王珠。

    “呼呼嗖嗖”这一下,珠子的灵气顿时无限扩散开了,霎时涌进了古镜内部,“唰!”眨眼工夫,一道粗大的光柱就在前方应声浮现了。

    “出来喽”电光火石间,若桃抱着两只小火从光柱内纵跃而出,接下来就是关横和老猴也跟着跳了出来,他们身后还隐隐传来了几个火首领的叫声,意思是让大家多多保重。

    大家此刻扭项回头,朝着空间缝隙彼端的对方挥挥手叫道:“再见了,火们。”

    “哞哞……”那几只小火虽然有些舍不得离开出生的故乡,此时发出低鸣,不过毕竟外界的事物更能吸引它们,小家伙们大概很快就可以适应的。

    “汪兄,走吧,洞口那里还有几只玄翎花和赤顶蓝隼在等着咱们呢。”关横说完,便领着大家朝那边走去,来到入口,汪桐和两只蓝隼见面,都是异常高兴。

    “对了关横,云大姐好像还有一件事叮嘱咱们来着。”古桑女挠了挠头说道:“可是我、我已经记不起来是什么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记得。”关横笑道:“她说离宫里的食材不是很多,让咱们采摘一些什么来着,哦,‘避暑蓝杏’就是这个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呵,原来云小飘又指使你们做事了?这可是她的老毛病。”汪桐此刻笑言道:“避暑蓝杏都生长在愁虎涧的峭壁上,要去的话,我可以领路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就不必了,你和古桑女应该带着双妖小娃、火们先回去。”关横说:“我怕耽搁的太久,离宫里的人会吃不准情况,汪兄,只要云大姐和火蜥蜴看见你没事,应该就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呃,说的也是,毕竟我离开好几天了。”

    汪桐点了点头,决定还是接受关横的建议,带着火们和古桑女先返回离宫。目送他们离开以后,若桃说道:“公子,该去愁虎涧采摘蓝杏了吧?”

    “嗯,等到办完这些小事,咱们就能回去喽。”关横话音甫落,立刻笑道:“好久没有舒活筋骨了,若桃、老猴,还有花,大家就比一比,看谁能够最先到达愁虎涧吧,走着”

    “噌噌噌”说时迟,那时快,他拔身似电健步如飞,转瞬就已经飙出去一箭之地了。

    “公子,你竟然偷跑,太不公平了!”若桃见到自己已经落后,顿时气急败坏追来上去,同时起步的还有白眉老猴,花们则是振翅疾飞,奋起直追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哗啦、咔嚓!”奔跑中,关横一脚踩到了下方枯树,仓促间差点一个跟头滑倒,若桃趁机拉近了一段距离,她禁不住笑道:“活该,这就是你耍弄小花招的下场。”

    “死丫头,竟敢笑话我?!”关横刚要再骂一句,陡忽感到头上黑影晃动,昂首细瞧,顿时气得五官扭曲:“死猴子,你也来这手?”

    原来白眉老猴更有主意,它借助空中树藤迅速悠荡向前,已经有反超之势了。

    “这种招数我也可以,别以为只有你会。”关横说完,倏地拽出怀里的百尺妖虫筋钩爪,“呼呼呼唰!”转瞬间挟风飞掷而出,啪嗒一声勾住了前方树枝,关横也顺势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叽叽?!”老猴听到脑后风声甚劲,扭项回头一瞧,顿时发出惊叫,原来是关横追了过来。若桃奔跑时看见头顶上很热闹,她发现关横和猴子在耍花样,也气得够呛:“哼,那我也来!”

    “哗楞楞呼!”若桃的锁链断掌赫然疾甩而出,而后缠住上方树杈,自己迅速悠荡飞起。就这样,关横、若桃和一只猴子较上劲了,在空中飞来飞去,不过大家的运气没办法一直持续下去。

    电光火石间,关横的妖虫筋在抛出去的时候和若桃那条锁链不幸缠绕在了一起,他俩登时尖叫着向下方摔去。

    “咯剌剌”好在关横闪电般用右手五指狠狠扣在了树身上,左手又拽住若桃肩头,大家总算一时没掉下去。

    “呜叽叽、叽叽。”此时此刻,老猴蹲在附近枝杈上抚掌大叫,在嘲弄他们。

    “死猢狲,你敢笑话我?!”若桃也是一时气急了,顺手甩出腕上的锁链,“唰啦!”正好缠住对方脚踝。

    “猴子,你给姑奶奶下来!”随着若桃一声怒吼,她手上锁链用力疾拽,顿时把被缠住脚踝的老猴拉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呜叽叽”老猴也没想到若桃如此暴躁,它尖叫一声立刻倒栽葱摔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啊?!”关横眼见着对方向自己这边砸了过来,急忙闪身躲避,没想到手上一松,自己和若桃也掉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嘭!”关横率先摔在了地上,“咣当!”紧接着就是老猴,他们听见空中若桃一声大喝:“喂,我也下来了!!”

    “赶紧过去接住她。”关横手疾,飞脚踹在老猴身上,这家伙登时翻滚了过去,“砰!”若桃的身躯正好落在老猴头顶,硬生生把它给砸进了地面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好险。”若桃晃悠悠的站起身,而后气呼呼的对白眉老猴叫道:“活该,谁让你嘲笑我的,没把你砸成肉饼已经是便宜了。”

    “叽叽……叽叽……”老猴此刻晕头转向,在那里不住地低鸣哀叫晃脑袋,关横见了立刻笑了起来:“哈哈哈”

    “笑什么笑?都怨你!”若桃马上又把矛头指向他,随即叫道:“要不是你在树上荡来荡去和它斗闹,我又怎么会掺和进去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怎么这里面还有我的事?你这把火面积烧得也太宽了吧?”关横嘟囔了一句,然后赶紧岔开话题说:“先别管那些事情,我觉得咱们好像走错了路,瞧,连花都飞没影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迷路……”若桃和老猴对于辨认方向这种事情一向都是半个白痴,听到关横这么说,她俩顿时急了,若桃催促道:“公子,想想办法吧。”

    “呃,对了,婴白鬼。”关横还没忘了自己身边还有个帮手,立刻将其呼唤了出来:“快,你赶紧飞到半空去寻找花,顺便指明我们前往愁虎涧的方向。”

    “吱吱吱”婴白鬼尖啸一声腾空飞去,关横说道:“咱们也别闲着,继续往前走,总能找到正确的路径。”

    “走就走。”若桃没好气朝着老猴额头赏了个爆栗:“都是因为你,我的衣服都弄脏了。”

    “叽叽、叽叽。”此时此刻,老猴可不敢对若桃有什么不满,因为这位姑奶奶只要一发火,随时都有可能拎着吞雷刃追杀自己的,它只能低低叫了两声,而后跑到关横身边去了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关横突然驻足不前,他对着身边俩同伴说道:“怪事,怎么婴白鬼也不回来了?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若桃说:“呃,它和花不会都被麻烦给缠住了吧?”

    “叽叽、叽叽叽”突然间,白眉老猴伸出一只爪子指着大叫,关横和若桃拢目光细瞧,登时倒吸了一口冷气:“这么多尸体?!”

    前方十余丈的地方,是一片低矮的灌木丛,那里倒毙了不少妖兽、妖禽的尸骸,大家急忙奔跑过去确认,发现这些家伙大部分都是受到重击,被硬生生打碎脑壳或是躯体而死。

    “好厉害,这里不乏邪化的紫气妖兽存在,居然也是一击毙命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若桃的话,关横分析道:“死在这里的,大部分都是彻底邪化的妖兽,我估计,大概是某种实力强横、有十分厌恶它们的家伙做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叽叽、叽叽。”就在这时,白眉老猴在旁边叫了两声,似乎是有所发现,关横赶忙三步并作两步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若桃,你看,这些深坑边缘像是烧焦的痕迹。”他俯下身,指着面前坑洞说道:“一前一后,向远方延伸,告诉我,你觉得它像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若桃突然灵光一闪,而后失声叫道:“是脚印,这脚印好大呀,每个足有数尺长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就是脚印。”关横摸着下颌低语道:“对方的躯体庞大,可是动作却不慢,在击杀众多邪化妖兽之后,‘它’从容离去,除了这些足迹以外,什么痕迹都没留下。”

    “庞然大物,啧啧,这家伙到底长得什么模样?为何要攻击邪化妖兽呢?”若桃喃喃自语,不由得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“吱吱”

    “咕咕咕呱嘎”就在下一刻,他俩耳边陡忽听见了婴白鬼和花的声音,急忙昂首细瞧。原来是婴白鬼把三只花引了回来,关横见状叫道:“喂,怎么少了一只?它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咕咕、咕咕。”电光火石间,三只花纷纷落地,对着关横一阵鸣叫,婴白鬼这时也飘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唉,听不懂你们说话,真麻烦。”关横倏地一弹手指说道:“猎獬,你来翻译吧。”

    “哦,这些鸟是在说,婴白鬼去找它们之前,自己发现了一个巨大的怪物,浑身冒着火光在附近乱窜,见到那些邪化妖兽扑过去就打就杀,十分凶狠。”

    猎獬稍微一顿,这才继续道:“花们觉得那家伙好像要失控的样子,故此留下一个同伴监视对方动向,其余的回来和婴白鬼报讯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,对方浑身冒着火光?这个倒是有点意思。”关横随口问道:“它们知道怪物朝着什么方向去了吗?”

    “呃,应该是、应该是东北方。”猎獬回答:“看样子和你们的目的地很接近。”关横和若桃对望一眼齐声叫道:“是愁虎涧?!”

    “公子,咱们应该去瞧瞧。”若桃这时摩拳擦掌的说:“难得遇到一个怪物,这可要好好‘玩乐’一番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唉,你就知道玩。”微微摇了摇头,他说道:“好吧,反正咱们也得去一趟,顺便看看对方也无妨。”就这样,在低空盘桓的花带领下,他们一口气跑到了数里之外的愁虎涧边缘。

    “就是这个地方?”若桃向四周打量着,嘴里说道:“到处都是挂满野藤的悬崖峭壁,你说那个巨大怪物会躲到哪里去呢?”

    “这可就说不定了。”关横言道:“还是赶紧把负责监视对方的花找回来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去!”关横一挥手,三只花顿时朝着几个方向飞去,婴白鬼浮在半空中,吱吱叫着请示自己是否也要去寻找一番。

    “不必了,你还是留在我们身边好了。”关横此时说道:“地面搜索,我会让猎獬分身去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