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御鬼者传奇 >正文 第2210章 出手营救(第五更爆发)
    “汪桐,别说傻话了!”听到对方的言语,关横目眦欲裂的吼道:“我来这里是为了救你,而不是为了把好兄弟送上死路的,放心,我一定会救你的!”

    似乎是感到了关横无比炽烈的杀意,那巨石缝隙内缓缓渗透出来的奇邪寒流有所反应,居然转瞬间在空中凝聚,继而化作一只挟裹森然冷意的巨爪,“呼!”朝着他这边急袭而来。

    “我来对付它!”说时迟,那时快,若桃不等关横动手,自己怒吼一声抡着吞雷刃就迎了过去,“唰唰唰、嚓嚓嚓!”这神兵在凌空劈砍的瞬间,暴现出一抹赤红原火之焰,登时向寒气巨爪攻去。

    “嗤啦!”强大的刀劲硬生生扯碎巨爪,此物溃散之后立刻借着一股邪风涌回了巨石缝隙内。

    “哈哈,公子,你瞧见没有?”若桃扭头笑道:“我赢啦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暂时打退而已,有什么好得意的?”关横的话音甫落,顿时挥手叫道:“婴白鬼、老猴,咱们分成三个方向,各自施展原火之力,把这个巨岩直接包围起来!”

    他的目的很简单,就是彻底炼化困住汪桐的奇邪寒流,这东西必须铲除!

    “叽叽!”

    “吱吱吱”电光火石间,尖叫的婴白鬼和老猴向左右抢前几步,与居中的关横形成三角之势,而后豁尽全力释放火灵气。

    “呼呼呼”顷刻,炽烈风声陡起,大股原火之力顿时将四周包围,变为一个“原火圈”,岩石被困在当中了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呜”

    受到前后左右炽烈火劲的烧灼影响,岩石缝隙内的奇寒气流不住应声缩小,这家伙经过千年岁月被禁锢在此,已经有了些许自主意识,它意识到这样下去,自己必是溃散湮灭的下场,登时狗急跳墙!

    “咯剌剌”清脆迅疾的冻结声响起,被寒气控制住的汪桐顿时发出凄厉痛吼:“呃啊啊啊”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见此情景,若桃显得有些惊愕,对面的汪桐已经强忍剧痛大叫道:“这家伙在和我的意识沟通,说是不把火劲撤去,它就要冻碎我的魂体,关横!别管我了,赶紧加强原火圈的威力,彻底毁了邪气寒流,呀呀呀呀”

    感到汪桐所说和自己的意愿背道而驰,那凶猛的奇邪寒流顿时加快了冻结对方魂体的速度。“可恶,难道就这么被对方要挟不成?”

    关横此时气得额头青筋乱迸,可是一看到汪桐痛苦的表情,他也有几分投鼠忌器,只得把手臂扬起,要命令婴白鬼和老猴把原火劲撤去。

    “哞哞哞”就在下个瞬间,三只火首领突然昂首咆哮,它们晃身形向前疾窜,“噌噌噌!”顷刻越过原火圈到达了巨岩石近前。“危险,不要太过接近……”

    关横的话还没说完,其中一只火微微扬起下颌,猛力吸起周围的原火之力,继而朝着汪桐那边喷出无比炽热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呼呼呼”劲风涌动,这股力量不停在即将被冻僵的汪桐魂体周围徘徊萦绕,居然在为他缓解奇寒压力。

    “哞哞哞!”其余两只龙鳞火也来个依样葫芦,吸取原火之力,向汪桐喷吐炽热气息,他的压力顿时大大缓解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好极了,就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看到火的办法有效,若桃高兴地大叫起来。电光火石间,关横脑中突然出现了一个完整反击计划,他立刻笑道:“汪桐,我要让这劳什子的奇邪寒流知道,禁锢你就是导致它自己被毁灭的诱因!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闻听此言,汪桐心中有些纳闷惊异,可就在下个瞬间,关横他们已经有所行动了。

    迅速掏出几颗的东西,关横抖手就将其抛给婴白鬼:“接住这个,找机会让汪桐吞下去。”“吱吱吱”对方一声嘶鸣,魂影倏地消失在原处。

    “嗖嗖嗖”说时迟,那时快,婴白鬼欺近巨大岩石,因为它周身散发着炽烈火劲,对方骤感危机袭来,于是控制着数股疾涌气流窜出缝隙,想要裹住婴白鬼魂体。

    开玩笑!婴白鬼身经百战,实力何等厉害,它又不是汪桐,岂能被轻易抓住,更何况对方就是碰到婴白鬼也拿它没办法。

    “呼呼呼唰唰唰”风声起伏频响,仅仅是眨眼的工夫,婴白鬼就在半空晃出数十道挟风残影,那几股寒气根本捕捉不到它的动作。

    “嘭嘭嘭!”下一刻,婴白鬼的重拳应声落在岩石正面,它不是用蛮力将其摧毁,因为那样会让更多寒流涌出,婴白鬼是用自己的火劲迅猛渗透进岩石缝隙内部,借此攻击邪气。

    “嗡嗡嗡”被炽烈火劲一催,巨石发出暴响震颤,禁锢汪桐的那些寒气锁链顿时被削弱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吱吱!”电光火石间,婴白鬼将一颗珠子抖手飞掷,招呼汪桐张嘴接住。

    “这是何物?!”汪桐来不及多想,张嘴咬住,“咯!”接触到这东西的瞬间,他就感到一股无比炽烈的火劲在自己魂体内游走不息。

    “是原火之力!!”大喜过望之下,汪桐将珠子咽下,此物正是蕴藏了火灵气的沙蚌珠,关横此刻喊道:“这些还不够,婴白鬼,继续让他吃,直到汪桐可以自行挣脱桎梏为止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你打的是这个主意。”闻听此言,汪桐哈哈大笑:“好极了,快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嗖嗖嗖”顷刻间,婴白鬼再次掷出数颗火灵气珠子,都被汪桐一股脑吞下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他的魂体表面已经变成了闪耀赤红异芒的模样,说时迟,那时快,汪桐一声暴吼:“开!”

    “砰砰砰、啪啪啪!”无数缠裹汪桐的蔚蓝寒气锁链顿时被震断,随即化为漫天齑粉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“嚯哈哈哈老子脱困了!”下一刻,汪桐大笑着向关横这边疾飞,但是与此同时,岩石缝隙内赫然涌出大股奇邪寒流,朝他迅猛席卷而来。

    “还玩这一套?不管用了!!”关横在瞬间摘下似雪弓,弦声急颤,“啪啪啪、嗤嗤嗤!”三道火灵气之箭登时贯穿那股寒气!

    “嘭!”随着一声巨响,邪气寒流在空中应声爆碎。“唰!”汪桐魂体霎时落在了大家身后,关横随即吼道:“原火圈,收!”

    转瞬间,三只龙鳞火晃身而动,“噌噌噌”纵跃出火圈范围,紧接着,婴白鬼和老猴迅速控制火灵气将圈子缩小,那块巨大岩石陡忽发出咯剌剌龟裂脆响,里面的奇寒邪气登时锐减九成。

    “咣啪啪啪!”被烈焰灼烤的巨石产生异变,它表面出现无数摇曳火焰的纹路,而且还在不断延伸。

    “嗯,看来用不了一个时辰,所有的邪气就会被彻底炼化了。”汪桐此时松了一口气,对关横说道:“谢了兄弟,你又救了我一回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呵,既然当我是兄弟,就别计较这么多了。”关横拍了拍对方的肩头笑道:“说起来你的运气不错,摔个跟头竟然都能让自己穿到这神秘空间来。”

    “狗屁的运气不错!”汪桐笑骂道:“这种倒霉事不要也罢。”

    “叽叽、叽叽。”此时此刻,发出叫声的白眉老猴和婴白鬼全都跑了过来,关横说:“喏,我可不敢一个人独揽救你的功劳,它们两个和若桃也出了不少力呢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在场诸位个个都是我老汪的救命恩人,在下感激不尽,还有龙鳞火,你们真是厉害,竟然能想到吸收原火劲来救我,嘿嘿嘿。”

    他说到这里,突然瞥了一眼旁边的白眉老猴,他稍微一愣,登时惊喜叫道:“这不是戾火豪狨吗?真是太罕见了,关横,你是从哪里找到它的?”

    “在大西漠远征魇化盟的时候遇见的。”关横拍了拍老猴的肩头说道:“别看这家伙瘦骨伶仃外表不起眼,可是实力之强连我对付起来都不敢大意,在一路上帮了我不少忙。”

    “叽叽、叽叽。”听见关横当面夸奖自己,老猴乐得手舞足蹈起来。“小子,好事儿都让你撞上了,这才是运气啊。”

    汪桐看着老猴羡慕不已,他说:“要知道,这戾火豪狨、龙鳞火都是祝融大人以前最喜欢的宠兽,不只是因为它们实力很强,而是因为忠心的缘故,只要是对方认定的主人或者朋友,肯定会不遗余力的尽心帮助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说的也是。”关横此时道:“对了,咱们赶紧返回火的窝巢吧,古桑女和猎獬还在那里照顾它们受伤的同伴,也许还需要我们出手相助。”

    “嗯,这是应该的。”汪桐微微颌首点头,即刻和关横他们返回了火的峡谷住处。经过大家出手紧急救治,所有的火很快就转危为安了。

    “汪兄,这里的事情已经解决完了,咱们也是时候返回祝融离宫了吧?”听到关横这么问,汪桐道:“不错,在那之前,我还想和火首领商量些事,请你和我同去。”

    不一会,汪桐、关横便来到了火的面前,他先开口说:“诸位,我来自祝融离宫,这个你们是知道的,现在离宫里的火灵兽类稀少,所以我想邀请几只火去离宫居住,你们看如何?我会好好照顾大家的。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三只火首领脸上出现了几分惊喜之色,它们立刻发出哞哞叫声,唤来了所有同族,经过问询之后,关横他们遇到的那只小火和几个同伴跑了出来,小家伙们都决定与汪桐上路。

    “呵呵呵,想不到会如此顺利,这下好了,以后祝融离宫肯定会变热闹的。”汪桐喜滋滋的抱起一只小火,古桑女、若桃她们也笑着各自抱起喜欢的那只,开心逗弄起来。

    关横说道:“接下来就剩一个问题了,就是大家该怎么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呃,这个我恐怕帮不上忙了。”汪桐有些尴尬的笑道:“因为我是不小心掉进神秘空间的。”

    关横看了看若桃和古桑女,继续说:“我们顺着古镜发出的光柱进来以后,那东西就消失不见了,现在大家先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就这样,关横他们、还有三只火首领穿过密林来到当初进入此空间的位置,古桑女抢前几步,站在那里跺了跺脚开口道:“你们瞧,就是这里,光柱也不出现了。”

    “哞哞、哞哞?!”那几个火首领绕着古桑女身边连转了三圈,而后驻足停住,凑在一起互相低鸣,也不知在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不过呢,好在我让猎獬留了几个分身在那岩洞里,不知现在能否联系上对方。”关横突然说道:“猎獬,从刚才开始你就没言语,到底能不能和你那些分身说上话?”

    “等等,别催我。”对方此言甫一出口,猎獬就在旁边没好气的说道:“我不是正在努力寻找它们吗?你以为隔着空间壁障和分身沟通很容易吗?咦……”

    它刚说到这里,突然急促开口道:“有了,是很微弱的反应,不过已经找到一个了,呼,可真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关横赶忙问道:“怎么样?它们能否让那古镜再次发出光柱?”

    他这句话问了足有半晌,猎獬才带着几分犹豫回答:“具体的事情,我那些分身也不太清楚,不过古镜散发的光芒现在明显暗淡了很多,很有可能是消耗了过量灵气所致。”

    言到此处,它稍微顿了顿,这才说:“一次,大概只能勉强打开一次光柱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行了,能让咱们出去就可以。”关横说完,立刻挥手叫道:“古桑女,若桃,赶紧把小家伙们抱好,该动身了。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二女马上开口答应:“好嘞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终于可以回家了,身边还带着这么多客人。”汪桐说到这里,又问关横:“对了,金妖和玉妖它们……”

    他随口说:“哦,我担心进入异空间太危险,就把它俩也留在岩洞内,和猎獬分身作伴呢。”

    “关横,分身们动手了,你快让大家后退。”随着猎獬一声呼喊,大家立刻撤身倒掠,紧接着,就听见中间一块地方,风声陡起“唰唰唰”作响,继而出现了一道狭长缝隙。

    “这个有些狭窄了……”眼珠一转,关横马上说道:“汪桐、古桑女和婴白鬼,你们都是魂体之身,赶紧缩小冲过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