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御鬼者传奇 >正文 第2209章 龙鳞火猄
    “龙鳞火?!这小兽脖子上确实有几片类似龙鳞的东西,难道说……”

    关横听到这里,目光闪烁,猎獬立刻说道:“不错,此兽有上古妖龙的一丝血脉,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,这龙鳞火,当年是和戾火豪狨一起跟随火神祝融大人的灵兽之一。”

    “戾火豪狨?!那是什么东东?”古桑女听到这个名字有些新鲜好奇,旁边的若桃哈哈大笑道:“对了,你好像一直都不知道,这就是老猴的大名啊。”

    “呃,原来是你。”古桑女瞥了一眼在自己面前呲牙傻笑的白眉老猴,随即摇了摇头:“唉,名字倒是很威风,可是你这副模样却完全配不上,实在太丑了。”

    “呜叽叽……”闻听此言,老猴“扑通”栽倒在地,半晌都爬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关横扶额苦叹:“你们就接着胡闹吧,猎獬,你往下说。”

    听了他的话,猎獬点了点头,继续开言道:“和戾火豪狨一样,自从祝融大人和其余四神失踪以后,我就再也没听说过火的下落,没想到,它们居然生活在这种异空间里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此处有这种灵兽,那就说明和祝融大人也有些关联。”

    稍微一顿,猎獬这才继续道:“总而言之,你们别欺负、吓唬它,如果这家伙能带咱们找到汪桐的下落,那就再好不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呦,这小火真的可爱极了,谁会欺负它?”古桑女说罢,抢先抱起小兽说道:“若桃,你说呢?”

    “就是,谁要是敢为难龙鳞火,我可就不客气了。”言到此处,若桃还有意无意的瞥了关横一眼,他立刻摆手说道:“别看着我,我是最喜欢小动物的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叽叽……”就在此刻,白眉老猴晃着一张丑脸,凑到火的面前呲了呲獠牙,大概是想表示友好,谁知道把小家伙吓得浑身颤抖,急忙缩到古桑女怀里。

    “老猴,滚一边去,不许你吓唬这孩子。”

    听到二女的话。老猴倍感失落,蔫不拉几的溜到了关横身边,对方拍着它的肩头:“唉,真的丑不是你的错,但既然这么丑还想在人前表现一番,那就是自己找倒霉了。”

    “喂,别逗这小家伙玩了。”猎獬此时说道:“一般来说,这种体态较小的,都是龙鳞火的幼崽,它的亲族长辈肯定就在附近,咱们找一找,说不定顺藤摸瓜就能寻到汪桐的下落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这么想的。”关横道:“猎獬、古桑女,你们用金线分身和灵根向周围散布探查,瞧一瞧附近还有什么别的生灵存在,咱们再利用这小家伙找到它的亲族,想办法寻回汪桐要紧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猎獬和古桑女答应一声,立刻各自行动了起来。若桃此时抱着龙鳞火低声道:“小家伙,我们要寻找一位朋友的下落,你家亲族也许知道些事情,能带我们去找它们么?”

    “哞哞、哞哞……”想不到这小兽虽然喜欢若桃和古桑女对自己的爱抚和温言软语,却还是有些警惕心,此刻它低声鸣叫,就是不肯答应带着大家行动。

    “岂有此理,小崽子你够了吧?耽误我这么多时间,是不是欠揍?”关横这时候把脸一板,怒气冲冲的伸手薅住火细嫩的脖颈,一下子就把对方拽到自己怀里。

    “公子,别动粗啊。”见此情景,若桃登时就急了:“有话好说,别打它,也别骂它行不行?”

    “笨蛋小女鬼,我几时说要打这家伙了?”话音甫落的瞬间,关横伸手轻拍龙鳞火的前额,立刻把一股原火之力输进了对方体内,而后还问道:“怎么样,舒服吧?”

    这小兽原本就是火神麾下灵兽,对于火灵气的喜爱痴迷根本无法用语言表达,此刻接受了关横那最精纯的灵气,立时欢快的叫了两声:“哞哞、哞哞。”

    而且在这一刻,龙鳞火瞧向关横的眼神充满恳求之意,他呵呵一笑:“还想要吗?没问题,只要带着我们去找你爸爸、妈妈就行了,到时候它们每一个都有份,高兴了吧?”

    “哞哞、哞”闻听此言,小兽几乎要乐疯了,它急不可耐的从关横怀里跳落在地,而后扭项回头向着大家叫了两声,立刻向前方奔去。“看见没有?凡事都要动脑子。”

    关横此时对若桃和古桑女笑道:“本少爷不用打骂威胁、好言相劝,只不过耗费了一丁点原火之力,就让这小家伙把自己的亲族全卖了,嘿嘿嘿。”

    听了他的话,若桃明褒实贬的说道:“呃,公子,你这歪门邪道的招数,果然百试百灵,厉害了。”

    “喂,别聊了,小家伙都跑远了。”古桑女说完,立刻追了过去,若桃、老猴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“噌噌噌唰唰唰”急促脚步声频繁响起,别看那龙鳞火被老猴很轻易地抓住,可是奔跑速度着实不慢。

    “关横”就在这一刻,猎獬浮现出来,它说道:“正好告诉你一声,我的金线分身在前方一个小峡谷发现了不少龙鳞火的踪迹,应该就是这小家伙的窝巢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好极了!”关横此刻哈哈一笑,扬声叫道:“妹子们,再加把劲跑啊”

    就在十几息以后,他们终于赶到了小峡谷,可是抢先一步跑到那里的小火骤忽驻足不前,随后发出了莫名其妙的哀鸣声:“哞哞”

    等到他们三个赶到近前时,也是凛然大惊,因为面前的峡谷口倒了一片大大小小、横躺竖卧的龙鳞火,它们原本赤红的体表此刻全都是泛着冰蓝气息的诡异之色,也不知是生病还是受伤了。

    “哞哞?”小火此时奔到一只最近的同族面前,想要看看对方到底怎么了,谁知道自己刚刚触碰到倒地者的躯体,它也全身发软瘫倒在原处。

    “不好,关横,快给它输入大量原火之力,要不然就来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猎獬的话,关横也是凛然大惊,立刻抢前几步将手掌摁在了小家伙前额上,一股炽热无比的原火力瞬间灌注进了对方体内,游走全身。

    “怪了,这小家伙全身冰凉彻骨,到底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关横一边给对方输送火劲,一边想:“难道是刚才稍微碰触过倒地那只火的缘故?”此时此刻,古桑女在旁边和若桃检查了其余火的状况,她随即扬声说道:“都是全身冰凉,气若游丝,它们好像快不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有我们在不会出事,老猴,朝我这里释放原火劲,要豁尽全力的一击!”

    猎獬的话音甫落,白眉老猴下意识照做,顿时发出暴吼声,朝着空中猎獬魂体猛轰一击,“呼”炽烈的原火劲霎时在猎獬周围形成旋转涡流。

    紧接着,它不断释放自己的金线,嗤嗤作响穿过火焰气息,这些金线立刻附着上了一抹耀眼火红。

    “哧溜!”一条附着火灵气的金线眨眼间窜进倒地灵兽前额,只是数息工夫,它体表那种病态的蔚蓝气息就已经退去大半了,其他的龙鳞火也得到了金线的救助,情况迅速好转。

    “虽然我不知道这些灵兽是病还是伤,不过看样子应该和本身体温骤降有直接关系。”猎獬此时对关横说道:“所以才建议用原火劲尝试一下灌注进它们的体内。”

    “事实也证明了,你这个主意还有一定效果,不过……”关横看了看怀里已经陷入昏迷的小火,随即说道:“只能起效一时,算是勉强压制它们的情况不会恶化,要想根治,估计还得另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哞哞哞哞”就在此时,峡谷内又传出了阵阵火嚎叫之声,关横和二女互相对望,几乎同时说道:“还有没倒下的吗?”

    “不管了,赶紧去瞧瞧。”此言甫一出口,关横立刻抱着小兽向前跑去,其余的同伴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“哒哒哒……哒哒哒……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不远处传来一阵急促奔跑的蹄声,原来是三只龙鳞火在发了疯似的逃命,它们身后十余丈的半空中,正有一股诡异的蔚蓝寒气呼呼席卷而来,势要将前方灵兽彻底吞噬。

    “扑通!”一只后腿扭伤的火终于精疲力尽栽倒在地,它的同伴难以弃之不顾,都在其周围徘徊哀鸣,眼看着那股寒气就要欺近大家了。

    “着!”陡忽间,一声厉吼似空中闷雷般响起,紧接着就是连串疾如骤雨飞蝗的灵气之箭,每一道都挟裹着炽烈无比的原火劲。

    “啪啪啪、嗤嗤嗤!”劲风疾响不断,飞矢接二连三贯穿寒气,顿时将其绞了个粉碎!

    “哞哞”看到自己这边危险解除,三只火欣喜若狂,登时昂首长嘶了起来。

    少时片刻之后,在古桑女控制的灵根、猎獬金线的帮助下,倒在峡谷口的那些火都被转移安全的地方了,而关横也开始询问那三只火首领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,猎獬在旁边充作翻译。

    原来这个遍布密林的神秘空间,是当年火神祝融随着其余四神离开人间界的时候开辟出来的,目的是为了禁锢某些东西,对方是一股当年从天邪域缝隙流窜到人间的奇邪寒流。

    原本此物极为畏惧原火之力,祝融只要花费些许时间就可将其炼化为乌有,可是当时他来不及这么做,只好开辟此空间作为禁锢对方的“牢笼”,还派了自己的灵兽龙鳞火作为看守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下来,火在此处繁衍生息,早就把原先祝融留下来的使命忘得差不多了,以至于它们也遗忘了自己窝巢附近就是封印奇邪寒流的巨石。

    几天前,这个异空间来了一位不速之客,正是无意中掉进空间缝隙,侥幸漂流到此的火神使者汪桐,他费了老大的劲才找到了龙鳞火居住之地。

    关于这些灵兽的事情,汪桐以前也是依稀听祝融讲过,再加上之前在岩洞内看到的壁画和文字,汪桐才推算出来对方在这个空间确实存在。

    仗着大家彼此都和火神有极深的牵绊,汪桐受到了龙鳞火的热烈欢迎,他们相处得异常融洽,不过汪桐担心祝融离宫和正在养伤的云小飘,一直想找机会离开这个异空间。

    就在半天前,汪桐和几只火首领四处闲逛,寻找空间缝隙,可是无意中却溜达到了一块巨石附近,此物突然发出剧烈响声,吓得几只龙鳞火魂飞魄散,紧接着,石头表面就产生了无数龟裂痕迹!

    虽然以前没见过封印“奇邪寒流”的巨石,不过汪桐看出火的神情大变,于是喝令它们赶紧逃走,自己则是舍身扑上去挡住了大部分巨石的裂缝。

    饶是如此,仍旧有几团寒流逃出了巨石禁锢,向着龙鳞火的窝巢这边袭击而来,在峡谷口,大群火就此被奇邪寒流侵袭倒下,要不是关横及时赶到,它们就没命了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汪桐此时在封印寒流的巨石那里?!”关横立刻一跺脚,对三只龙鳞火叫道:“快告诉我具体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下一刻,对方决定带路引着关横前往,他扭项回头说道:“古桑女,你和猎獬留在这里照顾所有的火,等着我们回来再想对策救治它们。”闻听此言,她微微颌首:“明白了,你们快去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不一会之后,关横和若桃随着火来到了封印巨石附近,远远望去,就见那巨石表面黑如锅底,就仿佛是被反复用烈焰烧灼的痕迹。

    “汪桐,你在哪里?!!”关横陡忽朝着对面发出一声厉吼:“我来救你了”

    下个瞬间,那巨石的上方缓缓浮出一个魂体虚影,正是汪桐的模样,他此刻睁开双眸,看见关横以后,虚弱的汪桐顿时泛起一丝精神,他挣扎着叫道:“兄弟,你终于回来了!”

    关横见到诡异的奇邪寒流化成一条条蔚蓝锁链,将汪桐紧紧缠裹,他忙不迭说道:“你等着,我们就救你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、不用救我了……”

    汪桐这个时候苦笑一声说道:“就在刚才,这些邪气寒流已经把我的魂体固定在了巨石内部,在不断吸收我的力量,与其浪费时间救我,不如趁现在连我带这块巨石一起轰碎,这样的话,它们也逃不掉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