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御鬼者传奇 >正文 第2205章 离宫变故(第五更爆发)
    “哈哈哈”听到她的话,周围的人都放声大笑起来,关横也忍俊不禁的说道:“傻丫头哎,谁和你比试啊,算了算了,我直接认输,承认句芒剑不如你的棍子,这样总行了吧?”

    “嘁,谁要你让?告诉你,早晚我能用它赢你一次。”言到此处,古桑女还用手里的棍子在他面前晃了晃。

    “老是叫它棍子、棍子的,有些不雅,这样吧,我们大家给它想个名字如何?”听到黄藤的话,小黑抚掌笑道:“同意同意,我先来取一个,就叫、就叫‘古桑姐姐一怒之下打人棍’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这是什么古怪名字?太好笑了!”

    听了对方的话,关横笑得肚子都疼了,还一个劲儿的按摩腹部,卿凰、若桃也都笑得打跌,古桑女哭丧着脸说道:“黑妹,咱们先不说名字本身有多难听,单是这么长就已经让人受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“呃,是吗?”小黑看见大家对自己取的名字都不买账,只好摇头作罢。

    关横此时止住笑声,随即说道:“不如叫做‘杀威棒’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难听死了。”卿凰摇摇头说:“依我看,叫做‘桑女棍’,言简意赅清清楚楚,这有多好。”

    “噗”关横听到这里连眼泪都笑出来了,他大声叫道:“我受不了了,你这简直是在折磨我的耳朵,天呐,这都是什么奇葩名字啊!”

    “就是说啊,你们取的名字全都不合我的心意。”古桑女此时叹了一口气,抚摸着手里的东西喃喃自语道:“棍棍,委屈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嘛,这几个家伙统统都没有给东西起名字的天分,还是我来吧。”若桃把自己的胸脯拍得山响,表示极有把握,而后咳嗽两声说道:“咱给取个朴实无华的名字好了,叫‘铜棍子’……”

    “扑通!”古桑女抱着棍子瘫软在地,她大声哀嚎着叫道:“人家这个明明是木头的好吧,叫什么铜棍啊啊啊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呃?是木头的?”若桃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:“嘿嘿,刚才一直没注意,抱歉、抱歉。”

    “够了,我已经看不过去了。”黄藤摇着头说道:“你们也太欺负这丫头了,名字还是我来取吧。”关横等人一听,就知道没办法再胡闹起哄了,于是不约而同说道:“哼,请便!”

    “呃,此物与句芒大人有着不小的关联,要不然这样吧。”黄藤轻轻抚摸了这东西一下:“叫做‘木神杖’,你们说如何?”

    “木神杖?!”

    三女闻听,倒是觉得这个名字中规中矩,不偏不向刚刚好,关横用一根小拇指掏了掏耳朵,随即放在唇边吹了吹:“呼,也罢,名字是不赖,古桑女,从今以后,你的烧火棍大名就叫木神杖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烧火棍?你就知道欺负我!”古桑女嘟着嘴抱怨着,可是看向黄藤时又换上一副笑脸:“黄大哥这名字取得不错,我就勉强接受了。”

    “诸位,名字也取了,大家赶紧回去吧。”言到此处,关横扭头瞧了瞧,还随口问:“沙鲎、老猴和吞鬼喵呢?这三个家伙怎么转眼间又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“呜叽叽、呜叽叽。”他的话音甫落,老猴便从对面不远的一块大岩石后面探出脑袋,原来这家伙半天无事,竟然找了个地方打起盹来,吞鬼喵和沙鲎也在它身边呢。

    “走,咱们往出口去吧。”关横说罢,便和大家一起动身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一会之后,木神废宫,也就是木祖祠入口处,熊宝宝和良木刺蛛把众人送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“呜呜……二位神使大人,我真舍不得你们走。”听到熊宝宝在面前哀嚎,卿凰她们几个倒有些于心不忍,好说歹说哄了一会,这才把两只良木兽遣回木祖祠内。

    没过多长时间,大家就回到了东牢山峰顶,正瞧见巨禽大风、犟驼和尸马在那里晒太阳,显得悠闲自得,颇有几分惬意。

    “你们可算是回来了,这一趟去的时间可不短。”听到大风的话,关横呵呵一笑:“是啊,但收获也不小,你也歇得差不多了,咱们继续上路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,赶紧上来。”大风随即一声吆喝,众人纷纷到了它宽厚的背上,紧接着这巨禽陡忽展翅腾空,“呼”的一声直冲天际。

    这一回,没耽误多少工夫,很快就到了祝融离宫附近的上空,可就在他们路过一座高耸入云的悬崖峭壁时,关横突然看到一道黑影在笨拙的攀登陡壁。

    “怪了,怎么如此眼熟……”他脑中陡忽晃过一个影子,顿时低呼道:“是它!”

    说时迟,那时快,正在攀登峭壁的妖兽抓住那块石头不堪重负,“咔咧、咯剌剌!哗啦啦”石块松动坠落的瞬间,让它直接朝着无底深渊坠去。

    “不好,大风,快点接住那家伙!”

    “看我的”关横的话音甫落,巨禽已经闪电般疾掠上去,“咣当!”那只妖兽正好落在了它的背上,堪堪避过坠崖之厄。

    “哎呀,是你。”卿凰此时走到那妖兽面前,拍了拍它的额头说道:“好久不见喽。”

    原来这妖兽是一只膘肥体壮的巨大火蜥蜴,它的主人就是祝融离宫、火神使者汪桐,此兽生来胆小笨拙,打架御敌的本事少得可怜,平素都是做些搬搬抬抬的粗重活计。

    “奇怪,这火蜥蜴为什么会在这里爬山呢?”若桃和小黑都有些诧异惊奇,此时此刻,大风说道:“诸位,前面就是祝融离宫,我要降落了,有什么事情的话,你们下去再谈论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呼”说时迟,那时快,风声陡起的瞬间,它已经抿翅收翎落在了平地。

    “哎呀,原来这里就是祝融离宫的所在地,还真是十分炎热。”

    黄藤跟着大家一起跳下巨禽大风的背部,随口说道:“以前我们老大‘薛益’倒是带着水神使者云小飘、火神使者汪桐来过一次句芒离宫,可是自从那以后,大家就再也没见过面了,现在想想,真是恍如隔世啊。”

    “走吧,咱们先进去再说。”关横刚要迈步走向离宫大门,可就在这个时后,卿凰突然诧异叫道:“你说什么?汪桐已经失踪几天了?!”

    原来就在刚才,火蜥蜴不停在卿凰耳畔絮絮叨叨,虽然她可以听懂兽语,但是对方说得前后颠倒、不清不楚,知道大家现在落到平地,卿凰才捋顺明白了对方要表达的意思。

    听到她的话,关横他们几个全都围拢了过来,七嘴八舌问道: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嗷呜?嗷嗷……”火蜥蜴此时怯怯的叫了两声,卿凰立刻说:“你们,不要靠得太近,吓到它的话,这家伙就会语无伦次,我也不明白了,靠后、快靠后。”

    听了她的话,在场的众人都有些尴尬,下意识后退了几步,胆小的火蜥蜴这才溜达到卿凰身边,低低哼了两声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卿凰微微颌首点头,她对关横说道:“汪桐在几天前发现了祝融离宫出现了一些罕见的异常情况,所以前去调查,谁知道离开之后就没再回到宫里来,火蜥蜴不放心,刚才又去寻找,结果差点出事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云小飘呢?”关横说道:“咱们离开的时候,她不是一直在离宫里做客吗?”他的话甫一出口,火蜥蜴顿时焦急的叫了几声:“嗷呜、嗷呜。”

    “呃?!”听了火蜥蜴的兽语,卿凰的额头也冒汗了。

    关横瞧出她神色有异,立刻询问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别多问了,赶紧跟我进去,火蜥蜴,你在前面带路。”卿凰说完这句话之后,又对大风言道:“在我们没确定具体情况之前,你就和几只花在在外面停留一阵,行吗?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你们去吧。”大风答应一声,卿凰立刻带着大家,紧随着火蜥蜴跑进了离宫大门。

    在路上,她不等关横和若桃询问,便解释道:“这家伙表述事情夹杂不清,可是有一点能够肯定,就是云小飘现在受了重伤,一直在离宫里休养,但汪桐消失这段时间,云大姐的情况好像恶化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”闻听此言,关横的心中开始不安起来:“云大姐受伤?难道是有强敌来犯……”

    正想着呢,前面的火蜥蜴低吼一声,原来已经带着大家来到了某个房间门口。

    “外、外面是谁?难道是汪兄回来了?”此时此刻,云小飘虚弱的声音从屋内传出来,小黑抢着叫道:“云姐姐,是我们,我和姐夫都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黑,是你?!”云小飘听到她的声音不禁大喜:“关兄和卿凰也回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正是,我们还带了几个新朋友来这里。”

    说着,关横伸手一推面前的房门,正好迎面看见云小飘待在一个充满蔚蓝水气的透明罩子里。

    “呵呵,真是尴尬。”云小飘见到大家,禁不住苦笑道:“记得上次在玄冥离宫,你见到我的情景也和这次差不多吧?抱歉,我体内的灵气流逝太快,只能保持现在这种状态了。”

    “云大姐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关横抢前几步,走到水晶罩附近问道:“你好像很虚弱的样子,我先给你输送些水灵气,缓解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唉,说起来就是你们走后半个月以后的事情……”云小飘看着关横动手帮忙,让自己的压力大减,便随口把自己在祝融离宫这段时间的经历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关横和卿凰、小黑才离开没多久,这离宫周围也不太平,经常会有邪化妖兽前来侵扰袭击。

    某天,有十余只借助邪化状态把自己强行飙升到紫气之境的妖兽狂心大发,率领族群来攻打祝融离宫,云小飘和汪桐势单力薄,根本无法与对方抗衡。

    万幸的是,关横临走时,留下了不少原火之力,在经过汪桐释放那个以后,硬生生把祝融离宫和外界分离开来。

    虽然那些妖兽对原火之力畏惧如虎,又恨又怕,可是却不敢往离宫正门这边硬冲,一时间,汪桐和云小飘他们倒也平安无事,不过宫墙和外面绕成一圈烈焰再厉害,却挡不住会飞的妖禽来袭。

    某天半夜,大群邪化雕隼鹰来袭,几乎摧毁了离宫内前殿的大半建筑,汪桐拼命抵抗,却寡不敌众,险些被打得魂消溃散,要不是云小飘舍身为他挡下一击,他已经完蛋了。

    眼见老朋友受伤濒危,汪桐气得勃然大怒,冒险用自己的魂体吸收了大量原火之力,来了个瞬间大爆发,将那些邪化妖禽俱都烧成了飞灰,唯独领头的一对“赤顶蓝隼”惶急逃遁离去。

    云小飘的伤势不轻,像她和汪桐这种倚靠灵气延续生机的魂体,要想痊愈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为了让云小飘尽量恢复活力,汪桐使用了一些宫内的宝物制成了水晶罩,注入所有关横留下来的水灵之精,让她在里面好好休养生息。

    就这样过去了十来天,这离宫里除了二位神使、火蜥蜴之外,还有两个小家伙,那就是关横留下的金妖小娃、玉妖小娃,它们素常都在宫殿下方火山口内玩耍,乐此不疲。

    自从闹了邪兽袭击祝融离宫的事情以后,汪桐生怕这二个继承金祖灵息、土祖灵息的小家伙出事,严令它们不可以离开宫殿半步,甚至不能消失在自己的视线范围内。

    汪桐的决定,可把两个贪玩好动的小妖娃给憋闷坏了,但不管是谁,都有打盹疏忽的时候,更何况汪桐还要忙里忙外、照顾受伤的云小飘,那两个鬼灵精终于趁着对方不注意,溜出宫去疯玩了一番。

    不过此次出宫,它们倒不是毫无收获,回来的时候抱着一堆东西,正好被汪桐堵在了门口。

    刚要开口训斥,汪桐突然发现对方抱着的某样东西,是能够帮助灵体固本培元的奇异果实,这个东西相当罕见,服用之后,对他和云小飘都有好处。

    于是,他就仔细询问对方是怎么把果实弄到手的,那俩小娃一形容,顿时让汪桐倒吸了一口冷气,原来生长奇异果实的地方,就在两只赤顶蓝隼的窝巢附近,而且是近在咫尺。

    知道这个消息之后,汪桐考虑再三,终于决定前往采摘果实,因为不单是自己,就连云小飘的魂体也是逐渐虚弱,再不赶紧想办法,大家可就撑不下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