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御鬼者传奇 >正文 第2204章 灵根木胎
    “小心,这是阵眼青松利用灵根木胎衍生的分身!”见此情景,木灵子在不远处大喊一声:“只要附近还有木灵气,它们就会源源不断出现的。”

    “唉,就算只是一群蝇虫蚂蚁,也够烦人的。”关横的话音甫落,掌心陡忽汇聚出一团原火劲凝成的火球,这东西外形不大,看起来对付众多青松分身有些不够。

    “嘿嘿,上天吧。”说时迟,那时快,关横抖手将此物扔上半空,“砰、啪!”下一刻,火球在上方应声爆碎,无数火星拉拽摇曳着长尾,发出“嗤嗤嗤”破空疾响,向着青松分身疾落而去。

    那些家伙在方才还打算进攻关横,如今被火星砸中,一个个惨遭焚身之祸,就在这时,关横早就挟怒扑向巨大青松:“小花招你也玩完了,该看我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嗷呜!”负隅顽抗的青松霎时一甩自己的枝杈,此物如同长鞭席卷,破空卷向关横的脖颈,“呼呼呼啪!”风声陡起又止,还真的让它缠中了,只可惜不是脖子,而是手腕。

    “正好,你给我过来吧!”关横怒呼一声顺势疾拽,“嗖!”巨大青松的树身被他硬生生拉到自己近前。

    “嗤嗤嗤嚓嚓嚓!”句芒剑转瞬间接连不断劈砍在对方身上,倒了大霉的青松反复吃疼,躯体乱颤挣扎,可是自己的枝杈还在关横手里攥着,就是算它跑都没办法。

    “噗!”电光火石间,剑锋搠进树身继而旋动一挑,正好把那截钉进青松正面的灵树枝杈剜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呼!”关横接住此物以后毫不犹豫的向身后飞掷疾甩:“古桑女,拿回去!”

    “啪!”数丈之外的她伸手疾攥,不偏不倚将枝杈纳入掌中,立刻就有一股疾涌而来的木灵兄游走古桑女的灵体上下。

    “好啦,我的力量恢复了。”紧接着,古桑女再次输送部分气息给木灵子,他也摇晃着身躯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关横!”木灵子声嘶力竭大喊提醒对方:“那家伙体内有灵根木胎,能够迅速复原,你必须先想办法把木胎挖出来,这样的话,它就会持续衰弱无力。”

    “灵根木胎?就等于是阵眼青松的心脏要害对吧?”听了对方的话,关横心说:“那此物究竟在什么地方呢?”

    “赶紧收拾这个家伙给我们报仇啊。”古桑女此时挥着双拳跺脚说道:“真可惜,我的灵根不敢接触对方,否则还能上去帮忙。”

    “喵呜。”恰在这时,小白猫轻轻叫了一声,它抬起爪子指了指古桑女背负的扁木匣,对方想了想,突然明白过来:“你是说那几颗小珠子能够管用?”

    看到小白微微颌首点头,古桑女立刻摘下木匣取出里面的珠子,“唰唰唰!”说时迟,那时快,轻响骤起,这几颗珠子自己产生了耀眼光芒,紧接着,它们竟然倏地浮上半空,而后围绕古桑女转起圈子。

    “难道说要我有所准备?”霎时间,她心中泛起一丝明悟,伸手轻扬,数条灵根转眼就从地面钻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唰!”赤色小珠突然在空中一滞,然后没入面前灵根消失不见,紧接着,洁白小珠、玄色小珠、橙色小珠接二连三冲进了灵根。

    “呼呼呼嗖嗖嗖”电光火石间,古桑女这些灵根表面出现了赤、白、玄、橙四种颜色光芒,眨眼工夫就膨胀出大了三圈。

    “试试吧,我想这些灵根已经对青松吸取灵气的异能有了抵抗力。”听了木灵子的话,古桑女点了点头,立刻控制灵根朝着关横和青松打斗的方向冲去。

    “啪!嗤啦!”下一刻,关横的剑锋又在对方树身上留下一道痕迹。

    可是这青松周围倏地卷动灵气涡流,在瞬间愈合了伤口,关横破口大骂:“可恶,又来这一套。”

    自己明明压着对方打,可就是暂时拿这种灵气自愈能力没辙,关横心中焦急,不过古桑女此刻也控制着灵根扑来,她扬声叫道:“关横,闪开,这回换我来教训这家伙!”

    “咦,你就不怕灵气再被青松吸走?”关横有些纳闷惊异,但还是在瞬间挪移身形,“噌噌噌”倒掠出去十余步。

    “呼啪啪啪!”说时迟,那时快,古桑女的灵根挟风如鞭,狠狠抽在青松的树身上,这攻击犀利凶猛之极,打得对方树皮绽裂迸飞,替自己报了刚才的大仇。

    “嗷嗷嗷”勃然大怒的阵眼青松发出狂吼,随即也甩动自己的枝杈迎了上去,“嗖嗖嗖咯咯咯!”古桑灵根、青松枝杈登时互相纠缠盘结在一起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青松故技重施,想要再次吸取古桑女的灵气,但是这家伙接连试了好几次,竟然毫无作用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本姑娘现在有其余四个阵眼的木灵气息庇佑,岂会怕你这家伙?”古桑女扬声大笑道:“你还敢打我的灵气主意?还是让我吸了你的吧!”

    话音甫落之时,古桑女灵根上赤、白、玄、橙四种颜色瞬间闪烁发光,开始硬生生拉着青松树身内的灵息向自己这边疾涌而来。

    “嗷?!”猛然发觉情况不对,青松吓得魂飞魄散,想要回夺自己和对方灵根纠缠的枝杈,只可惜为时已晚,这家伙身上的灵气登时被古桑女夺取一大半。

    “呃呃呃……好、好强烈的灵气!”眼见淡青色的木灵气向着自己急涌而来,紧接着,她身背后的扁木匣一阵颤晃,最后一颗青色小珠随即绽放光芒。

    而古桑女的灵体内又多了一股灵气,她随即说:哈哈,我的力量好像又增加了。

    另一边,关横再次朝着阵眼青松疾扑而去,这家伙先是没了刚才夺到的灵树枝杈,紧接着自己的灵气也被古桑女抢走大半,已经缩小到只有丈余高,遍体灰白颓败,显得十分羸弱。

    “咔嚓!”剑锋疾掠而下,青松树身登时应声断折,关横看到里面有一截寸许长、散发着浓郁木灵气的东西,心中暗忖:“难道这就是灵根木胎?!”

    “啪。”伸手将此物攥在掌中,关横扭身便迅速倒掠回大家旁边,他叫道:“要是我所料不差,这里马上就会发生变故。”

    “轰!!”他的话音甫落,周围霎时间产生巨响,还伴有剧烈的晃动震颤。

    “幻境灵阵的阵眼全部被毁,这里马上就要消失不见了。”木灵子赶忙叫道:“大家快跟我走,此处不能久留。”

    说着,大家就往幻境光幕那边跑去,果然不出所料,在赤桑、白柳、玄榆、橙槐、青松这五木阵眼被毁之后,光幕已经消失,木灵子和古桑女终于可以随着关横一起跑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轰隆哗啦啦”

    电光火石间,他们身后有一道木梁崩毁塌落下来,关横看到身边的小白跑得稍慢,倏地抱住它向前纵跃,“呼!”恰在下一刻,婴白鬼从斜刺里窜了过来,挥拳直捣打向那木梁。

    “唰!”可是这一拳却直接轰在了空气上,让婴白鬼差一点就收拾不住直接栽向地面。

    “呵呵呵,其实都不用躲避,这些都是幻境灵阵里的东西,并非实物。”木灵子在旁边笑道:“关横、小桑女,多亏了你们帮忙,解除此阵让我能够走出来,真是感激不尽。”

    “大叔你真是客气。”闻听此言,古桑女笑了笑:“其实没什么啦。”

    “说的也是,反正相见即是有缘,伸手帮一把没什么大不了。”

    此时此刻,关横笑了笑,而后拍着身边古桑女背上的扁木匣说道:“而且咱们还找到不少好东西,木灵兄,你不介意让她把几颗珠子都带走吧?”

    “当然,五木幻境灵阵的‘木灵珠’原本就是要送给这孩子的。”听到对方的话,古桑女开心笑道:“谢谢大叔,你对我最好了,对了,大叔,要不然你和我们一起去旅行如何?”

    “哈哈,谢谢你的邀请,不过嘛,我习惯自己一个人过些平静生活,外面喧嚣浮躁的世界,不适合我的,所以,我还是决定留在墨灵小阁继续居住。”

    木灵子婉言谢绝了古桑女的建议,可是突然看到关横盯着手里的东西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稍微一顿,他开口道:“这大概就是灵根木胎了,以前虽然看见木神大人摆弄过几次,不过我也不太明白此物究竟有何用途,你们还是把它带走,慢慢研究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这木胎非常眼熟……”关横此时低声嘀咕道:“不过最近经历了太多的事情,实在是回忆不起来了,只能慢慢琢磨了。”

    “咦,二者之间好像有反应!”古桑女突然叫道:“你们快看。”原来她手中灵树枝杈瞬间颤晃,下一刻自己挪向关横那边的木胎。

    “啪。”

    还没等他们仨反应过来,木胎和灵树枝杈就已经轻轻碰触在了一起,“唰唰唰!”风声陡起,仅仅眨眼工夫,此二物自身绽现出浓郁的木灵气息,继而将它们彻底笼罩覆盖,在众目睽睽之下变成了一个整体。

    “大概有五尺来长,就像是根棍子,呵呵,有点意思。”

    古桑女把此物拿在手中舞了几圈,她随即笑嘻嘻的说道:“以后这就是本姑娘的专属武器了,就是不知道打人疼不疼,关横你把脑袋伸过来,我要试试。”

    “去你的吧,我凭什么要无故挨打?”关横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,断然拒绝了这个无理要求。好在古桑女不过是在开玩笑,她随即低语道:“喂,百眼青藤,你还在不在?”

    “唰唰唰!”说时迟,那时快,这木棍上端赫然出现了几个睁开的眼球。

    关横笑道:“这回好了,连它也没问题,对了,之前好像只能出现两颗睁开的眼球,现在竟然有五、六个?”

    “呵呵,肯定是吸收木胎以后,我这灵树枝杈得到了进化,变厉害了呗。”古桑女此时得意洋洋,差点找不到北了。

    关横微微一笑:“那我可得恭喜你了。”

    他又接着说道:“木灵兄,我们潜入碧清池已经过了一段时间,为了不让同伴过于担心,现在是时候回去了,咱们就此别过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,即然如此……”木灵子说到这里,眼中闪烁着几分不舍,有些说不下去。

    见此情景,古桑女也在旁边皱着眉低声道:“唉,真舍不得木灵大叔,可是你又不愿意陪我们去旅行,我会想念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有了!”下一刻,古桑女突然叫道:“大叔,我有个好主意,你愿不愿意听听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少时片刻之后,关横带着小白和古桑女一起回到了碧清池边。大家都围拢过来问长问短,卿凰还拿过不少阔叶茯苓递给关横,让他充饥。

    “嘿嘿,正好,我也肚子饿了,一边吃,一边和你们说。”关横就把在池底墨灵小阁遇到木灵子的事情讲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最后,他笑着说道:“古桑女因为害怕木灵子寂寞,自己想了个办法,就是留下了一株灵根化身,让此物陪着他作伴,希望以后经过多年吸收周围木灵气的进化,它能变成人形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、是啊,我还答应木灵大叔,之后要是有空,就回来看望他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你们两个和木甲兽……”言到此处,古桑女拍了拍熊宝宝和良木刺蛛继续道:“大叔说了,能凑在木神废宫一起生活也不容易,随时欢迎你们去墨灵小阁做客,他有好东西要送喔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这回可赚到了。”听了她的话,熊宝宝开心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关横此时也吃得差不多了,随即掸了掸手开口道:“好啦,咱们也该返回东牢山峰顶了,黄兄,你愣了半晌,究竟在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最后一句话,自然是在问黄藤,他捧着古桑女拿回来的棍子瞧了半天,差点被旁人当成空气忽略了存在。

    听到对方的问话,黄藤这才有些愕然的抬起头:“哦,我在研究此物,这东西很了不起啊,里面蕴藏的精纯木灵气着实不少,估计威能不在你手里句芒剑之下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黄大哥你不会是在夸大其词吧?”听到这话,古桑女笑道:“关横,那咱们来比试一下,看看谁更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,那我就不客气了。”关横故意撸起袖子说道:“咱们就来比谁的拳头更硬吧!”

    “笨、笨蛋!”他的话音甫落,古桑女登时气得脸发白:“谁说要和你比拳头了?我是说兵器、兵器,懂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