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御鬼者传奇 >正文 第2201章 幻境阵眼(第一更)
    只可惜,古桑女的话关横现在已经听不见了,因为他已经被急速旋转的涡流扯进了风洞内部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!”身躯反复在风洞里东碰西撞,弄得关横的脑袋“嗡嗡”作响,就连两眼都花了,他也不敢叫出声来,生怕咬到自己的舌头。

    “呃,好死不死的非要强出头,唉,受的苦只有我自己才清楚。”关横心里忍不住泛起几分后悔,可是到如今却已经迟了。

    “砰!咣当!”电光火石间,他已经应声摔在了平地上,多亏身上的聚灵甲展现了无以伦比的防御力,虽然是头昏眼花,可是也没受多大伤害,实属万幸。

    “这里……是什么地方呢?”关横此刻昂首打量四周,发现此处是个四面封闭,前后左右没有门窗等物的房间,再找刚才把自己送过来的传送风洞,也是踪迹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呃,难道说我把自己送进了一个出不去的牢房内了?”

    脑中霎时一片混乱,关横这下可急了,他嘴里大骂道:“都是古桑女这个丫头不好,非说这风洞里有什么其余阵眼的气息,全是胡说八道!这下倒好,我也出不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骂了几句,关横觉得于事无补,这才把嘴闭上。

    “这个该死的房间昏暗得很,还是照亮一点好。”想到这里,关横掌心倏地泛起阵阵闪烁红芒,一团原火劲陡忽漂浮了出来,顿时把周围照亮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咦,有个桌案。”关横刚才心中焦急,只顾着大骂,没注意到身侧的场景,此刻才看见旁边有个长方形的桌案,上面还有东西。

    “是个带着双肩背带的扁木匣子,这玩意有什么用?”他伸手掂了掂木匣,耳边听到里面“咣啷、咣啷”的响声,就知道是圆形的东西,倒出来一瞧,赫然是赤、白、玄、橙、青五颗拇指大的小珠子。

    “这颜色,和隐隐散发出来的木灵气,确实与我之前见过的阵眼桑树很像。”关横用二指拈起其中一颗赤色小珠,心中暗想:“莫非这就是古桑女感觉到风洞内有阵眼气息的原因?”

    “不管了,先把东西收起来,然后找路离开,再和他们去商量吧。”打定了主意,关横一手拎着扁木匣,一手释放原火之光,开始四处寻找出路。

    不过十几息过去,依然毫无所获,关横气得用手里的原火球狠狠砸在身边墙壁上:“可恶,究竟要怎么才能出去呢?”

    “嘭!”身边的墙壁因为被猛力撞中,登时爆发响声,紧接着,对面居然有人高声叫道:“这里有动静,是不是什么怪物在作祟?”

    另一个人说道:“不可能啊,这么多年来,我没见过什么怪……”还没等对方把话说完,关横立刻扯着嗓子大叫道:“外面是古桑女和木灵兄吧?我在这里!”

    “是关兄的声音?!”

    “关横?!”听到他的话,外面那二位欣喜若狂,其实关横所在的这个密封房间,距离刚才那个传送风洞只有七、八丈远,而且关横进去之后,涡流就迅速消失了,吓得木灵子和古桑女到处寻找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就听见了这边墙壁传出声响了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们在对面,那就好办了。”关横此刻大声说:“之前我不知道墙壁有多厚,现在听见你们的声音很清晰,已经拿捏准了,二位往后退一退,我要轰破此处。”

    “走!”木灵子闻听此言,立刻拉住古桑女的手,二者立刻向后疾退数丈之遥。

    “呃啊啊啊”电光火石间,关横倏地爆发出一声咆哮,掌中双剑悍然落在了面前墙壁上:“砰砰砰咯剌剌!”

    “轰隆!!”

    半堵墙壁应声倒塌,关横立刻迈步走了出来,他嘀咕了一句:“我还以为自己被那该死的传送风洞扔出去多远呢,敢情是在原地踏步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关兄,没事就好、没事就好。”木灵子快步过来,看到他无恙,顿时松了一口气,继而又指着对方手里的扁木匣说:“咦?这个东西,似乎很眼熟。”

    “哦,是我在身后的房间里捡到的。”关横随即把那五颗小珠子也拿了出来,他说:“我感到这个和阵眼可能有些关联,你们看看,是不是这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我瞧瞧……哎呀,想起来了!”木灵子只是看了几眼,突然失声叫道:“难怪觉得眼熟,这些东西是以前句芒大人带到墨灵小阁的。”

    他抓起其中两颗珠子摩挲了一阵,而后继续道:“当初句芒大人把五木幻境灵阵传授给我的时候,曾经说过,阵眼那几个木灵是来自某个上古原始森林,后来那里被泽地覆盖,树林没了,只是遗留下几颗枯涸的古树之种,就是这些东西。”

    言到此处,木灵子稍微顿了顿,这才接着开口:“后来句芒大人把它们仅存的灵气用在了阵眼上。”

    关横随口问道: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“唉,当年我只顾着琢磨这五木幻境灵阵好玩的地方,没留心听大人最后的话,只是依稀记得,这几颗树种的空壳,好像和什么重要的事情有关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木灵子面带恼恨,敲了敲自己的前额:“唉,我真是个木头脑袋,什么也记不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关横和古桑女对望了一眼,俱到想:“这话,似乎没毛病。”

    “总而言之,这些是非常重要的东西,古桑女,还是你随身携带吧。”关横说着,把扁木匣的双肩背带放在了对方手里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谁知道古桑女刚刚答应了一声,自己的身躯陡忽震颤起来,紧接着就是“唰唰唰”轻响,一股轻灵气息缓缓钻进了关横手里那颗赤色小珠内。

    “咦,这个不是我方才吸收的赤桑树木灵气息吗?”古桑女念叨了一句,可是又接着言道:“不过我体内还保留了一大半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嗨,谁知道呢?反正咱们现在周围都透着诡异气氛。”关横笑着说道:“也许很快就见多不怪了。”

    听了他的话,另外两位顿时放声大笑了起来:“哈哈哈”

    少时片刻之后,他们仨来到幻境内的左侧某个角落,木灵子伸手指着前方低语道:“你们看,那个应该就是咱的目标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面前数丈之外,那是一株通体洁白的柳树,枝条犹如珠帘倒垂,直至地面,只要稍一抖动,便“哗啦啦”作响。

    “是白柳!”关横笑道:“终于找到这个家伙了,还是按照老办法,我用金火二灵气凝聚的飞矢把它贯穿,这样就行了吧?”

    “呃,这个可能要费劲一点,多年前,我也试着攻击过柳树阵眼,不过那时它不是洁白,而是玄色。”

    木灵子有些犹豫的说道:“这家伙的柳条在受到攻击的同时,会编结成多层密密麻麻的枝条‘盾牌’,它挡住第一轮攻击,即刻逃遁,如此一来,就找不到它了。”

    “嚯,这么说,是个‘自主’防御力不错的家伙喽?”笑了笑,关横继续道:“虽然我不认为它能挡住金火灵气之箭的进攻,但是也不介意换一种手法,古桑女,你和我上前,咱们互相配合一下,马上出手。”“明白。”古桑女答应一声,立刻和关横往前走去,木灵子低声提醒道:“最好能迅速禁锢这家伙的行动,别让它跑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简单,看我的吧。”此言甫一出口,关横倏地疾纵上前,那白柳感到有陌生人欺身接近,顿时“呼呼呼”甩起自己的柳枝,此物破空旋舞,好似长鞭一般犀利。

    “呵呵呵,原来你也不是一见面就会逃跑的孬种。”关横嘴角上翘,脸上泛起一丝微笑:“我正盼着你主动进攻,这就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呼唰!”说时迟,那时快,一束柳条陡忽挟风抽来,直接匝向关横的脖颈,他只是屈指疾弹,顿时有两团原火球呼的迎风扑上,“啪、啪!”火球打中柳枝,登时烧得对方“噼里啪啦”作响。

    那白柳身为阵眼木灵,早就颇具灵智,现在感到对方施展的攻击让自己痛苦不堪,立刻生出惧意,想要抽回柳条撤退。

    “想跑?门儿都没有啊!”关横一挥手扬声叫道:“抓住它。”

    “着!”他的话音甫落,古桑女顿时吐出一个字,双手微扬间地面“噌噌噌”窜出十余道灵根疾影,只是眨眼的工夫就已经缠住了白柳树身和绝大部分枝条,对方已然动弹不得了。

    古桑女叫道:“喂,柳树木灵听着,我们要伤害你,只是打算解除幻境灵阵而已,劝你还是不要挣扎了。”

    “嘶嘶嘶”疾响声中,对方的柳条不断颤晃抖动,似乎是感觉到了古桑女身上其余阵眼木灵的气息,抵抗意识顿时变弱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趁现在,关横,快动手吧。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关横伸手拽出自己的双剑,“嚓嚓嚓!”寒光迭闪乍现,顿时把白柳树身斩成了几截,“啪啪啪!”那些枝杈坠地的同时应声粉碎,紧接着,就有大片白柳灵息在空中汇聚。

    “呼呼唰唰!”这些阵眼木灵的气息随着风声陡起分成两股,一边占着九成以上,陡忽涌入了古桑女体内,余下的部分猛然冲进了她背负的木匣。

    “咦?”见此情景,大家凛然暗惊: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赶紧打开看看。”关横顺手掀开那个扁木匣,随手取出五颗珠子,只见洁白那一颗在吸收白柳灵息以后烁烁发亮,与赤色小珠互相辉映,不像其余那三颗黯淡无光。

    “呃,看来要想搞清楚这些东西的用途,只能等到把剩余阵眼全部破坏以后再说了。”听了关横的话,木灵子微微颌首点头:“不错,我也有相同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古桑女哈哈一笑:“那就不用多说了,咱们接着往前走吧。”

    大家又在幻境灵阵内转了半晌,木灵子突然说道:“看来里面是没有剩余阵眼的踪迹了,那些阵眼游走不定,很有可能已经到了幻境外墨灵小阁的某个位置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和古桑女都无法离开此处,那就只能我出去寻找了。”关横说这句话的时候,他们仨已经绕回了之前自己进来的位置,小白、婴白鬼见到关横,立刻围拢上来。

    “古桑女,把这扁木匣先给我。”关横接过东西的时候还说:“说不定拿着它们,我也可以感觉到其余阵眼的位置呢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对方微微颌首:“有道理,那你快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唰!”关横浑身释放五行灵气,转瞬间走出了幻境光幕,随即对里边的二位挥挥手,带着猫儿和婴白鬼就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“小白,你的嗅觉敏锐,来,闻闻这些珠子的味道。”关横掏出那五颗小珠子凑到对方鼻子边,又接着说:“帮我找一找,这墨灵小阁内有没有相同的气息。”

    “喵呜。”闻听此言,小白低鸣着点了点头,随即照做。

    就在下一刻,猫儿突然抬起头,扭身就往左前方跑去,关横立刻紧紧跟随,他心中暗想:“厉害,这么快就找到了?”

    “吱吱吱”霎时间在前方十余丈的位置刹住脚步,小白哧溜一声窜进了左边的狭窄房间,关横最后赶到,毫不犹豫的也跟着冲了进去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一刻,对面半空赫然飞来一道黑影,狠狠撞向白猫的身躯。

    “呼!”破空声陡起的刹那,婴白鬼晃动魂影猛地扑了过去,挥拳直捣,“砰!啪嚓!”凌空飞来的半截巨木登时被打得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“喵呜!”受惊尖叫的小白顿时退回到关横身后,盯着对面的家伙,他心中暗道:“这是个什么玩意?!”

    从外表看,那是一棵巨大的榆树,树身枝杈漆黑如墨,泛着一抹红晕,是为“玄色”,不过榆树的躯体正面居然是一张狰狞怪脸,仅有眼鼻口,如同孔洞。

    “嗷呜呜”巨大玄榆发出嘶吼咆哮,震得这个房间“嗡嗡”作响,关横听了皱起眉头:“这家伙身上的木灵气有些古怪,好像已经不受控制了。”

    “喵呜、喵呜。”此时此刻,小白在不停低声鸣叫,示意关横看向自己,他低头说道:“喂,先等一会,咱们必须把对方打发了才能说别的,我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甫落的瞬间,那榆树又开始发动猛烈进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