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御鬼者传奇 >正文 第2200章 阔叶茯苓(第五更爆发)
    下一刻,古桑女含着泪对面前的阵眼之树叫道:“你和木灵子大叔一眼,都是被困在这里的可怜灵体,拜托了,不要挣扎,我们可以帮你挣脱桎梏。”

    此话甫一出口,那棵赤桑树像是体会到了什么明悟,逐渐放缓了自己躯体颤晃的动作。

    “咔吧、嘭!”就在下个瞬间,整棵树应声爆碎,泛着赤红异芒的阵眼唰唰唰作响,继而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彻底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呼呼呼”说时迟,那时快,一股木灵气息挟风飘来,在古桑女身边不断萦绕徘徊,她眼中有些惊愕之意,正在手足无措时,木灵子已经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小桑女,赶紧把这些灵气吸收,对你大有好处。”木灵子火急火燎的说道:“这是阵眼赤桑的气息,它临消失前,已经决定要送给你了,只要你将其留在体内,就会对其余的阵眼木灵有所感觉的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古桑女此时微阖二目,喃喃自语道:“谢谢你,赤桑大哥,那小妹我就接受你的好意了。”

    “呜呜呜”空中的灵气疾旋成圈,发起疾响,像是在鼓励古桑女,继续往常自己该做的事情,紧接着,就将她的躯体罩在了正中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边,卿凰把自己的莲花奇刃伸进了清泉池内,“哗啦啦!”那些已经被红蟹瘟毒侵染成墨黑颜色的泉水似乎极为害怕这东西,不断翻涌浪花向周围散去。

    “嘿,这些瘟毒还有些灵性,知道莲花奇刃里面释放的水灵之精可以将自己净化,居然开始‘逃跑’了。”

    卿凰微微一笑,但是并不担心,因为莲花奇刃隐隐散发的寒气已经把整个清泉眼周围都圈住了。

    小黑和吞鬼喵、老猴、沙鲎以及良木刺蛛它们瞧得目瞪口呆,眼睁睁看着泉水从墨黑眨眼间就转为清澈见底的纯净透明了。

    “嗯,差不多了。”卿凰此刻收回莲花奇刃说道:“应该已经都被净化了才对,你们谁来试一下?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它了!”小黑此时抱着吞鬼喵往前一递,嘴里说道:“让吞吞喝一口泉水。”

    卿凰眨了眨眼睛回答:“好啊,反正我是没意见的。”

    “喵呜、喵呜。”闻听此言,猫儿吓得两眼圆睁,不断尖叫挣扎,可是她俩却齐声叫道:“真是个胆小鬼,老猴,你力气大,快把它摁进泉水里。”

    “叽叽、叽叽。”最喜欢搞怪恶作剧的老猴不可能放过这个机会,立刻“狞笑”着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呜噜噜……咕嘟咕嘟……”猫儿的脑袋被猴爪毫不客气的按进了水里,一口气灌了几大口,就在下个瞬间,它居然不再挣扎了,而是痛痛快快的喝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吞吞真能喝,你看,肚子都变得圆滚滚了……”听到小黑的话,卿凰突然扬声道:“不对劲,它已经犯迷糊了,老猴,快拉起来呀。”

    “叽叽?!”闻听此言,白眉老猴立刻拎起了迷迷糊糊的小猫,只见它双眼发直,嘴角不住淌出泉水,滴滴答答掉得满地都是。

    老猴接着把吞鬼喵往平地上一放,用自己爪子狠狠摁了它的肚皮一下,“噗!”吞鬼喵喷出的泉水直接吐了老猴一身一脸,顿时把卿凰、小黑逗得大笑起来:“哈哈哈”

    见到二女如此模样,良木刺蛛都是有些奇怪:“呃,你们刚才差点让这只猫淹死,为何还能保持镇静?”

    “呵呵呵,不要误会,我们都很有分寸的。”说着,卿凰指了指吞鬼喵说道:“它呀,刚才根本就是在装着昏过去,目的就是要吐老猴一脸泉水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叽叽、叽叽。”老猴此时摸了一把脸上的泉水,正要发作,吞鬼喵一骨碌身爬起来,眨眼间就窜到小黑怀里,还朝着对方大做鬼脸。

    “喂喂,有时候我都奇怪了,你们俩究竟谁更像猴子?一样都那么皮!”卿凰刚刚讪笑了一句,小黑突然想起了某事,于是问道:“咱们抓住的那些红蟹要怎么处理?难道是蒸熟了吃吗?”

    “我可不敢吃长相如此难看的家伙。”卿凰摇了摇头说道:“这样吧,全部放走算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卿凰姑娘,那可不行,赤甲虿瘟蟹非常凶恶,尤其是赤甲蟹王,我和它动手的话,只会两败俱伤,你放走它们,这些家伙如果再次出现,我和熊宝宝解决起来是很棘手的。”

    听了刺蛛的话,卿凰笑了笑继续说道:“放心,我又没说是要直接把红蟹放走,嘿嘿,从阿横那里,本姑娘可是学到了不少办法对付这种顽固不化的家伙。”

    她的打算,就是在所有的赤甲蟹体内留下水灵之精,并且把它们身上那些瘟毒全部抹去,不能再次产生了。

    “刺蛛,我把一团水灵之精留给你,你可以借助此物控制赤甲蟹,使其远远离开木神废宫这里。”卿凰此刻说道:“如果红蟹们敢反抗,你就立刻让水灵之精在对方体内造反,就像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她就对前面趴着的赤甲蟹王遥遥一指。

    “吱吱吱”骤忽感到体内有一股难以形容的剧痛,赤甲蟹王登时忍不住叫出声来。

    卿凰随即说道:“看到没有?我在催动它体内的水灵气,才会有这种效果,只要你把控水的方法熟练掌握,以后你也可以做到。”

    “是,谢谢卿凰姑娘。”良木刺蛛随即对着那群红蟹低吼一声:“喂,都已经饶了你们的小命了,还不快滚!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得了活命的赤甲虿瘟蟹俱都狼狈逃窜,就只听“噌噌噌唰唰唰”爬行之声此起彼伏,它们很快便消失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“终于走了,看着这些丑陋的大家伙在此待得太久,会影响胃口的。”小黑刚说到这里,伸手拍了拍肚子:“唉,真是饿了,到现在都没吃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大家跟我来。”刺蛛此时目送群蟹走远,便立刻向清泉眼侧面爬去,它说道:“那些阔叶茯苓一般就生长在这里,瞧,在这呢。”

    言到此处,刺蛛的前足已经探进附近的岩石缝隙内,轻轻往外一拽,登时拉出几根块状宽叶的茯苓。

    “叽叽、叽叽。”见此情景,白眉老猴迫不及待的就跳纵过去,抓起一颗茯苓就往自己嘴里放。

    谁知道在下个瞬间,老猴嘴里陡忽发出“咔嚓”一声响,那坚硬的阔叶茯苓外皮差点崩掉它的大牙。

    “叽叽叽!”勃然大怒之下,白眉老猴气得把茯苓往地上一摔,“啪!”就连地面都被砸出一个凹洞来。

    “呃?!”卿凰和小黑见状吓了一跳,她们异口同声地问道:“刺蛛,这东西如此坚硬,怎么吃啊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是这位猴兄太着急了,你们看我的。”言到此处,良木刺蛛捡起一个茯苓解释道:“此物的外壳确实很坚硬,不过侧面有一道微微外翘裂开的缝隙,只要拿这个部位轻轻一敲……”

    “啪嚓!”刺蛛做完动作,那个茯苓的外壳果然碎成了几片。卿凰接过剥好的茯苓顺手就掰成了两半,放在嘴里嚼了嚼便立刻叫道:“爽脆甘甜,好吃!”

    “真的?拿来给我尝尝。”小黑说着便把另一半夺过去,而后大嚼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到二女吃得香甜,吞鬼喵和老猴、沙鲎都围拢了过来,按照刺蛛教的方法,剥去茯苓硬皮,忙不迭抢夺大吃。

    见到它们吃起茯苓犹如风卷残云似的,卿凰立刻叫道:“喂喂,留一点呐,我待会拿回去给阿横尝尝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个时候,墨灵小阁幻境灵阵内的古桑女,已经把阵眼赤桑树残留的灵气吸收殆尽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关横走过去问道:“有什么特殊反应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其他的感觉。”古桑女喃喃自语道:“只不过,我观察前方道路的时候,好像觉得清晰了很多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对了,咱们可以继续前进了。”木灵子在旁边说道:“古桑女吸收了阵眼木灵的气息,肯定对其余四个阵眼所在的位置有所察觉,咱们就跟着她走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我就在前面带路。”说着,古桑女迈步就往前走。关横此时对木灵子说道:“老兄,你也太差劲了,好歹在这幻境灵阵内生活多年,现在只不过找个阵眼,居然还得靠她这个外人帮忙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呵,关兄有所不知,这些年来,我大部分时间都是靠吸收摄取幻境内的灵气维持生机,那些阵眼木灵也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苦笑了几声,木灵子此时解释道:“所以它们对我极为熟悉,估计我只要接近它们百步之内,对方立刻就会察觉,你说我如何找得到阵眼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说得倒也是。”关横想到这位老兄多年来过得也不容易,便忍住没有再去奚落对方了。

    数息之后,古桑女突然低呼道:“关横、木灵大叔你们快过来看看。”后面的两人听出她的声音有异,急忙快走了两步来到古桑女身侧,她顺手向前一指:“你们瞧,那个是什么?”

    就只见前方数丈的距离,有个发出“呼呼呼”劲风响声的古怪涡流,此物外表泛着灰白光泽,极为诡异。

    “噢,这个是幻境内的‘传送风洞’。”

    木灵子此刻解释道:“此物可以把接近的任何东西都卷进自己的漩涡内,而后转瞬挪移到别的位置或者角落,但是在过去,我不敢接近它,因为有时候把卷进去的东西绞得粉碎稀烂以后,才‘吐’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难怪……”关横刚刚说出两个字,旁边的古桑女突然驻足不前,而后低语道:“哎呀,我感觉到了,好像是其余阵眼的气息,和我刚才吸收的赤桑树灵息非常接近。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关横和木灵子都是大喜,他们不约而同开口问道:“在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“喏,就是木灵子大叔说的那个,可以把东西绞得粉碎稀烂的风洞。”

    “啊?!”她此言甫一出口,另外二位登时大惊失色:“不会这么巧吧?”

    “是啊,偏偏就是这么巧。”古桑女说完,便要迈步走向风洞:“我先去确认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,你别去。”说时迟,那时快,关横伸手将她一拦:“太危险了,还是我去吧。”

    此时此刻,他心中暗忖:“可惜,被蛊母吸收半截灭灵金棍、能化为诛邪巨刃的聚灵甲已经还给卿凰了,要不然此时带在身上,说不定可以削开这些风洞,弄出一条道路来。”

    当初关横之所以能在打败万魇邪王以后及时赶回卿凰她们身边,靠的就是诛邪巨刃瞬间扩大了神秘空间的缺口,自己才能跑出去,只可惜,此物留在了卿凰身边。

    另外要是猎獬在身边的话,让它用金网给自己裹上几层,也不怕风洞会产生什么损害,只是猎獬此刻也不在碧清池附近,那家伙护送着引路的三古槐木灵去了木神废宫入口,对方要返回密林,顺便去给巨禽大风它们捎个信。

    “当当当。”想到这里,关横用手指敲了敲自己身上那件九转聚灵甲,他嘀咕道:“现如今,可靠的家伙都不在,我也只好自己卖卖力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关兄,你、你不会真的是想进入传送风洞吧?”

    木灵子此时劝道:“里面的风压犹如疾旋利刃,一不小心就是粉身碎骨,我怕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了,不用劝我。”

    关横摆摆手道:“实话说吧,我身上这件九转聚灵甲,是灵王大人所持,只要持续输入灵气,它的防御力就能不断飙升,遇强则强,木灵兄别提我担心,当初就是和万魇邪王的魔兵硬碰,我的聚灵甲也没损伤过。”

    其实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关横也觉得自己有些夸大其词了,因为那抵抗万魇邪王魔兵的聚灵甲,不是自己穿的这一件,实际上他的心里也没底。

    但是为了让木灵子和古桑女宽心,就算是把牛皮吹破,关横也得赌一把了。

    “我去了,你们就等在这里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呼呼呼”话音甫落之时,他周身上下立刻释放五行灵气光芒,覆盖了整副聚灵甲,这东西还真不错,产生了一股厚实的气流屏障将自己彻底保护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噌噌噌!”电光火石间,关横在数丈之外助跑,而后猛然冲进了那个传送风洞,“呼”就只是眨眼的工夫,他就已经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“关横,你可要小心点。”古桑女这时嘀咕道:“万一要是受了伤,卿凰说不定会埋怨我没照顾好你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