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御鬼者传奇 >正文 第2197章 木灵子
    “嗯,说的也是,我也觉得有古怪。”古桑女话音甫落,就听见小白那边“喵呜”尖叫了一声,他俩吓了一跳,急忙扭身查看。

    原来小白扑中了那只飞舞徘徊的凤蝶,可是却被三五只野蜂围住,对方反过来追着它跑呢。

    “唉,小笨猫,你就知道给我惹麻烦。”关横此时是哭笑不得,急忙走过去轰赶那几只野蜂:“滚滚滚,快走开!”

    “嗡嗡嗡嗡嗡嗡”那些野蜂被他的大巴掌一扇,顿时吓得四散飞逃,小白这才松了一口气,跑到关横的脚边还蹭了两下。

    “不对劲,你们快看呐。”

    古桑女的叫声突兀响起,关横和白猫、婴白鬼注意到花圃周围劲风陡起,在“呜呜呜”疾响声中,大股疾舞旋飞蜂虫化为漆黑之流,犹如翻身蛟蟒一般硬生生把大家围在了中间。

    “这、这是怎么回事?”古桑女哭丧着脸说道:“关横,该不会是你刚才轰赶野蜂把它们得罪了,人家现在派了同伴来报仇吧?”

    “胡说,你自己先感觉一下周围的环境再下定论。”关横此刻沉声道:“这些‘蜂虫’根本就不是正常的生物,而是木灵气汇聚出来的!”

    “咦?听你这么一说,好像是真的。”古桑女此时用心一感觉,猛然发现对面蜂虫“嗡嗡”飞舞声响极不自然,原来是灵气涌动的声音形成。

    “虽然不知道这个房间在搞什么鬼,不过我敢肯定,这些飞虫是灵气汇聚,不光是它们,还有这些奇花异草所有的场景,都是灵气衍生的。”

    关横此言甫一出口,突然沉声低吼道:“是谁在这里耍弄鬼把戏,给我停下来!”

    “嘭!”与此同时,他倏忽间向前迈动一步,激得地面尘土飞扬,留下深邃脚印,全身立刻暴现出炽热的原火之力。

    木灵气喜水而惧火,这是天生常识,所以关横霎时释放原火劲,周围那些木灵气汇聚的蜂虫、花草俱都颤晃不止,继而在瞬间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到底是什么人?”一个突兀的声音陡忽在房间上方响起:“既然身负句芒剑,就应该是木神使者,为何你还可以使用火灵气?”

    “何止原火之力,关横他会使用的招数多着呢。”古桑女听见这个声音以后,扬声大叫道:“喂,你到底是谁呀?”

    “若想知道我是谁,就必须先回答第一个问题,汝,是何人?”

    “嘿嘿嘿,我嘛,说起来和蓐收、句芒、玄冥、祝融和后土这五行神都有些关系。”关横此时轻笑道:“这样的解释,你是否能听懂?”

    那个声音显然不相信此话:“哼,大言不惭,五行神是何等尊贵的人物,怎么会与你这无名小卒有所关联,你在说谎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”关横倏地发出大笑:“你不相信吗?好,事实胜于雄辩,我就破例让你见识一下好了,刚才是火灵气……现在……”

    “呼”说时迟,那时快,风声疾涌,关横的双掌骤忽泛起两团蔚蓝光晕,“唰唰嘭嘭!”灵气团在空中碰撞粉碎,落下了无数晶莹水滴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古桑女伸手接住,搓了搓才笑道:“呵呵呵,好舒服,是水灵气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是木灵气……”关横倏地扬起手臂,那些散落在房间周围的灵气陡忽汇聚他的头顶,关横随即对古桑女说:“弄一条细小灵根出来用用。”

    “乐意效劳。”她的话音甫落之时,挥手间原地便长出一株寸许长的灵根,关横把自己头顶上方的灵气猛然输入灵根内,“嗖嗖嗖”风声陡起,此物顿时暴长成数丈有余的巨大模样。

    古桑女扬声叫道:“喂,看见没有?只有最精纯的木灵气才能催生灵根迅速生长。”

    “后土神之息,塑造大地万物的生命,给予延续。”

    关横此刻微扬左手,周围倏然浮现出一抹土黄气息,在原地“呼呼呼”疾旋不止,继而出现了一个尺余高的泥土人偶,此物在原地来回踱步,居然与活物没有任何区别。

    “好好玩,关横,你以前可没在我面前表演过这一招啊。”听到古桑女的话,关横低声一笑:“呵呵,那是因为我是在和万魇邪王决战以后,又领悟了更深一层五行之力,才能做到这一点的。”

    “最后还缺什么呢?”她歪着脑袋稍一思索,立刻叫道:“是金灵气!”

    “没错,就是这个。”

    关横掌中骤然泛起一团闪耀淡金光芒的灵气,被他随手掷去,呼的一声飞向半空,“铮铮铮锵锵锵”这灵气竟然化为数十个细小球体,互相碰击铮鸣,产生金戈铿锵之音,刺耳之极。

    “没错,这肯定是金灵气。”在空中响起的声音陡忽说道:“看来,是我误会阁下了,如果你们想见我,就请穿过前方不远的侧面小门,即可看见在下。”

    “好,古桑女,咱们走吧。”关横领着她们来到小门内侧,果然看见一片巨大的光幕,里面隐约有个颀长身影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你是……”关横刚要再往前跨一步,对方却突然出言阻止道:“请等一下,不要再往前走了,这光幕内是个非常强大的幻境之阵,贸然进入的话,你们也会像我一样,被困在此处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!幻境之阵?”古桑女在旁边听得有些发傻,她忍不住问道:“怎么会有这样的东西出现在此处?”

    “喵呜……喵呜……”她的话音甫落,小白突然从关横身边疾窜过去,哧溜一下钻进了前方光幕。

    “危险,你……”见此情景,关横心中大急,但是想要出言阻止,根本就来不及。

    “咦?!这小家伙为何跑进来了?”光幕内的人影弯腰抱起小白,随即走到了前面,关横和古桑女这才看清楚对方的样貌,原来是一位面容清癯、身形颀长的中年男子。

    “喵。”小白此时在中年人怀里缩成一团,微眯双眸低鸣,显得格外惬意。

    中年男子轻轻抚摸着小白的皮毛低语道:“呵呵呵,在下已经无数岁月没有看见真正的生灵了。”

    “唉,小白,你真是太莽撞了,这次要想出来就困难了。”

    关横看着那白猫忍不住摇了摇头,随即隔着光幕对中年人抱拳说道:“在下关横,旁边这位是古桑女,还未请教先生尊号,不知是否可以告知?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关兄,你就叫我……‘木灵子’好了。”中年人笑了笑,而后眼中带着些许落寞的说道:“这是很久以前,句芒大人赐我的名字,只是太久没人问起,几乎都忘记了。”

    “喂,木灵子大叔,难道你也是木灵化身吗?”古桑女大大方方说道:“这里隔着光幕,我感觉得不太真切,但是大叔身上有一股好亲切的气息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呵,你是桑树木灵吧?”木灵子莞尔一笑道:“不错,严格来说我不是完整的木灵,只是遗留在这里的一缕木灵残魂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大叔,你为什么会被困在这里?”听到古桑女询问,木灵子刚要继续搭话,关横突然说道:“木灵兄,你这幻境之阵当真无法正常进出吗?就算是手持句芒剑的我也不行?”

    “这个么……其实我不是很确定。”木灵子低声答道:“但是我不能让你们随便冒这个险进来,万一二位被困住,岂不是我的过错了吗?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古桑女意识到木灵子是为了自己好,故此才阻止她们进入幻阵光幕内部,心中不由得一阵感动。

    激动之下,她晃了晃手里的灵树枝杈说道:“大叔,你等着,关横肯定有办法把你救出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咦,你手里的东西是……”木灵子见到她掌中之物,眼中顿时泛起几分惊异之色,古桑女随即答道:“这是木神废宫里的灵树碎片汇聚而成的枝杈,大叔,你见过它们吗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何止是见过……”木灵子嘴里禁不住喃喃自语道:“还是老相识呢,不过此物能落在你的手里,那也不错,记住好好保管便是了。”

    见到对方的表情有异,关横原本想再多打听两句,但是一想不妥,于是岔开话题说道:“这样吧,我们还是先进到光幕里面再说其他事情,因为隔着这玩意,我总觉得有些别扭。”

    “关兄,不可,太冒险了……”木灵子再次好心提醒,想要阻止对方鲁莽行事,可就在这一刻,刚才老老实实在他怀里假寐的小白突然噌的跳落在地,再次哧溜一声钻出了光幕内部。

    见此情景,木灵子和关横都是愕然失声道:“好奇怪,它怎么可以自由出入呢?!”

    “喵呜、喵呜。”此刻,穿过光幕的小白溜达到了关横脚边,得意洋洋的摇了摇自己的尾巴,那意思像是在说,瞧瞧,你们都不敢贸然尝试的事情,本小姐轻而易举就做到了。

    “难道说,这幻境之阵已经失效了?”中年人心中疑惑,突然出手触碰面前那光幕,“啪!”他的手顿时被高高弹起,人也“腾、腾、腾”连退了好几步。

    “看来,我还是无法走出这里,唉……”木灵子一声长叹,神情黯然下来,关横却摇头道:“你何必这么悲观呢?小白既然能够进出自如,那我们肯定也有办法做到,这样吧,先进去再说。”

    言到此处,关横对婴白鬼摆摆手说:“为了以防万一,你先在此等候,我和古桑女、小白进去就行了。”而后,他们仨毫不犹豫的就走进了光幕以内。

    木灵子见状急得一跺脚:“我说诸位,你们这是何苦呢?”

    “呵呵呵,我这人就是有个喜欢追查真相的习惯。”关横哈哈一笑,随即道:“您也不必在意,比这凶相的经历,我们也算是经历不少了,还不是一样化险为夷了吗?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古桑女快步走到了木灵子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真是奇怪,为什么走近大叔身边会有一股极为熟悉和亲切的感觉呢?”古桑女此时上下打量着木灵子,虽说显得有些不礼貌,不过她的语气中带着天真烂漫,却叫人生不起气来。

    “呵呵呵,其实我自从知晓人事以来,从未离开过这里,所以嘛,小桑女,咱们是没见过面的。”

    听到木灵子的解释,古桑女脸上出现了几分失望:“是吗?那真是太可惜了,如果能早点认识木灵大叔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此时此刻,关横突然说道:“怪了,我也觉得木灵兄有些面善,却记不得在哪里见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竟有这等事?”木灵子见到关横说得煞有其事,自己也不免有些惊奇。

    倏地,关横一拍巴掌叫道:“我想起来了,那是在灵界的时候,我曾经到过五行神离宫,看到了他们在石台那里留下的残影,你的相貌,和……和木神句芒有几分酷似!”

    “什么?你去过灵界?”木灵子闻听此言顿时大吃一惊,他立刻抓住关横的手问道:“那木神大人在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“木灵兄,你太激动了,先把手松开吧。”关横苦笑着摇了摇头,对方这才面带尴尬松开了手。

    “抱歉,关兄,是我太心急了。”

    “无妨,其实我在灵界也到处寻找过五行神的下落,不过根据灵界的灵王说法,他们已经消失很久了,所以打听起来很困难。”

    关横的说法相当婉转,木灵子听了之后,显得十分失望,他嘴里嘀咕道:“莫非句芒大人真的回不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,原来木灵子大叔长得和我那恩人很相似,难怪我会觉得很亲切了。”古桑女在旁边说道:“大叔,你也别太难过了,我也一直跟着关横旅行,到处寻找大恩人,我相信,总有一天能找到的。”

    “大恩人?!”木灵子此时瞧了瞧对方,随口问道:“你说的是木神句芒大人对吧?”

    “是的没错。”古桑女点了点头,而后把自己的身世言简意赅说了一遍,她随即又说道:“大叔,你还没说,自己为什么被困在了这里呢?”

    “唉,其实这也是因为句芒大人的缘故,他……原本是一番好意。”

    言到此处,木灵子稍微顿了顿,这才继续言道:“一切,要从当年天地间有十二棵上古灵树说起……”

    原来,当年第一棵上古灵树的木灵为了保护句芒身受重伤,导致本体绽裂,碎片在木神废宫,也就是这座木祖祠内到处飙飞。